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二十九章:玉棺藏魂

第二十九章:玉棺藏魂

  /

  宇文旭快速跑来,呼吸急促,神色紧张,眼睛左顾右盼,四处找寻,整个房间内回荡着他呼吸的声音。“怎么什么都没有,我明明听见玉棺合盖的声响。”

  他慢慢走向玉棺,小心的推开一个缝隙,见宇文丞安然躺在里面,手中的锁灵囊亦是没有任何变化,浩轩屏住呼吸,生怕宇文旭察觉异样。他小心的问道:“父亲,有什么人来过吗?”

  一股青烟从锁灵囊中飘出,缓缓落在玉棺之上,幻化成人形:“哼,你把我藏的这么隐秘,能有人找到才怪,你自己看,这里能藏吗?要不你扒开棺材看一看。”

  宇文旭缩了一下,躬身低头道“旭儿不敢”心底却暗想“那声音从何而来,难道父亲神识恢复,能自己打开玉棺了?”

  宇文丞一副鄙视的模样,问道:“有什么是你宇文旭不敢的,谋害亲父,陷害师兄,不孝不忠,不仁不义全都占尽,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听到这话,浩轩愤怒难忍,眼睛似乎要瞪出来一般,恨不得从玉棺中一跃而出,一刀劈了宇文旭,但不知为何,浑身僵持麻木,仿若失去知觉一般,死死的钉在玉棺之中,动弹不得。

  宇文旭自责中带着几分愤怒道:“父亲,二十多年过去了,你就不能原谅我吗?我不过是一时妒忌心中,蒙蔽了双眼,事后我也后悔不已,才费尽千辛万苦重聚你的魂魄,可你醒来后始终不肯原谅我,功法也不传授半分。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忏悔,还害的贞儿遭受寒毒的折磨,这还不够吗?”

  “你若有悔恨,就应该将罪行公昭天下,还你师兄一个清白,可以为什么不做,你的忏悔在哪里?”宇文丞咄咄逼人的问道。

  “还一个死人声誉有用吗?我若公昭罪行,五大宗派,70世家势必不能容我,苍穹派将群龙无首,被人欺压,这难道是你要看到的吗?我忍辱负重,饱受内心悔恨的折磨和寒毒的侵蚀,都是为了苍穹派。”宇文旭说的冠冕堂皇,振振有词,全然一副大公无私而不被理解的模样,由于说的理直气壮,自己险些被感动。

  “一派胡言,我固然死了,还有四大长老在,哪一个不比你强,苍穹派岂会落后于人?你这自封的掌门永远不要指望得到我苍穹派先辈的认可,你走吧。”说道这里宇文丞已不想多言,饬令宇文旭离开。

  宇文旭像是受到极大委屈,歪着脖子瞪着眼睛哭诉道:“难道这一切只怪我吗?若不是你当年一心想要大师兄继承掌门之位,将苍穹派两个功法尽数传给他一个外人,我怎么会因妒忌犯下如此大的错,而且,我真的不知道那嗜血天蚕会要了你的命,我真的不知道。”

  宇文丞的脸色和缓许多,问道“给你嗜血天蚕之人是何人?”

  宇文旭摇头:“我不知道,我连他的真面目都没有见过,只是每次在我愤怒不平,伤心难过时出现安慰我,他为我出谋划策,除掉师兄,他答应我事后救活你的,谁知道就是帮我找回您的魂魄,保存身体,此事过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宇文丞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道:“旭儿,你犯了三个错误,第一师徒如父子,凡入我苍穹派卽随宇文姓氏,从此如父如子,不分远近,这是历代先祖的规定,要破除家族观念;第二妒忌心、嗔怒心、疑心太重,影响修行,实在不适格掌门之位,这是几位长老和我的共同决定,你却迁怒于你大师兄;第三不分善恶亲疏,轻信他人挑唆,伤害至亲。”宇文丞抬起头,望了望房顶,叹气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今年论道大会上坦然这一切,还你大师兄清白,还要查出挑唆你的黑衣人”。

  “不,不可能,我不会这样做的,父亲,这样做会毁了我,毁了苍穹派的”宇文旭连连摇头,呼吸变得上下不稳,极端害怕,眼神中都是惊恐。

  “你在害怕,不会的,面向修仙界承认二十年前的过错,需要巨大的勇气,相必大家会原谅你的,之后你辞去掌门之位,由博儿之子接任第五代掌门之职,你就此隐去,苍穹派也不会有你这个掌门的记载。”

