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 > 第四十四章 被迫的话,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第四十四章 被迫的话,我还是可以接受的

  第二天,墨竹一大早就起床去了后山。

  此时不过是五点钟,清晨独有的雾气还朦胧在森林中,清爽而湿润的空气弥漫在四周,显得清静而幽寂。

  就在此时,一道嗖嗖嗖的射箭声尤为刺耳,打破这份仿佛太古之初的沉寂。

  墨竹上前看去,只见一道黑色身影在巨大的圆环中跳来跳去,躲闪着从各个方向袭来的棉签。

  可能是因为没有帮助朱竹清启动诸葛神弩,所以她增加了数量,虽然效果微乎其微,但也并非无用。

  墨竹静悄悄的上前,捡起地面上的石头,手指一弹,一块石头打散棉签,袭向朱竹清。

  朱竹清眉头一皱,宛若感知到了什么,但并没有睁开眼睛,身体向前踏出一步,躲过了石头。

  随后,破空声从四面八方袭来,朱竹清有条不紊的躲避着,终于在第五十块石头袭来时,因为没有预知到,导致丰腴的屁股被击中。

  朱竹清一秒破功,捂着屁股羞红了脸,瞪着墨竹,“登徒子,你是不是故意的。”

  “很不错,能连续躲避五十次,进步很大。”

  “别转移话题,你个色狼。”

  经过三个月的相处,墨竹发现朱竹清并非高冷,那不过是对外人的一种伪装罢了,真正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只是不怎么擅长与人交谈。

  因为她说话直接来直去,很容易让别人误以为她非常高傲,实则是情商有点低,再加上面部表情很少,所以就演变成别人眼中的高冷。

  “咳咳,打坐修炼,沉下心,感受体内血液里流动的另一股精神,然后吞噬它就可以了。”

  墨竹果断无视朱竹清幽怨的大眼睛。

  朱竹清不满的盯了墨竹半晌,像小猫嫌弃自己的铲屎官一样,充满鄙视与无语。

  随后,朱竹清沉下心,按照墨竹说的方式将蕴藏在血液中的那股微薄的外来意志吞噬融合。

  俄顷,墨竹感到一股微弱的波动从朱竹清体内传出,随之暗紫色的魂力升腾而出,在她的头顶上空凝聚出一只黑色的小猫。

  小猫一身漆黑,唯独瞳孔中闪烁着金色的光辉,仿佛耀眼的明星,恒古久远。

  “喵~~嗷??”

  “嗯?!!!”

  刚才这只猫是不是嗷叫了一声,可这是一只猫啊?若是蛇就算了,还有化龙的可能性,但有猫变龙的传说吗?

  话说猫获得龙的血脉会怎么样?会进化成龙猫吗?

  在墨竹思索之际,朱竹清已经睁开眼睛,她的眼睛像她的武魂那样,是璀璨的金色。

  “小野猫,感觉如何?”

  朱竹清惊讶的说:“身体没什么变化,但是精神上神清气爽,什么疲惫都没有了,而且对周围的感知好像也变强了。尤其是这双眼睛,能看见更多的东西。”

  “比如?”

  “快速移动的事物,漂浮在空中的魂力,还有你身上那股庞大的威压。”

  动态视力的增加,以及对无形气场的察觉,和唐三的紫极魔瞳很像,墨竹心想。

  若是吸收了十毫升后,会有怎样的变化呢?

  “小野猫,你现在看我还有昨天的那种感觉吗?”

  想到昨天晚上的丢人行为,朱竹清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太丢人了,而且还是在所有人面前。

  朱竹清脸色红润的看向墨竹,现在的确没有那种强烈炽热的感情,但内心还是有些许的波动。

  不过,她可以压制住这份感情。

  她知道墨竹有喜欢的女孩,她不想成为破坏两人关系的第三者,再加上这股感情不够强烈,她有自信能够掐灭这道情感。

  “没有了。”

  “既然如此,那我再给你一次选择,这次请你认真的考虑。我的十毫升血液对你有很大的提升,但过程中会有副作用,你昨天也体会到了,所以选择吧,用还是不用?”

  墨竹顿了顿,提醒道:“上次你只是吞了我一两滴血液,这次是一次一毫升,劲儿足,副作用有多强我也不知道,但我会帮助你压制。你要考虑好哦,万一造成不可预估的后果我可不会负责。”

  朱竹清皱眉,迅速后退数十步,裹紧身子,“你不会想和我发生点什么吧,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墨竹神色凝重,一本正经的说:“若是被迫的,我还是可以接受被人强………”

  “滚!!你就是好色,你个流氓,你就是想占我便宜!”

  朱竹清气的脸都黑了,直接踹起地上的一块石头袭向墨竹,墨竹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

  不过,朱竹清也快速的慌张逃离现场。

  看着离去的小野猫,墨竹重重的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戴沐白的声音在背后的树后响起。

  “墨哥,你没必要这么做,降低自己在竹清心中的好感度,来帮助我创造机会。”

  墨竹轻轻呼出一口气,贱笑道:“谁帮助你了,我是真的挺馋小野猫的身子的。毕竟那么丰满,尤其是胸大肌,完全不像十二岁孩子啊。”

  “虽然我心里住着一个女人,但身体时常开小差也没什么吧,反正她也不知道。”

  “墨哥,你这么做只会让我觉得自己很窝囊的。”戴沐白声音低沉。

  他可是星罗帝国的三皇子,谈个恋爱居然是别人施舍来的,说出去让人笑话。

  而且对方还是自己本来的未婚妻,笑话更大。

  “你不窝囊吗?”

  墨竹反问一句,接着说:“当初你来的时候心情沉重,完全就是在逃避什么,因为这个我才把你略微的修理你一顿。”

  提到自己刚入学的事情,戴沐白脸色当场黑了下去。

  “你把我打的一个星期下不来床,这叫略微?!”

  墨竹自顾自的说:“那时候的你就像被打碎武魂后的我一样,觉得未来渺茫,前途无亮。那一刻我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一样,为了让你振作起来,所以我下的手有些重了。”

  戴沐白额头青筋暴起。

  “你先给我查查字典'有些'这个词的基本含义,我腿都断了,你管这叫有些?!还有,你这是什么鬼的鼓励法啊?”

  墨竹自顾自的说:“之后一段时间中你非常害怕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可是当咱们一起勾栏听曲……勾栏听曲………勾栏听曲后,咱们的关系不就很好了,而且你也变得越发自信了。”

  戴沐白快要崩溃了,捂着脸说:“不要说的像是咱们一起的经历,只有勾栏听曲一样。还有,勾栏听曲是怎么让人变自信的,虽然我那方面挺自信的,但这兴致不一样啊!”

  墨竹哈哈笑了两声,“小白,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

  “只要锄头敲得好,没有挖不倒的墙角!”

  戴沐白沉默数秒,来到墨竹面前,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神色凝重,就像是参加某个人的葬礼一样。

  “墨哥,真的,让一切都顺其自然吧,你别掺和我和竹清之间的事情了。而且,有你们在,我大哥想废了我,还是有些难度的。”

看过《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