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三十一章,错爱成迷2

第三十一章,错爱成迷2

  /

  “师姐,我能进来吗?”贞儿低声问道,语气娇小柔和。锦瑶很好奇,贞儿昨日对她还是爱答不理的,怎么来找自己,还这么早,于是不冷不热的说道“进来吧,门没有锁.”

  贞儿迈着轻盈的步伐,推门笑着进来,上来就拉住锦瑶的手,撒娇道:“师姐,你能不能帮我个忙,我知道你最好了?”

  这突如其来的温柔,锦瑶全然接受不住,下意识索回手,扭过身问道:“你真会开玩笑,就像你说道这苍龙山庄没有一件东西是属于我的,我能帮你什么?”

  贞儿翻了白眼,半个嘴角轻扬,摆出一副傲慢不屑的样子,转而露出微笑,道:“师姐,我那日是耍脾气,胡说的,你还真生气呀?你当然能帮我了,而且这是除了你,没有人能做到。”

  “贞儿如此乖巧的讨好我是何的用意,难道又是换住所还是要求我把大哥让给她?可是这一点她明明表过态了,但是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是她办不到我能办到的呢。我不能轻易答应,不敢轻易答应,也不好开口否定,不如先听听她怎么说”锦瑶礼貌的微笑,说道:“你先说说看,我尽力好吧。”

  贞儿见锦瑶嘴开始松动,上来就是拥抱,更加讨好的说道:“师姐就知道你最好了,自从小絮上次帮我施针,我再也没有犯过寒毒,也没有吃过那难吃的大黄丸,可是,明天满一个月,我实在不想吃药了,你帮我劝劝林大哥,再帮我一次,就一次,好不好,我求你了师姐。”

  “原来为治病”锦瑶送了一口气道:“这么快就一个月了,说实话,我也不想让你经受寒毒的折磨,等林大哥醒来我会替你说话的。这样,你先回去,昨日你私自带小絮下山,他很生气,我先帮你观察一下他的情绪,尽量说服他帮你。”

  “师姐,我不要尽量,你一定一定要让林大哥明日前帮我温经除寒,我先去找小絮,好不好。”

  锦瑶看着撒娇的贞儿,露出了宠爱的神情,六年了,她早就把贞儿当作妹妹,自然不希望她终日受寒毒的折磨:“哎,小絮还没有醒,一会我转告她便是,她一直很喜欢你,肯定不会推辞的,你先回去休息。”

  “好,那就有劳师姐了。”贞儿转过身,笑容立刻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诡异的表情,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走出汀兰轩的路上刚巧遇到暗探书房回来的浩轩、寰宇两兄弟,得知真相的浩轩对贞儿由先前的厌恶多生出几分仇恨,态度更加孤冷,贞儿小跑着过来打招呼,浩轩无视的走过,甚至连余光扫过都觉得是一种浪费,寰宇礼貌的欠身还礼,伪装有善道:“林大哥还为昨日之事耿耿于怀,贞儿姑娘别挂心。”

  贞儿早就习惯浩轩的这种态度,对她来说厌恶只有零和一的区别,并没有一和十的差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没有关系,我都习惯了,反正注定是我的”耸耸肩走开了。

  浩轩、寰宇回去直接进了锦瑶的房间,发现锦瑶不在,才转换到菲絮房间。

  此时锦瑶正在通菲絮商量如何说服大哥再为贞儿温经疏脉之事,浩轩、寰宇的突然回来,吓得二人一跳,仿若做了什么坏事一般。寰宇笑着问道:“怎么了你们,跟做贼似的。”

  锦瑶、菲絮对视一眼,互相传达了多种信息,然后回复道:“没没啥,在想你们啥时候回来,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菲絮见大哥冷若寒霜的脸新增几分阴沉,以为又是徒劳而反或者一夜太累了,欠着脚走到大哥身后,为浩轩一边捶一边按摩肩膀,一副乖乖又调皮的样子说道:“看把我大哥累的,都不会笑了,我帮你按摩按摩,疏通筋骨,身体舒服就会心情大好,三姐你说是不是?”

  “对,小妹说的有道理,二哥,你也坐下,我帮你按按”。寰宇摇了摇头,说道:“不必”,然后下巴朝浩轩方向抬了一下,示意锦瑶过去。

  锦瑶见二哥表情如此严肃,猜出一二,心情既喜悦有沉重没走到浩轩身边,低声问道:“大哥,你们是不是查到什么?”。

  浩轩此时心中又恨又恼,仇人近在咫尺却又不能立刻挥刀复仇的压抑让他更加难受,他不想让这样复杂痛苦的情绪传给这两个妹妹,浅浅的点了点头,问道:“宇文贞儿来干嘛”。

  “她”锦瑶犹豫突然不知道怎么说:“大哥进房间便沉了脸,二哥一言不发示意我来问大哥,而大哥只是点头不愿多言,定是不想让我和菲絮担心,那么我现在还能开口求大哥帮助贞儿吗?我又该帮不帮贞儿?

