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返1982 > 324章 强哥不强
  面对张本民的加入,对付孟盛强的大汉分了心,他停住脚步,扬起砍刀,对着张本民和孟盛强不停地转动身体,似乎在寻找合适的下手目标和机会。

  “今天的事到此为止吧,你回去后带个话给‘豁耳’,不是我孟盛强不仗义,担保的事情肯定会负责,只是现在还没理清头绪,让他再等等,早晚会给他个说法。”孟盛强没打算进攻,而且显出了十足的诚意,说完话便松弛了两个膀子,毫无防备地站着。

  “可以,但让我把人带回去。”对方言语间有点惶恐,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毕竟在少顷间,两个同伙就被放倒。

  “没问题。”孟盛强很干脆,又转向张本民问:“他们都没什么大碍吧。”

  “嗯。”张本民点点头,“没什么大事,休养一阵就行。”

  “回去你跟‘豁耳’说,医药费算我的。”孟盛强对那人道,“改天我亲自送过去。”

  在孟盛强的求知下,事情就这么了结,对方三人搀扶着爬进车里,飞驰而去。

  “强哥,他们不会报案吧。”张本民有另外的担心。

  “不会的,我们这行一般没人坏规矩,说好私下解决的事情,不会麻烦人民公安。”孟盛强拍了下张本民肩膀,“兄弟,你身手不错,练过?”

  “没,可能就是反应快一点。”

  “速度快,是个大优势,改天强化一下搏击技,应该是个高手。”孟盛强边走边道,“对了,你的事我听说过,简直不可思议!”

  “我被陷害了,正准备离开这里,春山已没法立足。”

  “走也没用,已经通缉了,哪儿都不安全。当然,外地相对要好一些。”孟盛强说着皱起眉头,“这几天,你不会是一直躲在城里吧?”

  张本民摇了摇头,把在山里逃生的事讲了,孟盛强听得直咂嘴。

  “真是可以,要是一般人,还不早就被捏了回去?哪还能好好地脱身!”

  “兴许是运气好吧,总能化险为夷。”

  “那叫天无绝人之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啊,是个有福气的人。我看这样,你不如留下来,我帮你找地方躲着。”

  “虽说越危险的地方往往越安全,但那是从短时间内着眼的,长期来看,像我这样见不得阳光的,还是躲得越远越好。”

  “那可不一定,躲到什么时候是个头?你是被冤枉的,就得想办法找证据洗清罪名才是最终出路。”孟盛强轻声一叹,“当然,那有难度,不过这种事就得迎难而上。你先跟我回去,慢慢想办法。”

  张本民跟孟盛强走了,来到了一栋独家独院的小别墅。

  这里属于县城北部边缘,也可以说是郊区,相对比较安静。

  “这是我的一个据点,一次长租好几年,平时用得很少,你在这里绝对很安全。人啊,要狡兔学习,没有三窟起码也得有两窟吧。”到了别墅,孟盛强笑了起来,拍着张本民肩膀道,“行了,安心先呆上几天,等会我给你弄些吃的,不要出门。”

  “谢谢强哥。”

  “谢什么,刚才你救了我,我还没说谢呢。等几天我把和豁耳方面的事解释清楚,再跟你一起想办法怎么讨回清白。”孟盛强很干脆,“这会儿不行,现在我也是麻烦缠身。”

  “豁耳是什么人?”

  “混社会的,不过他跟的大哥厉害,叫邵绍强。那些就暂不多说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休息好,这几天跟惊弓鸟似的,肯定很累。”

  孟盛强说完,给了张本民一套别墅的钥匙,然后出去买食物。

  时间不长,也就半个小时,孟盛强提着两大兜吃的回来了,要张本民自己动手。张本民说晚上刚吃了两大碗鸡蛋面,还不饿,现在需要的是休息。

  孟盛强说随便,在这里不用拘束,然后自己泡了包方便面。

  张本民钻进了卧室,不过一时半会是睡不着的,计划有变,得重新规划下一步的行动。

  想得有点心烦意乱,直到天快亮时才昏昏睡去,醒来已是中午时分。

  一早出去的孟盛强刚好回来,气色不错,说已经找了中间人接洽,豁耳约他晚上喝茶谈事。

  “强哥,小心有圈套,虽然道上的人讲规矩,但狠起来的时候,是完全没有底线和人性的。”张本民提醒孟盛强注意安全。

  孟盛强不以为然地一笑,“放心,其实我跟他平常还挺熟的,事情说开了就好。”

  “你跟豁耳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直觉告诉张本民,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弄不好孟盛强此次出去凶多吉少。

  说到和豁耳之间的矛盾,孟盛强也颇为感慨。

  “这事因光头疤而起,光头疤、豁耳还有我,我们三人都相互认识。光头疤向豁耳借了一大笔钱,我呢,做了个担保人,可谁知道光头疤那边出了事,钱还不上了,结果豁耳就找我,要我还那笔钱。”孟盛强说着,拿出个相册,翻出他和光头疤的照片指给张本民看,“就是这家伙,可把我害苦了。”

  “那你要是帮光头疤还这笔钱,感觉不是很亏么?”

