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六章:秘回昆仑

第六章:秘回昆仑

  /

  莫寰宇承师遗志,一面潜心静气,参悟玄机派纲领,开悟心胸格局,一面利用紫霄峰云山雾气修炼“生死符”,他深知“生死符”威力巨大,是世间罕见的强劲功法,修成之日也会少有匹敌之人。但修行进度亦是层层艰难,心性、悟性、环境、心态、修为各方面都有极高的要求,非几日可速成。少则十年多则二十年终究太长,一个月后无论是追查当年真相还是寻找五至神器,在高手林立的修仙界,要面对的敌人、面临的困难将不计其数,他必需快速提高自己的修为。所以在修炼“生死符”过程中他参悟精神,领会内涵,简化修行,舍去部分威力、杀伤力,加速修炼进度,短短一个月修为大增。

  莫寰宇寅时来到俊疾山楚银香的珍珠亭,整个亭院坐落于俊疾山东北角,满山遍野珍珠梅环绕,这种灌木植物耐寒喜阴,极易成活,枝条开展、小枝圆柱形,稍屈曲,微被短柔软之毛,初时绿色,老时暗红褐色或暗黄褐色,冬芽卵形,先端圆钝,具有数枚互生外露的鳞片。可以说株从丰满,枝叶秀气,清雅的白花更是让人心旷神怡。花期过后则是逐层飘落,如白雪飘飞,是玄机派饶有盛名的一道景观。楚银香对这珍珠梅格外喜欢,就将自己的住处安置在这里,取名珍珠亭。她的独门功法飘雪梅花针,就是在陶醉于珍珠梅飘飞散落,心有所得而修炼而成。

  寰宇在珍珠亭徘徊,心随眼走,眼随景变,所观每一角度都能回想起往事种种,他与一岚一起玩闹嬉戏,楚师尊的悉心照料,破格传艺,一幕幕场景仿佛就在眼前,却又深知这些也只能是回忆。不自觉的打开手中的折扇随心而舞,或转于掌间,或舞于胸前,或驰于空中,或展于地面,一收一放,身形卽变,刚劲中透出秀美,轻柔中又不乏力道。墨一般的头发随风飘扬,和发尾的白色发带交相辉映。

  一炷香功夫,楚银香方起床,推门见到莫寰宇在亭前舞扇,满脸惊喜:“寰宇,你怎么在这里?”寰宇闻声转手收扇,力道也向内回收,调转身躯在空中翻旋,随后落于地面,眉目含笑的说道:“我在等您,今日我将下山,特来辞行”。

  “辞行?”楚银香有几分不解:“大哥入塔前嘱托我们,一个月后为你举行继承大典,如今刚满一个月,你却要下山?”

  寰宇礼貌的微笑,右手腕向内旋转半圈,将扇子立于手臂之后,走向前来。:“师叔,想必师父已经向各位师叔们说明我的来历,我乃是玄冥教莫靖天长子,潜伏玄机派近十年,只为等幽变玄机伞问世。我身负深仇大恨,兼有重振玄冥的重责,我必须下山查明姨夫当年的死因,给家人一个交代,所以此时的我不能也不配胜任玄机宗主一职。”

  听到此言,楚银香有几分失望,几分生气,几分怀疑,她紧闭双唇,眯着眼睛打量着莫寰宇问道:“你既然已经承诺你师父,承其遗志,接管玄机,拯救苍生,为何如今,出尔反尔?”

  说完甩了下水袖,侧身而立。莫寰宇见楚银香不高兴的转身,连忙解释:“师叔,寰宇并非此意。寰宇虽身肩父命,但九年来玄机的教育之恩寰宇铭记于心,定不敢忘。二十年前苍龙刀事件疑点重重,引发玄冥教和五大世家恩怨,暗箱操作的黑手却隐于世,寰宇必须查明。且追查当年真相和寻找五至神器并不冲突,待我找到真凶,大仇得报,我必回来接任宗主一职”

  楚银香听此松了一口气,转过身语重心长的说道:“刚刚是我误会你了,寰宇,幽变玄机伞一出,五至神器现世将不是秘密,势必引起各家争夺,你要倍加小心,需要时随时传信给我们,我派人支援于你。”

  虽叮嘱至此楚银香,还是觉得不妥当,停留片刻说道:“我还是不放心,你大师兄丹阳修为造诣在同辈人之上,不如让他与你同去。”

  莫寰宇此次下山先要秘密回昆仑山汇报情况,再商议进一步打算,有人跟着自然不便,连忙说道:“不不不”又觉得三个不连出,有点唐突,尴尬的笑了下,进一步解释说“我的意思是暂且不必,师叔,我此次下山,为了追查当年旧案,自家私事,怎可劳烦大师兄。《五行神》记载,春分至、寒毒散,朝阳起、气回旋,草木醒、万物苏,千灵洞,神鞭现。不如春分前大师兄和我在蓬莱山相聚,您看怎样?”