  菲絮见锦瑶迟疑,并没有多想,停下坐到了浩轩怀里,一手搂着浩轩的脖子商量道:“距上次我们给小姐姐治疗已经一个月了,明天怕是要寒毒复发,小姐姐想让我们再帮她一次,大哥,你休息一下,我们下午过去好不好”。菲絮渴望的望着浩轩,希望自己这样说,大哥能到答应。浩轩的眼睛一直随着菲絮转移,听到这样的问话,浩轩不在注视菲絮,抬头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

  “为什么呀?”菲絮起身不解追问道,她也隐约感觉到大哥不喜欢小姐姐,却没想到大哥如此斩钉截铁的回答,丝毫不容商榷,企图说服的说:“大哥你现在伤也好了,就治疗一次即使灵力有所耗费,二日便可恢复,你为什么不能帮帮小姐姐呢,她人那么好。”

  “她人那么好”浩轩听到这几个字立马恼怒,仇人之女好字何谈,在他看来整个苍龙山庄人人都是人面狼心,可杀可恨之人,菲絮只怕被他们虚伪的外表蒙蔽,心想,还是玄冥教适合她。站起来道“我说不行就不行,明天我先送你回家,这里不适合你。”

  “凭什么呀,我还没有跟小姐姐玩够呢?大哥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温柔体贴的人,现在才知道你这么不近人情,那你就当帮我好不好?”菲絮故意显得有几分生气,然后商量道。

  浩轩听到菲絮这样评价自己很是恼怒,但他又不愿意把满腔的仇恨传染给小妹,任何人都能误会、质疑他,但菲絮不能,因为那是他唯一的净土,于是一掌拍向桌子,桌子上茶杯中的茶水被震得摇晃,他瞪着菲絮说道“我的体贴,只对我在乎的人,其他人的生死于我何干?我又凭什么去管?”

  菲絮红润了眼眶,直勾勾的盯着浩轩,想着大哥两天跟自己发了两次脾气,态度冷漠,此时又这样瞪着自己,七分委屈,二分失望,一分生气道:“大哥,你变了,你以前从不吼我、瞪我、骂我、嫌弃我,更不会生我的气,可你现在,你现在动不动就吼我、瞪我,还嫌弃我,要把我送走。”菲絮哭的梨花带雨,像是真的被抛弃了一样,委屈的不成样子,说完便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三人见菲絮突然大哭,都是非着急,浩轩更是手足无措,反思到:“我不该把仇恨的情绪迁怒到小妹身上,是何原由她又不知,怎么可以凶她,吼她呢,十几年来菲絮就像生长在仇恨泥潭中出水的芙蓉,从来未受过污染,更没有因为什么而痛苦或者难过,这两天却接二连三哭泣,是我没有照顾好妹妹”,连忙蹲在扶起菲絮,搂在怀里,安慰道:“大哥怎么会变呢,就算与全世界为敌,我也会把你捧在手心。”

  “是呀,小妹你,小脑袋天天想什么呢,大哥是不喜欢贞儿,吼的、瞪的都是她,不是你”寰宇也解释道。

  菲絮抽泣着道:“可是小姐姐根本没有在这里,二哥你骗人。”

  “二哥怎么会骗你,母亲不在这里,你脑海里就没有母亲的模样吗?大哥见得是你,脑海里想得是贞儿,才那个态度的。”

  “对呀小妹,你说天塌下来我都会信,但说大哥不疼你了,我第一个不信。”锦瑶也帮衬着说道。

  菲絮抬起头看着浩轩问道:“是吗,大哥”浩轩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心疼地为菲絮擦揩脸上的泪水。“可是我还是想让你帮小姐姐一次嘛。”

  浩轩还是没有说话,又将菲絮搂在了怀里,头靠在自己的胸脯,说道:“除了这个,大哥什么都答应你。”菲絮似乎还有什么要问,抬起头又被浩轩按了下去。

  锦瑶问道:“大哥,是不是因为父亲”

  浩轩点了点头,菲絮则是一脸疑惑“啊,姨夫”

  锦瑶停顿一下咽了口吐沫说道:“冤有头,债有主,当年之事,贞儿还没有出生,不能推到她头上,就算有一天我们清算债务,我也会放过她,所以大哥,我也想..”

