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傅爷的王牌傲妻 > 69 慕昆回归,我要你退赛

69 慕昆回归,我要你退赛

  G国科技大赛属于循环赛站,每一年依据情况来选择比赛的场地人,每一次举办的场地都是整个G国数一数二的大城市。

  各个地区的战队角逐进行初赛,最终决赛则另定城市,这比赛相当于国内信息安全网络的最高级别比赛。

  至今已经正式举办了15届,每一年在这个比赛出线的队伍最终都能够获得很好的发展,不过也曾经有过几届的冠军最后发展成为洲际联盟比赛的前十名。

  那是至今为止整个G国战队最好的成绩,不过也只是小组赛而已,论个人战的话没有那种人才能够做到,但是那些成功出线的队伍最后也都成为身价过亿的技术人才,成为了各大互联网科技公司的供养对象。

  不过最重要的是,G国至为止没有出现过在洲际联盟黑客榜上前十名的大神。

  今年对于宁洲城这个决赛终点站的新闻消息炒的沸沸扬扬,很大一部分的缘故是soya这个顶级黑客和宁洲慕氏合作的消息。

  距离比赛还有两天的时间,宁洲城开始迎来了各大参赛队伍的入驻,这次参加总决赛的一共十支队伍,除了科大的两支队伍之外,其余八支都来自G国排行前三十的俱乐部。

  每一个参赛选手都是个顶个的高手,其中也不乏已经参加过各类国际比赛崭露头角的队伍。

  这些队伍里的选手粉丝数目都很多,有的也已经成为了明星战队,在圈子里风头正盛。

  科大能够成为一个赛点决出两队参加全国总决赛,而这两队的综合实力能够在整个宁洲出线,也不是让人奇怪。

  毕竟宁洲科大名声在外,培养的学生也都是个中翘楚,哪怕还是刚出茅庐的大学生,也比一部分有工作经验的人要厉害许多。

  不过在很多人眼里,多多少少是带了些东道主的光辉。

  比赛前两天各个参赛队伍可以到现场先适应适应场地,提前为比赛做准备,才不至于在比赛的时候手忙脚乱。

  唐骁带着小组成员到比赛场地的时候温黎还没过来,整个场馆外面都聚集了拿着海报的粉丝,除了战队之外,几乎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冲着soya来的。

  比起科大校内赛的时候,这样的粉丝更加的声势浩大一些,甚至都是从全国各地赶过来为偶像加油的。

  总决赛在宁洲市中心科技馆举办,整个科技馆占地面积十万平方米,永久性坐席4万个,临时坐席一万个,在一定的程度上能够容纳五万个观众观看。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充满现代化气息的科技馆是科大建筑系教授的设计作品,这些年宁洲大大小小的比赛也都会选择在这里举办。

  方卿站在科技馆正门口的位置,在奇形怪状的拱形入口前盯着远处汇聚起来的人群。

  “我的妈啊,我想过人会很多,可是没想过人会这么多啊,我们今天就是来场地看看的,怎么感觉外面围了整个宁洲城的人呢。”

  如果不是有专门的保安维持秩序的话,这些粉丝能把整个科技馆给踏平了。

  “那当然了,这可是全国性的比赛,而且这次的嘉宾赛居然邀请到了soya,这可是现在洲际联盟黑客榜上的第一位啊,以前的嘉宾赛哪里能邀请到这个咖位的嘉宾啊。”童霖安面对面直视自己对面偌大的海报。

  “要我说这不是来看比赛的,这分明都是来看soya的。”清果感叹道。

  果然还是大佬最让人仰望。

  嘉宾友谊赛比总决赛更加的博人眼球,有种本末倒置的感觉,好不容易杀进了总决赛,怎么有种过来陪跑的感觉呢。

  ‘我看也不一定,你们没看到现场竖起了不少战队旗帜和粉丝应援海报吗,也还是有些人是冲着比赛来的。“唐骁安慰他们。

  比赛之前的斗志和士气还是不能输的。

  “我们比赛也不是为了表演给谁看的,大家都好好发挥,哪怕赢不了也当作是来积累经验的。”清果笑着打气。

  “对,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啊,好歹我们也是从从全校选拔出来的。”童霖安补了句。

