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二十三章:山庄暗流

第二十三章:山庄暗流

  /

  随着千灵洞的塌陷,整个蓬莱仙岛呈现下沉之势。众人惊慌未定又见危机,伤势轻的御剑找寻停于蓬莱仙岛附近的船只,重伤无法御剑之人拼命往山下奔去,同门或相互搀扶,更多的是自顾不暇,抛弃同伴落荒而逃,整个岛屿陷入惊慌、混乱和恐惧之中。

  菲絮抱着白莽痛苦流涕,沉浸于悲伤之中,无法自拔。全然不顾周围发生的变化,任浩轩等人如何安慰,劝说离开她都无动于衷。  寰宇示意锦瑶和跟随苍穹派弟子先走,剩下的事情交给他们,锦瑶见菲絮失控的状态不放心,执意留下,寰宇怕露出过多破绽,暗语传音:“三妹,你必须走,几日的交情尚不能舍命相陪,否则容易引起怀疑,我们三个照顾小妹一人足矣,快走。”大师兄宇文涛上前拽锦瑶离开,她望了望菲絮,依依不舍的离开。

  此时蓬莱仙岛的下落,周边海浪四起,波涛汹涌,船只四散漂流,众人顾不上本家他家船只,见到船就上,还有很多没来得及下山就随着掉入海中之人,四处呼喊救命,拼命找寻船只。

  眼见蓬莱仙岛越沉越深,几近没顶,而此时浩轩失血过多,面色苍白,神情迷离,见眼前不妙,果断的说:“寰宇和焕奕强行拉起菲絮,走”。寰宇展开幽变玄机伞和焕奕一同拉起菲絮,浩轩也御剑起飞,不料他失血过多起飞不过三米便觉眼前发黑,随后晕落。

  “大哥”。在寰宇、焕奕的惊叫中菲絮恍然醒悟,焕奕道:“二哥,你护着小妹”。随即焕奕一头扎下去前去。菲絮挣脱寰宇的手,青凌和御龙飞空鞭同时现出,朝浩轩飞去。菲絮飞翔的速度是焕奕的三倍,加之御龙飞空鞭的辅助,虽后行动却先于他赶来。在浩轩快落水之际青凌飞出一招“羽盖霓裳”托起浩轩。总是有意无意嘲讽小妹修为低的焕奕见此状暗自赞叹:“果然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小妹的碧羽飞行术修真界恐无人能比”,到达菲絮身边后,忙帮着菲絮架起浩轩忍不住夸赞一句:“小妹,行呀你”。

  寰宇很快也追了过来,说道:“小妹,换我来”,就这样寰宇、焕奕一左一右架起浩轩正准备走时,菲絮听到大海之中呼救声四起,低头一看,几十个修士在海中挣扎,其中多数之人有伤在身,他们周围海水和血水混合,一片血污,有的身负重伤,无力呼喊,勉强漂浮在海上,还有人已经一动不动漂浮在海面不知是死是活。

  菲絮转头道:“二哥,四哥,你们先带大哥上岸,我去救人。”寰宇命令道:“小妹,不许胡来,跟我们走”。

  菲絮平时看似柔弱听话,处处顺从于哥哥姐姐,不争不辩,内心却是柔善而坚定,尤其面对伤病之人,定会出手相帮菲絮道:“我没有胡来,二哥,人命关天,我必须救他们”,说着转身朝海面飞去。“小妹,小妹.....”

  寰宇道:“焕奕,你现在的灵力可否护送大哥上岸。”焕奕看了下菲絮,又看了看大哥,心想怎么也不能留小妹一人在这里,说道:“能,但估计回不来。”

  寰宇道:“那就好,你先带大哥上岸,帮大哥疗伤,不用回来。我留下就可以了。”关系嘴里报怨着“这个老耗子,就知道填乱。”但心底却非常担心菲絮的安危。随后就连忙说道“二哥。你快去追小妹吧,她那个傻子别再出事。”

  几番打斗寰宇灵力同样耗费过多,但其玄机伞在手,无需灵力亦可御剑不乱,他知道菲絮本性善良,一贯秉持医者之心救死扶伤,莫说是人,就算小猫,小狗受伤,她也一定会医治的,否则她会难受不已。曾经因为没能救活一只麻雀郁郁不悦三天,若现在让她见死不救,恐怕今后小妹都会因此事难过,只好先帮她救人。

  菲絮飞行迅速有一部分原因得益于青凌的轻便,不足在于负重不行,每次只能救下一人,将其放于就近船上,便重新下海捞人,寰宇每次救下二三人,小八也出来相帮,每次救下一人。这样两人往返的二三十次才将附近海面落水的活人救下。

