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子凡界 > 第二百一十章 记得想为师啊

第二百一十章 记得想为师啊

  第二百一十章  记得想为师啊

  阿弥拿出的正是那顶他炼制出来的,能够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身份的和尚牌帽子。

  周兴疑惑地看着阿弥手中的帽子,说道:“师父,这就是你要送给我的礼物吗?”他看了一会儿也还是没有看出这是一件什么东西!

  “这是一顶帽子!别看它这么的平凡,其实它是一件神器来着。它的妙用等你认主了之后就会明白了。”阿弥说道。

  “它是帽子?”周兴吃惊道。

  他还没有见过这么恶心的帽子呢,不单止会恶心到别人,连自己都恶心到了,乃至于他都忘了它是一件神器来着!

  阿弥就对他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不知道怎么了解自己是否真的领悟了那句话吗?戴上它,等你真正领悟那句话之后,你就能够将它拿下来了。”

  “真的吗?”周兴将信将疑地接过这顶奇怪的帽子,戴在自己的头上。

  他戴上去之后就发现这顶帽子慢慢地将他所有的头发包裹住了,然后紧贴着他的皮肤,而且帽子的颜色与他皮肤的颜色一样,就好像他剃了一个光头一样。

  同时,他也认主了帽子,明白到它真的是一件神器,很强大。

  他接收神器的信息时还发现了一种配套的炼体功法,叫作《丈六金身》。他越是了解《丈六金身》就越是激动。

  因为这炼体功法只要练至大成,光凭身体的力量就能够比拟混元境巅峰的实力。当然想要将它修炼成功也是不简单的,不过他有信心。

  “既然你已经入我门,就应该为你取一个法号。你是我的弟子,应当是释字辈,就叫释侍佛吧!”阿弥说道。

  释侍佛?

  周兴听着这个法号总觉得不对劲,怎么就有着一种天生的下人意味呢?侍佛?侍什么佛啊?

  “师父,我觉得这个法号有种低人一等的味道啊!和尚不都是讲究众生平等的吗?”周兴问道。

  “讲是这么讲,不过世间和尚何其多,又讲了多少岁月,你可见过众生平等啊?”阿弥看着周兴说道。

  “是没见过!难道这只是说说而已的吗?”周兴疑惑地问道。

  “等你真正明白那句话的含义,你就会明白众生平等亦不平等,众生不平等亦平等!何须诸多计较!”阿弥平静的说道。

  “有点深奥,不是怎么明白您说的话。”周兴说道。

  “你现在无需明白,日后自会领悟。现在我交给你一卷经书,你以后就学习它吧!”阿弥说完就交给周兴一卷经书。

  周兴接过来一看,不自觉地念道:“《大道臧》复刻本马有才著!”

  阿弥听到他的话一怔,马上将他手上的经书拿了回去,然后面不改色地说道:“给错了,这一本才是!”

  他重新递给周兴一本经书。

  周兴接过来一看经书的名字就瞬间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我日真经》?”心底暗暗惊叹道:师父就是师父,连经书的名字都取得这么的强大!让我瞬间就有了一饱眼福的冲动。嗯?不是说和尚要戒色吗?难道他给我这本经书是为了考验我?

  阿弥狠敲了一下周兴的脑袋骂道:“那个字念大!《大日真经》,真是没文化、真可怕!你以后要多认点字,免得在外人面前闹了笑话!”

  原来阿弥书写所用的文字是他家乡的文字,那个“大”字和神洲的“我”字很是相似,所以周兴才会认错了。

  阿弥将他家乡的文字信息直接灌输给周兴,如果连文字都不认识那还练个毛真经啊!

