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 二百九十七章·“敬自由,敬灯塔”

二百九十七章·“敬自由,敬灯塔”

  忽地,一只手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臂。

  “——凛,你这是要去哪里?”金发的少女看向他。

  “萨娅?”苏明安看着挤在人潮中的少女:“你呢?你又是要去哪?”

  “我……听说有救生艇被放下来了,我和大家一起去看看。”萨娅一边说着,一边拉着他远离人潮。

  一旁便是二层的天台,此时天上依旧下着暴雨,甲板之上,人们正在搬运小型的救生艇。

  “别急,应该还没到全体弃船避难的那一步,船上的魂族猎人应该也会采取措施……”苏明安的话还没说完,便听见了从顶端传来的,扩音过的声音。

  这声音如同从喇叭中传出来的一般,极为嘹亮,足以让整座船的人都听到。

  “——请大家不要惊慌。”浑厚的男声,从人们的上方传来:“我是这座船的S级魂猎,瓦伦。”

  “……瓦伦,是瓦伦大人!”有人听了惊呼起来,似乎对这个名字很熟悉。

  “快听瓦伦大人指挥,他是顶级的S级魂猎,肯定能保护好亚特号的……”

  原本混乱的人们,像是一瞬间找到了主心骨。

  “是瓦伦爷爷……”萨娅笑了起来,立刻拉住一旁的苏明安:“凛,瓦伦爷爷说不要慌,那就一定没问题的,你不要害怕……”

  她笑着笑着,看着苏明安的样子,话语突然放缓了。

  “凛。”她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你的表情……”

  苏明安立刻收敛了笑容。

  “没什么。”他摇头:“只是听见了S级猎人发话,有些激动。”

  “嗯!”萨娅点头:“我知道瓦伦爷爷先前有些针对你,你不要怪他,其实他就是过于敏感了,总是警惕我身边的所有人……”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上方传来的声音盖了过去。

  “——先生们,女士们,现下的情况并不危急,请不要担心。昨夜死去的魂猎是A级的魂猎普勒。我有仔细勘察过现场,袭击他的魂族应该与他的实力相当。”瓦伦站在最高处的天台说着:“所以,以我和拉尔亚两名S级魂猎的实力,完全有把握狩猎这名隐藏的魂族。实力上,我们和对方不会存在差距,所以,现在主要需要大家的配合。”

  他的声音传遍巨轮的每个角落,慌乱的人们驻足聆听,焦躁的情绪骤然被抚平。

  “——请大家不要慌乱,维持秩序,回到各自的房间。接下来,我和拉尔亚会依次巡查各位的房间,并对部分可疑人员使用亚特之石。”瓦伦说:“经过一个晚上的搜查,我们已经初步锁定了一批嫌疑最高的可疑人员,在经过接下来的排查后,相信逮到这名可恶的魂族并不是难事——所以,请大家先回到各自的房间,现在还没有到需要用救生艇全员逃生的那一步。请相信魂猎的实力与亚特之石的神奇力量,我们一定能在这个白天,将那可恶的杀人魔鬼揪出来……”

  听着他的话,人们开始放下心来,不少人甚至已经开始转身上楼。

  “我们回去吧,凛。”萨娅立刻握住苏明安的手:“不用再担心,也不用再害怕混乱了。魂猎正式出手了,我们可以相信他们。”

  “好。”苏明安还是微笑着,没有一点反对的意思。

  他跟着萨娅,顺着人流一路上到四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关上门的那一刻,他便在门口等待着,听着外面的动静。

  很快,他就听到了瓦伦老爷子和另外一名魂族猎人的交谈声。

  这两位魂族猎人是先从第四层开始搜查起的——看来他们眼中的最大嫌疑人便在第四层。

  开门声先从房门的左边区域响起,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脚步声在不断靠近。

  他们似乎只是搜查了一下左边那些乘客的房间,在查完之后便走向下一间,自始至终都没有动用亚特之石。

  亚特之石毕竟珍贵,使用次数也极其有限,不足以让他们把上六层的乘客全部检查一遍,只能用来排查那些魂猎特别怀疑的人。

  终于,敲门声在苏明安的门前响起。

  “苏凛子爵。”门外响起拉尔亚温和的声音:“请开一下门,例行巡查。”

