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二十八章:.再探密道4

第二十八章:.再探密道4

  /

  六次换药后,寰宇的脸恢复如初,正直夜晚,刚好适合出行,锦瑶为二人缝制了防护服,除了眼睛部,可谓全副武装,临走之时将小八也叫了出来。

  浩轩、寰宇第四次进入密道,种种环节,轻车熟路,遇到湿气水汽重的地方放慢脚步,轻轻撒出明矾,杀死水蛭,小八的八脚也忙了一路。还好她是千年精灵,身体外层有天然的防护膜,水蛭无法进入。大约半个小时,地面开始有一寸深的积水,寰宇抬起脚下了一跳,脚背脚面都是黑压压的一面,大大小小的水蛭在蠕动,连忙撒了两把明矾。

  “寰宇,你看前方好像有个水池?”浩轩指着前方道。

  寰宇抬头定神细看:“对,想必那就是畜养水蛭的地方。”

  浩轩从乾坤袋中拿出两大袋子明矾,一袋递给寰宇,一袋自己留着,说道“此处水蛭众多,隔着防护服和鞋都能感受到它们在蠕动,多放一点明矾。”

  二人一把一把的撒,逐渐靠近前方的水池,近处看才看清是一潭黑水,黑面成百上千只水蛭在游动,乌压压一片,让人触目心惊,环看水蛭四周,都是密封的墙壁,寰宇道:“大哥,四周石壁紧密无逢,不像是存在暗道、机关,这个水池应该就是此处的尽头,难道宇文丞的尸体藏在里面?这也太...”寰宇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脸上写满了嫌弃。

  浩轩没有接话,而是说“把所有的明矾都到进入再说。”“好”寰宇爽快的说道?

  两人分别举起手中的袋子将白花花的明矾粉末倒入黑潭之中,由于倒的过猛,激起大量白烟,呛的二人不停的打喷嚏。

  半响,一群群水蛭翻着身体浮出水面,把水面遮盖的密不透风。“小八”

  小八应声穿过层层水蛭的身体潜入潭地,见潭底形状非常规整,为四四方方的正方形,潭水还算清澈,除了水蛭,空无一物,找寻摸索半天,不见任何异样,便浮出水面。头顶和八只脚上挂满了水蛭。

  “大公子,二公子,潭地除了水蛭,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我下去看看。”浩轩难以相信费尽周折搞出了三条密道就为了养水蛭。寰宇赶忙揽住:“大哥,不可,这潭水明矾太重,加之水蛭众多,太过危险。”

  “大公子,二公子,以我的灵力可以罩住一个人在水中自由游走,不沾水,你们谁下来。”

  “我”

  “我”

  寰宇、浩轩一口同声道,两人四目而对,没有丝毫退让之意。寰宇进一步分析到:“大哥,倘若潭地有机关,我比你敏感,还是我下去比较合适。”浩轩甚至在机关秘术上不如寰宇 ,便没有争执,嘱托道:“你要小心。”

  小八在口中吐出一个粉色的薄薄的波罩,极为细薄,半透明状,就像泡泡机吐出的大泡泡一般,将寰宇罩住,小八则始终在波罩上方输送灵力,维持波罩的稳定。

  寰宇进入潭地,手聚一团黄光照明,那四散的黄色光线穿透水潭,波光折射不出不同的波纹。寰宇四处查看,尤其潭地四角边缘容易设置玄机处轻敲细听,没有发现仍何异常。他表情凝重,百思不得其解,也只好扫兴而归。小八送寰宇安全抵达岸后重新回到水潭上空,360度快速旋转甩掉身上的水蛭。

  “大哥,真的什么都没有?”

  浩轩怀疑的问道“寰宇,就这一潭水蛭,值得宇文旭大费周章挖三条密道保护?这也太奇怪了。”这不仅浩轩、寰宇不信,小八都不相信,可兄弟二人怎么也想不么明白哪里出了问题,或者遗漏了什么信息。

  寰宇低头暗想:“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三条精心设计的密道,保护一潭水蛭,怎么也说不通。而且宇文丞是空坟,宇文灿对着书房祭拜,说明宇文丞的尸体肯定藏在书房之中,怎么回事呢。”忽然寰宇眼中泛出一道金光,像是想到了什么?激动的说道道“大哥,灯下黑”

  “寰宇,你是什么意思”

  “大哥,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太容易就发现暗室和密道了?密道内设计的如此周密,可为什么密道的开关却设计的如此简单,书架后暗藏密室,早就见怪不怪,以摆件作为机关开关,亦不为奇,暗室内只有一尊双龙戏珠炼丹炉,开关就设计在龙珠上,那说明什么?”

