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华胥一梦 > 第一章:玄机问世

第一章:玄机问世

  /

  故事前析:

  浩轩、寰宇、锦瑶、焕奕、菲絮兄妹五人在玄冥教复仇教育的指导下潜伏各大门派学艺探暗,翻查20年前疑案,重重迷雾,千丝万缕,尚未看清又多朦胧。浩轩在仇恨的引导下手刃亲生父亲,方知,自己的真实身份,焕奕全村被屠杀同玄冥教有着或隐或现的关系,隐瞒了十几年真相的假兄妹,锦瑶又是怎样的情感?夹在正邪对立两派中间的寰宇又该如何立足?天真纯洁的菲絮能否保留一颗童真之心?本来没有任何关联的五人因玄冥教的灭门之仇相互关联,旧的爱恨情仇,是非恩怨尚未捋顺清又添新的情仇爱恨。三代人的恩怨两代人的情仇,谁该为此买单?多层瓜葛,内外纠缠下五人将怎样面对彼此?正与邪,善与恶之间总有一双无形的手操控,在这黑暗的操控下没有胜利者,只有刀和被刀伤过的人留下的痛苦、悔恨。人性真的有善恶吗?我们的命运又该如何主宰?真相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幕后的幕后又谁?

  第一卷:缘起

  第一章:玄机出世

  灭世黑莲丛体内抽离而出的瞬间,半生的经历闪电般一一划过,详细记载着一世梦境:

  她这一生,因情而生,为爱致邪;为仇而生,因恨堕魔,可谓半生蹉跎半生惘,半生爱恨半生醉,半生沉浮半生迷,半生情怨半生痴。此时顿悟的她看世间万物似乎都成了虚幻,感慨道:“对与错,正与邪,爱与恨,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不过是华胥一梦,世上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梦、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然后面朝蓝天,从容的展开双臂,释放出吸入体内上千婴儿魂魄,安然离世。“烟出寒江天水间,混沌缥缈半生缘。须臾弄罢了无事,还似一生一梦中。”是她这一生的写照

  她的一世缥缈梦徘徊天地之间,五大仙门八十世家尽数笼罩其中,一梦牵动万人梦.........

  ...................

  “大家听说了吗,今日可是十年一度的玄机塔开启之日,四门弟子皆可入塔,寻求高级修行功法?”一名兴奋的叫着,眉眼之间尽是难以压制的激动之情。

  “别高兴的太早了,玄机弟子需要入门五年以上才有资格入内,入塔内亦需要灵力支撑,修行浅的入内也许待不了一刻钟,等不到破解一门高级功法就得离去”迎面而来的一名松绿色道衣的年轻难以毫不留情的泼来一盆冷水。到这一盆冷水泼完,自己却变的十分沮丧,眼神向右下低瞟,默不作声。

  旁边一位更为年轻的弟子不解的问道。  “为什么需要灵力支撑?把所需功法的配套机关破解不就可以了吗?”

  终于来了一个年纪稍长一些的师兄,恰巧听到他们的一会,便一副资历深厚,见识广博的模样,得意的说道。 “你以为玄机塔跟各门派的藏经阁一样专门收藏古籍功法,只是在每一种高法前设置了封印和机关吗?它的另外一个玄机在于可以对进入塔内者灵力和功法进行测试,看到塔顶那颗土灵珠了吗,将整个塔笼罩在黄色的微光中,塔内的光芒可是刺眼,需灵力护住周身,尤其使眼睛,在塔内越久,消耗灵力越多,而且每上一层光芒就越发强烈,当然对应的功法也会愈加高深”。原来他这份得意,不仅因为自己比其他人懂得多,更多的是因为来自玄机派的那股自豪感。

  一位身着黄色道袍,腰系墨绿色腰带的年长师兄踌躇满志的眼前的小师弟们解释玄机塔中的奥妙,他以身为玄机派弟子为荣,更以者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神秘玄妙的玄机塔为傲,每每和新人介绍都是一副得意的神情。

  身旁藏蓝色腰带的师弟眉头紧锁,神情失落的嘟囔着“别再夸耀玄机塔的玄机塔的玄妙了,我入门四年半,就差半年,可是这次却没有资格入塔,下一次又要等上十年,难道这十四年我只学习冶铁打造和普通功法吗?真是时运不济,命途多舛,太不公平了”话不说还好,说出来后更加委屈,撅着嘴,两手抱着双肩,满像个挨了骂的孩子。

  “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看个人,你看寰宇师兄入门九年也不曾进入玄机塔,可他暗器的锻造使用甚至胜过许多两次进过塔的师兄,灵力修为也仅次于大师兄,你自己修为悟性差还埋怨起上苍了,真是睡不着觉赖枕头”

  这位说话毫不留情面横冲直撞的弟子张润泽,邪齐的刘海,机灵的双眸,还有一副诱人的小虎牙,青涩中充满朝气。寰宇的迷弟,入门6年一直跟着师兄寰宇修行,为人直爽,仗义阳光,不攀比,不妒才,就是嘴不饶人。此话一出众多弟子不服气的纷纷议论回怼起来。

  “我们跟寰宇师兄能比吗?”