  与严肃的老爷子瓦伦不同,这位S级魂族猎人是一位绅士般的中年人,说话温和有礼,不会引起被搜查的乘客太多的反感。

  苏明安打开了门,看见了微笑着的拉尔亚和一脸严肃的老爷子瓦伦。他们的身上,都穿着一身属于魂猎的黑色制服,胸前透明的星星在灯光下闪闪发亮。

  他们身后还跟着几位特等船员,像是随从。在苏明安开门后,这些随从便迅速涌进了他的房间,开始翻箱倒柜起来。

  寻常贵族肯定忍不了被这样对待,但这是特殊时期,那些怕死的大贵族也不敢说些什么。

  他默默注视着这一幕,心中毫无紧张感,那两枚巨型亚特之石早就被他收进了背包,这些人也不可能打开他的系统背包格看他的东西。

  片刻后,手脚迅速的船员们便将翻出来的东西各自归位,收拾整齐,动作飞快地准备退出去。

  “嗯……看来子爵也不是什么可疑人选……”拉尔亚轻声说:“打扰了,那我们就先离……”

  “等等。”

  一声浑厚的男声,打断了他。

  一脸严肃的瓦伦上前一步。

  他那刀子般的视线在苏明安身上扫了一下,那老眼里一直都存在着的不满十分明显。

  “拉尔亚,这个人是我的嫌疑人选之一,我申请动用亚特之石。”瓦伦开口。

  听着他的话,苏明安神情未变。

  “是吗?”拉尔亚摸了摸下巴:“但在我看来,子爵实在不像能杀死一名A级魂猎的魂族……瓦伦,我记得,子爵与萨娅小姐曾经交好。如果他是魂族,也不至于一直在你眼皮底子下活到现在吧?”

  瓦伦越发加重了语气:“正是如此。我一直很怀疑这个小子对萨娅小姐意图不轨,我明明几次三番警告他,他却依然死性不改,一直要拉着萨娅小姐,我怀疑,这个人对着小姐有什么企图。”

  拉尔亚听着,笑了笑,像是看透了他一般:“瓦伦,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直警惕着所有接近你家小姐的男性生物啊。”

  弹幕听着瓦伦的针对,却一瞬炸了锅:

  【我靠,这什么人啊!】

  【棒打鸳鸯第一人,我现在算是见识到传说中的封建大家长了。阻止人家在一起不说,还要硬生生扣个魂族的帽子。】

  【撞铁板第一人,我已经看到结局了……昨晚明安哥做的操作太6了,这老爷子一定想不到。】

  【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瓦伦的警惕也是对的……】

  【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总之,我要求动用亚特之石。”瓦伦不在意拉尔亚的暗讽,直接动用了他的职权,强行下了命令。

  如果需要动用亚特之石,便需要这一行人离开这个房间,去亚特之石的储藏室,毕竟巨石托盘的体积太过庞大,船员搬不上来。

  瓦伦一声令下,这些特等船员就要去拉苏明安。

  ……苏凛这还真是一个毫无地位的落魄贵族,在魂猎面前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苏明安抬手,制止了他们的动作。

  “不用拉我,走吧。”他说着,直接出门,朝着下方的储藏室走去。

  旁边,还有着一些开着房门的贵族探头探脑,似乎对这第一位被动用亚特之石的人很好奇。

  苏明安此时也注意到,原本显得稍微有些安静的频道聊天,蹦出了一连串对话。

  【凯伦(圣卡西亚团):坐标亚特号,这船上的魂族到底是哪位?应该可以是个玩家吧?搞得人心惶惶的。】

  【肯特(复活节派对):一定是榜前玩家山田町一……之前这位大佬有在聊天里露过头,我敢打赌是他。】

  【刘平(拳打主办方公会):我到现在都没见到亚特之石的样子,有贵族身份的玩家持有吗?】

  【卡特里娜(夜莺):山田大佬,你说句话啊,之前你不是说你也在亚特号上,你到底是不是那个魂族玩家?】

  【乔安妮(世界树公会):坐标亚特号四楼,我好像看见有人被拉去检测了,我们要不要试着跟上去……听海上之城的玩家说,魂族猎人好像不太强的样子……】

  ……

  与此同时,苏明安也注意到,有一些不怕死的玩家,开始悄悄跟在后面。

  不过很快便有特等船员去拦住他们,没让他们离开各自的房间。

  倒是有一些拥有隐匿技能的人,开了技能隐身在后头,似乎想要观察这边的动静。由于苏明安的精神点远高于这些人,这些鬼鬼祟祟的人倒是像小丑一般被他看了个完全。

  “不要东张西望。”瓦伦靠近他,隔绝了他往后看的视线。那一双鹰一般的视线牢牢定在他的身上,好像就是确认了他就必须是那个魂族一般。

  苏明安有些无奈。

  “你本没有必要这么针对我的……”他说。

  他压根就想不明白瓦伦这么针对他的原因。如果说是因为萨娅喜欢苏凛的话,倒也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你的身上有魂族的味道。”瓦伦说。

