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 > 第九十二章 墨竹:我一个少年郎能有什么坏心思

第九十二章 墨竹:我一个少年郎能有什么坏心思

  拍卖会风波结束,墨竹、雪清河和朱竹清三人和宁风致、剑斗罗,还有那个衣不遮体的猫女告别。

  至于唐三和小舞,早就离开了去别的地方玩了。

  这场闹剧,最后剑斗罗出手,镇压四方,吓得这里的负责人不敢说话,直接把猫女送给了墨竹。

  这个世界中,权力最小的就是普通人,其次是低阶魂师,然后便是高阶魂师和那些掌权者。

  位于最顶端的就是封号斗罗,他们无视法律、规则,就算是皇权在他们眼中不过都是垃圾。

  凭借的强大的实力,封号斗罗本身就是制定规则的人,能对付封号斗罗的只有封号斗罗。

  见宁风致三人走远,雪清河这才问了句。

  “墨竹,你刚才是不是故意的。”

  墨竹面带微笑的凝视雪清河,“何以见得。”

  “你很聪明,知道即便在拍卖会场上闹,这件事也不会对当下的形势产生影响,你不像一个会做无用功的人。”

  雪清河一字一句的分析着,“如果你只是想救那个猫女,完全可以拍卖下来,我和老师不会不帮助你。但你却以如此明目张胆的方式救那个猫女,这不符合我对你的印象。”

  雪清河顿了顿,继续说道:“是,也许你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有些东西高于生命,但我肯定,这件事情一定不值得你如此大费周章,甚至把自己的十万年魂环都暴露了!”

  一旁的朱竹清也是疑惑的看向墨竹,在她的印象中,墨竹的确不像是能做出如此冲动之事的人。

  墨竹想都没想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故意的,就是为了给雪星看一场戏,顺便把七宝琉璃宗拉下水。”

  雪清河想不通,如果是寻求七宝琉璃宗的庇护这还说的过去,但拉下水……

  墨竹见雪清河皱眉,问道:“你和宁宗主讨论过一个小偷吧。”

  雪清河微微颔首,“没错,这个小偷是几个月前偷走七宝琉璃宗一份地图,虽然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但并不珍贵。”

  “这份地图在我这里。”

  此话一出,惊的朱竹清和雪清河又惧又怕,连忙看向四周,有没有其他的人偷听。

  七宝琉璃宗若是知道了,定然会因为这件事缠着墨竹不放,虽然不会对墨竹产生实质性的危害,但墨竹不吃点亏是走不掉的。

  “你怎么拿到的。”

  雪清河不可思议的看向墨竹,能从七宝琉璃宗中偷出地图并且还能全身而退,绝对不是低阶魂师能够做到的,起码要魂斗罗级别的。

  “当然是杀人越货了。”墨竹凝视雪清河震惊的眼睛说道:“小偷好像并不是你想象中的强者,而是一位低阶魂王而已。”

  “魂王,这怎么可能。即便他拥有隐藏气息的魂技,也不能躲过七宝琉璃宗的侦察,除非…………”

  雪清河和朱竹清眼前一亮,齐声道:“有内奸!”

  “没错,七宝琉璃宗中很大可能有邪魂师的内奸。”

  墨竹冷笑一声,“因为剑斗罗的原因,雪星想动我还得掂量掂量自己,加上你最近死抓他的马脚,他定然不敢太过放肆的接触邪魂师,我最近应该是能太平一些。”

  雪清河沉吟半晌后,最后点点头,说道:“的确,如此看来,你是在给雪星一个警告。”

  墨竹神情肃穆的点点头,“雪星那边我暂时动不了,只能靠你查,还有那个卡拉斯科家族,记得也要调查。”

  “好,一有消息我会立刻派人通知你,你最近就在史莱克里面别出来了。”

  朱竹清突然横插一嘴,“你怎么就知道宁宗主没看透你呢?万一他猜到了呢?”

  雪清河一听,鄙夷的看了眼朱竹清,这把朱竹清气坏了。

  “墨竹和老师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墨竹的性格。而且墨竹才十六岁,冲动正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性格,之后我再在和老师的谈话中有意无意的透露墨竹冲动的性格,这就很好敷衍过去。”

  墨竹也是摊摊手,满脸无辜的说:“我就是一个十六岁的冲动少年,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不过,你打算怎么拉七宝琉璃宗下水?虽然七宝琉璃宗中有邪魂师的奸细,可揪不出来咱们也没有办法。”雪清河问。

  “利用雪星,他们之间肯定有联系,但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好,雪星的问题就交给我。”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谈话,仿佛多年的好友一般默契,可在朱竹清的印象中,雪清河和墨竹才认识不到半年,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分你我了。

  雪清河走后,墨竹和朱竹清也打算回史莱克学院。

  路上,朱竹清还在思考墨竹和雪清河的关系,他们之间绝非自己看到的这么简单,一定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按理来说,墨竹这个登徒子不可能喜欢上一个男的,在他明知道雪清河有龙阳之好的情况下还往上凑,这不是把后庭花打开让人家上吗?

  他在利用雪清河?

  不,也不对,雪清河如此聪明的人不可能看不出墨竹的计谋,更何况他对墨竹的见了解还挺深刻。

  等等,雪清河一共才见过墨竹两次,为何就如此了解了。

  想不通的朱竹清眉头紧皱,她感觉整条思路像是缺了什么一样,就像大机器缺少一个齿轮一样,没了齿轮,整台机器都运转不了。

  “你在想什么呢,小野猫?”墨竹问道。

  朱竹清语气冰冷的说道:“不要叫我小野猫。”

  顿了顿,朱竹清还是将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登徒子,你为什么对雪清河如此信任。”

  墨竹脚下一顿,为什么?当然是因为他是我大老婆啊。

  不过,这件事朱竹清不知道,墨竹也不能提,只能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我和他以前就认识,他也是小雪的朋友,他的为人我知道,所以你没玩担心他会背叛我。”

  朱竹清见墨竹如此敷衍的回答,皱了皱眉头,很是不满。

  小雪的朋友?你的小雪不是武魂殿的人吗,整个大陆谁不知道武魂殿和两大帝国的关系非常恶劣。

  我宁愿相信太子是武魂殿的人假扮的,也不相信他们是朋友。

  等等,假扮,爱意,无条件信任………小雪!!

  无限接近于真相的朱竹清愣在原地,她不敢往下想,因为这个想法实在是有够惊世骇俗。

  “你怎么了,我就随便说说你就这么惊讶?”墨竹问道。

  朱竹清神色复杂,但她还是没有把心里的想法问出来。

  这件事实在是影响太大,避免隔墙有耳,连累墨竹,她绝对不能说出去,即便只是个猜测也不行。

  雪夜大帝有四个儿子,如今二皇子和三皇子全部死亡,只剩下纨绔子弟,有雪星撑腰的四皇子。

  传言说,二皇子和三皇子的死是太子造成的,但这并没有什么太过惊讶,皇室的争斗本就是你死我活,即便是亲兄弟也是如此。

  可这个太子要是别人假扮的呢?

  这样就会从自家人内斗升级成两个势力的战斗,雪夜大帝没准会把和太子有交集的人全都杀了,毕竟他的孩子被奸人所害,谁不生气!

  吓得朱竹清连忙转移话题,“你为什么确定剑斗罗会出手呢?”

  墨竹淡淡的说道:“凭借荣荣这条线,宁风致不会不管我,只是什么时候帮我而已。只要我有能让他帮助的价值,他自然就会帮我了。”

看过《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