  寰宇的推测点醒了浩轩,他恍然大悟的说道:“说明宇文旭压根就打算私闯书房之人引入暗道,所以每条暗道尽头都是死路,往往是有进无出。用暗室转移入室者注意力,而真正的玄机恰恰就藏在书房。”

  “对,所以古人说灯下黑,常被忽略,这宇文旭果真老练,但他越严密,说明越有问题,我们回书房”

  浩轩点头道:“这迷藏玩太久了,该抓住狐狸尾巴了”。浩轩说完迷了一下眼睛。像是要捉贼一般,寻找了罪证。

  二人解开防护服,便沿暗道重新返回书房,寰宇环看书房心随眼到思考,最先看到的是书房对面的博古架:“滴水荷花美女摆件相连了暗室机关,所以这博古架上二十几个摆件都不会再安置机关,否则很容易暴露,窗户平时要开关通风,容易碰到,不会应该不会在此处设置。”转过身从上而下打量两个书架:“所在书架和书上设计机关,隐藏的意义不大,也非明智之举”。随后蹲下用手敲了三下地面,侧耳倾听,发出厚重敦实的回想“实心?这就越来越有意思了”

  寰宇起身,身子微转,眼睛的余光扫道了书房南面桌椅,“那桌子四周雕刻精致,在某个浮雕安置机关不失为不错的设计”说道:“大哥,检查那桌子四周的浮雕,每一个隆起凹陷的地方都不要放过”“好”

  兄弟二人半蹲在地上一个由东向西,一个由西向东,就着暗淡的月光一点一点盘查书桌,对这些精雕细琢的梅兰竹菊图心声赞叹,是何等能工巧匠的杰作。转了一圈,二人头顶微微冒汗,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同,难免有些失望,浩轩起身翻动书桌上的笔墨纸砚,也不见玄机。寰宇移动道桌子中间空堂出,伸手四处找摸,桌底被漆的光滑,也打扫的一尘不染。寰宇失望的叹了口气,坐在地上,悬挂在腰间的玉坠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寰宇失落的心立刻警觉起来,转身趴在地上,右敲了两下,发现此处的回声带着空明之音,要清脆的多:“大哥,这里是空的。”随后又在围绕书桌四周轻敲,发现书桌周围三平米的空间是空心。

  寰宇脸上露出喜色,暗想:“这机关还能出了这一亩三分地?”起身被书桌后那幅以黑色为底色的沉稳大气的浮雕寒梅图吸引住“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寰宇走进寒梅图仰着头大量每一朵浮雕的梅花,发现所有的梅花都是和黑色背景相连,看似浮出,实为一体,唯独东南角最顶端的梅花花托和底部分离,指着那个梅花道:“小八,去按那朵梅花。”

  小八应声而去,飞到东南角的寒梅处,伸出一个小爪子,按动那朵梅花。片刻听到轰隆的声音,寰宇、浩轩匆忙闪身,只见从灵芝椅下方道桌子下方的地面中间开了一道一米宽的缝隙,二人走进看,下面是一道陡峭的台阶,一百多级。台阶两侧是荧光石,光线虽暗,足以照明。二人对视一眼,一前一后,进入密道。走到第六个台阶没过头顶以后,两扇地板便自动合口。

  “大哥,按理说越往深处越黑,但这里怎么越来越亮,这光亮也不像是烛光,怎么回事?”寰宇不解的问道。

  浩轩淡定的回复道“应该是夜明珠,残雪曾经送过小妹一颗,越黑越亮。”

  “那小妹肯定喜欢,对了有没有发现残雪对小妹的关爱远超过护法护主的情分,感情上上不输我们,记得焕奕有一次因为这事还找残雪茬来呢?你说会不会...”

  寰宇还没有说完,浩轩一口否定:“不会”,脚步突然加快往下走。浩轩此时有一点点不悦,说不出原因,脑海似乎有一个气愤的声音在说话:“我会照顾小絮一辈子,男女情爱,悲欢离合,太过伤人,有不若无。”

  寰宇好奇大哥怎么会这么笃定,问道:“为什么?”