  听到这里宇文旭刚才的愧疚消失不平之气见长,眼睛里都充斥了责怪说道“我不,父亲,想不到时至今日,你还如此偏心。我嫉妒心重,你若看重我,我又怎么会妒忌,是你们逼我的,而且,我要告诉一个令你失望的消息,大师兄没有后人,根本接替不了掌门之位。”然后忍不住的发笑,是在嘲笑、暗笑还是苦笑,是在笑父亲可悲还是在笑自己可耻,他自己也不知道,脸上在笑,心里却莫名的心酸,一念之差,却需要他半生来偿还,这二十几年,我快乐吗?他不自觉的问自己,我这样说,我快乐了吗?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太过微妙。

  宇文丞仰天大笑“你怎么断定博儿没有后人。”

  宇文旭表情变得阴鸷扭曲起来,心想,既然你已经认定我是大坏蛋,是罪人,十恶不赦,我何必苦苦哀求你的原谅呢,我可以比你想得更坏,说道:“你死后百日追悼会上,莫寒烟前来为夫报仇,功法诡异难测,在苍龙山庄打开杀戒,那场面甚为壮观。五大门派和前来的百位世家弟子死伤无数,之后玄机派大宗主怀疑莫寒烟启动了灭世黑莲,带领五大门派七十世家血洗玄冥教,几乎无人生还,就连旻文公主和莫星宸也死于那场战斗中,莫寒烟身受重伤下落不明,请问大师兄的孩子,如何生还?哈哈哈,像您一样吗”。宇文旭此时情绪复杂,时而忏悔难过,时而妒忌生恨,时而又很痛苦,这么多年来,他苦,他悔,他难过但是听到父亲为了死去的大师兄不惜牺牲自己,更是恨,为什么永远也比不过一个大师兄,为什么不是血不能浓于水,我就是差劲,我就是坏人好了吧。

  浩轩听到这里血气上涌,眼冒血丝,握紧了拳头,猛地垂了下玉棺底部,冲破压迫身上的压力。宇文丞感觉到浩轩的怒气施掌暗送灵力入棺,浩轩感觉每一滴血脉都被压迫,每一根汗毛都不受控制一样,任他怎么挣扎都动弹不得。

  宇文丞无比失望的看着宇文旭,似乎这个儿子已经不值得他动怒生气,道“什么灭世黑莲,莫寒烟有魔族血脉,虽潜心静修但强烈刺激会走火入魔,功力大增,我见她心性不坏,便让博儿留在她身边助她洗净魔性。你呀,你犯的错,罄竹难书,万死不辞呀!你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这话说的很决绝,不留仍何商量的余地。

  “我问一件事情就走,什么功法以水为引反控对手,还有世间除了玄冥教,还有谁会使用七月流火。”

  宇文丞不语,回道到玉棺之中,心底却给出答案:“玄机派生死符和玄冥教赤焰掌,难道是莫寰宇和轩儿所为?”

  宇文旭见父亲不语,大声问道:“父亲,有人袭击苍龙山庄,用的就是这两种功法,你若不说,他日苍龙山庄被毁,你将后悔莫及。”

  “人善人欺天不欺,人恶人怕天不怕,善恶到头终有报,管他来早与来迟,你好自为之吧。”

  “父亲,你会后悔的。”宇文旭佛袖而去。听到两块石板关闭之后,小八带着寰宇从一滴泪中飞出,来到玉棺前,伸手要推动玉棺,还未碰到,宇文丞问答:“你师父以身徇塔,将生死符传给了你,对吗?”

  寰宇一愣,手停在半空不同,玄机派的秘密,宇文丞怎么知晓:“前辈,你...”

  宇文丞笑了笑“我和你师父相交甚笃,无话不谈,自然没有什么秘密。我认出玄机伞那一刻,就已经猜到故人已矣,加上旭儿刚提到以水为引的功法,便更加笃定,帮轩儿出来吧。”宇文丞语气和蔼,满脸欣慰的说道。他现在心中恨高兴,一则好友得到一位优秀的传人,二则自己也找到了心爱徒儿的后人,解了终身遗憾。

  寰宇推开玉棺,抬起玉板,浩轩眼中血丝更重,出来后一语不发,冲向台阶往外走。

  “轩儿,站住。”浩轩没有理会,满身杀气的继续走。“寰宇,揽住他,我的魂魄不能离开玉棺。”

