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五章:临终遗命

第五章:临终遗命

  /

  冬日天短夜长,虽不过申时,天色已经暗淡,大宗主离开紫霄峰重新回到玄机广场立于中央,斜阳落日,北风出佛着灰色的道袍,朦胧中愈显伟岸。

  他环顾四周,看着周边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一柱一墙,仿佛每一分空气、每一粒灰尘、每一块石头都在与自己道别。百年来他生于玄机,成于玄机也将葬于玄机,这是他的选择更是他的宿命,他无怨无悔,更是坦然接受,以身殉塔,不是离开而是换了另外一种方式守护玄机。

  临走前他认真观察着每一个角落,记在心中,藏入脑海,嵌入记忆。约一刻钟,大宗主展开双臂,腾空而起,径直飞向钟楼上空,双手在胸前上下翻转汇聚灵力,只见两手间汇成一个橙黄色光球,左手托住右手掌根运转光球,双手由左及右由胸前至右耳平转画了个弧形,右手转至右耳根处平掌变立掌向前缓缓推出,右臂将伸直时突然发力将光球快速推出径直撞到钟楼的青铜巨钟之上,发出咚....的巨大声响,接着手腕微转掌向后仰30度将光球收回半米后再次推出,又是一声巨响,这样连敲了五次。

  除玄机塔外,青铜巨钟是玄机派鼎盛的标志,昼起夜眠均以钟声为号,早晚各三声。五声青钟响为迅速集结号令,意味着玄机派将有大事发生。各弟子午时出塔后由于消耗灵力过多在各自房间打坐修养,闻声后一阵惊奇慌忙起身奔向玄机广场,途中或遇同门师兄弟相互询问可知发生何事、或议论是否和寰宇师兄手中的玄机法宝有关?他们不知那是镇塔之宝幽变玄机伞,所以叫它玄机法宝。

  楚、杨、乔、晁四位师尊率先来到玄机广场,只见大宗主面朝玄机塔背手而立,却不见莫寰宇,环顾四周后依旧不见踪影,楚银香心中如一块巨石砸入胸膛,神情紧张,呼吸加快,连忙跑到大宗主身后:“大哥,寰宇呢”“他无事”大宗主一边镇定的回答一边转过身来。楚银香稍稍送了一口气,紧接着问道“那,五声青铜巨响是何意?”,大宗主看了一眼楚长老,没有回答此问,浅浅的说了句“先随我来玄机大殿。”

  杨、乔、晁三位师尊面面相觑,不知大宗主此为何意,没有多问,紧随其后走入玄机大殿。大宗主座于中央,楚、杨、乔、晁四位师尊坐于左右,待入座完毕后,大宗主方开口。“我还有一炷香的时间,所以我长话短说向你们四位师弟说一下我玄机派的三大秘密。”

  此话一出,四人甚是不解,疑惑的看着大宗主,“大....”杨长老刚吐一个大字,就被大宗主打断。“钩天,你先听我说吧。”

  大宗主讲述的第一大秘密便是玄机塔和幽变玄机伞关系一事,并将以身徇塔和传道之事一并说了,四位师尊听言先是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反应片刻后极力反对大宗主的决定。杨长老首先不同意,拍着椅子便站了起来。“我不同意,既知寰宇是卧底,念及师徒之情不伤他便是,怎可牺牲自己将幽变玄机伞赠予于他”。

  “我也不同意舍身为一个叛徒,还让我门辅佐与他,养虎为患吗?”乔长老也发表了意见,犹豫激动,说完后依旧喘着粗气。

  晁长老低头沉思,食指习惯性的点击桌面,着他善言语但洞察人心,深知大宗主这么安排必有其用意。

  楚银香有几分焦虑,眉头紧锁,凝望着大宗主,担忧的问道:“大哥,为什么,重置幽变玄机伞不可吗?”“对呀,重置幽变玄机伞于塔底”杨、乔两位长老异口同声的说,此时两人的脸因为情绪涨的通红。

  大宗主看了看四位师尊,一抹淡淡的微笑别有深意。“幽变玄机伞乃是中央之神,大地后土的神器,是上古五至神器之首,统领四方。它的主人乃天命非人为,又岂是我们所能左右。这也和玄机派另外两件秘密相关。玄机老祖仙逝前曾预言,五百年间天下将面临一场生死劫难,他老人家神通广大,洞察古今,知晓未来,让历代大宗主等候幽变玄机伞传人,所以历代大宗主都会修习金丹聚灵之术,玄机伞择主之时便是大宗主以身殉塔之日。”

  现四人听大宗主之言,更为惊奇不已,半生长于玄机,竟不知有如此大的秘密,更为历代宗主舍身护塔的伟大所震撼,油然而生一股敬意,一时不知所言,胸中则若有百斤巨石般,无比沉重。楚银香神情凝重,几分紧张,几分担忧的问道“大哥,距玄机老祖仙逝已过四百六十余年,你的意思是此时幽变玄机伞择主现世并非偶然,而是这场劫难近在眼前?”