  楚银香听莫寰宇这样说道,觉得有几分道理,便依寰宇所言,回复道:“好吧,就依你所言,但下山后不可逞强,需要时及时给我们消息,还有,你不和一岚道别吗?”

  “我想还是您待我转达吧,依照一岚的性格,定会随我一同下山,既知凶险,便不想让她冒险,您告诉她在嵩山等我,事情完毕,我定回来。还有代我向杨师叔道歉,再回来之日也定会带回百年紫铜。”

  寰宇意外毁了杨长老的法器,心里一直过意不去,也不好当面提及此事,只好伪托楚长老转达,其实他早就暗下决心帮助杨长老重新打造法器,下山先回昆仑的原因之一便是取紫铜重铸铁莲花。说完后抱拳行礼,以示辞行。

  “你要多加小心”,寰宇转身刚要离开,楚银香突然又加了一句“记住,无论你是谁,在我眼里,你始终是我看着长大的玄机天才,莫寰宇,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楚银香说出这话,有几分激动,眼泪萦绕,自己都不知为何,竟脱口而出。九年来他把寰宇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看待,现在虽知他的另一重身份,但多年的感情不会因为身份的改变而烟消云散。看着自己孩子下山,终是不舍。

  此言直接插入了寰宇内心深处,他停住了脚步,亦是泪水萦绕,露出复杂的神情,嘴唇有轻微颤抖,抓紧了手中的折扇,说道:“您也一样,无论何时,都是我的师叔”。

  他没有回头,因为即使不回头也能猜出此时楚银香的神情,更因为他不敢,他心虚。他怕和师叔四目相对时会控制不住感情,他多想为多年来的欺骗说句对不起,但开不出口,他更害怕有一天玄机和玄冥刀锋相见,那么他会怎么办,他该怎么办,他又能怎么办。人是有情感的动物,可以一时虚假对,可往往假着假着就真了,会陷入感情之中不能自拔,这时,假的就变成真的了。

  初入玄机,他以深入虎穴之心,处处戒备,与人为善不过是方便融入,和善友好不过是为了骗取信任。可九年的朝夕相处,餐宿一体,荣辱与共,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当做玄机派的一份子,戒备越来越少,真情越来越多,以致此时会心存歉疚。

  走出珍珠亭,召唤出幽变玄机伞,御伞而行,半日功夫,抵达昆仑山麓,玄冥教位于昆仑山北麓,前以讲述玄冥教与玄机派同祖同源,玄机擅长炼器和暗器,玄冥则以奇门遁甲和阵法赌咒见长,莫星宸出现后更是玄冥教的修炼有了质的飞越。自梁坤脱离玄机自立玄冥后,依托昆仑山地形地势巧设机关暗道,使玄冥教固若金汤,易守难攻。玄冥教被血洗以后,莫靖天继承师父莫星宸衣钵重振玄冥教。20年的精心钻研对原有机关进行了精密的改造,三重防护变成五重机关,层层递进,仅第一重机关“迷林”寻常之人恐怕根本无法走出,更别说之后的“箭雨”、“铁索”、“困龙”、“石阵”,莫寰宇深知其中奥妙,自不会以身涉险,实验自家机关。

  在昆仑脚下徘徊片刻,回顾了一番家乡风景后,再次御起玄机伞,在一处断崖顶部的巨石上落下,旁边是一则两米宽的瀑布,由于冬天寒冷,气温骤降,水流随水势冻结,冰雕尚有波浪汹涌之态,又如银色山川,姿态万千。

  周围一片肃静,瀑布底部传来雷利的挥刀之声,簌簌作响,铿锵有力。寰宇寻声而望,但见一身着玄衣长袍的少年,手持一柄一米有余黑白相间的苍龙刀,刀背漆黑带有黑色鳞纹,刀锋雪亮,阳光下不时反射出刺眼光芒。此人刀法圆融熟练,一张一驰收放自如,刀锋一出玄月状刀芒幻出,瞬间削起一层冰面,冰屑残渣在空中纷纷下落,还未着陆,又与新的冰屑撞击而起。