  “小妹不需要”

  寰宇苦笑道:“这什么逻辑”而浩轩此事已经拉寰宇十几个台阶了。于是寰宇连忙追赶。

  快到底部方光线更加明亮,仿若白日一般,定神细看发现台阶底部是一个十平米左右的房间,四角各放了一个大若脸盆的夜明珠,中央处摆放是一个由泰山碧玉打造的棺材,在夜明珠的照耀下绿如夏荷。

  “哇,好漂亮”小八被这晶莹剔透的泰山玉迷住,径直飞了过去,它那粉色的八爪身体就像会动的音符在碧玉间跳动。

  寰宇赞道:“死后能有如此贵重的玉棺收藏尸体,不失一种福气”。

  浩轩没有做声,心情沉重了起来,从见到玉棺那一刻起浩轩心里边起起伏伏,杂乱不定,千百种滋味难以述说:“里面是我师爷爷的遗体吗?刚才千方百计想找到,如今在眼前,为何我却不敢打开?师爷爷被父亲误杀,父亲亦因太师父而死,他们之间是怎样的师徒情分?玉棺内散发的气息好熟悉,好亲切,全然不似被害死之人散发的怨气。”

  寰宇见浩轩神色有变,猜出大概,不敢轻易开口,并示意小八不要说话,浩轩放慢了角度,缓缓移动道玉棺前,跪下伏身磕了三个头,道:“师爷爷,您仙去多年,我本不应该打扰,但为了查清您当年的死因和蓄意谋害家父的凶手,浩轩只有得罪了,还请您见谅。”

  接着又磕了三个头,未来得及起身,玉棺中发出一位老者的声音问道:“你是博儿之子?”

  寰宇、浩轩更是吃惊,宇文丞去身中嗜血咒而死,二十多年前便魂飞魄散,这玉棺之内怎么还会有声音。浩轩回道:“晚辈是宇文博之子,宇文浩轩。”

  “想不到我还能见到博儿之子?也是上天待我不薄,你帮我推开玉棺,我要好好看看你。”棺材中的声音很浑厚,响亮中带着几分心喜。

  这话浩轩惊奇中带着激动,应声道:“好”

  浩轩起身,将玉棺缓慢推开,刚闪出一个缝隙,里面飘出一缕青烟,落于玉棺之上,化作以为白发老人,慈眉善目。那老人神情激动招手的说:“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浩轩走进宇文丞,含额低头:“师爷爷,您为何..”还没有说完,宇文丞立起手掌示意浩轩住嘴,然后说道:“我知道你想问啥,今日我们师徒相遇也是命中注定,二十年前之事和之后种种,我一一跟你道来便是,这位是...”

  “晚辈莫寰宇,拜见前辈。”

  宇文丞见寰宇清神爽朗,琥珀双瞳微微点头道,:“免礼,你转身。”

  寰宇虽然不明其意,也按照前辈指示转身“幽变玄机伞,五至神器问世了。”神情中滑过一丝忧伤。

  寰宇转身道:“是的,前辈,御龙飞空鞭在舍妹莫菲絮手中。”

  宇文丞又问道浩轩:“轩儿,寒冰诀和凌虚刀法练到第几层了?”

  “寒冰诀第八层,凌虚刀法第九层一级,温经术第九层。”

  “好好好,欲练寒冰先习温经,你修炼的顺序很好。从现在起,你是苍穹派第五代传人”话音刚落,上面传来轰隆巨响。

  “糟糕,宇文旭下来了,你们快躲起来?”

  浩轩着急的问“太师爷,这里这么小,四处空明,往哪里藏?”

  宇文丞回答“玉棺内,我尸体下面有隔层,可以藏一人,可另一人怎么办?”

  小八道:“二公子,你跟我进入一滴泪中。”

  寰宇道:“好,大哥,你进玉棺,我帮你关上”势太紧急,几人说话有非常急促,简单略。

  “太师爷,得罪了”浩轩寰宇赶紧推开玉棺,将宇文丞的身体立起。宇文丞身体僵硬,直愣愣的戳在那里。“放下放下,把我的身体靠在左侧,从右侧掀起垫子,垫子下面有玉板”

  二人迅速放平宇文丞,将尸体推到左侧,掀起身下的垫子,看到一块玉板,又将玉板掀起45度,浩轩侧身进入。寰宇铺平垫子,端正好宇文丞的尸身,盖上玉棺,由于速度太快,关玉棺时发出了声响。宇文旭听闻声响,加快脚步下来。

  寰宇来不及多想,道:“小八,夜明珠是圆的,墙角处必有空隙,我们去哪里,快。”寰宇一边说一边呀你西北角跑。

  寰宇跑到西北墙角后,将一滴泪放入夜明珠和墙的空隙中,小八再次吐出粉色的泡沫将寰宇笼罩,一用进入一滴泪中。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