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 > 第六十七章 冬马·千仞雪·和纱

第六十七章 冬马·千仞雪·和纱

  “小……小雪?!”

  墨竹虽然知道对面的雪清河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但自己还是得配合啊。

  至少现在,他和千仞雪还不能挑明身份。千仞雪伪装成雪清河是为了武魂殿一统天下的宏愿,这件事不仅比比东上心,他爷爷千道流亦是如此。

  若是两人跳出来,被发现了,两人的结果还会像几年前那样,被强行分开。

  不!

  以那个糟老头子的性格,可能会当场将我击毙。

  “没错,我和千仞雪是朋友。”雪清河背着手,认真的说道。

  “她……她还好吗?”

  声音苦涩而沙哑,激动与胆怯并存,神情中的惊讶一闪而逝,而后露出了难以掩盖的关心。

  此刻墨竹都不禁佩服自己的演技,声音的把持,情绪的波动,微表情的运用,都非常的好,妥妥的影帝级别的演技。

  “她很好,她…也很想你,但她不能出来。”

  雪清河见到墨竹的表情,内心很是感动与庆幸,心想这家伙心里还有我。

  在没有遇到墨竹之前,雪清河不知道他有没有变心,他很害怕,害怕自己多年后找到他时,他已经像个普通人一样成家立业。

  正因为害怕,他才会快速的笼络势力,争夺权利,尽快从这个牢笼中出去。

  “这是为何?而且……你真的认识小雪吗?”墨竹突然变得有些谨慎。

  “我…我当然认识,要不然我为什么会救你,要不然我怎么会知道你和小雪的关系呢?”雪清河道。

  “可小雪是武魂殿的人,你是天斗帝国的太子,两个势力虽然不是势如水火,但关系也没有好到晚辈称朋友的地步吧,你们两人完全不搭边啊。”墨竹发难。

  这混蛋还是一如既往的难糊弄……雪清河腹诽一句,露出笑脸,说道:“两家关系虽然看上去不好,但也只是看上去而已。话说,墨……兄,你是从那里听到这个消息的?”

  “没什么,流言蜚语而已,太子殿下别当真。”墨竹摆摆手,轻而易举的将此事揭过。

  “不会。”

  雪清河沉吟半晌后,说道:“墨兄,不用对我这么客气,我才比你大四五岁而已,如果你不嫌弃,就叫我清河就好。”

  “那怎么行呢?您可是太子啊。”

  墨竹直呼不可以,然后开口一句就让雪清河一脸无语。

  “清河,小雪她现在长成什么样了?我这么多年没见她,怪想她的。”

  说罢,墨竹顺势勾住雪清河的肩膀,两人靠在一起,“说说,小雪现在身材怎么样了?以前我和她相处的时候,就有跌宕起伏的曲线了,现在的曲线是不是更跌宕了。”

  雪清河当场脸黑,要不是身份原因,他早就伸出手揪着这厮的耳朵痛骂他不要脸,流氓,登徒子。

  “咳咳,我们虽然是朋友,但在背后说这个非常不好。”

  雪清河义正言辞的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你喜欢我就是因为我的身子?

  你下贱!

  然而,抬眼就看见在身材方面傲视群雄的朱竹清,正朝着这边走过来,当即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他毫不犹豫的说:“身材定然是非常出众,而且在容貌方面,她是我见过的女生中最漂亮的那一个,比这位有过之而无不及。”

  刚走过来的朱竹清身体一僵,疑惑的看了眼雪清河,关我什么事?

  喂喂喂,小雪,你这么夸自己真的好意思吗……墨竹嘴角抽搐几下。

  “登徒子,老师们让你快点,否则很难在太阳落山前找到住处了。”朱竹清道。

  “知道了。”

  墨竹点点头,而后看向雪清河,“清河兄,抱歉了,我这里有急事,咱们以后再叙。”

  雪清河再次陷入沉吟,看向朱竹清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的敌意。

  这女孩叫他登徒子,看来这家伙调戏女人的坏毛病还是没改,到处沾花惹草。

  得给他一个提醒才行!

  雪清河道:“行,下次再叙!不过,墨竹,为兄得提醒你一句,小雪在武魂殿等着你,你可不能辜负了她啊。”

  朱竹清一听,秀眉微蹙,从女人的直觉来看,这个雪清河对她有很大的敌意。

  而且………这男人看墨竹的时候,目光中怎么有股………爱意?

  不对,是喜欢吧!

  不对,这两者没什么区别!

  难不成他对墨竹……

  顿时,一股寒意涌出,白皙的皮肤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就算以后墨竹不选择我,也不能选择一个男的!我不接受自己败给一个男的……朱竹清打定主意。

  当即,朱竹清抱住墨竹的胳膊,整个人贴在墨竹的身上,像一只撒娇的小猫。

  不仅墨竹和雪清河愣住了,她白皙的脸庞也晕开一层红色。

  她嘟囔这嘴,眨巴着水灵的桃花眼,仿佛有光落在里面氤氲着。

  “走嘛,别让老师们等急了。不好意思,太子殿下,我们要失陪了。”

  墨竹辩解般的看向雪清河,谁知雪清河双拳紧握,眼神冰冷,逐渐露出杀意。

  卧槽,要翻车。

  这丫头动杀心了!