  “我可以放过她,但不代表,我要救她。”

  “大哥,宇文旭已经醒了,为了我们顺理成章留在苍龙山庄,通过宇文灿顺藤摸瓜找出那个黑衣人,我看不如先帮贞儿一次,掩人耳目。”寰宇的理由是脱离情感冲动的理性分析,反是入了浩轩的耳 ,现在看似在帮贞儿,实则为了自己,也就勉强答应了。

  傍晚菲絮和浩轩来到玉兰轩为贞儿治病,菲絮行针过后坐在茶几前喝茶等浩轩,听到门外隐约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林姑娘、林姑娘..”这声音由远卽近,越来越清晰,只见宇文翔匆匆跑进来道:“林姑娘总算找到你了,我师弟练功不慎伤了腿,你快去看看。”

  菲絮听言,二话没说就跟着宇文翔出去,果然地上坐着一位腿部殷红着血的少年,正在痛苦的抱着腿痛苦的呻吟,面部狰狞,看上去十分痛苦。周围有七八个师兄弟只是安慰,不敢冒然移动他。

  菲絮走上前去才发现膝盖上方五寸处一条深深的刀痕,伤口还在流血,殷红了半条裤子,菲絮看着流血量推算可能已经伤到筋骨,拿出一瓶凝血粉撒在伤口上,运转灵力止住血说道:“先把他抬回房间,另外准备一把剪刀、一盆热水、两条伤布,两条钢板”

  七八个人有条不紊的忙了起来,菲絮用剪子剪开受伤者的裤子,深深的刀口血肉模糊, 肉皮微微外翻,菲絮心一哆嗦,似乎隔空感觉到疼痛,她回了回神,用热水清洗了伤口,重新撒了上药包扎好。

  准备离开时,来了十几个苍穹派弟子找菲絮看病,有的肩酸有的腰痛,有的旧伤发作有的头疼难忍,脚气、梦癔大小病症就像商量好的一样都来询问,菲絮手忙脚乱一一治病答疑,不知不觉忙到了亥时。

  宇文翔有点歉意的说道:“林姑娘真不好意思,这些师弟听说你过来激动万分都来凑热闹,害的你忙到深夜,我送你回去休息。”

  菲絮温柔又十分慷慨的说道:“没事,治病救人,医者本分,再有问题还可以来找我,翔哥,太晚了,你的快点送,我大哥会担心的。”

  “好好”

  宇文翔也知林氏兄妹感情好,二话不说送菲絮回来,还没有到汀兰轩,菲絮就叫了起来,声音中透着欢快和喜悦“大哥,我回来了”。

  “林姑娘,今儿怎么这么高兴?”宇文翔问道。

  “因为我今天帮了好多人,我开心呀。”菲絮答道。然后笑的像个得到许多好吃糖果的七八岁的孩子。天真浪漫。

  “那这么晚了,你不怕你哥哥睡了打扰到他吗?”

  菲絮十分笃定得意的说“我大哥看不到我回来,是不会睡觉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宇文翔看到菲絮如此天真烂漫,脸上略过一丝自责,但很快便恢复了如初,暗想每个人出生下来命就不同,又岂会人人单纯?

  寰宇和锦瑶闻声赶了出来,问道:“小絮,你大哥呢?”

  菲絮一脸朦胧“大哥没有回来吗?我给小姐姐行完针,便去给翔哥受伤的师弟看病了,见已是深夜,猜想大哥已经回来,就没有回到玉兰轩”

  锦瑶、寰宇看到宇文翔在菲絮身边,不自觉警惕性提高,凭大哥的性子怎么可能在贞儿哪里待这么久,故意支走菲絮,肯定有原因。“走,去贞儿哪里。”

  宇文翔假意阻拦道“也许林公子和师妹相交甚好,聊天一时忘了时间,也是正常,师妹你们那么紧张干什么?”

  “我大哥是不会和小姐姐说这么久的,怎么感觉怪怪的,我要去找大哥。”菲絮转身就跑了出去,锦瑶、寰宇紧随其后,心跳随着跑步不断加快,菲絮越来越害怕,越怕越紧张。

  还未到玉兰轩门口见宇文旭夫妇形色匆匆从另外一个方向赶来,寰宇下意识一把抓住菲絮,两拨人面向而行,都在好奇为什么彼此会出现在这里,尽量表现的淡定,可脚步行色出卖心里的焦急。

  寰宇不失风度的礼貌行礼,问道:“庄主、夫人,你们这是...”

  宇文旭答道:“我们来看看贞儿,你们呢”

  菲絮很着急,完全顾不上礼节礼貌,一边快走一边道:“我来找我大哥”,然后推门而入,众人被眼前的一幕惊住,各个瞠目结舌。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