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四章:承师遗志

第四章:承师遗志

  /

  大宗主背对寰宇,也早已感受到寰宇的杀气,并不惊忙而是缓缓转过身来,坦然面带微笑的对寰宇说“你要报仇,不劳你动手了,今日,已是为师死期,你又何必背上弑师的骂名呢?”

  本以作好交手准备的莫寰宇又被师父莫名的话止住,他惊奇的看着师父,问道“死期,什么意思?”不知是因为好奇,还是出于师徒情感,面对得知师父有死期后,寰宇外露的杀气随着那一句疑问而散去。

  大宗主始终面带着微笑,脸上带着一股说不尽的情感,徐徐走下台阶,边走边说“从你拾起幽变玄机伞开始,就注定我今日将亡。幽变玄机伞和玄天珠同是玄机塔的镇塔之宝,两者一上一下相互呼应,百年来维持玄机塔的运转,如今你取出幽变玄机伞,已令玄机塔失衡,玄机塔内各个功法的封印将在四个时辰后渐失,所以必须在四个时辰内让玄机塔恢复运转。”

  说道这里,大宗主走到玄机大殿门口远远凝望着玄机塔,哪种凝望充满了深情。娓娓道来的解释道“方法有两种,一是将幽变玄机伞重新归位,一是玄机大宗主将其毕生修为聚于金丹之中,与玄天珠彼此交映,来运转玄机塔。我派历代大宗主都承有师命,修习金丹聚灵之术,需要时随时牺牲。”说完这段话后,大宗主目不转睛看着这个历代玄机宗主用一生守护的玄机塔,以生徇塔是他的职责,也是一种宿命。

  听到这个答案,莫寰宇更是吃惊,一万个为什么涌入脑海,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师父居然选择牺牲自己运转玄机塔,而不是重置幽变玄机伞于塔底。莫寰宇走近大宗主低声问道“为什么不是杀了我,重置幽变玄机伞于塔底。”

  “是天命,玄机出,四方应,五至现,天地变,合则天下宁,分则生灵灭,上古五至神器每一甲子现世一次,以待其主,百年来数以万计的修仙之人寻求五至神器终不得,如今幽变玄机伞现世,其他五至神器也必将于今年甲子现世。”

  大宗主转身而立,对着莫寰宇坚定的说道“五至神器重现于世,也一定是将有祸乱生起,玄机祖师预言五百年内天下将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所以此时的幽变玄机伞不属于玄机派而是天下苍生。”

  说道这里,大宗主有几分激动,握住莫寰宇的双肩满怀寄托道坚定的说“寰宇,玄机派宗旨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你说过你能做到,我也相信你能做到 。”

  莫寰宇没想到有一天会和师父有这种情景,四目相对,距离不足一尺,一个眼神坚定,一个犹豫不解,寰宇躲开师父的眼神,问道“师父,您为何如此相信我?就因为,就因为玄机伞选了我吗?”

  大宗主摇了摇头“因为我和你朝夕相处了将近十年,你的脾气秉性,人品习性,我信的过,你可能一时被仇恨冲昏头脑,但一定不会被仇恨所驾驭,我相信,在天下苍生和一己私利面前,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

  这是一种无条件、无理由的相信,不需要任何理由和依据,就是相信这个人而已,莫寰宇也被这种坚定的信任所打动,他万万没想到师父竟会信任他到如此地步,一时竟不知所言。

  大宗主松开寰宇的肩继续说“我这一生没有与任何人为敌对立,就算当年错误的推断也是为天下人犯错而不是为一己私利,虽内疚但我问心无愧”。

  莫寰宇深深为师父的话所触动,愤怒神色在不知不觉中平静了下来,这也是他第一次有苍生和为民的概念。

  “师父.....”莫寰宇刚要开口,大宗主举手示意不必多言。

  “你若想报仇,不如下山查一查当年宇文丞真正的死因,还你姨父清白,我想,这应该是他更希望看到的,而且此事也是后来五大派联合绞杀玄冥教的诱因,至于你们和其他五派恩恩怨怨岂能三言两语说清,不如放下仇恨,宽恕他们,也放过自己。”

  莫寰宇并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也不想敷衍师父,所以答道“师父,我会考虑你的话,恕我现在不能答应您”

  是啊,多年的仇恨岂能因一句宽恕他们,也放过自己就可以化解的,就算他愿意,父亲、母亲、大姨、兄长还有弟弟妹妹,同门弟兄呢,若真有一天刀锋相见,他又岂会袖手旁观。

  这个答案似乎又在大宗主意料之中,他笑着说“不急不急,我给你时间”