  方卿倒是不那么认为,那天校内赛已经充分的证明了温黎的实力如何,只要有她在,他们肯定是能够取得一个好成绩的。

  “你看那边还有我们的名字和海报呢。”清果指着不远处粉丝手里的海报。

  那几个女孩子看上去应该是科大的学生,特地跑的老远过来科技馆给他们加油的。

  “温黎来了。”方卿看向远处踩着滑板过来的女孩子。

  今天温黎穿的很阳光,一件暖橙色的连帽卫衣,白色的工装裤下面穿了双浅色的板鞋,虽然戴了鸭舌帽看不清楚脸,但也能够看得到英姿飒爽的动作。

  众人眼前一亮,一起训练了这么长时间,他们几个还是第一次看到温黎穿的这么明亮的颜色,感觉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了。

  围观的粉丝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刷了门禁卡之后在保安的保护下踩着滑板滑进去的女孩子。

  “我的天啊,那是哪个队伍的小姐姐!”

  “太帅了,我要做她的粉丝!!”

  人群中一片沸腾,粉丝团都有些蒙了。

  “我刚刚不小心瞄到一点她的侧脸,太美了简直!”

  而且还滑着滑板,更飒了。

  “来的挺早的你们。”温黎动作利落的收了滑板拎在手上。

  方卿看看她手里的滑板,“你是这么来的?”

  这东西在学校里用用也就算了,还能上路在市中心用的吗?

  “我住的地方距离这里不远,这个做交通工具不会堵车。”温黎难得解释了一句。

  童霖安伸手过来帮温黎提溜着她的滑板,“我们先进去看看吧,我刚才已经瞄到了有媒体进去了。”

  远处已经陆陆续续的有几个俱乐部的车子过来了,停在车位上之后穿着队服选手陆陆续续的走下来。

  形形色色,模样各异,但也都朝气蓬勃。

  “我听说这次比赛选手里年龄最大的也就只有三十岁。”清果说了句。

  “真的?”方卿走在几人左边,“那这届比赛选手的年龄都偏小啊。”

  以往这个比赛都能够碰到四十岁的,这不关乎年龄,只要你的技能够强大,自然能够比到任何时候。

  扫描面部识别进入科技馆之后,几人都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偌大的场馆之内能够容纳五万人,最中间的圆形台面上就是选手比赛的地方,现在馆内都安装好了摄像设备。

  带着黑色蓝牙耳机的工作人员来来往往的调试设备,偌大的场馆内设置了十米高的大荧幕,周围无数的小屏幕能够从各个角度捕捉到选手的表现。

  “我的天啊!“

  这是个什么大场面。

  几人旁边的工作人员拿着对讲机发出指令,“现在开始调试灯光。”

  声音一下,无数小灯对准了四面八方放出光芒,整个场馆内灯火通明,紧跟着有节奏的开始闪烁。

  如同置身美轮美奂的光影世界当中一般。

  “太美了吧!”清果险些尖叫出声。

  这样炫酷的比赛场地,简直能够让人吹一辈子的牛了,这一趟果然来的很值。

  “看样子赞助商是花了大价钱了,我听说这次总决赛的赞助商是慕氏。”唐骁说了句。

  毕竟soya和慕氏合作了,这样能够露脸的场合,不再好好的给集团打打广告,岂不是白瞎了出去的赞助费。

  “慕辰星他们在那边!”方卿抬手指了正对面的方向。

  那几个人应该是侧门进去的,已经在比赛区域站着了,从慕辰星到普锡,一共五个人都来齐了。

  “要进就进去,在这儿挡着干什么!“

  一道不是很友善的男声从几人身后传来。

  唐骁回头,看到了穿着红白相间队服的五个男人。

  清果注意留意了一下他们的队服,左侧绣了队名,野狼。

  好土的名字。。

  “我们没挡你们的路啊。“方卿回了句。

  他们站的距离门还有一段距离呢,半点也没挡到门。

  “你站在这儿,就是挡了我的路。”说话的男人面部表情凶狠,两步到了方卿跟前。

  一米八的个子看上压迫感十足。

  “你们不讲理啊,我们站的离门远着呢!”

