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十六章:辞别苍龙

第十六章:辞别苍龙

  /

  浩轩携着锦瑶从洞口飞出,在上空观察来发现洞口周围两米左右有一层杂草掩盖,相比地下暗藏机关,但其他地方又担心有玄綫,不敢轻易落下,四周寻探过后,发现一块巨石,说:“我们去哪里,应该安全”

  浩轩、锦瑶落脚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浩轩说道:“宇文旭真是阴险,这条暗道分明是条死路,要嘛困死其中,要嘛身中暗器而死。”锦瑶有几分想不明白,问道:“大哥,他不为密道安排出口不就可以直接将人困住,为何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浩轩说道:“他那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相必担心进入密道之人精通开隧道术,自己逃了出去,便为其设计了出口,暗中谋害,等我一下。”

  浩轩两腿一瞪,一跃而起,挥出苍龙刀,又是一招“龙池初出此龙山”,空中闪现两丈高的刀影,随之化作一条巨龙,将洞口周边一扫而过,毁掉了所有机关,一时间几千枚箭交错发出。落下后问道:“锦瑶,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锦瑶观望了一下四周,摇头说道:“这一带我没有来过,夜太黑,无法辨别我们是在苍龙山庄的那个方向,我们今晚可能需要在这里过夜了”。

  浩轩宽慰道:“我们在附近找找,看有没有山洞可以避寒,夜晚天气寒冷,我怕你禁不住。”。锦瑶看着浩轩不经意间的关心,心中美美的,幸福的说道:“好”。

  浩轩和锦瑶找了半天,已见疲惫,但周围都是一片荒草杂树,不见可以避风之地,浩轩说道:“这里都是荒郊野地,恐怕再找下去,也是空浪费体力,不如我们取一些树枝回到密道中,那里尚且可以挡风”。

  锦瑶带着几分疲惫说道:“大哥,我也确实有几分累了,找了这么久估计周围没有可以避风的地方,看来密道是最好的选择了”。浩轩说:“你小心看路,我捡些树枝取暖。”

  浩轩一边走一边捡干树枝,不一会已是一大抱,锦瑶说:“大哥,我来帮你吧”。锦瑤一边说一边伸出双手准备接那些树枝。

  浩轩则回绝道:“我还可以,你跟紧我,夜路黑,别摔到。”二人重新回到密道口,浩轩先跳了下去,说道:“下来吧,无事”。

  浩轩在靠墙的位置生起了火,锦瑶坐在一旁,虽已是八九之天,夜里的气温还是很低,尤其是无人的荒郊野外。浩轩从小练寒冰诀和苍龙刀法,这点寒冷自然无碍锦瑶守在火堆旁还是瑟瑟发抖,浩轩靠近锦瑶,脱下衣服为锦瑶披上。锦瑶担心大哥受寒,连忙拒绝:“大哥别,我没事。”

  浩轩关心中带着一点训斥的说道:“嘴唇都冻白了,还嘴硬,我自小炼寒冰诀,这点寒冷不算啥,你不一样。”

  浩轩将衣服为锦瑶披好,又将锦瑶半搂在怀里,说道:“累坏了吧,睡会。”

  锦瑶问道:“大哥,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找机会探另外两条密道吗?”

  浩轩说道:“不了,查探密道太危险,我想等寰宇来了一起,你和小妹还是留下等候比较好。后天就是三月中旬,我和寰宇约了见面,取回御龙飞空鞭再回来,就冲宇文贞儿的寒毒,宇文旭爱女心切也会次方设法请我们回来的”。

  锦瑶明白浩轩这样安排是不想让自己再度涉险,心中隐隐感动,又突然想到什么,问道:“对了,大哥,今晚出来你有跟小絮说吗?她若不知,肯定会担心死的。”

  浩轩说道:“没,小妹太过单纯,很容易说漏嘴,我想苍龙山庄的人已经发现我们不在了,明日我们就说我们晚上一起赏月踏步,忘了时间,那时山庄门已关,不便打扰,所以在外面住的。”

  “好,大哥,下次回来,你能替贞儿去寒毒吗?其实她也很单纯的,就算我们和苍龙山庄有仇,她也是无辜的,我希望你帮帮她”,锦瑶恳求的说道。

  浩轩毫不客气的一口回绝:“不行,不早了,睡吧。”锦瑶知道浩轩向来说一不二,再说也是无意,点了点头,靠在他的肩膀睡下了。

  浩轩对人有极强的两面性,待亲人细腻柔情,面面俱到,尤其是不能容忍身边之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但是待无关之人则是冰冷无比,冷酷甚至冷血,就算在求他也是无用。

  第二日斜阳从洞口射入,两人被刺眼的光照醒,方知天亮。伸了伸懒腰,觉得周身有几分酸疼,便敲打了几下,飞出密道。锦瑶看了看,说道,“这应该是泰山北面的山区,从这里到苍龙山庄步行约三个时辰,御剑大约一刻钟”

  浩轩说道:“我们御剑回去,小妹发现我们不在,想必一夜没睡,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浩轩锦瑶回到苍龙山庄,发现菲絮、贞儿、宇文旭,程子涵四人正在开山门处,等待派出去寻人之人的消息。菲絮急的来回踱步,眼圈红肿,见到浩轩和锦瑶,激动的跑过来,抱着浩轩就大哭:“大哥,三姐,你们去哪里了,急死我了。”

  两人连忙给菲絮擦眼泪,安慰道:“好了好了,这不是回来了吗?别哭了,眼睛都肿,小心不漂亮了。”

  贞儿也跑了过来,看到锦瑶穿着浩轩的衣服,十分惊讶,瞪大了眼睛,问道:“你们去哪里了一夜未归,师姐,你怎么穿林大哥的衣服?”锦瑶知道贞儿对大哥浩轩新生爱慕,见她穿着喜欢的人的衣服,难免会心中不爽,不知如何回来,支吾了一声没有说话。

  浩轩见锦瑶没有解释,便说道:“我们昨日赏月,一时忘记了时间,见山门已关,不便打扰,就下山下客栈休息了一晚”。

  贞儿立刻怀疑师姐和林大哥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指着锦瑶说:“师姐,你们孤男寡女踏月赏星,还一夜未归,如今你还穿着别人的衣服,你不是说你不喜欢林大哥的吗?你不是说帮我的吗?你怎么回事?”