  然后又停了一下,微微微叹了口气,动作很小很轻,但还是能感觉到。“但我所剩时间不多,还是听我多说一点,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临终前我想把毕生所学传授给你,也希望你用此匡救苍生。”

  莫寰宇听言暗暗点了点头,以示回应。“使用暗器的最高境界不是锻造绝世暗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而是无暗器之暗器,天下之物皆可为我所用,轻至翎毛细雨,飞花落叶,重至洪流巨石,玄铁铜鼎,小至碎石微尘,但这需要雄厚内力灵力支撑,你现在灵力修为尚不足,为师在此给你演示一遍,你要牢记于心。长则十年,短则三年,你定能轻车熟路驾驭此等功法”

  大宗主飞身而起至玄机广场,莫寰宇紧随其后。

  “物之生也,若骤若驰。无动而不变,无时而不移”大宗主一边演示动作招式,一遍口授心法,动作驰骋有度,似流云行水。

  “高者抑,下者举,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这是心决总纲,以后修炼任何功法皆可用到”大宗主动作随口诀移动变幻,或上或下,或曲或直。

  “轻柔细弱之物以灵力注入其中,遇刚硬之物柔绕之,遇通常之物则可直穿之,以快为要”只见玄机广场周边柳叶四起,在空中飞速盘旋,大宗主猛然运转法力的瞬间,飞起的百千落叶如片片金色的弯刀,或削断枝条而落,或插嵌四周的红柱子和树干上。莫寰宇极为惊,他从未想到如此脆弱的树叶有这种坚韧之力。

  “沉重坚实之物则以灵力引之,一起一落,以两拨千斤之力运转,以准为领,重在借力打力”说着引起东南角一块巨石,直接击打到对面钟楼的高七尺半重50吨青铜巨钟上,发出震撼山岳的响声,百米外尚能感受到声波的震动,千米外尚能听到巨大的声响。那巨石也因巨大的冲击碰撞而粉粹落地。

  莫寰宇为眼前之景象所震撼,不禁暗自赞叹。他虽深知师父功法高深,却不想到达如此境地,就算他有幽变玄机伞在手,恐怕也挡不住刚刚那巨石的冲击,还未来得及回神,只听到大宗主叫道“随我来”“啊”

  师徒二人腾身而起起穿过数座山峰,来到少室山紫霄峰,少室山势,群峰争艳,千奇百怪,嵩山72峰,以峻极为至尊,连天为最高,而如果说起险峻挺拔、居高临下,上接天穹,势压诸峰,则非紫霄莫属。嵩山少室诸峰基本陡峭险峻,玄机弟子除采摘药物外,少有人来,紫霄峰更罕有人至,紫霄峰山头常有云雾,一般只看到它的下半身,更显得他高大了,东面几座小山峰簇拥围绕,又是一更好的衬托。

  “师父,来紫霄峰何意?”莫寰宇问道。

  “紫霄峰险峻,可不止是供人观赏感叹的,更是练就绝世功法的最佳环境,’生死符’我玄机门最高功法,则需要在这里修炼”大宗主答道。

  “生死符?”莫寰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今日有太多疑惑,亦有太多惊喜。他一直以为这是远古上神传说中的功法,只记载于书中,没想到真的有传承下来。

  “世人一直以为生死符早已失传,是因为除了传法师徒,不曾有活人见过此等功法,生死符一出,有死无伤,所以玄机历代大宗主也很少使用,渐渐地被当做了失传的功法,你也要记住,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轻易使用。”这是一种真挚的嘱托,莫寰宇深深的点了点头“寰宇明白”。

  大宗主传授生死符功法,和刚才一样一边解说一边演示,“施展生死符需要将一滴水以内力结成冰,种入人体内,依靠灵力牵引,于外在控制人生死,这种内力结成的冰微若细尘,无色无味,一呼一吸间即可入体,紫霄峰高耸入云,山间多雾气,是修炼生死符的最佳环境,为师给你演练一次”

  大宗主以灵力控制紫霄峰雾气,静态的雾气急速飞转在空中形成漩涡,注入内力后只见他双手放于胸前中指内屈,其余四指相扣,指尖朝下结出一个似心形又非心形的手势,空气中被注入内力的水汽被一注黄光隐约汇成相同手势在空中凝结。接着大宗主竖起双手上下翻动数次向前推开,刚刚凝结于空中的水汽迅速化于无形,混融入空气中。