  周兴有点不好意思了,就转移话题问道:“师父啊,那现在徒儿是跟着您一起生活吗?”他第一次独自出来历练没什么生活经验,心思也单纯,不然也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成为了一个和尚了。

  阿弥看着他说道:“当然不是了,你的《丈六金身》和《大日真经》都需要红尘炼心,必须在游历中修炼。嗯,为了你能够更好地修炼,我先将你的修为封印十年。这样你就能够更容易的融入红尘了。”

  他说完就立马封印了周兴的所有修为,然后对周兴说道:“徒儿啊,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师父,我想留在你的身边行吗?”周兴可怜兮兮的看着阿弥说道。

  阿弥将他的修为封印了,让他很没有安全感啊。如果虚天令还在他的身上的话,那还好,但是已经被张子凡拿走了呀。现在他的心里都是慌慌的,以致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导致他的凡人生涯更加的艰难了。

  阿弥看着他说道:“已经说完啦?”

  周兴一怔,说道:“说完了。”

  “那就一路走好!”阿弥说着随手打开了一道空间裂缝,伸手将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周兴一把抓住,然后丢了进去!

  他也不管他会将他丢到哪里去,完事了还对着空间裂缝喊道:“徒儿,记得想为师啊!”

  想不到我这么快就找到了弟子了,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啊,阿弥心里想道。他看着空间裂缝消失了,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张子凡坐在自己的床上。手中拿着那块虚天令,心里却是想着:周家,又是周家!这周家难道就与我那么的牵扯不清吗?小时候的我因它而离开了自己的家族,现在的囡囡、小胖子和点点也是因为它遭受苦难而与我遇上!神洲姜家,我在那个家里还有着妹妹和弟弟!我那亲生父母应该也会为了我而伤心痛苦吧。

  他越想越多,心里越来越烦躁。

  “要不我直接灭掉这个周家算了?”张子凡自语道。话一出口,他马上就怔住了: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坚定了,轻易就扬言要灭掉一个大家族?我作为这个宇宙的掌控者怎么能够这么任性的处理事情呢,这与我的本性相违啊。

  他不知道姜家就是他的一个心结,如果他不知道姜家的事情还好,可是他偏偏对自己的身世十分的清楚明了,却又不敢找他们相认,这样他的心结只会越来越紧的,这也是他一想到有关姜家的事情时,情绪不稳定的原因。

  他摇了摇头,索性不再去想姜家的事情。

  他看向手中的虚天令,心里分析着:这虚天令明显是一位至尊炼制的,就是不确定这位至尊是不是火尊口中的那三位中的一个呢,还是后来诞生的新至尊?

  混沌世界那么大,既然可以孕育出他这样的至尊,就有可能孕育出另外的至尊。

  混沌世界的前身说是毁灭了,那是站在生灵的角度去说的,对于那个世界的本身却有可能是一次破而后立的过程!

  张子凡很清楚世界的毁灭就相当于将整个世界的资源重新回炉再造一样。

  世间有很多生灵都明白这个道理,有些极端的强大修炼者不就是会直接毁灭掉一个小世界来获取资源的吗。

  很多逆天的宝物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自动融入到世界中去,但是这个过程是可逆的,只要你足够强大,就能够通过炼化世界来重新让那些宝物塑造出来。

  所以,可以想象一个完美的大世界除却那些难以毁灭的尊者之外的所有资源全部毁灭掉,只剩下能量的本质存在,而这些能量又在混沌世界的孕育之下,重新变回那些逆天的宝物。

  而这些逆天的宝物数量是庞大的,足以再次培养出好几位至尊级别的修炼者。

  张子凡有可能就是其中的一个,谁敢言他原来的紫微玉佩就不是混沌世界孕育出来的逆天宝物啊?

  没有紫微玉佩就没有子凡界,张子凡也超脱不了摇光宇宙的束缚,可以说就是它成就了张子凡的一切。

  不过,混沌世界中是否还有着像紫微玉佩一样的宝物存在,谁也说不准,就只能留给时间来验证了。

  张子凡查看了一下虚天令,发现它的灵已经陷入沉睡了,也许是力量透支的缘故。

  他将它里面的那道至尊力量拘了出来,没有运用往生池的力量,单凭自身本来的至尊力量来炼化着。

  :。:

看过《子凡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