  “就是人家可是大宗主的嫡传弟子,甚至,可能是关门弟子”

  “领进门的师父也不一样呀”“就是就是”

  .............

  各弟子集于嵩山主峰太室山峰顶的太极广场前对玄机塔开启一事议论纷纷有人兴奋,亦有人沮丧。

  “大宗主及四位师尊到......”

  一声洪亮的报讯,众人噤若寒蝉,迅速在太极广场整齐的站好,微风吹动着他们腰间的佩戴,仿佛太极八卦图中浮着四条静止的游龙,熠熠生辉,在众人视线汇聚处一位身着如雪交领广袖淡黄色长袍,发尾处一条白色丝带将似墨般的长发绑住,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好似深潭一样让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朱红的唇镶嵌在他白玉一般的脸,右手手中拿着一柄白色折扇,转身侧立在卧龙台侧,身体微欠身恭而不卑的行礼,待大宗主及四位师尊行至卧龙台中央,方起身正立。

  “今日午时一到,凡我玄机弟子入门五年以上者,皆可携玄机手环入塔自行破拾修行功法,楚、杨、齐、晁四门弟子分别从玄机它苍龙门、朱雀门、白虎门和玄武门进入,切记量力而行,不可强破强修行,不遵修行规律,只会自食恶果。手环显示三个指示灯时则是危险警告,便要在一刻钟内迅速离塔,否则将可能灵力尽失丧命塔中。所有人必须在一个时辰内完成入搭、拾法和出塔。记住了吗?”

  大宗主寥寥数语便将入搭资格、入搭时间和入搭要求清楚点明,这也是很多弟子入门以来第一次当面聆听听大宗主训诫,害怕中还带有几分小兴奋。他一身灰色长袍,侃然正色,不怒而自威,身后分别站着玄机派“四师一宗”的楚、杨、齐、晁四位师尊。

  众人齐声道:“谨遵大宗主教会”

  冬日的阳光柔和温馨,像母亲的手慢慢推移日晷的影子,众人感觉不到寒风侵入血液凉意,反是期待的热血回扬兴奋着脉搏,等待着玄机塔的开启,晷针移到午时的那一刻,玄机塔塔顶的圣灵珠像是被什么神力牵引,快速旋转,那黄色的光芒也随着灵珠的旋转而反动,数十全圈后玄机塔苍龙、朱雀、白虎、玄武四门突然消失。见此景杨长老立刻高声指挥各弟子“大家抓紧时间入搭,寻找自己的玄门暗器和功法,切莫迟疑”。

  侧立在卧龙台旁边的莫寰宇缓缓走到大宗主左后方,低头含额轻声问道“师父,楚、杨、齐、晁四门弟子皆有固定入口,寰宇从哪门入”。

  “你从青龙门进即可,依你的修为可直接去五层以上寻求功法,但也不可贪多贪强。”大宗主的眼睛一直盯着前的玄机塔,这是他接任大宗主以来第七次见证玄机塔开启,本以是寻常惯例,可这次莫名的揪心,不知为何紧张担忧起来,眉宇间都透出一丝忧虑。

  寰宇依师父之言从青龙门入,初级弟子早已被眼前五花八门、千奇百怪仙门法器、高级功法迷得神魂颠倒,感慨嗟叹,不知如何选择,修为略微高的弟子在二,三楼层盘旋,找寻心仪的功法,尽其所学开启封印,寥寥几位师兄在四楼探寻,只有大师兄丹阳一人,在五层徘徊,看形式暂时没有找到心仪功法,而寰宇入搭后毫不迟疑直奔塔顶,不知是他心高气傲,连五六层的玄门功法都无法入眼,还是他早已确定法器要直奔目标而去。

  到达顶层后,他发现四周除了刺眼的光芒外,一无所有,没有任何机关暗道和封印,也没有任何玄门法器及功法。他将灵力汇于双手指尖,口中念了句咒语变幻出一个黑色防护眼镜,用来保护眼睛。定神后才发现塔中间是一大束约两米直径的圆形紫色光束,光束顶端是仿若一把雕刻精致的黄铜古伞,而颜色却隐约渐变,惊奇中带着几分激动。“难道这就是父亲所说的五至神器之幽变玄机伞”?