  寰宇见此人刀法舞的出神入化,便猜出定是大哥宇文浩轩,眼珠一转,露出邪魅一笑,顺手拈来三根钢针向浩轩印堂处发出。浩轩不仅刀法了的,耳力亦是惊人,耳朵一玄动,就察觉到有钢针在空中磨擦,腰身微转卽闪过迎面而来的三只钢针,随势朝钢针方向反手挥动苍龙刀,寰宇见刀锋威猛,即刻飞身闪过,砖头回看那巨石被刀锋劈的粉粹。审夺未尽,又有两股强力的力道逼近,寰宇左闪右躲,险些闪躲不及。这样一攻一守,一来一往令寰宇心血来潮,分开九年兄弟二人的功法修为如何,倒是想切磋一二。

  主意已定,手持玄机伞便攻向浩轩,浩轩见势也腾空而起,迎面朝寰宇胸间攻去,寰宇按动伞柄开关展开伞面,轻轻斜转伞面卸了大半力道,苍龙刀与玄机伞相碰,伞面半弧状不受力,二人顺势滑过,对视间寰宇望着浩轩,挑了一下右眉,一笑而过。

  .一挑一笑一对视,浩轩瞬间认出寰宇。数年前每次兄弟二人切磋,相接对视时寰宇总是习惯性的挑眉微笑。思下间浩轩也领悟寰宇的用意,回转身子继续说道“小心了”。随即发出一招“天门瑞雪照龙衣”,刀锋中透着寒气,周围气体也跟着旋转,仿若一条雪龙席卷而来,直逼寰宇门户,寰宇一惊多转不及,变幻玄机伞形状,伞骨分离,右手持伞,左手相托,玄机伞高速旋转,一招“天旋地转”,那股强劲的力道像是着伞卽反,直接反射了回去。

  浩轩嘴角一斜,右手回刀左手打出,一招“凋碎月破”,两股强劲的力道相碰,如烟花般在空中爆破下落。寰宇见这烟花相暴之景,暗暗称奇,没想到大哥不仅刀法出身入化,寒冰决也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刀掌相互转换,配合天衣无缝。

  .寰宇左手护住前胸,右手握紧玄机伞,玄机伞伞骨160度竖起,一人一伞在空中旋转,伞骨尾部旋转而出18枚钢针。浩轩并没有闪躲,身子倾斜,双臂展开,直接环抱18枚钢针,然后扭转腰身,平仰而换,顺势而动,与钢针平行转换,接着借力打力,一招“冰旋而归”,将18枚钢针送回,力道丝毫不减出发之时,还未待寰宇收回钢针,浩轩苍龙刀在掌间回转一招“寒冰著身双龙飞”,只见两条双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近身逼来。寰宇只好收伞相抵,玄机伞合拢之时就是一个圆形盾牌,不仅像寻常盾牌一样抵力,圆形的表面亦可卸去大半力道。整个伞发散的护体光芒三丈有余,浩轩本是一股强劲冲力,配合苍龙刀而出,更是凶狠百倍,同等修为之人若正面接招同样难以抵挡,却不想被拦截在两米之外。同样暗自称许,世间竟有如此法器,功能千变心想“远程防御还可以,那近身战呢?”。

  便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至寰宇身后,在玄机伞防护之外,朝命门击去。寰宇急忙转身利用玄机伞伞面对接,伞刀相接,刺啦刺啦擦除无数火花,“嘿,大哥,过分了啊,”莫寰宇说道。

  浩轩也是邪魅一笑,“有吗?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伞有多少中变化”,接着一招“一蹲龙跱笑神移”打了过来。寰宇在空中翻转数圈才闪过,他食指、中指轻点数下,机械伞骨竟竖起立于伞头,片片相扣,成扇形,类似一把铁扇子焊于伞头,每个伞片最顶部又镶着45度斜角尖刀,这是一件近身法器,既可以向枪一样穿、挑自如也可以像刀一样扫、砍变幻,二人又对数招,虽尚未分出胜负,浩轩显然以落下风。

  浩轩一招“冰雪转移,”飞身至五米之外,将刀抬手插入后背的刀柄之中,转身而立。不知是身处严寒冬季,四周一片肃杀的缘故还是接近寒冰瀑布的原因,浩轩周身带有一股肃寒的俊逸,而那剑锋一般的眉毛又使的整合脸部带了几分刚正不阿的正气。在配上那碧眼蓝瞳的双眸,寒肃中带着一股正气凛然,刚强中又带着几分冰冷。

  作者微博:妙莲掬水,欢迎关注留言。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