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三十六章:魔光赤炼1

第三十六章:魔光赤炼1

  /

  浩轩、寰宇从魔都天坛离开,没有探出任何消息,他们知道唯一的线索就是宇文灿,也就只能到仙门问道时一并查清。这一期间也丝毫没有放松,每日一起参悟功法,切磋技艺。这一期间轮流带着菲絮修炼,增加其对战经验,经过蓬莱仙岛一事,浩轩、寰宇清楚的认识到菲絮不仅仅是他们捧在手心的小妹,更是他们兄妹中不可缺少的一员,他们要带着这个单纯的妹妹一起冲出一道光明。

  在规划中仙门问道将是兄妹五人的一次集体亮相,他们要以强者的形式站立在问道台上,以玄冥教的身份出现在五大门派八十世家面前,要以复仇者的角色立威吐气。无疑困难叠叠、危险重重,尽管精心策划,也没有所谓的万无一失,所以必须提高菲絮的战斗力,万一情况有变,起码可以自保。

  转眼夏至将至,《五行神》上记载“夏至中,乾坤燥,骄阳照,云如火,草木兴,百花香,火焰山,赤炼出。”而火焰山正在艾勒逊乌拉沙漠,同魔族所在的古儿班通古特沙漠的隔山相望,而距龙舟大陆相隔甚远,人们习惯性的将其也视为魔族的势力范围。所以他们不知道这一次和他们争夺魔光赤炼枪的是所谓的亲戚魔族之人还是其他仙门中人。

  春分时节蓬莱仙岛御龙飞空鞭现世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修仙界,当然这也包括幽变玄机伞问世。五至神器从遥远的神话传说变成了实实在在存在的神器,就如同在修真界点燃了一只贪婪的迷烟,每个人都是蠢蠢欲动。而五至神器认主的特性更是让各派各世家坚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先得到五至神器,另其认主,否则就算有通天本领也无力回天。

  若没有五至神器,修真界虽存在此消彼长的现象,几百年来始终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尤其是当遇到外力势力威胁时,能迅速抱成一团,同仇敌忾。但现在不一样,五至神器中任意一件法器都足以打破这种微妙的平衡,人们天生的猜忌心不断增加自身的恐惧感和对周围人的敌意,就算旁人根本别有恶意,可与强者同行的畏惧谁都不愿意承受,况且这强者又是一个随时可能决定自己生死的人。这种心态大家表面不说,已是心照不宣,都开始有意无意的留意其他门派的动向,或多或少的做起防备,只有一个观点可以确定只有神器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安全的。所以也顾不上考虑是魔族势力范围还是谁的势力范围,纷纷组织力量前往火焰山,有的关系好的几个世家会搭伴而行,各自怀揣着自家的算盘。

  艾勒逊乌拉沙漠被誉为最美沙漠,原因这里的沙漠为晶莹剔透的白沙,洁白纯净,一尘不染,与蔚蓝的天空交相辉映,远远望去仿若一幅洁净的风景画。不过这美丽的背后却凶险万分,传言这里有会移动的流沙,吃人无数。传言终究是传言,毕竟见过流沙的都进了流沙的肚子,不曾有人回来跟大家讲述流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夏日的烈阳无情的炙烤这白色的沙漠,仿若一个没有水汽的蒸笼。阳光毒的要命,高空御剑根本睁不开眼睛,加上这茫茫白沙无情的反射、折射出来的光芒,更是让高空御剑的人两头受罪,抬头不得,低头不得,目视前方也不得,逼的众人不得不着地,深一脚浅一脚的踏着白沙前行。每抬起一脚另外一只脚定深深的现在里面,有的松软的地方足以陷进半个人高,你搀我服谁也不敢掉以轻心,但就是这样,谁也没有这回的念头,不得不说五至神器的魔力会让人失了心智。

  在漫漫白沙中跋涉不到一个时辰就好像行走了一万年一样漫长,他们不时的眯着眼睛抬头望望天上狠毒的太阳,心里默默祈祷它能快一点落下去,可每一次抬头它头仿若被钉在了空中,一动不动,身上大汉淋漓嘴里确实口干舌燥,嘴唇因为缺水各个变得发白,有的还列出了深深的口子,起了皮,就像久旱的大地琳过雨后又被爆晒出一块一块裂起的地皮,但他们不敢贪杯,喝过度的水,因为每个人水袋里的水都不多了,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拿出最后的水,那很有可能是救命的水。地上也是滚烫,将鸡蛋埋在里面估计不出一刻钟就能熟。

