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返1982 > 323章 高大丫
  前往高虹芬宿舍,张本民心情复杂,不想伤害往往会带来更大的伤害,现在是时候该和她做个彻底的了断了。

  尽量走偏道,行人不多,相对来讲要更安全一些,但张本民总有种被喊打的担心和恐惧。事实上,没有人会在乎谁是谁,谁都不愿相信自己的运气会那么好或那么坏,能在街头碰到他这个潜逃的危险“杀人犯”。

  开门的高虹芬见到张本民愣了一下,马上就抱住了他,浑身颤抖着哭起来。

  “我没杀人。”张本民说。

  高虹芬用力点着头,“我知道,我知道的。”

  “弄点饭给我吃。”

  “你想吃什么?”

  “只要是饭,什么都行!”

  高虹芬煮了一碗鸡蛋面,看着张本民狼吞虎咽很心疼,“慢点,太烫了。”说完,重新拿了两个碗,不断把面挑出来凉着。

  张本民突然放下了筷子,哭了。

  “怎么了?”高虹芬问。

  “我他娘的终于搞明白了,以前带你弟和孙余粮到屏坝街上吃烤饼裹油条还有凉粉的时候,孙余粮为什么会哭。”张本民又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口面条塞进嘴里,边吃边道:“那是因为,真他娘的好吃!”

  高虹芬哭着微笑,抬手摸摸张本民的头,想开口却不知怎么说。

  “不用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张本民看着眼泡红肿的高虹芬,知道这几天她一直在煎熬着。

  “怎么好?我都要愁死了!”高虹芬哭出了声。

  “动静小点,没准你这里也被监视了。”话一出口,张本民来不及放下筷子就跳了起来,到窗户和门边观察了一番。

  “我已经留意过了,没有危险。”

  “你知道我会来?”

  “不是很确定。”

  “其实,我这次来时想跟你说……”张本民放下筷子,“我们,不能在一起。”

  “什么意思?”

  “我没法娶你做媳妇。”

  高虹芬没说话,情绪也没有什么波动,“说实话,我也没想过做你的老婆。”

  “可是在出事前,我是笃定的。”张本民道,“不过现在我觉得不合适了,因为我自身的原因,注定不会是安稳的一生,除去眼下的意外之灾,原本还有我父亲的事,为他伸冤报仇时,也会有凶险。”

  “你不想把各种不安全带给我?”

  “是的,那样会更让我心力憔悴。”张本民叹了口气,道:“还有,你我是穷苦人家出身,你是家中的老大,肩负着太多的期望。父母以你为荣,还有弟弟妹妹,他们视你为骄傲。如果你飘摇了起来,相当于是摧毁了他们的精神支柱。”

  “也许是吧,人毕竟不能只为自己活着。”高虹芬道,“有时想想家人,觉得自己都不是那么重要了,只要爸妈和弟弟妹妹们高兴,我就是开心的。”

  “要不,怎么说你是个好女人呢。”张本民低下了头,“你结婚的时候,我不会到场给你祝贺,尽管那个时候,你只是我好兄弟高奋进的姐姐。”

  “那个……都再说吧。”高虹芬深呼吸了下,“先说眼前的,你打算你怎么办?”

  “出去躲一阵子,然后找机会为自己洗清不白之冤。”

  “去哪儿?”

  “现在不知道,就是知道了也不告诉你,免得你惦记。”

  “好吧。”高虹芬道,“你只要记得我在哪里就行,随时都可以回来。”

  “……”张本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老家那边,有什么要交待的?”

  “没有。”张本民想了下,道:“假如要有人问,你就说我没什么事。”

  “也不跟奶奶说一声?”

  “不说,她一心向佛,快成仙了。”张本民道,“我知道,奶奶那么做是在帮我祈福。”

  “知道了。”高虹芬点点头,“那我希望奶奶是神仙!能保着你!”

  张本民闭上眼,寻思了一下,道:“在离开之前,我想喊你一声高大丫。”他放下了筷子,“那样我就能把你种在心里。”

  “嗯。”高虹芬又是一点头,“我也想对你做一件事。”

  “说。”

  “打你一耳光。”

  “为什么?”

  “不告诉你。”

  “好吧。”张本民把脸伸了过去。

  “啪!”

  高虹芬真的打了,而且很用力。

  张本民摸着麻胀的脸,一时间有点犯傻,“你,你来真的?高大丫?!”

  “是的。”

  “哦。”张本民点着头,“如果你有恨,就再来一下吧。”

  “一个就够了。”高虹芬坚强地抿了抿嘴,“你什么时候走?”