  男人笑出声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没有礼貌的后辈,你们几个臭小子,毛长齐了吗就出来参加比赛?”

  “你们怎么说话呢这是。”方卿一下子就不乐意了。

  这几个男人明显是找茬的。

  “哟,还生气了这是,你们是什么战队的?”男人说着低头看到了方卿身上的队服,“dream?”

  他后面的人探头过来说了句,“队长,是宁洲科技大学参赛队伍之一,都是些学生。”

  被唤作队长的男人眼中的不屑越发深厚。

  “还真的是些乳臭未干的臭小子,难怪一点礼貌都没有,真是不懂规矩。”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温黎开口,“第一次参加比赛不是很懂规矩,也比不过那些参加了无数次的,虽然没什么名气和本事,但至少论比赛流程,我们的确也不是很清楚。”

  方卿憋住笑意,这个野狼战队连续五年都入围全国赛,可是实力也不算太强,每一次都是倒数第一的位置。

  所有热衷网络信息安全比赛的人都知道这个战队,却没人喜欢他们,因为以前和他们一起参加比赛的队伍也都取得了好成绩,维度野狼依旧是吊车尾,也被圈内称为全国赛的钉子户,还是倒数第一的钉子户。

  听出来温黎话里的意思,男人气的眼睛都发红了。

  “你这个臭丫头,我看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敢这么和我们说话,都是些还没毕业的小雏鸟,如果不是你们学校的名额,你们怎么可能能进来!“

  这样的人居然还嘲笑他们。

  “就是,靠着关系参加比赛的,别这么狂!”一旁的野狼队员也跟着说了句。

  “还没毕业的小雏鸟都能和你这老鸟飞的一样高了,等到雏鸟长大了,老鸟估计是死在原地了。“

  唐骁扶额,这段时间他是最了解温黎的,看上去气质清冷,话又少,可是正二八经话多的时候,就能怼的你无话可说。

  偏偏还说的都在重点上,让人无话反驳。

  “我看你今天这是……”

  野狼队长气的要冲过来,被身后的队员一把拉住。

  “队长,她好像是慕温黎。”

  他盯着观察了半响,只露了半张脸的女人就已经有勾人妖娆的姿态了,再加上这段时间搜集的资料,这张脸就是慕温黎啊,慕氏可是这次比赛的赞助商。

  “慕温黎?哪个慕温黎?“野狼队长奇怪。

  参加每一场比赛之前肯定是要充分了解自己的对手,根据对手的实力强度选择战术。

  参加比赛除了他们之外一共九支战队,他们都已经收集了详细的资料。

  科大的两只战队战斗力是最不被放在眼里的,再怎么厉害也都是些学生而已。

  可是最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只战队里的两个选手,可都是科技大亨慕氏总裁慕昆的子女。

  姐弟两没在一个战队也就算了,还成了敌对势力,据说慕温黎还是丢失了十五年最近才被找回来的。

  “慕家人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的靠着家里,不靠家里的话什么都不是。“

  在所有人的眼里,慕温黎和慕辰星能够参加全国总决赛被看成了资本的运作。

  有钱人想给孩子的身上镀层金而花些钱出去,很值得。

  “队长,我们还是过去吧。”野狼队员哄着他。

  “耍嘴皮子没什么意思,正二八经的高手,我们明天手底下见证真章。”野狼队长带着队员浩浩荡荡的往前过去。

  方卿听出老他的意思,这些人目光短浅,难怪参加了这么多次的比赛也没能够成什么大器。

  “温黎你别生气。“清果语气里带着安慰。

  温黎勾唇轻笑,“不是什么人都能入我的眼。“

  为了这些虾兵蟹将占用心思,她是有多闲。

  唐骁倒是很欣赏温黎的性子,明明不是个会吃亏的,却也是个能容人的人。

  在她的世界里,也许很多东西都有一个区分,配和不配的区别。

  普锡坐在轮椅上,将刚才的一切收入眼底,从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尤其是李萌洛的事情之后,他再也不相信慕温黎会是一个普通人。