  他迅速从朱竹清怀中抽出手臂,却因为朱竹清抱得太紧,不免会在她身前产生摩擦,所以朱竹清很没有矜持的轻吟一声。

  “嗯啊~”

  眨眼间,雪清河的脸庞更冷了,仿佛极北的冰霜,冷得彻骨。

  不仅如此,还不是对一个人的,是两个人!

  小野猫,你害惨我了……墨竹苦恼的看向朱竹清。然而朱竹清却是自信坚定,一副交给我来的表情。

  交给你什么?你悟了什么啊?姑奶奶,我都快被小雪的目光杀死了……墨竹内心哀嚎着。

  “这位………朋友,墨竹好像有喜欢的人吧,你这样夺人之夫,不太好吧。”雪清河皮笑肉不笑的说。

  那位总比交给你这个恶心的人好……朱竹清没有说出来,毕竟是当朝太子,得给他几分薄面。

  “我知道啊,但那又怎么样呢?但这并不妨碍……妨碍…我…我想…想……”

  朱竹清脸庞通红,晶莹的耳朵都烧了起来,紧靠她的墨竹都能感受到她皮肤上散发出的温度与芳香。

  “想什么?”

  说到最后,朱竹清的声音就比蚊子大一点点,要不是两人听力强,没准都听不到。

  和人撕逼这件事,沉默寡言并且高冷骄傲的朱竹清完全不适合,小舞和宁荣荣倒是有些潜质。

  听到后,墨竹如遭雷劈,整个人僵在原地,雪清河也被雷得里焦外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可能是因为太过羞耻,这话不适合她这个段位说,所以她逐渐扭捏起来,精致的脸蛋红的像苹果,水灵诱人。

  即便如此,她还是挽着墨竹的手臂,手指捏着他的衣角,死也不放手。

  墨竹和雪清河两人对视一眼,雪清河冷冷的刮了对方一眼,转而看向朱竹清,眼中逐渐升起前所未有的战意与敌意。

  “这位朋友,墨竹可是有喜欢的人的。”

  负在身后的右手死死攥住,强忍着揭开伪装的愤怒。雪清河感觉自己真的变了,要是以前,自己早就忍不住上去教训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了。

  “我知道啊。而且,你看,他不也没有拒绝么。”

  朱竹清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一件最为致命的问题,丝毫不惧雪清河眼中的战意。

  为什么有股白学现场的错觉。

  墨竹吓得连忙横在两人中间,“啊,小野猫,你先回去老师们那里,我和清河说两句就回去。”

  “为什么不能和我一起回去呢?你讨厌我吗?”朱竹清委屈巴巴的说。

  别装了,你高冷的人设都快崩了!那是你说的话吗?嘤嘤嘤是小舞和宁荣荣撒娇的专属好不好!墨竹一口槽不知怎么吐。

  “你先去,我们有一些机密的事情要谈。”

  最终,墨竹连哄带骗的将朱竹清送走。

  再不送走,他觉得这里就是不是白学现场,而是两人的战场,以及自己的坟场。

  转过身,墨竹看向雪清河,谁知雪清河居然一把拽住墨竹的衣领,质问道:“为什么,明明是我………是小雪先来的!”

  不要一本正经的说出白学的,以及败犬的著名台词啊。

  “我和她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墨竹觉得自己再这么拖下去,没什么好处,反倒是鱼儿们会溜出自己的鱼塘。

  卧槽,为什么我自己带入鱼塘了,我不是渣男!

  为了补救,他忙质问一句。

  “话说,清河你这么关心小雪的事情,真的和她只是普通朋友吗?”

  当即,雪清河愣了数秒,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送开手,故作镇定的咳嗽两声。

  “我不是,我的意思是……小雪是个好女孩,你可不能辜负她。”

  墨竹内心算是松了口气,这丫头终于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了。

  “怎么个好法呢?”

  墨竹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想怂恿她说一些将来想起来,会羞耻到满地打滚的话,也顺便夸夸千仞雪,转移话题。

  雪清河嘴角勾起,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比夸自己更容易的事情吗?

  虽然非常羞耻,但……这是雪清河说的,关我千仞雪什么事情。

  “小雪的容貌倾国倾城,高贵的气质举世无双,比当今的教皇比比东,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知道雪清河真实身份的墨竹嘴角微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这小雪还是个自恋狂。

  “而且,在性格方面也是体贴入微,对每个下属都非常关心。不仅如此,她还很聪慧,举止落落大方,更令人惊讶的是小雪竟然会做饭,那饭菜更是人间美味,向她这般美丽温柔慧质端庄的美丽女子,世间罕有。”

  想到当初在武魂殿时,他忽悠千仞雪说会做菜的女孩受欢迎,然后第二天她就做了一团黑呼呼的、看不出原材料的黑暗料理。

  就是因为这顿黑暗料理,让墨竹坚定了以后要学做菜的决心。

  绝对…绝对不能把厨房交给生化武器专家!

看过《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