  不时就会有人因为酷热和严重的缺水而倒下,同门人看到后赶忙服气:“喂、喂,怎么样,快给他一点水喝”,当然也有的家族很现实,他们清楚的指导晕倒的人就算喂上几口水也很难站起来继续前行,只会拖累大家,会毫不犹豫的拿起晕倒人的水袋将剩下的水倒入自己的水袋中,说道:“你保重,我们会回来找你的。”

  浩轩、寰宇、菲絮三人要比其他人幸福的多,寰宇的玄机伞展开足以挡住来自上空中狠毒的阳光,而菲絮的“海之心”有足以供应三人的饮水问题,一路上要是遇见散落晕倒的人,菲絮也是一定要将他们救醒,并将他们的水袋子灌的满满的,其中有不少是菲絮在蓬莱仙岛救下的人:“谢谢林姑娘,我若能活下来,两次救命之恩一定相报”。菲絮并不记得这些人是谁,也不图什么相报不相报,她救人似乎处于本能。但这些人不一样,一次在苍茫的大海中、一次在广袤的荒漠中,都是九死一生,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经历,在绝望中菲絮给他们带来了希望,他们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善良单纯的女孩,甚至有过想保护这个女孩一辈子的念头。

  浩轩、寰宇对这些人并不感兴趣,也不喜欢菲絮救下他们,浩轩有一次想阻拦菲絮,被寰宇拦下:“浩轩,算了,这散落的人对我们构不成一点威胁,小妹救人也开心,就由着她吧,我们又不缺这点水”。他们确实不缺水,临下山前他们特意用“海之心”在昆仑山的珍珠泉灌了两天两夜的水,别说救下这十个二十个人,就算在多个百倍的,水也足够。他们唯一想的是尽快和焕奕汇合,从留在空中的记号看,焕奕要早他们一天的行程呢。明天就是夏至,今晚必须和焕奕汇合,浩轩、寰宇心里盘算着。不过也谈不上什么着急,无非是等到日落时分,阳光变得柔和些又不至于天黑,御剑不足半个时辰也就追上了。

  艾勒逊乌拉沙漠中烈日是唯一的不可挑战的霸主,一切生灵都必须臣服在它的霸权之下,太阳也因此特别享受这份居高临下的高傲,迟迟不愿落下,一直坚持到戌时,才收敛了几分,还给天空一片淡蓝的宁静,斜阳笼罩的白沙橙朦朦的,,这可能是一天暴晒后的一点安慰。

  浩轩、寰宇三人趁着天还没有黑御剑飞行,找寻青松派的队伍,飞行中看到很多零散的队伍或继续前行、或做于地上暂时休整,也有部分人开始御剑,但大多数人失去了御剑的能力,他们急需一片绿洲或水源补充体力。

  焕奕红色的服饰在白色的沙漠中极为显眼,浩轩三人行了半个多小时,菲絮便在茫茫人海中认出了他,菲絮激动的叫着:“那是四哥,是四哥唉”浩轩、寰宇定身细看,一群白色的修饰服中确实晃动着一个红衣少年,好像在跟别人四处讨水,菲絮恨不得马上到焕奕身边:“走,我们快一点”。

  寰宇、浩轩要谨慎的多,从空中直接在降落到青松派难念容易引起误会,拉住了菲絮道:“小妹,不急,我们从这里下去,走过去?”“为什么?”菲絮不解的问。浩轩回答:“避嫌”便拉着菲絮降落了,大约距离青松派休息的地方五十米左右。

  太阳仅剩下一点余光残留在地面,天色变得朦胧,浩轩三人不紧不慢的朝青松派的方向走来,菲絮身子轻巧,每次落脚白沙不过没过脚面,浩轩、寰宇不一样,需要次次往出拔脚,自然费力一些,焕奕转了一圈,各个师兄的水袋都只剩下两层皮,悻悻不悦的坐下,回转头刚好看到三个朦胧的身影走过来,虽然看不清脸,仅凭直觉就认定是大哥他们。刚坐稳的屁股立刻抬了起来,高兴的大叫着:“林姑娘,林姑娘”便跑着迎了上去。