  锦瑶一直劝说贞儿不要喜欢浩轩,他们不合适,不仅仅因为性格因素,还有更深层的原因,见贞儿误会,刚刚的犹豫不决反而踏实了许多,觉得可以顺水推舟,正好可以让贞儿放下浩轩,即使这样她可能会恨她,但起码可以减少将来对贞儿的伤害。便故作不好意思,吱吱呜呜的说:“当时确实不喜欢”。

  贞儿更加气愤,跺着脚问道:“什么叫当时不喜欢,那你的意思是现在喜欢了。你明知道我喜欢林大哥,还要横刀夺爱,我恨你”。说完便哭着离开了。“贞儿,贞儿”程子涵追了上去。

  菲絮还在与哥哥姐姐重逢的喜悦中,她左手跨着浩轩的胳膊,右手跨着锦瑶的胳膊,再加上不懂情爱之事,完全没有理会他们在争吵什么,反是碎碎念道:“再也不能扔下我一个人,不然就不理你们”见贞儿哭着跑了,抬头问锦瑶:“三姐,你们为什么吵架”锦瑶尴尬的笑了笑,“没事,没事。”

  宇文旭夫妇二人几日来见三人亲密程度全然不像刚认识几天之人,颇有怀疑。眼前此景和贞儿的话打消了他这几天的疑虑,情人之间一见钟情的比比皆是,不足为怪。只是本以为的乘龙快婿这么快就泡汤了。

  宇文旭礼貌又不失仪态的笑笑:“小女失态了,林公子,见笑,进内殿休息吧。我差人给你们准备早饭。”

  浩轩行礼道:“不必了,宇文前辈,我们已打扰数日,已是感激。既然前辈不知嗜血天蚕一事,我们去别处打探打探。”宇文旭立刻荒了起来他本就打算留此兄妹常住,治好贞儿的寒毒呢。于是挽留道:“你们今日就要走?我与两位甚是投缘多留几日也不迟”

  浩轩道:“我们约了朋友明日见面,一同前去蓬莱仙岛,下次再来打扰。”宇文旭道:“蓬莱仙岛,今年为六十年一次的甲子年,莫非你兄妹二人想去寻御龙飞空鞭”

  浩轩想甲子年五至神器现实之事早已不是秘密,倒也不必相瞒,便之承认不讳:“不满前辈所言,晚辈确实想去碰碰运气”宇文旭见浩轩兄妹二人行程已定,也不好强行挽留:“既然如此,我也不强留,临走时,我想冒昧问一下林姑娘,贞儿的寒毒能否治愈?”

  贞儿走上前来,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只白瓷药瓶:“可以治愈,我们不过时间不够,还有”菲絮看了看大哥,没有说出第二个原因。这几日她也是不止一次求浩轩帮忙,都被浩轩拒绝了,她知道大哥的态度不会轻易改变,此时也是多说无益,便没有说出第二个原因。“这是我这几日为小姐姐炼的丹药,从下个月起,每七日服一颗。”

  宇文旭接过药瓶:“多谢林姑娘,不知林姑娘能否留下配方呢?”虽然接过丹药,宇文旭眉宇间还是几分失望,他深知这丹药虽好过大黄丸,但终究是治标不治本。还需想办法让将贞儿治愈,目前是留不下兄妹二人,便想先讨来配制方法。

  菲絮道:“前辈,这丹药是我用九鼎炼丹炉中的九阳真火炼制的,仅有配方没有丹炉没有用的,这样吧,没有药时你跟我三姐说,我就给你们送过来。”宇文旭听此言一怔,好奇锦瑶怎么会跟他们如此之熟,就连分开以后都可以随时联系的道。

  这险些暴露两人的身份的话一出,锦瑶忙补充道:“师父,我与小絮一见如故,我们说好分开后每个月坚持书信往来,若是没有了丹药,提前告诉我,我会转告小絮的”。菲絮虽然不明白三姐为何说要书信往来,但大哥说过若是他们在人前说什么必有用意,我随着他们说即可。菲絮便点了点头,笑着应和道:“对对,跟三姐说一声就行。”

  宇文旭这才打消几分猜忌,说道“好好好,愿你们是御龙飞空鞭的有缘之人,但也莫强求,多保重。苍龙山庄的大门永远为两位打开。”浩轩行礼道“多谢前辈,晚辈记下”

  锦瑶脱下浩轩的衣服递给浩轩,轻声说道:“林公子,保重。”浩轩则也像是恋人的离别一般,说道:“你也一样,等我。”这简单的六个字却给人留下无限遐想的空间,宇文旭在一旁尴尬的陪笑。浩轩再次向宇文旭行礼后带着菲絮下山了。

  宇文旭误以为浩轩的“等我”是情话。暗暗赞叹“没想到短短几日两人的感情竟发展到此种地步,若林公子和锦瑶成锦鲤之好,对苍龙山庄和贞儿也是一件好事。但愿贞儿能想开。”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