  “要过去打个招呼吗?“严恒看了眼几人。

  现在的情况不是打不打招呼的事情,而是两队人在场地里不知不觉得就走到了一起。

  “慕温黎,这是全国的比赛,你要是真的狂,就拿下第一名的成绩让所有人闭嘴。”慕辰星嗓音响亮,说的掷地有声。

  显然刚才野狼队长的话都是被他给听进去了。

  他们这样的人,哪怕再努力,再有天分,在外人眼里都是慕家的功劳。

  如同一个诅咒一样,如影随形,一辈子逃不开。

  “你这是在向我们下战书吗?”方卿盯着慕辰星。

  这段时间他们都在埋头训练,ESD的人也没在找过他们的麻烦,还想着也许是被温黎虐怕了。

  怎么今天老毛病又犯了。

  “你可以这么理解。”慕辰星没有反驳。

  “别闹了方卿,过两天就要比赛了。”童霖安拉扯方卿的袖子。

  唐骁看的出来这两天慕辰星的精神状态好像不是很好,按照从前慕辰星的性子来说,他是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这两天他这是怎么了。

  “那边不是科大的两个队伍吗?怎么看上去好像相处的并不是很好,那气势剑拔弩张的。”路过的参赛选手好奇的停下来看着站圆台中间的两支队伍。

  “他们怎么可能相处的好,我特地收集了资料,两个队伍的队长从高中的时候就是死对头,后来听说ESD的队长慕辰星的姐姐加入了dream,那个姐姐一直都不是很得慕家人的喜欢。”说着那个选手得声音故意降下来,“好像听说走丢只是一个借口,慕温黎好像是慕昆的私生女。”

  不然得话用什么理由来解释他们亲姐弟不亲的事实,豪门世家,总是有很多的秘辛啊。

  “切,反正都是关系户,能有什么正二八经的本事,尤其是那个慕温黎,穷乡僻壤的乡下长大的,怕是连电脑都没碰过,慕家也敢送她来参加比赛。”

  慕家为了自己的孩子也煞费苦心。

  这些话都毫无遗漏的传到了几人耳朵里,参赛队伍里另外八支队伍都是参加过大大小小比赛的,有正二八经实力摆在那里,自然是看不上这些关系户了。

  有的时候,有权有势,也是一种罪过。

  “这些人说的话未免也太难听了。”童霖安蹙眉。

  原本以为从校内选拔赛出线,能够证明他们的实力,没想到比赛的路越走越宽,碰到的不公还是越来越多。

  “有的时候实力未必能够让所有人闭嘴。”慕辰星冷哼一声,却透着无力。

  从小到大,这样的白眼他不知道受过多少,哪怕你再如何厉害,在很多人眼中都是靠家里的富二代。

  就因为家世,很多人会不自觉地将你的努力抹杀,你所有的成就都归于慕家的光环,而不是你自己。

  温黎视线扫过场馆内的所有人,再看向慕辰星的时候,眸中满是冷冽。

  “不是你的实力无法让人闭嘴,而是你不够强大,任何事情最怕的,就是做到极致,做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慕辰星心里一紧,那双眼睛好像看透了他心中所想,毫不留情说出来的话却刺破了他的伪装。

  唐骁看着两人,似乎懂了些什么。

  “我们先回去吧,场馆也看的差不多了,还得回去准备设备呢。”清果提醒道。

  这次比赛的电脑设备都是自带,为了避免使用过程中出线问题,他们还得回去好好的调试调试。

  “祝你们取得好成绩。”唐骁开口,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慕辰星,没有丝毫的避让。

  他的话让童霖安愣了愣,唐骁虽然性子温和,平时对于ESD的i挑衅也从来没有回应过,但也从来没有这么和慕辰星说过话。

  “你们也是。”慕辰星松口。

  看着几人远去的背影,普锡轻笑,“从校内比赛到现在的全国总决赛,我们要面对的争议好像越来越多了。”

