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洪荒大佬的星际食谱 > 第32章 我祖母她颜控

第32章 我祖母她颜控

  秦梵骤然看向禁闭室方向。

  随后,她闭了闭眼,那片如潮水般的光浪光海一下子淹没了那几团黑暗,并且顺利的与黑暗中的青铜烛光合会。

  胜利大会师!

  只是可惜了……她的木雕……

  秦梵嘴角微微上扬,她似乎能从那黑暗中的三朵青铜烛火中,分辨出属于何姐的那一朵。

  在经过黑暗的压迫和光明的融入后。

  不曾熄灭的三朵烛火。

  更明亮了几分。

  “巴泽!咳咳咳!!”

  祥和的气场如水镜一般突然间消散、破碎。

  一个清悦的声音叫了巴队长的名字,然后就是一阵猛咳,两位‘老弱病残’中占半部江山的老人病人搀扶着出来了。

  巴泽闪电般窜了过去,扶住了老人。

  言静和平头青年也是,忙上前一人扶老人,一人冲白发青年伸手。

  不过,两人都被拒绝了。

  老人坚持自己不老,没事,青年则一面捂住咳嗽,一面沉静微笑的拒绝了相扶,站得很稳。

  “你先进去处理一下,不用管我们!”

  青年勉强止住咳,挥了挥手。

  “好!言静,秦梵,你们陪明老到暖间坐一会儿,让小黄准备一下!”巴泽几句话安排了下,人就消失在眼前。

  秦梵有点懵,陪老人她到是有经验,可……暖间在哪里?

  她看向言静,言静也静静的看向她。

  “……”

  “我来带路!”

  平头青年出乎意料的开口了,言静看了他一眼,目光示意,他飞快自我介绍了下,带路走在前面。

  秦梵很自然的上前扶住老人。

  一直拒绝别人搀扶,坚持自己不老的老太太看了秦梵一眼,没有拒绝。

  长相温润五官线条柔和的明澈和言静跟在后面。

  他不自在的轻咳了几声,看了看被人扶着再没有半点别扭的祖母,又侧头看向言静,不好意思的解释:

  “我祖母她只是有点……颜控!”

  明澈看到前方回头半张侧脸的少女,眼中闪过恍然,脱口而出将‘不习惯’三个字改了。

  言静脚步微顿,深深看了他一眼。

  随后,加快了步伐。

  明澈身为圣系职业者,对好恶情绪自然极其敏|感,他一头雾水的走在风衣女子的身后中,连咳嗽都几乎忘了。

  这位……女士好像看他有点不顺眼?

  不过,说是恶意又太轻微了。

  明澈左思又想没有答案,干脆就上前问了。

  两人站在休息间的门口过道上,言静清冷的表情一时间都有些木然,本来就不擅交际的她顿时沉默了。

  门外两人面对面沉默。

  屋内暖暖的环境下。

  精神抖擞的老人开口讲述着她过去人生中一个个有趣的小片段,逗得平头青年郭彦朋哈哈大笑。

  室内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秦梵也在这种极其轻松的气氛下,露出浅浅笑意。

  “对嘛,小姑娘这样才更加漂亮可爱~~”老人用着波浪音,童趣十足的逗着秦梵,见她笑了才开怀起来。

  秦梵对老人好感大增。

  虽然她面上一直笑语自然,可心底深处也不是没有压力。

  未知带来的不安。

  一直存在。

  简简单单就答应加入治安处,也是因为,治安司的职责和形象,各方面都像极了前世的警察叔叔!

  说白了,能带给她不少安全感。

  “您也很漂亮可爱~!”

  秦梵放下心中多余的思虑,放开了心和老人相处,乐观开朗又很有些童心的老人。

  秦梵那天生温柔精致脸蛋也随着她心境像是绽开了一般。

  老人用着轻松有趣的语气,描述着她经历过的某些惊险追逐,将一个个探险般的过往说得比看小说还有意思。

  秦梵心中一动,从中还真收获了不少。

  结合之前小黄说的一点大概。

  圣器和封印物不同,这两者又和艺术品截然不同。

  前者是圣系职业者的专属道具,似乎越强大的圣系职业者蕴养的圣器越为强大,作用也越多。

  详细的等级区分,老人没有说。

  而圣油,也是由一件圣器出产的,那是一件无主的圣器,很特殊的圣器,具体情况老人也没细说。

  “那您的圣器呢?”

  秦梵忍不住好奇的追问了一句。

  因为据老人所说,圣职者的圣器就是士兵的武器,任何时候都要随身携带,放到最便于取用的位置。

  让自身与圣器气场时时融合。

  秦梵打量了老人全身,类春季的气候,微凉。

  老人穿的灰蓝色半高领的长袖衣裤,便于行动,也比较修身,完全看不出身上还能藏圣器。

  秦梵脑中将圣器用前世古代的祭器代入。

  她其实有很问题想问老人。

  不过,现在并不是太恰当的时机,她留意到老人精神了一阵后,神情间稍稍有点疲惫了。

  似乎是室内的暖意让人催眠。

  老人轻轻打了一个哈欠。

  “我的圣器啊,哈哈哈!当然在一个很特殊的地方!”老人冲秦梵挤了挤眼,凑到她耳旁,故作悄悄话。

  秦梵没打算再问,就要岔开话题。

  老人却依旧悄悄对秦梵耳语:“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给后人留下一件永恒的……真银圣器!”

  秦梵没听太懂,不过附和着老人微笑点头。

  并鼓励她,一定能行啥的。

  老人看她的目光很柔和,却又带了点孩童般的狡黠,说了‘真银圣器’后,她不再提圣器的事。

  又说起圣银的提炼。

  不过,没说几句,话题又自然而然拐到了净化前的合理准备,她提出的环境、气氛与人的统一协调论。

  秦梵在心中脑补了‘天地人’三才合一。

  觉得挺契合的。

  老人时不时又穿插了点关于遇变异者,自救的办法一二三。

  话题极广,甚至还拐出圈,谈起了插花与环境、气场间的影响,说起了她曾经年轻时见过的一片花海。

  她神情陶醉,说,那是圣地。

  秦梵有前世和现世的记忆在,除了特定知识外,其他杂学的知识面也非常广博,当然,不太精。

  对现代人来说。

  很多杂学都只是兴趣爱好,理论知识丰富就好了,和人谈天不落下风就好了。

  至于精通?

  又不是职业的,又不是专家大师。

  人生中有趣的东西这么多,哪里有时间沉浸专一的精学一件技艺?

  总之。

  说起来也算知识广博的她,和老人越说越热烈,说啥都能搭的上话,要么能捧哏,逗得老人一个劲的说要认她当闺女。

  门外有人站不住了。

  “等一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洪荒大佬的星际食谱》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