  菲絮本身灵力修为就低,加之在千灵洞中受伤,这样高强度的往返救人几近虚脱,若没有御龙飞空鞭相护,恐怕早已晕厥。寰宇见海中没有挣扎呼救之人,松了口气,道:“小妹,我们走吧,大哥还在昏迷中,我们得赶紧过去。”菲絮无力的点了点头。寰宇看出菲絮一脸疲惫,单手抱住了菲絮。

  这边焕奕带着浩轩也是勉强上岸,累的瘫在地上,远处锦瑶在寻你中发现了二人连忙跑过来,见大哥受伤昏迷,伤口还在渗血,锦瑶扶起浩轩,脱下浩轩左臂衣服方见竟是自己的“秋水”剑所伤,隐约记起千灵洞中的场景,模糊了眼睛,双手微微颤抖,苍穹派其他弟子也看出伤口的来由,猜出大概情景,见锦瑶有情绪激动,宇文涛蹲下说道:“锦瑶,我帮你”

  锦瑶推开大师兄的手:“不,我自己来,林公子救了我,我却伤了他”,说完惭愧的失声落泪。

  宇文涛安慰道:“这不怪你,当时我们神志混乱,根本分不清敌友,况且林姑娘医术高明,肯定无事的。”

  大师兄的话刚好提醒了锦瑶,菲絮、二哥还没有回来,紧张的问:“焕奕,小絮呢?”焕奕在打坐修养,闭着眼睛道:“在海中救人,二哥在她身边。”

  锦瑶这才放心,继续为浩轩包扎,并渡了一些灵力。

  四下里不断有人你搀我扶陆续上岸,许久不见菲絮二人身影,急的锦瑶寻人便问有没有见一身青衣的十五六岁小姑娘,其中有不少都是菲絮就上来之人,大概回复便是那姑娘将我放在船上便去救助他人了,并请锦瑶转达感谢。

  又过了很久,见海面上空一把旋转的古铜伞下一黄一绿两个身影,锦瑶紧皱的眉宇才有几分舒缓。

  菲絮拿出一颗凝血丹放于浩轩口中,几人一同苍穹派弟子回到“来悦”客栈。焕奕见菲絮脸色苍白,前来数落道:“灵力低还瞎逞能?”然后顺手背起了她。菲絮幸福的一笑,双手搂着焕奕的脖子,静静的趴在哥哥的背上。虽然一脸疲惫,却始终洋溢着微笑。

  到达客栈,菲絮为几人治疗过后,兄妹五人便回到自己房间休息。客栈中大部分之是从蓬莱仙岛回来的之人,受伤者居多,来往的大夫也是不断。

  这天夜里,有五六波人前后来到菲絮的房间下了迷香,企图偷走御龙飞空鞭,但他们伸手还未触碰到时,飞空鞭便会闪现七彩的保护光,伸手之人整只手就像被雷电击过一样,麻痛无力。知晓御龙飞空鞭认主之后,其他人触碰不得,便无功而返。其中有两人不甘心,想用法术隔空带有御龙飞空鞭,拿到蓝光尚未将飞空鞭笼罩就被弹了回来,两个人浑身触电般在地上抽搐。

  菲絮本事百毒不侵之体,任何迷烟对他都不起作用,但菲絮平时睡觉就是雷打不醒的主,加上劳累睡的比往日更沉更死,丝毫没有感觉房间内有人来过。

  那两人在地上抽搐许久方起身,不甘不舍不得不的离去,正碰到夜起的焕奕,焕奕见两人深更半夜鬼鬼祟祟从小妹房间出来,担心菲絮出事,一头扎进菲絮房内,闻到一股浓厚的迷烟的味道,他用手一边在鼻前胡扫着迷烟,一边向房内走来,至床边见菲絮安然无恙,气息平稳的深睡,方放下心,转身查看了房间有何异样,看到窗户处竟有五六个圆孔破洞,“看来有好几波人来过这里了,小妹这个没心肝的,一点警惕醒都没有。知道的知道她在深睡,不知道的还以为被迷香迷的不醒人事呢。”灵机一动就想出一个坏主意。

  焕奕又走到菲絮床边,弯下腰,脸靠近菲絮的脸,最对准菲絮的耳朵,突然大叫:“着火了”

  菲絮吓得一哆嗦,从沉睡中骤醒,紧张的迅速坐起来,不见火苗独见焕奕捂着肚子弯着腰大笑,菲絮知道四哥又在开玩笑,十分不悦,揉了揉眼睛,嘟着嘴埋怨道:“四哥,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干嘛呀,吓死我了,你再这样,我告诉大哥去。”说着又倘了下去,用被子蒙住了头继续睡。