  现在好像其他八队的目光都是放在他们科大这两支队伍的身上的,一路上过来的目光,都是白眼和不屑一顾。

  “不管你们怎么说,我和慕温黎的帐还没算完呢。”周逍云站在普锡和慕辰星身后,拳头握的死紧。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普锡没开口,他知道周逍云的恨意是什么,周家和李家已经见过面了。

  很快周逍云和李萌洛订婚的事情就要敲定下来,周宏倒是很高兴人,虽然娶到的儿媳妇不是慕家的女儿,但始终也和慕家沾亲带故的,以后周家真的有用得到的地方,慕家不会不管。

  就因为这件事情,周宏前两天还往周逍云的卡里打了一千万当作是奖励。

  可是对于这桩慕老爷子拍板钉钉定下来的婚事,李萌洛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闹了好几天,连绝食都闹出来了,还想去找慕温黎算账,被慕老爷子下命令关在李家,现在都没放出来。

  至于周逍云,原本就是个花花公子,也从来没在乎过自己以后会娶什么样的女人,可是这李萌洛,张扬跋扈骄纵任性,他就算是不想管以后娶得什么女人,也接受不了娶那个大小姐。

  在周逍云的眼里,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是慕温黎,如果不是慕温黎的话,他也就不会变成这样。

  “我也不想说什么,你自己好自为之吧。”普锡还是劝了句。

  “辰星,我要是弄死她,你爷爷会不会折腾我?”周逍云咬着牙开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开玩笑。

  慕辰星拍拍他的肩膀,一句话没说就走远了。

  普锡自顾自的往前划着轮椅,他不就是个最好的前车之鉴吗,第一次招惹慕温黎,被打的浑身疼,第二次招惹慕温黎,直接被断了腿。

  那可不是扫把星,那是颗惹不起的霸王星,识时务者为俊杰,他是不会再和慕温黎作对了,太费人了。

  ……

  温黎踩着滑板从科技馆出来,刚好上了人行道上,这会儿正好是上班的时间,街道上的人不多。

  脚下用力往前滑了一下,走出一公里之后,一辆褐色的加长房车停在了她面前两百米。

  温黎脚下用力,一个回旋稳住了滑板,停在原地看着拉开的车门。

  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的中年男人,鼻梁上戴着金丝边眼镜,梳理整齐的头发左边看得到花白的颜色。

  “三小姐,先生让你上车。”

  车门往左边滑过去,温黎看到了坐在后面纯手工皮椅上的男人,他穿了烟灰色西装,纯黑色的头发应该是染过的,一张国字脸上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更为出彩的是脸上的络腮胡,像是刻意修整过的一样,显得杂乱有序,却又让人过目不忘。

  温黎自然是知道这个人的,穆昆。

  陆雪的丈夫,慕辰屿的父亲。

  “三小姐。”一旁的秘书十分礼貌的再叫了一声。

  温黎抬脚,毫不客气的将滑板用脚尖踢给了面前的人,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秘书抬手,勉强接住了滑板之后返回车子上。

  褐色的车门合上,司机发动车子开出去。

  “你应该还不认识我,我是穆昆。”、

  很浑厚的男声,是这个年龄段的男人的特征。

  “慕家多的是你的照片,到处见得到。“温黎回了句。

  司机的车子开的十分平稳,也很缓慢,慕昆轻笑出声,抖了抖手上的雪茄。

  “是个有意思的孩子,辰屿和我说的没错,你的性子的确不太好。”

  看上去冷冷清清的小姑娘,却浑身都是倒刺,不显张扬,却也十足的张狂。

  “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刚刚才回到慕家就闹出这么多的事情,不是个安份的。”

  从慕温黎进慕家大门开始,再到前两天的李萌洛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他都清楚的很。

  那股雪茄的味道一直弥漫在车厢里,温黎看着窗外陆续过去的风景。

  “知道我搬出慕家了还特地找过来,有什么事情快点说,我赶时间。”