  幽变玄机伞被称为至玄至妙法器,由五中神奇的金属按不同比列组合而成,而这几种金属是什么至今无人知晓,其密度是可变的,质量恒定,体积可大可小。一把伞中玄机千变,有上百种使用功能,可攻可守,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因此玄机伞又称智慧之伞,智慧二字不仅是形容此伞丰富多变,富有智慧,亦是在强调使用此伞之人必然机智超群,非常人可比。”

  想到这里他喜不自禁,不自觉嘴角微微上扬,在确认周边安全后他起身飞起抓悬在空中玄机伞,不料抓了个正空,才发现原来这伞只是个幻影而非实物。落地后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可以确定幽变玄机伞百分之百藏于这玄机塔中,作为玄机派最高至尊的法宝,也理应在玄机塔最顶层中,可为什么眼前这伞只是个幻影,而周围一片空旷也非藏伞之地。几经思量瞬间又心生一个疑问这紫色的光束从何而来?光源在哪里?为了防止这紫色强光有害眼睛,它给眼罩再次加了一层防护灵力后,慢慢靠近光束,向下看,竟发现这玄机塔居然中间中空,层层相连,只是一到六层中间部分都有墙壁,让人误以为每层塔内分隔的房间,却不想竟会是中间紫色光束的防护壁垒。

  总算有些眉目,他想这紫色光源一定和玄机伞有关,阳光下有实物才会有影子,同理存在真正的玄机伞才会造出玄机伞幻影,所以玄机伞在这紫色光源之上,找到光源也就等于找到了玄机伞。他看了看左手手腕的指示光环,只剩五盏,能量和灵力所耗已经一半,心想所剩时间不多,便迅速起身跃起,准备顺藤摸瓜,沿光束之下寻找光源,谁知还未接触到顶层光源地面便被一阵强波弹起,玄机塔似乎也被震荡了一下。“被法术封印了,嗨,刚光急着找光源了都没有查看是否有封印”他再次蹲下手指轻点了一下光波地面,显示出一排符咒。

  “五雷封印术”这个术法是父亲教授他的三大高阶术法之一,用来封印邪祟之物或是封印仙器,防止他人盗取,封印符外必对应一块灵石,幻化的伞顶有一颗晶光透亮的金刚石,想必这是实物,要破解这个法术对于他这个从小学习奇门遁甲和秘术的人来说并不难,不过现在确实处境尴尬,因为破解这个封印需要耗费巨大的灵力,而此时他在塔中逗留已有两刻钟,灵力消耗早近过半,若再耗费大量灵力破解封印,恐灵力所剩不多。但眼前玄机伞近在咫尺,失去这个机会,他还需要在玄机派潜伏十年,就算他等得起,他的家族和巨大的血海深愁绝对不可在等十年。想到这里,他来不及犹豫便一跃而起,用拇指、中指和食指摘下金刚石,放入封印之眼,运转灵力破解封印。

  由于受玄机塔开启的时间限制和自身灵力不问的制约,塔破解后他迅速握住金刚石头朝下直奔光源底部,他飞降的速度极快却迟迟不到一层塔底,原来玄机塔另外一个隐含玄机是成镜面反射之影,是以地平线为轴的双七层塔,世人只知地表七层,层层玄机,不知地下七层亦是暗流涌动。这七层封印者高级秘术阴符,属于玄机派禁术,寰宇在父亲那里却学了很多,其中便有五雷封印术。

  终于到达负七层塔顶,模样安置同正七层塔顶一模一样,就像是一枚铜币的正反两面,四周空旷,一无所有,只有一束圆形紫色光束,光束顶不部恰恰就是那幽变玄机伞,这此伞远看像是黄铜所制,实则是多种特殊的金属,幽黄中透着多种彩色光芒,机械齿纹的伞骨和单片伞不相连,可分可和,并刻着十天干,十二地支,二十八星宿,六十四卦。伞柄雕刻上古四大凶兽之穷奇,中棒镶嵌6棵钻石设计也是异常精致,他再次飞起将手中金刚石安装在伞头,取下玄机伞,不料瞬间塔内周边光亮全无,仅在中间处有一处紫色光束。

  “糟糕,玄机塔关闭,这下坏了”急忙又看了一眼与灵力相连的指示手环,也仅剩一个指示灯。“难道天要亡我在此”他心想,正当绝望之际灵光一动,玄机伞在手,何谈不能出塔,这至玄至妙之神器为五至之首,定有他的玄妙在。

  塔外众弟子求得仙器功法纷纷出塔,唯不见寰宇出来。师兄弟不禁议论,有的感叹惋惜,暗器天才莫寰宇将困入塔中十年,必是凶多吉少,有的说莫寰宇贪图高级功法,咎由自取。大宗主依旧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玄机塔,一言未发。

  寰宇摸索研究了一番玄机伞后,不断感叹设计的奇妙,天才终究是天才,无师自通,短短几分钟就探索出玄机伞的三种功能,其中一种便是伞骨分离平展旋转,便可在高空飞翔飞起,于是他紧握伞头直沿紫色光柱直接飞向正七层塔顶,然后破顶而出。

看过《华胥一梦》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