  苏明安的眼神微微一变。

  “不必太过担心,子爵。”拉尔亚带着笑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瓦伦的天赋与嗅觉有关,他善于追查魂族的踪迹,也能闻到一些魂族战斗后残余的味道。可能你是在哪天和那个魂族有过接触,才会让他那么怀疑你,用亚特之石检测过就没事了。”

  ……原来如此。

  苏明安还以为瓦伦是在公报私仇,没想到他还真有点证据。

  倒是个很合格的魂猎。

  只可惜……

  “到了。”

  瓦伦开启了储藏室,厚重的大门在面前开启。

  透过灯光,苏明安看见储藏室里巨型的石盘上,托举着数十枚透明的亚特之石。它们像灯光下的星星一般,每一颗都反射着淡白的光彩。

  瓦伦戴上手套,拿起一颗,朝苏明安走过来。

  亚特之石有两种检测方法。一种是“自动检测”,在有攻击倾向的魂族靠近时,亚特之石便会自动亮起,能为持有者起一个警示作用。另一种则是主动检测,即是将亚特之石攥在人的手心里,如果亮起则为魂族,不亮则说明被检测者是正常人类。但无论此人是否为魂族,这都会自动消耗一次检测次数。

  “张开手,快点。”瓦伦的手上,亚特之石在冒出白色的蒸汽。

  它正在迅速蒸发。

  一旁,跟上来的四名特等船员,和S级魂猎拉尔亚也在看着这一幕。

  后面默默跟上的隐形玩家,此时也站在门旁。

  苏明安伸出了手。

  透明的亚特之石,被瓦伦直接按在了他的手心。

  在他拳头合拢的那一刻,石头毫无动静。

  光芒没有亮起。

  瓦伦撇开了视线,神情看上去还有些遗憾。

  “好了,苏凛,快把石头交出来,这东西损坏了你可赔不起……”瓦伦伸出手,就要去扳他的手。

  而就在这时,站在一旁的拉尔亚,缓缓将门关上了。

  “轰!”地一声,沉重的木门,发出一声巨响。

  瓦伦猛地回头,看见拉尔亚甚至还有闲心伸出手,将门锁带上。

  瓦伦还尚未反应过来,便看见旁边的苏明安张开了手。

  “轰——!”

  空气一声剧烈震动爆响而起,瓦伦后退一步,风波猛地刮过他的黑衣。

  数道鲜红的数字,于旁边还在看戏的船员和玩家身上飙升而起。

  【HP-3290!(战力压制!暴击!致命伤!)】

  【HP-2480!(战力压制!)】

  【HP-2392!(战力压制!)】

  震动出现的那一瞬间,他们的身体如同破布一般猛地被撕裂而开,鲜血大片喷洒而出,其中离得最近的那一名船员,滚烫的热血洒了瓦伦满脸。

  被溅了一脸血的瓦伦,根本没想到这个苏凛会突然爆发出这么强的力量。

  “——你,你就算不是魂族,也绝对是想要倾覆帝国的危险分子——!”他猛地抽出身后的黑色剑袋,朝着一旁的拉尔亚大喊:

  “拉尔亚!我们合作,一起杀了他!船上的动静,肯定是这个家伙搞的鬼——”

  他看见了微笑着的拉尔亚。

  拉尔亚正抱胸靠在门上,门锁已被他完全带上。

  “抱歉啊,瓦伦。”

  拉尔亚摊了摊手:

  “……苏凛大人,是我从今天凌晨开始,决定永远效忠的对象。”

  “你,你要背叛帝国?”

  “谁知道呢……”拉尔亚笑着说:“突然就觉得,这个帝国,这艘巨轮……都没有一个人有意思,我从来都是一个崇尚自由合理浪漫的人,而苏凛大人的理念征服了我……就这么简单。”

  瓦伦地神情冷了下来:“理念?”

  拉尔亚伸手,缓缓取出了他腰间的手枪。

  “敬自由。”他举起手枪,笑容不改:“敬灯塔。”

看过《欢迎回档世界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