  慕昆手里的雪茄按在烟灰缸里熄灭了,他抬手,指尖轻轻弹开了落在裤子上的烟灰。

  “既然回到慕家了,自然要一切以慕家为先,因为你的缘故慕氏的股价今天早上已经开始下跌,我要你明天退赛,弥补损失。”慕昆提出要求。

  才刚从D洲回来的穆昆能过来见慕温黎这边,也是有自己的考量的。

  因为慕温黎和慕辰星一起参赛的缘故,早上开始的新闻里就出现了许多不好的标题,有心人将慕温黎的从前扒拉出来,意在指责赞助商的慕氏夹带私货,花了钱让慕氏两姐弟进了决赛。

  早上开始慕氏的股价开始疯狂往下掉,再加上外界似有soya想要取消合作的消息,自然这股价就变得不太稳定。

  “慕氏只需要一个争光的人就行了,你能力不足又是个女孩子,不需要出去抛头露面的。“慕昆盯着眼前的女孩子。

  “慕氏的股价现在跌到多少了?”温黎看着他。

  慕昆抬手,秘书从前面座位上将平板电脑递过来。

  “三小姐可以看那根……“秘书刚想教温黎怎么看就被后座的人打断了。

  “才跌了这么点,慕氏不至于撑不住了吧?”温黎嘲讽道。

  前面的秘书听了这话下意识的抖了抖,这三小姐还真是……

  慕昆面色未动,一黑黝黝的眸子紧盯对面的女孩子,却没有因为她的话生气。

  “你要告诉我的如果就是这件事情,那么你可以停车了。“

  穆昆打了个手势,秘书示意司机停车。

  “明天退赛之后回慕家一趟,别做多余的事情。”慕昆看着已经下车的女孩子张口道。

  温黎拍拍身上的褶皱,扔了一句话下来。

  “还轮不到你们来教我做事。”

  秘书看着滑滑板离开的温黎,有些担忧的看着穆昆,“先生,三小姐看上去是不会退赛的,况且她这个时候退赛,外面也一样的会议论纷纷,这样对小少爷不太好。”

  慕昆坐在车上未动,看着远去的女孩子,眼神迷离。

  秘书看看慕昆,先生刚刚才落地,连慕家和公司都没过去,直接过来找了温黎。

  “孙民,怎么样?”慕昆忽然开口。

  孙民往温黎离开的方向看了眼,想到了那张绝美动人心弦的小脸。

  “很像……”

  慕昆笑了笑,“的确。”

  孙民提醒了一句,“我们该回去了,刚刚老爷子已经打电话过来催促了。”

  这些天慕昆不在家,闹出了这么多事情,慕老爷子怕是也想找慕昆好好谈谈。

  滑板滑出去一段距离之后,苏婧婧打来了电话。

  “按照你的要求,慕氏的股票已经收购的差不多了。”

  股市不稳定,就是最好的收购时机。

  “差不多的时候收手。”回了那边一句。

  来了慕家这么长时间,慕昆这个主要人物也总算是从D洲回来了。

  “你明天真的要退赛啊?”苏婧婧八卦的问了句。

  刚才通过温黎身上的通讯设备她将话听的一清二楚。

  这是嫌弃温黎给慕家丢人了,为了及时止损,下了死命令让她退赛的。

  温黎脚尖用力一蹬,滑板快速的沿着人道路往前。

  “给我下命令,他慕昆还不配。”

  苏婧婧赞同的点头,也是慕家这样的人能够张狂,就慕氏那点资本还不够温黎看的。

  况且她那个性子,从来都是她命令别人的,哪儿有人能命令她的。

  在她的面前发号施令,也要看看你的等级够不够。

  “慕氏的几处投资我都已经发给你了,让楼清帮你,务必断掉慕氏的资金链。”

  “明白,我这就安排下去。”

  苏婧婧笑了,温黎这人本身也不爱钱,但却有能够将财富积累起来的本事,慕家那点钱要是拿来和她对着砸,怕是还不够看的。

  既然要从人家的嘴里问东西出来,自然要将人逼到穷途末路了才能够有效果。

  :。:

看过《傅爷的王牌傲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