  “修炼功法之时不宜破坏性太强,就以你正前方十米处的松树为施符对象吧”

  大宗主轻轻一挥手臂,那颗松树树叶转眼间片片枯黄,纷纷落下,整棵树也就在这一转眼间枯死。

  “以你的悟性,勤加练习,少则十年多则二十年,必有所成。”大宗主不仅在人品道德上信任莫寰宇,对于他的悟性修为更是坚信不疑,他深信寰宇他日必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寰宇,嵩山玄机最高功法我已传授于你,同时我有两件事交于你去完成,你必须发誓,誓死不负我所托。”

  听此一眼莫寰宇双手抱拳,单膝跪地“师父,教诲之恩,寰宇永生不忘,待我查清当年真相,报完血仇,身神意权权属于玄机,定当尽心竭力,万死不辞,以报师父之恩情。”

  大宗主满意的点了三次头,扶起寰宇“好,不愧是我玄机弟子,善恶分明。第一件事,今年是六十年一轮回的甲子年,玄机伞一出,其他四至神器必将现世认新主,我命你下山找寻其他四至神器及其主人,春分之时现世的是御龙飞空鞭,被称为至纯至真 ,对使用人品心性要求最高的神器,也是最有灵性的神器,非至纯至真至善之人无法感应,所以几千年来,人们知之它在蓬莱山千灵洞中,终无人得知其具体方位,更别说目睹真身了。世人只知它是木神勾芒的灵器,传言七彩吞云蟒幻化而成,危险时会自行救主。所以御龙飞空鞭的主人必是至纯至真至善之人,你可大胆与他结交,一起完成使命,夏至前后现世的魔光赤炼枪和冬至前后的寒冰凌月刀分别是五至神器中至阴至寒和至阳至刚之神器,同时也是五至神器中至圣至邪之神器,它们或可摄魂或可入魔,不分善恶正邪,认主后还容易反控主人心神,这就要求魔光赤炼枪和寒冰凌月刀的使用者要意志坚定,心怀苍生,具浩然正气,所以你要多加留意修行中使用刀、枪的之人,善则留,恶则杀,协助这两至神器择善主,否则将是世间一大祸害。”

  “师父,那最后一个五至神器呢”

  “是碧云霞紫剑,秋分左右现世,碧云霞紫剑可自行择主,你手持玄机伞也会给你指引,你会在冥冥之中感应到其他五至神器的主人。”

  “好,那第二件呢”

  “第二件事,如果玄机祖师推测的五百年浩劫降临,你要团结其他五至神器的主人,聚天地五行灵力拯救苍生。这也是你幽变玄机伞主人的使命。这本《五行神》中记载了上古五行神以及他们的五至神器,由来,特性以及世纪大战后五至神器的下落,对你下山有帮助”

  “是,师父”莫寰宇接过《五行神》,粗略翻阅。

  大宗主却突然合上了《五行神》,握住寰宇的手说道“从现在起,你是我玄机第五代宗主,我入塔后就是你继任时”。

  寰宇听此言,受宠若惊“师父,这怎么使得”大宗主拍了拍寰宇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寰宇,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的使命就到这里,接下来的使命要由你去完成。事发突然,你也算临危受命,莫要推脱也不由你推脱了。我所剩时间不多,无法为你举行受礼仪式,我会交代玄机四师尊你主持,你多年受仇恨蒙蔽太深,还需多宁心静气、修炼身心,这个月你就留下紫霄峰参悟玄机门法纲领,我会在紫霄峰设下结界,一个月结界解除,你方可下山。还有,”

  大宗主又停了停,声音有几分哽咽“我祭塔后将一丝魂魄残留塔中,十年后玄机塔再次开启时,记得入搭来看看我。若有困难,可找青松派古松仙人,我们是挚交,定会全力相助。”

  九年来他和寰宇名为师徒,更似父子,父与子的临终嘱托,父与子的生死分别,岂能用语言形容。

  莫寰宇心中五味陈杂,不知所言,跪于地上,三次叩首行礼。亦是哽咽,态度却十分坚定“寰宇必不负师父所托”

  大宗主设下结界,转身而去,山谷中回荡着大宗主最后的叮咛。“我玄机一贯坚持志、行、为三合一原则,志,以天下为爱。行,以身体力行为准,为,以做一事情之识,吾人欲达吾人之志,必有相当之行,知如何行之知识,你要谨记。”

  声音在山谷间回荡许久才渐渐消逝,莫寰宇望着师父离开的方向,默默回念“志、行、为,师父,我记住了”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