  “就是嘛,再说我也没那么多现金啊,所以,豁耳就提出要把我的二手车交易那块业务拿过去。那怎么可能?二手车交易是我的主业,如果拱手让出去我还吃个屁?因此,豁耳就瞪眼翻脸了,说要么拿钱出来,要么把业务转给他,而这两点我都做不到,所以他就找我的麻烦。今夜不就是么,再加上我一时大意,差点中了他的招。”

  “强哥,光头疤那边的情况你了解吗?他借钱干什么用的,结果到底怎样?”

  “他要投资个项目,但后来似乎什么都没做。”

  “没投资,那钱到哪儿去了?”

  “那个不知道,反正他就不声不吭地没了踪影。”

  “光头疤是做什么的?”

  “在各娱乐场所帮人看场子,另外还带着收收保护费。”

  “强哥,虽说职业无高低贵贱之分,可我总觉得光头疤那人有点不靠谱。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他把钱给挥霍了,也不至于悄无声息地消失吧?”

  “你是说,他们在合伙算计我?”

  “不是没有可能,而且从你所说的来分析,我认为主谋就是豁耳,他看重的应该是你二手车交易业务那块肥肉。”

  “嗯,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孟盛强皱起眉头陷入沉思,“要真是那样的话,我是得小心点。”

  “要不晚上我跟你一起,我在暗中不出面,关键时刻多少也能照应点。”

  “不用,人我是有的,可那种场合最好就是单刀赴会,否则会激化矛盾。再说了,你现在的处境比我要危险得多,所以你还是老实点,呆在这里别乱动。”

  孟盛强说完就走了。

  张本民也没法再讲什么,洗漱了一把,精神了不少。这里水电气齐全,他煮了碗方便面,加了两个卤蛋,还有两根火腿肠。

  吃完接着睡,现在依旧感觉疲弱,得好好补觉。

  再醒来,天已上黑影。张本民打算出去转转,处境危险,警惕性就高,说实话,他并不觉得这里有多安全,还是要观察一下附近的地形。

  趁暮色,张本民走出大门,周围行人不多,毕竟是城区边缘,人气并不旺。不过,不远处的一个路口倒是很热闹,远远就能看到街口的大摊小贩前人来人往,那里是旧居民区。

  张本民不敢过去,毕竟人多眼杂,只是在别墅周围转了一圈。别墅北面是一个小木材加工厂,看上去很破败,院子里乱七八糟地堆了些东西。

  没敢多转悠,很快就回到别墅,张本民上二楼看了看,房间几乎都是空的,三楼也一样。下去的时候,二楼过道北面的一扇窗户引起了他的主意,这里可以钻出去,关键时刻能成为逃生通道,直接跳到木材加工厂的院子里。

  入夜,后面木材加工厂的“轰隆”声将张本民惊醒,两辆货车在卸载木头。

  醒来后,便失眠。

  此时,孟盛强还没有回来,是被算计了,还是和谈尚未结束?张本民隐约觉得他似乎遭到了不测。

  等到天明,依旧不见孟盛强。到下午三点多钟,还是毫无音讯。预感越来越不妙,张本民觉得不能窝在别墅里傻等,便出去看看。

  走在路边,行人都各顾其事,并不在意身边出现的陌生人。但张本民仍然小心翼翼,不怎么敢抬头。正因为低着头,竟意外看到了个震惊的消息:孟盛强死了。

  在一个垃圾桶旁边,地上躺着一张油兮兮的《兴宁晨报》,上面有条爆炸性新闻,小标题是“‘强哥’不强”,大标题是“持枪抢劫被击毙”。报道中的“强哥”,就是孟盛强,说他昨晚拿仿制手枪抢劫豪车,被闻讯赶来的民警开枪击毙。

  抢劫豪车?纯粹是胡说八道!

  孟盛强是冤死的,这一点张本民敢肯定,但他帮不了什么,至少目前是这样。

  心慌意乱,接下来该怎么办?

  还是按照最初的计划,离开春山,去兴宁。

看过《重返1982》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