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子凡界 > 第八十一章 被封印的记忆

第八十一章 被封印的记忆

  第八十一章  被封印的记忆

  阿弥呆了一下,他也很久没有会他原来那个家了。不过,他也没有多少关于那个家的记忆。

  在他的力量刚被张子凡增强不久后,他就发现他的灵魂深处有一团被封印的记忆!那里应该有家的记忆吧,他心里想道。

  只是他一直都不敢触碰,封印他记忆的力量很熟识,是属于他敬爱的师父的。

  其实也很奇怪,他对他师父的记忆也是十分的少,大概也是被封印起来了吧,不过他对他师父却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爱!

  这也是他迟迟不敢打开封印的原因,他觉得师父这么做肯定是有一些特别的原因的,他十分确定师父绝对不会伤害他。以他现在的实力想打开封印,只需动一下念头就可以了,只是到底该不该打开它呢?阿弥在患得患失着。

  “你又怎么啦?不会是又想家了吧!”马有才注意到阿弥的情况于是问道。

  “嗯?”孙无意也看着他,怎么现在的人都是想家啊?怎么我就不想呢。

  张子凡看了看阿弥,心里想道:他应该是察觉到那些封印的记忆了吧!只是在惆帐到底应不应该去解开它而已。这些事别人是帮不了什么忙的,还是让他自己解决吧。

  原来,张子凡在第一次和阿弥见面的时候,就发现阿弥身上有一种他十分熟识的气息,那是轮回的气息!张子凡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轮回,但是他也曾在幻境中经历过无数遍轮回,所以他对轮回的气息是十分的敏感的。

  不过,他发现阿弥的轮回气息与他身上的又有些区别,他感觉阿弥身上的轮回气息更真实一些,就好像亲身经历过一样。

  难道这世界还有真实的轮回存在?不可能啊,如果有的话,我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察觉的。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阿弥经历过某种可以让他肉身也参与的轮回宝物!

  张子凡想到这里就不再想了,反正该遇上的总归会遇上的,那又何必提前着急呢。

  “家啊,是有点想了。在这个风吹叶落的思念季节,难道你们就不想家吗?”阿弥反问他们说道。

  “不想!”马有才和孙无意异口同声地立马就回答他。

  阿弥被他们两个咽得顿时说不出话,你们就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呢?

  马有才心想道:想家?那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逃离了那个爱坑娃的爹,才有了这么一段快乐时间。想家!那是再过很长时间才要考虑的事情。

  孙无意心里想道:我现在才不愿意回到那个家呢,一会去肯定会被他们问来问去的,烦也被他们烦死了。而且我也不习惯被他们突然地关怀,十分的令人不舒服!

  马有才和孙无意惺惺相惜地对视了一眼,仿佛找到了知己!阿弥无语的看着这两个缺货。

  “对了,光头你的家乡是在哪里啊?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过呢。”马有才看着阿弥说道,“等以后有时间了,就带我们去你的家乡玩玩呗!”

  孙无意也在一旁兴奋地点点头,他们对自己的家没兴趣回,却很有兴趣到别人家去玩!

  他们的谈话也引起了,张子凡和四女的注意。他们也想知道阿弥的家乡在哪里。

  “你们也从来没有问过呀?”阿弥说道,“我的家乡在凉洲大漠深处,我的家是一座古老的寺庙!它十分的····”

  “等等!你的家是一座寺庙?”马有才不可置信地问道,同时又看了阿弥闪闪发亮的光头一眼!

  “那就是说你真的是个秃·····和尚咯!”孙无意差点把“秃驴”两个字说了出来,幸好他悬崖勒马了。

  “那你小时候有头发吗?会不会和别的和尚一起洗澡?”马有才接着问道。

  “对对对,你小时候和那些大和尚一起洗澡的时候,会不会有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大家头上都不长毛,而别的地方却长得十分的茂盛呀!为什么大家总是剃头上的毛,而别的地方的毛总是不刮?”孙无意两眼放光地看着阿弥,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阿弥被问得羞恼极了,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他们不剃?”说完他就发觉自己好像暴露了点什么!老脸一下子红了。

  “噗哧!”

