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 > 第四十九章 傲娇的小野猫

第四十九章 傲娇的小野猫

  回到休息室,墨竹立刻进入修行状态。

  祖龙精血还在他龙之炉心中沉浮。根据系统说的,第一次他不过是融合了20%的量而已,但就那份百分之二十,带给墨竹的收益就足够强横。

  神识牵引着祖龙精血,一点点的蚕食对方。

  龙之炉心快速运转,血液进进出出,周而复始。

  体内的血管就像一条条的高速公路,血液在里面以一百二十迈的速度狂奔,宛若在欢呼着什么。

  俄顷,墨竹的皮肤表面逐渐攀上一层红色,炙热的蒸汽也随之从毛孔中升腾而起。

  此刻,墨竹的身体像一个大熔炉般工作着,磅礴的能量在体内经脉中,骨骼中,肌肉中流转。

  随着血液在体内一圈又一圈的高速流动,不断撕裂骨骼与肌腱,又不断的修复与加强,仿佛冶炼一样,一遍又一遍的捶打,将杂质排除,留下最纯净的铁胚。

  嗷——

  突然,一阵龙吟之声在墨竹体内响起,仿佛从恒古久远的黑暗中传来,悠久而绵长。

  旋即,仿佛紧闭的闸门大开一样,雄厚的魂力如滔天巨浪般声势浩大的在体内流窜。

  墨竹蓦然睁开双眸,璀璨的黄金瞳如同太古时期的洪荒巨兽一般,充满压迫与暴虐。

  可他周围不是休息室,而是身处一处浩瀚无垠的星空之中,无尽的星辉与黑暗交织成一条远古巨龙。

  墨竹只能见到他古朴的龙头,以及长约数千丈的上半身,而下半身看都看不见,可见其有多么庞大。

  巨龙睁着璀璨而古老的黄金瞳,硕大的眼眸仿佛一颗恒星,目不斜视的盯着墨竹。

  这一刻,墨竹仿佛被什么定身一样,无法动弹。

  “这是…这是什么……”

  嗷——

  倏的,巨龙张开血盆大嘴,里面的竟然不是血肉之相,竟是无垠的宇宙……

  随后,墨竹就在这股声波中化作齑粉。

  外界,墨竹精神陡然一震,身上不自主的冒出一身的冷汗,当即清醒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那个是……祖龙?!

  “墨哥,你怎么了?”

  奥斯卡的声音在身边响起,墨竹回过神来,发现史莱克众人已经回来,一双双眼睛无言的盯着自己。

  墨竹摇摇头,想要甩掉精神中的那股沉重之感,但是他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神识好像提升了一些。

  “没什么,只是修炼一下而已。”

  “真的没什么吗?我感觉你……”朱竹清关心的问,融合过墨竹血液的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墨竹体内那股强横到近乎失控的威压。

  “没什么,只是那次星斗大森林的余波还没有消除而已。”墨竹一脸轻松的说。

  随之,他迅速的转移话题,“你们打完了,结局怎么样?”

  奥斯卡神气的说:“当然是我们赢了,对方也不过如此。”

  马红俊鄙夷的看着奥斯卡,“你瞎起什么哄啊,一直都是我们在输出好不好,你就一个喊666的辅助而已。”

  “喊666怎么了,我的香肠你们吃没吃啊。”

  “卧槽,贱人奥你能不能别说的这么恶心,小心女生们打你。”戴沐白给奥斯卡来了个双峰贯耳,恼怒道。

  “知道了,知道了。”

  戴沐白说:“墨哥,走,今天院长赚了一笔,他请客,今天不醉不归。”

  “真的,那感情好啊,走!今天大家都得喝啊,否则以后出去了不会喝酒太丢人了。”墨竹说道。

  “墨哥,别吹牛了,哪次去酒楼不是你先醉的。”戴沐白嘿嘿笑道。

  要说谁最懂墨竹的酒力,非戴沐白莫属了。两人经常去勾栏听曲,对对方的酒力一清二楚,不过那是在没有动用魂力的情况。

  毕竟你喝酒还要动用魂力来分解酒精,有什么意思啊。

  “滚滚滚,我千杯不醉的。”墨竹神气的说。

  “那个……我没喝过酒,可能喝的不会多。”宁荣荣怯懦懦的说。

  虽然平时是一副小公主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一旦碰上新的事情还是有些扭捏的。

  “我也喝的不多,你们可不能灌我。”小舞也发话了。

  “我也还行,应该比女孩子强一些。”唐三说。

  朱竹清正想开口,却被墨竹洪亮的声音掩盖。

  “走,今天非把院长喝穷了!”

  说罢,众人把墨竹修炼时引发的动静抛在脑后,一起朝着酒楼奔去。

  弗兰德一听,着急了。

  “我先去看着这几个臭小子,避免他们买一些超贵的酒,那我岂不是赔了。”

  一行人来到酒楼,举杯欢庆。

  片刻后,戴沐白等人第一波率先阵亡,只留下墨竹和宁荣荣两名选手。

  “荣荣,继续喝,不醉不归。”

  “好!”

  喝了半晌,宁荣荣的小脸一点变红的征兆都没有,这丫头不会是酒神吧?

  一时间,墨竹有些怕了。

  他能撑到现在,完全是看着龙之炉心强大的分解酒精的能力,若是没有这颗心脏,他早就瘫在地上了。

  不过,是男人不能怂。

  一个字,干!

  十几分钟后,墨竹倒在了地上,宁荣荣一脸懵逼的看着众人。

  “不是说喝酒吗?怎么都倒了?算了,我在这里也睡吧。”

  宁荣荣趴在桌子上睡了下去。

  虽然她没有醉,但酒精带来的睡意,还有一天的疲惫令她趴在就睡着了。

  过了十几分钟,朱竹清蓦然睁开双眼,眼底氤氲着金色的光芒。

  她虽然没有墨竹的龙之炉心,但只要少喝一些,装装样子,然后再睡会,酒醒的快。

  她来到墨竹身边,蹲在他身旁,轻轻的拿手指捅了捅他的脸庞,嘟囔道:“让你经常欺负我,现在遭报应了吧。”

  感受到脸庞有些痒痒的,墨竹伸出手挠了挠,不经意间触碰到朱竹清的手掌,当即吓得她后退数步,倒在桌子上,装睡。

  然而等了半晌,也没见墨竹有什么动静,朱竹清再次来到墨竹身边,手中拿着一根黑色的笔,在墨竹脸上写写画画。

  看着墨竹一脸的丑态,朱竹清顿时眉开眼笑。

  随后,想了想,朱竹清又拿了一张毛巾,用热水浸湿,把自己的杰作从墨竹脸上擦了。

  朱竹清低声嘀咕道:“感谢我吧,登徒子,谁让我大人有大量呢。”

  忙活完,朱竹清回到原来的位置,沉沉睡去。

  殊不知,在她转头离开的那一刻,墨竹的嘴角勾起一道似笑非笑的弧度……

  这小野猫,傲娇的有些可爱啊。

看过《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