  寰宇连忙跑上前:“大哥,你冷静点,前辈还有话要说。”

  浩轩甩开寰宇,提起从龙刀道:“你别拦我,我今日一定要替父报仇。”

  “大哥,我知道你报仇心切,可二十年都忍了,不差这一时,况且杀了宇文旭未免太便宜他了,我们要让他身败名裂,让姨夫沉冤得雪,大哥。”

  浩轩喘了口气,无奈的放下刀,觉得发现刚刚自己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只想一刀结束宇文旭,忘记父亲冤屈之时,可是就这样暂且放过他,心中也是不甘,道:“那就让他再苟活几日。”然后重新回到房间内,一直半低着头,十分不悦。

  宇文丞安慰道:“轩儿。,寰宇说的对,你父亲宅心仁厚,光明磊落,落得弑师的叛逆之大罪,一定要为他洗清冤屈”说道这里,宇文丞痛哭流泪“我每每回想到当日众人一边倒的责难讨伐博儿,只能眼睁睁看着,发不出任何声响,看着博儿一点点被逼的走投无路最后以死明志,我都痛心疾首,我最出色的徒弟,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离开我。我坚守在这里,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还博儿清白。”

  宇文丞捶胸顿足,哭的不能自己,浩轩走向前握住太师父的手想安慰他,不料抓了空,灵魂之体虽然有形,却不法触碰到。“太师父,你别难过,刚才是浩轩冲动,我听您的安排。”

  宇文丞看着眼前的浩轩脑海中确实宇文博的模样,爱屋及乌,对浩轩自是十分疼爱,语重心长的道“若不是我以灵力将你压制在玉棺中,你早控制不住杀了那个逆子了,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先懂脑子再动手,理顺脉络再行动,懂吗?”

  浩轩调整情绪,点了点头,宇文丞继续说道:“今年小暑前后会举办一场十年一次的仙门问道大会,五大门派七十世家的人都会到场,倒是你想办法将玉棺抬出,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会跟大家说清楚,至于你和旭儿的恩怨我不插手,但你不能伤及子涵、贞儿和其他苍穹派弟子。”

  浩轩猛地抬起头,态度坚定的道“太师父,杀宇文旭是为父报仇,此仇必报,我玄冥教的仇也得报。”

  宇文丞饶有深意的笑了笑,这孩子竟和他父亲一样,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光明磊落。反问道:“执刀杀人,怪刀怪人?”

  浩轩道:“刀被人控,命不由己。”

  “好,去查那个黑衣人,旭儿、五大派和七十世家都是被他玩弄的无知的刀罢了。”

  寰宇突然想到黑衣人之事,问道:“对了,前辈。我们夜探苍龙山庄时,看到一个全副武装的黑衣人,不知是否是同一人,只听见他对宇文灿说了四个字‘时机已到’,还有我们发现您尸体不在陵墓内也是因为宇文灿深夜在书房前为您烧纸祈祷,才怀疑到您在书房的。”

  “他烧纸时你们离他有多远?”

  “开始十多米远米,听不清他的话,我们便走近,躲藏在书房台阶下,应该不超过三米。”

  “灿儿反映灵敏,听觉更是敏锐,能于大雨中听出辨别落叶的声音,岂会不知你们,他是故意引你们进来的。‘时机已到’”宇文丞理顺着长髯,眯着眼睛思夺着,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前期撒网后期收,想借你们的手来做什么,总觉得二十年前的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二十年布的棋,为什么呢?,想不通”然后忽然想到什么,特意嘱托道:“不过对待宇文灿,你们要谨慎,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打草惊蛇。”

  “恩,我们会记住的”浩轩和寰宇礼貌恭敬的点头应允。

  “前辈,您所中嗜血天蚕,和姨夫被害、诱导玄冥教被屠,这一切会不会冲着玄冥教封印的灭世黑莲而来,那么魔教可能性最大。”寰宇问道。

  “我也隐约感觉和灭世黑莲相关,五至神器恰逢此时问世,绝非偶然,魔教嫌疑最大但世家仙门也并非绝无可能,古往今来名门氏族狼子野心者比比皆是,你们要记住一个原则大胆假设,小心查实,关键要拿出证据,不可带着区别心,有色眼镜探查事情,否则很容易被人误导、利用。还有眼见不一定为实。”宇文丞最后叮嘱道。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