  焕奕一把把被子拉开,“睡睡睡,你闻闻你房间什么味道。”菲絮闭着眼睛臭了臭:“迷香,四哥你大晚上的,实验这么多种迷香干嘛,跟二哥要不得了。”

  “什么呀,这都是别人放你房间的迷香,一晚上不知道进来多少人来着,你都不知道,你能不能别没心没肺的什么都不想,光睡觉。”焕奕一边责备着菲絮,一边走到桌前,准备拿起御龙飞空鞭让她收好,谁知刚伸手就被电了回来,念道:“难怪这么多人就都没有拿走,小妹安心睡吧,这东西丢不了。”

  不见菲絮回应,焕奕转身一看菲絮又沉沉的睡了过去,又是无奈又是羡慕,过去帮她盖好被子,便离开了房间。

  在来悦客栈休养了两日,第三日丑时,焕奕和寰宇身着夜行衣,带着锦瑶画的简图偷袭苍龙山庄的天一阁。天一阁是苍龙山庄收藏经书典籍之处,处在别致的花园之中独树一帜,格外显眼。二人马上便找到此处,翻阅许久,要嘛是各派的历史修行,要嘛是苍龙山庄的基本功法,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一无索取的离开,来时悄无声息,走时就差敲锣打鼓了,故意漏出破绽引人出来,其目的在于打伤宇文旭,阻止其闭关。

  原来锦瑶在帮助浩轩疗伤时便透漏宇文旭预计他们回去后闭关修炼,而书房暗室显然是宇文旭平日里闭关的地方,他若此去闭关,几人再无进入暗室探查的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打伤他另其不能闭关。

  由于不能暴露身份,寰宇没有带幽变玄机伞,也未敢使用玄机派功法,焕奕也未带赤火枪,隐藏功法的两人险些不是宇文旭的对手,数招过后以落下风,逃走不成问题但却不能伤宇文旭一丝一毫,情急之下刚好看到天一阁旁的日月同辉池,想到师父临终传授的“生死符”。这水池旁有一个礁石,上空有一个月牙形状的镂空,阳光照射下更好月牙的影子落在水中,中太阳的影子一同囊括在池中,故曰日月同辉池,平时是算花园中一个别致的景观,若天一阁失火,池水也可用来救活,一池两用的设计。

  “这交给我,你去帮我把那水池上的冰凿开”焕奕不知此句何以,有几分迟疑,来不及多想多问,便照寰宇的话凝聚掌力,一招“冲天之焰”掌中冒出几丈熊熊火焰朝池中打去,只听噗通一声巨响,水池中央出现一个巨大的冰窟窿,碎冰块四下溅出。

  寰宇闪身到水池上空引出部分池中的水,在空中形成一水柱不断凝聚,随后将水柱打散,成千上万点水汽飘在空中,然后按照大宗主所受功法注入内力。只见他双手放于胸前中指内屈,其余四指相扣,指尖朝下结出一个似心形又非心形的手势,空气中被注入内力的水汽被一注黄光隐约汇成相同手势在空中凝结。接着寰宇竖起双手上下翻动数次向前推开,刚刚凝结于空中的水汽迅速化于无形,混融入空气中。虽功力不敌大宗主的三成,但这“生死符寓灵力于水汽,寓水汽于无形,令宇文旭防不胜防,不知不觉之中吸入众多水汽。寰宇以其独有的内控外御之术,牵制住了宇文轩旭,宇文旭的身体顿时不受控制,仿佛不是已身,竟动作迟缓,不从法力。

  焕奕瞄准时机,一招“七月流火”之击宇文旭胸膛,宇文旭胸口炸裂像是被火灼烧一般,前胸的衣服已是焦灼,重伤在地不能起身。

  此时苍龙山庄众弟子闻声已经过来,寰宇、焕奕对视一眼,转身离开。

  此去还有一个意外之喜,在苍龙山庄外他们看到两个神迷之人密谈,一人身高八尺由于,全副武装,宽大的帽子压住上张脸,下半张脸带着银灰色的面具,就连手亦带着黑色的皮手套,另外一人身体蝼蛄拄着拐杖,卷发及肩,面目清瘦,眼神阴鸷,毕恭毕敬的立于那黑衣人之后,之前所谈何事不知,隐隐约约听到:“时机已到”四字,便隐身而去。

  寰宇见此人凭空消失方反映过来那人用的是分身术,刚见之状是分身幻影而已。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