  “等会就走,必须趁夜里。”

  高虹芬起身走到衣橱钱,拿出个信封,“这钱你拿着,不用还。”

  张本民没说话,伸手接过,掂了掂,装进了口袋。

  沉默。

  千言万语,化作无声的相拥。

  “就这样吧,高大丫,再见了。”张本民没法再逗留下去。

  一切,都很悲伤。

  一切,也很平静。

  似乎没有不舍,也没有一步三回头。只有一个孤独、阴郁、执着的背影,出门后渐渐消失在夜色之中。

  很快,房间里传出了伤彻心扉、压抑很久了的哭声。

  那个影子又出现了,不过没有进门,只是形如枯槁地默默站立,听了一阵,方转身离去。

  张本民哭了,但很快就抹干眼泪,他怕儿女情长英雄气短,毕竟接下来的日子还需要太多的勇力。

  依旧向南而行。

  出了城区,站在一处高坡上,回望灯火阑珊的县城,张本民很是感触,他握了握拳头,算是一种宣誓,然后走下高坡在路边躲着,等待出城的货车。

  扒货车上高速,到服务区寻找机会搭车去市里,这就是眼前的打算。

  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了,货车还没出现,可两辆疾驰的汽车却像疯了一样从远处窜过来。后面一辆马力强劲,在张本民不远处将前车逼停。前车停后,里面钻出一个人,跌跌撞撞地朝他刚才立脚的高坡上跑去。几乎同时,后车里出来两个大汉,紧追过去。

  半坡之上,逃跑的人便被拽住。光线不是太强,看不太清具体的厮打,但张本民能听到哀嚎声。打打杀杀的事还是躲远点,他准备往南多走几步,免得沾上。可就在这时,一个人从坡上翻滚了下来,在他前面几米远的地方停住。

  “帮,帮个忙,报警……有人追杀我。”那人有气无力地说。

  搁在平时,怎么帮都无所谓,救人于危急中嘛,可如今的张本民却有些无能为力。“我不能见警察。”他说。

  “兄弟,伸把援手……”

  咿,这个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疑惑间,张本民上前两步,刚好借着过路车的灯光,看到了流着鼻血的孟盛强。

  “强哥!”

  “是……是你?!”孟盛强也认出了张本民。

  这时,坡上的两人已追了下来,前车的驾驶员也推开车门走出,齐齐向这边靠近。

  张本民赶紧扶起孟盛强,“到前面的绿化带里,那里好周旋!”

  孟盛强随着张本民一瘸一拐地沿着路边向南疾走,同时费力地掏出把匕首防备着。

  “强哥,家伙还是给我吧,反正我现在要跑路,不管怎样也无所谓了!”张本民拿过孟盛强的匕首,“你先走,我来挡一阵!”

  孟盛强也不孬种,摇头道:“不,我留下,好歹也是二对三。”

  对方最先跑过来的是司机,因为开始没有追打孟盛强,体力保存比较好。他没看清张本民手里有匕首,过来后便猛地跳起踹过来一脚。

  张本民轻巧地一侧身,顺手把匕首戳进了司机的大腿。

  随着“啊”地一声惨叫,司机跌落在地。趁这会工夫,张本民和孟盛强趁机继续往前跑。但没跑多远,原先的两个大汉赶到,他们看着张本民和孟盛强,犹豫了一下,各自掏出砍刀,双双扑了过来。

  当下张本民来不及说话,又把匕首放到了孟盛强手里。孟盛强看了看他,也没客气,牢牢地攥住,盯住来人。

  冲着张本民来的大汉,单臂交叉挥舞着砍刀,快速逼近。

  张本民早已拿出帆布包里的小军刀,扳出最长的刀片,防守中带着攻势,小碎步向后退着。

  盯着大汉的砍刀,在落到最低点的时候,张本民迅速前冲一步,刺出手中小刀。大汉一看,来不及挥起砍刀,连忙向后一撤身,躲过。

  这种情形当然要跟进,否则大汉再扬起砍刀又将占据优势,毕竟一寸长一寸强。张本民只有充分发挥一寸短一寸险的作用,一个高弹跳,同时伸出手臂,再次出手。

  大汉眼见不妙,连忙持续后退,以避开张本民的追击,同时又对他挥起了砍刀。

  不过,张本民的出击不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高弹跳后,他在空中身体一个前倾,把大汉后退腾出的安全空间完全挤压掉,然后手臂一伸,便把小刀片准确地扎在了大汉挥刀的手臂上。

  准确地说,落刀的位置是三角肌和三头肌的接合处,此处受伤破坏性较大,影响胳膊平举。大汉想再挥刀,却抬不起手来。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张本民抖起左手,迅猛地在他的喉咙上来了个有力的击打。

  大汉看上去像哽噎了一下,“嗷”地一声,然后单手捂着脖子瘫软下来。张本民来不及多看他一眼,立刻向孟盛强奔去。

  此时的孟盛强已招架不住,只是虚张声势挥动着匕首,疲于逃窜躲避。

看过《重返1982》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