  大宗主也是一脸凝重,点了点头说道:“千年前世纪大战,金木水火土五神与罗睺魔祖同归于尽,罗睺魔祖所用的灭世黑莲由于吸收太多天地混元真气无法销毁,五神以元神封印,从此五至神器散落人间。如今幽变玄机伞重现于世,其他五至神器也必定现世,神器择主,天命所归”。大宗主语气坚定,表情凝重。

  楚、杨、乔、晁四位师尊顿时明白大宗主的安排,不在争论,内心对大宗主旣敬佩,又不舍,他们要面对的现状是看着自己的师兄去送死,不免有些难过。但他们更加深知时间紧迫,于是把那份痛苦和不舍默默留在心底,说话直奔主题。

  晁长老问道:“大师兄,第三个秘密呢?”大宗主抬头望了一眼玄机大殿殿顶。玄机殿殿顶分蓝色背景配有蓝色花纹,看似一体实则由九层组成,层层递进,汇聚中间则是金色玄金球。“玄机大殿殿顶的金色玄金球内藏有一瓣金莲,乃是开启灭世黑莲封印的钥匙,共七瓣,嵩山玄机、恒山白鹤、华山云门、泰山苍龙、衡山赤焰、昆仑玄冥各收藏一瓣,最后一瓣不知去向,花开七瓣五瓣卽生,若有不轨之人想重启灭世黑莲,需筹集五瓣金莲,三位师弟还有银香,你们不仅要守护好玄机的金莲,还要协助其他四派护住金莲。寰宇虽秉性纯善,有大仁大义之胸怀,但他目前受任于父命,驱动于仇恨,还需锤炼,金莲之事,暂时不要告知。”

  “大哥放心”“师兄放心”四人纷纷应声,以安大宗主之心,而心中早已五味陈杂。

  大宗主露出满意的笑容,起身走进杨钩天身旁,拍了拍杨长老的肩膀,说道:“钩天,我知道铁莲花是你花了十几年心血锻造的法器,它被毁你自是恨意难平,且百年紫铜极为罕见,在次打造也实属不易。但我希望你能以天下为先,放下个人恩怨得失,辅佐寰宇,守护金莲。”

  随势递上玄黄剑,放于杨钩天胸前“我的玄黄剑送你,剑谱藏于剑柄之中”杨长老咽了口吐沫,看了看玄黄剑,又看了看大宗主,态度坚定的说道:“大师兄尚能以身殉塔,我杨钩天又岂会执拗于一件法器,也太小看我了吧。”然后顺手一推,将玄黄剑推回大宗主胸前,说道:“我用惯了索击类法器,玄黄剑虽好,终不适合我,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自己再打造一个便是”。

  杨长老虽脾气急躁却又不乏豪气,是以为真性情之人,铁莲花被毁他虽心又芥蒂,也不至于始终耿耿于怀。一旁的乔长老站了起来接过话说道:“师兄放心,钩天虽性情急躁,脾气火爆,但大是大非上从不糊涂。”

  “对,大师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杨长老又补了一句。大宗主欣慰的笑了笑,眼中充满了安慰,转过身来,伸出了右手说道:“为天地立心”其他四师尊走上前来,伸出右手,放于大宗主右手之上,同声说道“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师兄妹五人手握手,心连心,做好了将生死至之事外,为苍生随时牺牲的决心,宗旨说完会心一笑。

  “以后就全靠你们了”大宗主说道。“大师兄,我们与你同在”四人说道。

  “走,去玄机广场”大宗主说完,直接走向玄机广场,四人紧随其后。

  玄机广场上四门弟子早已集合完毕,太极八卦图中又重现四条游龙,众弟子两两交头接耳,小声议论,众不知何事,见大宗主和四位师尊出来,立刻肃静而立,不敢多言。宗主及四位师尊行至卧龙台中央,大宗主立于最前面,四位师尊稍后半米,站于一排。

  大宗主清了清嗓子,说道:“宣布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将入玄机塔闭关十年,今传位于莫寰宇为玄机派第五代宗主,楚、杨、乔、晁四位师尊辅佐助之,由于寰宇年幼,恐虑事不周,凡涉及玄机派根本之大事,需经四师尊准许方可施行。现在寰宇在紫霄峰修炼,一个月后方可出山,继而举行继承大礼。”

  众弟子听大宗主此言极为震撼,万没有想到第五代宗主会是莫寰宇,想到午时杨长老与寰宇生死对决,截然相反的态度,更是疑惑的解,不由得小声议论起来。

  大宗主见状,提高了声音接着说道:“安静,传教大事,不容多议,你们今日都已获得新的法器功法,要勤加练习,不懂多问,互帮互助,更要始终谨记玄机派宗旨,遵从各师尊教诲。”

  各弟子右手置于左肩,低头含额,齐声说道:“谨遵大宗主教诲,谨遵大宗主教诲

  大宗主双手伸出手指向下点了两下,示意大家停下来。转身眼神一一扫过楚、杨、乔、晁四位师尊,深情的说道:“玄机和寰宇,就拜托四位了”。然后转身从白虎门飞入玄机塔,片刻玄机塔顶部的土灵珠便重新散发出往日的光亮,将塔身笼罩。

  众弟子都以为大宗主是想借玄机踏继续修炼,十年虽长,但若能出来后实力大增或是天下无敌,也不失为一种补偿。想到修为深厚的大宗主尚还追求精益求精,刻苦修炼这件事,大家都暗下决心,努力提升自己。

  还有的弟子更加关注寰宇继承玄机派掌门一事,他们不明白,大宗主不在,也应该由四位师尊暂时带领掌门一职,为何是资历尚浅的二师兄,就算是提携后辈,从小辈中选拔,也应是大师兄丹阳,况且三个时辰前杨长老和乔长老还对二师兄莫寰宇大打出手,可谓招招致命,嘴里骂着奸细、叛徒等词,短短几个时辰竟然会由叛徒、卧底摇身一变成掌门人,真实让人不可思议。

  楚、杨、乔、晁四位师尊则怀着沉重的心情凝望了玄机塔。如今大师兄一身殉他,他们则要带着大师兄临终遗命守护天下苍生。塔内塔外,肩上的使命一样沉重而伟大。

  微博:妙莲掬水,欢迎关注留言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