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 > 第六章 是哥哥害了你啊

第六章 是哥哥害了你啊

  第二天,上午集合。

  朱竹清几乎都没有给戴沐白和墨竹好脸色,这样戴沐白一大早就吃了个闭门羹,很是难受。

  墨竹当然知道原因,但这事不能说出来,因为你没法解释。

  你总不能说自己去了趟勾栏,然后软着腿出来,被她误会了。

  有损男人雄风。

  墨竹只能重重的拍了拍戴沐白的肩膀,略带歉意的说:“是哥哥害了你啊。”

  不明所以的戴沐白还以为是昨天那件当众戳穿自己去勾栏那件事,所以无所谓的说:“没事没事,反正早晚有一天会被胖子他们戳穿,早一天也好。”

  对于墨竹这个知道原著的人来说,也明白戴沐白的意图,也就没多说什么。

  来到集合地点,其余人已经全都到了。

  胖子见到墨竹来了,直接扑了上去,“墨哥,我又被甩了,呜呜呜,怎么办?我的邪火压不住怎么办?”

  墨竹笑着说:“你不还有五指姑娘吗?”

  因为早晨和马红俊有点摩擦,对他有些歉意的小舞一听到这货还有一个姑娘,顿时冷着脸说:“呸,不要脸,脚踏两条船,和这个戴沐白一样。”

  戴沐白苦笑一声,怎么躺着都中枪啊,完了,印象分又没了。

  “胡说,我怎么可能是那种脚踏两条船的人,大老白就算了,那是真的。你可别污蔑我,我对翠花一心一意的。”

  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侮辱,马红俊跳出来大声反驳。

  马红俊和奥斯卡一脸猥琐,“你真的想知道?

  小舞想了想,“我哥除外。”

  废话,你哥是古代唐门穿越过来的,思想保守的不得了,要换一个现代人,呵呵。

  没多久,弗兰德就来了。

  上来,就让奥斯卡带着宁荣荣先去跑圈,而后让墨竹给新生们讲讲规矩。

  至于课程,晚上才开始。

  没事的干的墨竹就去索托城勾栏听曲了。

  自从胡列娜要求每月都要见上一两次,墨竹就习惯去听曲了,虽然不嫖,但也是常客。

  【昨天说再也不来的那个人是谁啊?】

  “咸鱼系统就去咸鱼,管那么多干什么!”

  进去后,墨竹找个位置,点了几碟小菜和一壶酒,悠哉的喝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逐渐偏移到下午,人开始变多,也开始嘈杂起来。

  墨竹不喜欢太过嘈杂的地方,就打算离开。

  “听说了嘛,大斗魂场来了个狠人啊,生死场几乎每把都胜利,而且只要被他杀死的人死相极惨,虽然都是被贯穿心脏而死,但面目狰狞可怕。”

  那人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并没有什么人,而后继续道:“我跟你说,我还听说,那些被贯穿心脏的人,死后一个小时内会变成皮包骨,可怕的很啊。”

  “皮包骨?是真的嘛?”

  “怎么不是,我有一个亲戚在大斗魂场干着处理尸体的工作,这就是他告诉我的,你千万别去乱说,惹恼了斗魂场,你知道下场吧。”

  贯穿心脏?!皮包骨?!

  听到这个,墨竹有些坐不住了。

  天斗帝国是斗罗大陆两大帝国之一,原本有十个行省,后随着四大王国的分封,形成了六方势力。

  帝国本身直接控制五个行省,四大王国各控制一个,还有一个仅次于王国的公国,占据着帝国东边一个最小的行省。

  表面上,四大王国和那一个公国都要受到天斗帝国的统治,可实际上,这五个国家早已经成为国中之国,除了必要的进贡之外,一切完全自主。

  星罗帝国亦是如此,所以星罗帝国和天斗帝国边境王国的摩擦定不会少。

  墨竹以前住的村落就在两国交界处,当时接壤的两个王国发生摩擦,他的村庄成为了战场。

  村里人不得已,只能逃离,可还没有出村落,一群黑袍魂师带着官兵出现,屠杀村民。

  这件事牢牢的印刻在了幼小的墨竹心中。

  他躲在木桶中,看着一位又一位的村民的被一柄血色的剑刃贯穿心脏,体内气血被血色剑刃吸收的一干二净,成了一具皮包骨。

  墨竹同样如此,但并没有被吸成皮包骨,因为武魂殿的人来了。

  因为墨竹的心脏偏了一些,并没有致命,幼小的墨竹昏死过去,这才有了墨竹夺舍一说。

  虽然前身死去,但那股恐惧,和对那群人黑袍人的执念,一直没有消散。

  久而久之,就影响到墨竹的精神。

  系统给他的解决办法就是找到源头,根除源头。

  所以,他才对贯穿心脏和皮包骨这一件事很上心,与愤怒。

  墨竹走过去,自顾自的坐在他们旁边,“兄弟,你说的这个人在斗魂场叫什么啊?”

  “哦,你别误会,我也是混斗魂场的魂师,好奇问一嘴而已。”

  “原来是魂师大人啊。我说的这个人代号叫血煞,就在近几天来索托城的,现在已经连胜数十场了。”

  “他手臂上有没有一个黑莲模样的纹身。”

  那人想了想,道:“好像有,不过我没怎么在意。”

  “谢了,兄弟。”

  说完,墨竹就消失了。

  黑莲,是毁掉墨竹村庄中的邪魂师手臂上,黑袍上独有的图案。

  当年还在武魂殿的时候,她就拜托千仞雪调查一下这个黑莲图案,但信息却少之又少,只有一条有用的信息。

  拥有这个图案的魂师,几乎都是邪魂师。

  因为当年的一念之吻,墨竹只能在史莱克中度日,外界的信息他完全不知。

  想到自己在这个穷乡僻壤,除了教师有些雄厚外,一无是处的史莱克,墨竹还真有些怀念在武魂殿当大哥大的日子。

  回到史莱克学院,发现弗兰德正在训斥宁荣荣。

  见到墨竹,宁荣荣气呼呼的指着墨竹,“那他呢,我总比他强吧。”

  弗兰德以及熟悉墨竹的戴沐白等人顿时乐开了花。

  “笑什么,难道我的天赋还没有他强!”宁荣荣气的涨红了脸。

  戴沐白笑够了,咳嗽两声说道:“他能以三十三级魂尊的实力战胜一位三十九级魂尊,还是碾压。”

  宁荣荣呆若木鸡,小嘴微张,满脸的不可思议。

  其余人也差不多是这个表情。

  弗兰德此刻再次说道:“不管和谁比,你都是最差的!”

  你是最差的,最差的,最差的……

  一直活在七宝琉璃宗当小公主,当天之娇女的她再也忍受不了这种打击,哭着就跑了。

  “院长,你啥时候这么硬气了?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你都敢骂,不怕剑斗罗和骨斗罗找上门,把你打的满地找牙啊。”墨竹说。

  “哼,就算是昊天宗的弟子我都敢骂,何况一个被七宝琉璃宗宠坏的小女孩!”

  他当然不敢骂了,要不是有宁风致的书信,他才不敢这么硬气呢。

  但这不能在学生面前表露出来,否则还怎么为人师表。

  喂喂喂,话不要太满啊,这有个昊天斗罗的儿子,你要不要骂两句啊。

  求推荐,求收藏。

看过《斗罗之疾风亦有归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