  四位女生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是她们马上把笑容收起来了,露出一副我们什么都没有联想到的模样。

  李健仁目瞪口呆的看着孙无意:孙老大说话一直都这么的色·····直白吗?

  张子凡也是满脸笑意,他发现自己也很喜欢听这种腔调。他突然反应过来:那我也是不是很色?接着他又想开了,男人嘛!哪有不色的呢?

  “哈哈哈!”马有才大笑开来,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他的笑声让孙无意所说的那种画面,在众人的脑海里一下子更加形象的呈现出来。四位女生也跟着笑出声来,憋不住啦!

  阿弥被众人笑得恼羞成怒,大骂道:“笑笑笑,笑个屁啊!同样是个人,难道你们就不长毛吗?毛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人体的组成部分,它们长在这个地方你们就欣赏它、赞美它;它们长在另一个地方你们就取笑它、埋怨它。你们为什么要这样的区别对待它们。是因为它们的形状不一样吗?”

  阿弥继续说道:“而且具体长在什么地方也不是它们能够选择的呀,如果能够选择的话,它们大部分不都跑到头上去了吗?那样,别的地方会变成什么样,你们想想看!”

  阿弥越是一本正经的讲道理,众人就越是笑得捧肚子,连刚才已经憋歪了脸的李健仁也是不顾形象的笑起来了。

  “你们还要不要听我讲话?”阿弥大声的叫道。

  大笑良久,众人才渐渐地停下来。看着阿弥,当他们看到阿弥的光头时,隐隐又有发笑的冲动,最后还是在阿弥狠狠地目光下还是忍住了。

  看到大家都安静下来了,阿弥才接着说道:“我从小就是被我师父捡回来的。”

  慕世音听到这里突然看了张子凡一眼,张子凡对她笑了笑。

  “那时候我还是很小,也记不了太多的事情。只记得我师父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乐于帮助附近的人们。”阿弥边回忆边说道。

  “后来我长大了,师父就让我出来游历!这一游历就是十年了。如果不是遇到学院招生,现在我也是在某个地方游历吧!”阿弥说道。

  “你已经游历十年啦!”众人不敢置信,“而且还是从凉洲大漠游历到鹿洲的东部!”

  “记得当年非常疼爱我的师父对我说:小阿弥啊,你已经长大了,是时候让你出去游历一番了。记住遇事不要急操;学会冷静对人对事;凡事要多想多思考;乐于帮助别人;要明白吃亏是福的道理;好好感受世人的各种人性;戒贪、戒色、戒嗔;要领悟色即是空;要以为师为榜样立志当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小和尚!”阿弥满脸怀念地继续说道,“那年我刚满十岁!”

  “你确定你师父是在爱你而不是在坑你吗?”马有才很是疑惑的看着阿弥。

  “对呀,你从小是不是身体不好,经常到医院去看脑子?”孙无意也说道,他的话潜在意思就是你是不是从小就脑子有病!

  张子凡和四女也同样的疑惑地看着他的光头。

  “没有啊,我从小健康得很!”阿米说道,“师傅说我虽然看起来笨笨的,不过我是一个大智若愚的,能看穿世间苦海、安渡彼岸的和尚,注定要成佛作祖的伟大和尚!”

  “怎么我觉得你师父才是那个大智若愚的人,这么能说!明明就是不想养你嘛才安排你去游历,居然还说得这么冠冕堂皇!这脸皮都与无意有的一比了。”马有才说道。

  孙无意瞪了马有才一眼:说阿弥的师父就好好说他的师父嘛,干嘛还要扯上我!我的脸皮很厚吗?

  马有才看到孙无意瞪着他,就说道:“瞪什么瞪,难道你认为你的脸皮比我的厚吗,太不自量力了吧。就你那小黑脸就只能和光头的师父比一比了,你和我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孙无意翻了翻白眼,顿时无话可说。

  张子凡无语地看着马有才,说道:“能不能让阿弥好好说!”

  “他还有什么可说的吗?”马有才看着阿弥,很疑惑。

  “没有啊,我已经说完啦,老大!”阿弥也瞪着眼睛说道。

  这次轮到张子凡瞪大眼睛了:这就完了?你游历的过程呢,怎么不详细讲述一下吗?

  :。:

看过《子凡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