  他对林姑娘亲热有好感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尤其是上次不顾危险的返回千灵洞,更是看在各位师兄眼里,所以此时此刻他这激动的反应,丝毫不会引起旁人的猜忌,大家理所当人的认为他这是见到心上人的激动。

  焕奕更多的因为可以有水喝而兴奋,他深一脚浅一脚跑到菲絮跟前,象征性的打招呼:“林姑娘,你们也来了,是不是来看我”。他说话的声音很大,故意表现出一副轻浮又犯贱的模样、远处青松派的师兄们隐隐能听出大概,暗暗偷笑自己的师弟,在心上人面前不懂分寸。

  “当然是来找你的,四哥,你也想我了”“当然想起了”,这句话的声音要比前一句更大,唯恐别人听不到,菲絮为四哥的异常表现吃惊,浩轩、寰宇倒是看得明白,默而不语。

  浩轩突然举起手中的水袋,递给焕奕:“给”,焕奕也是一惊,笑着接过水袋,咕咚咕咚喝了三大口,小声问道:“大哥,你怎么知道我渴了”。浩轩一副若无其事的说:“看到的”。语言很简洁,焕奕并不明白,菲絮连忙补充道:“我们刚刚御剑来,找到的你,不过二哥非要走过来找你。”

  原来如此,焕奕彻底明白了,“还有多少水,我师兄们也都渴的不行”。“四哥,海之心里多着呢”菲絮回答。焕奕高兴的笑了,但也没有忘了基本的警惕:“叫我莫公子或者莫哥哥,不是四哥,走我们给他们送水去。”

  焕奕拽着菲絮就给青松派送水,师兄们全当是师弟带着媳妇回来,不由的起哄鼓掌,菲絮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这突然的笑声冲的不好意思说话。焕奕虽然知道是假的,不知为何,脸也红涨了起来,故作强横的说道:“谁在起哄,林姑娘就不给谁水喝。”

  “水”,这可是一个敏感的字眼,大家一听瞬间雅雀无声,焕奕得意的说:“把每个人的水袋都拿出来,今天让你们知道什么是雪中送炭,不,是大漠中送水”。

  师兄弟们很是好奇,林姑娘即使有水也不至于多到给每个人的水袋装满呀,但焕奕既然如此神奇的说,想必有原因,没有多问,赶紧拧开水袋站起来举着,等着菲絮的水。

  菲絮从乾坤袋里取出海之心,一一帮他们把水袋充满,青松派各弟子看到水后显示满眼惊喜,然后顾不上仪表全都咕咚咕咚的喝起了。珍珠泉的水本身就冷冽甘甜,海之蓝的储存又能让泉水清爽不减,加上他们口中干涩多时,这珍珠泉的水喝着显得更加爽口。几人喝完连连称赞,从来没有喝过如此甘甜的水,问道:“林姑娘,你这水是从哪里来的,怎么如此甘甜。”

  菲絮不假思索的回道:“这是昆仑...”菲絮还有没说完,寰宇抢过来说道“昆仑泉水,也没有别的就是我们小宛村一口井里的水,甘甜可口,大家传言昆仑山泉水甘甜,所以取名也叫它昆仑泉水,前一段时间我和林姑娘回家乡,甚是怀念此泉水,特意取得”。

  焕奕看菲絮如此不走心,下意识的拍了菲絮的脑袋说道:“你能不能走点心吗?”,他刚一拍完,菲絮脖子一缩,四面传来警示的叫声:“焕奕”

  青松派师兄们见焕奕行为有失分寸,冒犯林姑娘,自然要提醒。浩轩叫他则是一种警告,不准欺负小妹。

  焕奕拍菲絮是本能的反应,但听到四下里都是警告的声音,很是无奈,说道:“是是是,我行为不当,还请林姑娘、林公子见谅”。然后貌似很不愉快的坐下了。他最看不惯大哥事事护着菲絮的样子,要不是刚刚二哥圆场,自己的身份都暴露了,我又怎么不能说说她了。他斜视了一言浩轩,以示不服气。

  青松派的师兄们到觉得焕奕突然动手,现在又莫名生气很没有头,并且特别没有礼貌规矩,大师兄寒奚道:“焕奕,怎么如此不知礼数,向林姑娘道歉”。焕奕则是满脸不服气,说道:“林姑娘都没说话,我道什么歉,再说我也没做什么呀。”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