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 > 第六十四章 毒斗罗他……怂了!

第六十四章 毒斗罗他……怂了!

  室内的大门被打开。

  率先进来的两排穿着整齐、披荆执锐的帝国士兵,士兵们仿佛一道利剑,将雪星带来的士兵划开一道口子,随后将其驱赶至两侧,迅速清理出一条笔直的过道。

  旋即,一位剑眉星目、气质不凡的男子缓缓走了进来,步履平稳,鞋子触碰到地板的声音虽然微弱,但却如同敲在雪星和雪崩两人的心坎上一样,让两人心跳加快。

  “太子殿下,今日到此,为何不事先通知老朽三人,我们也好迎接啊。”

  梦神机三人迎上去,前者虽然语气中有些责备,但却笑脸相迎,照比对雪星的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史莱克众人看清对方的脸后,纷纷露出惊讶之色,没想到当朝太子竟然让三位教委如此心甘情愿的迎接,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因为一些事情,突然来访,是我唐突,清河在此向三位教委致以歉意。”雪清河微微躬身,幅度很小,但皇家太子的躬身可不是那么轻而易举的。

  三位教委受宠若惊,心中感动万分,像太子这种礼贤下士的皇族可不多见啊。

  梦神机连忙扶住对方,道:“怎么会呢,太子殿下到访我们都欢迎,是不是啊,雪星亲王。”

  雪星亲王一激灵,整个人都不好了,低头沉闷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身后的雪崩更是像个鸵鸟一样缩着自己的脑袋,瑟瑟发抖。

  不过,雪清河的目光没有落在他们身上,而是那个沐浴着金光的身影上。

  多年不见,他长高了,面容变得更加硬朗,想必吃过很多苦吧。

  那股桀骜不驯的气质还在,这个白痴就不知道收敛一些吗?

  眼睛怎么变成金色了?我记得他的武魂不是竹子吗?难不成是其他的武魂……也对,他武魂破碎,若是能修炼,定然是其他武魂。

  那他岂不是双生武魂?这臭混蛋居然瞒我这么久,等以后再和你算账。

  他的女人缘还是一如既往的比较…好………那个黑色胸大的女人你在干什么!

  别碰他!

  那是我男人!

  雪清河见朱竹清上前扶住略微虚弱的墨竹,眼眸中的关心都快溢出来了,一时间内心吃起醋来。

  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两人,恨不得把这两个狗男女当场击毙。

  宁荣荣见到雪清河,灵动的眼睛在大眼眶中转了转,连忙上去,“清河哥哥,好久不见啊。”

  听到宁荣荣清脆悦耳的声音,雪清河这才把目光从这两个狗男女脸上移开,攥到发白的手掌缓缓松开,恢复些血色。

  雪清河露出惊讶之色,柔声道:“荣荣,你怎么在这里,我记得你不是跑出去求学了吗?”

  “我们这不就是再求学吗?”

  宁荣荣伸出手指着雪崩雪星两人,“但这两个人居然说我们是乡下人,让我们滚!还打伤我墨哥,清河哥哥,你要替我们做主啊。”

  雪清河看着一口一个清河哥哥叫的宁荣荣,暗道这小魔女想拿我当枪使啊,不过无所谓,反正自己也是来为墨竹出头的。

  “好啊,清河哥哥一定替你做主,你可是老师掌上明珠,我要不帮,以后我都没法见老师了。”雪清河说着宁荣荣这条线往下说。

  “老师?清河,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这位是……”

  雪清河的老师他们是知道的,那是大名鼎鼎的七宝琉璃宗宗主宁风致。

  梦神机三人的注意一直在墨竹和唐三身上,惊叹于他们的天赋,可从来没有关注其他人,没想到这里居然七宝琉璃宗宗主之女,那今天这事不就可以善了了吗!

  三人喜形于色。

  可一旁的独孤博被晾在一旁有些不悦,有恩于他的雪星,不是雪夜大帝,所以,你雪清河来了,又有什么用呢?

  “太子,我们还有一招,能不能等我们打完了再叙旧啊?”

  独孤博声音冰冷,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显然是对雪清河的闯入非常不满。

  雪崩和雪星听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腹诽道你来了又如何,难不成还能让一位封号斗罗停手?

  如今大陆上的封号斗罗基本上都在武魂殿和上三宗,皇室中虽然有封号斗罗,但非常的稀少。

  根据他们的情报,雪清河的人脉关系中,可没有封号斗罗的存在。

  “这位就是毒斗罗吧,我听父亲提起过您。”

  面对毒斗罗的冷屁股,雪清河依旧笑脸相迎,“这位墨竹是我朋友,您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一招就算了呢?”

  “你的面子?你能代表雪夜大帝吗?!”独孤博冷声道。

  其余人一听,脸色皆是一变。

  雪星和雪崩两人狂喜,继续说啊,说错一句我们就有把柄了!

  这句话显然是个坑。

  你若回答能,那你把当今皇帝放在了哪里?这和古代太子穿龙袍一样,是大忌。

  若是不能,哪凉快哪呆着去!

  雪清河眼眸微凝,他从这句话已经可以判断出独孤博显然是自己的敌人,若是想解决雪星和雪崩两人,他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

  得找时间解决了!

  雪清河从容不迫,说道:“当然不能,但我觉得这个东西应该能代表我父皇的威严吧。”

  说着,雪清河掏出一块玉色令牌,众人侧目看去,竟然是雪夜大帝的亲至令。

  这腰牌是雪夜大帝特设的一种令牌,见到此令牌,就如同见到雪夜大帝,当事人手持此令牌下令,就是雪夜大帝下的命令。

  不过,仅限一次,是个一次性消耗品。

  不过自建立之初以来,他们可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得到,太子为何会有一块。

  独孤博长年混在雪星身边,自然是知道这块令牌的,但从没见过,只知道和雪夜大帝一直戴在身上的腰牌一模一样。

  雪清河见独孤博沉默不语,面笑道:“如果再不够,需要我把我老师宁风致给我的腰牌拿出来吗?”

  宁荣荣一听,狡黠的笑了,旋即脸色慌张说道:“别拿出来,要是让我父亲知道我在这里,他一定会让剑斗罗爷爷和骨斗罗爷爷一起来,把我抓回去的。”

  剑…剑斗罗!

  骨……骨斗罗!

  这丫头……莫非是…………

  自从进入这个房间,他的注意一直在墨竹身上,从来没有注意过其他人,实在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

  不行,那两个老东西来了,我可免不了一顿揍!

  得赶紧溜!

  “咳咳,别…别了,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还想在外面玩会,太子殿下你要是把家长找来,那不就害了人家吗。”独孤博说道。

  众人大跌眼镜,老毒物这是……怂了!

  沉默半晌后,独孤博一副忍痛割爱的模样。

  “……好吧,既然太子殿下求情,更有雪夜大帝的腰牌,我也不好不给他面子,这一招就作罢吧。”

  老毒物说完,冲着雪崩和雪星两人无奈的摇摇头,随后转身朝向外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再不离开,万一那个小公主真把那两个一个防御力惊人,一个攻击力惊人的老家伙叫来,自己就真走不了了!

看过《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