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子凡界 > 第三章 十五载
  第三章  十五载

  “我只想在安静的山谷中做一只自由的小鸟,高兴时振翅高飞,迎着微风叽叽地欢快地歌唱;悲伤时可以安静地待在树梢的窝里,轻轻哭泣;白天的时候蹦蹦跳跳地在大树上、在草丛里、在鲜花中快乐的找美味的虫子吃;黑夜的时候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躲在窝里,看着天上的四条银河,听爸爸妈妈说着它们年轻的故事;下雨时·······”张单风轻轻地读着书本中的故事,看着床上已经合上眼睛睡觉的张子凡,轻轻地合上书,低头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后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又三年过去了!”张单风感叹道。

  是的,距离上次去医院看病的时间已经过去三年了!在这三年的时间里发生的事仿佛也印证了陈医师说的话。

  在张子凡四岁的时候终于可以开口说话了,当时的情景是这样的:

  李文凤抱着张子凡,一边慢慢地打着拍子,一边轻轻地哼小调在逗张子凡。她哼着哼着突然听见一声:“妈~~~~”,霎时间,她整个人僵着了,惊喜的看着张子凡。只见张子凡小嘴微张,一声弱弱的“妈~~~~~妈”又响起来!

  这个巨大的惊喜降临让李文凤整个人一时间都懵掉了!

  “说话了!我儿子终于说话了!我儿子张子凡会说话了,终于会说话了!喔~~~~~!”李文凤喜极而泣,四年来她承受的压力有多大,外人是没有办法去理解的!现在所有的压力都随着这一声“妈妈”而烟消云散了,能不哭泣吗?

  “妈妈!”张子凡的声音越来越有力了,叫得更清楚了。

  “哎~~~,哎!”李文凤连忙应答,接着就亲向张子凡的小脸蛋,“子凡真乖!子凡真聪明!子凡真是个好孩子!”

  晚上,张单风干活回来,刚刚走到家门口就听见: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兔子、猫咪、猪崽!”  “兔子、猫咪、猪崽!”

  “文风又在教子凡说话!”张单风笑了笑,紧接着就反应过来:“不对!刚才有两个不同的声音,难道·····”张单风马上冲进屋里嘴里还大声喊着:“老婆~~,是不是子凡会说话了?”终于在客厅里见到抱着张子凡的李文凤,只见李文凤对着张子凡说:“来,叫爸爸!”张子凡看着张单风张嘴说了声:“粑粑!”

  “嘻嘻~~”李文凤掩嘴而笑。

  “哎~~~~,哎!”张单风才不管你“粑粑”还是“爸爸”,先应了再说。

  “风哥,子凡今天终于口说话了。”李文凤说道,接着她就把今天的事情都告诉了张单风,最后说道:“孩子已经会说话了,相信他很快也会走路的!”

  “嗯!陈医师不是说过吗,子凡可能是特殊体质,成长得缓慢也是正常的。”张单风说道。况且孩子的来历也很不简单,就拿包裹子凡的襁褓来说,张单风拿来洗过,结果水洗不湿,有一次天气比较冷,就拿它来火盆旁烘一下,一不小心就把它掉到火盆里,张单风立刻把它拿起来仔细检查一遍发现襁褓一点事都没有,真正的水火不侵啊!随后的几次实验中张单风就明白了以他的力量根本就损坏不了这件襁褓!连襁褓都这么不凡,这孩子能简单吗?而且襁褓里还有一块玉牌,摸起来就让人觉得一身舒服,全身暖暖的,上面还有两个字:子凡。这是两个正宗的神洲通用文字,也是张子凡名字的由来,在鹿洲认识它的人不小,但是在小北乡乃至整个天阳城认识它的人只有张单风一个。

  神洲,一个让人向往却只能仰望的世界!

  鹿洲在神洲的北面,与神洲之间隔着青洲、通洲两个大洲,两者相距太过遥远了,所以鹿洲的普通人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到达神洲,想要认识神洲就只能通过书本了。

  鹿洲有七大城池:神鹿城是鹿洲的经济政治中心,在鹿洲的中部;麋鹿城在鹿洲的西部;剩余的五座城池都在鹿洲与青洲的边界线上,由西往东风别是:巨鹿城、黑鹿城、雄鹿城、灵鹿城和彩鹿城。

  鹿洲北面是北海,西面是凉洲,南面和东面都是青洲。

  小北乡在鹿洲的最北边,属于天阳城管辖,而天阳城属于彩鹿城管辖!张单风年轻的时候就到过彩鹿城求学,所以才会认识神洲的通用文字。

  张单风思绪飘飞良久才回过神来,从李文凤怀中抱过张子凡,继续逗他:“子凡,叫爸爸!爸~~~~~爸!”

  “粑粑”  “不是粑粑!是爸爸,爸爸!”

  “粑粑”  “不要粑粑,要爸爸!”

  “粑粑”  “············”

  “哈哈哈~~~~!”李文凤在旁边笑得蹲了下来!

  “可能是刚刚会讲话所以才发音不准吧!”张单风有点无奈道。

  “谁说我儿子发音不准,”李文凤抱过孩子,对着孩子说:“来,叫妈妈!”

  “妈妈”张子凡叫了声,发音精准!张单风瞪大了眼睛。

  “兔子、猫咪、猪崽子!”  “兔子、猫咪、猪崽子!”同样精准发音!

  张单风的脸骤然僵住了,看着儿子带笑的眼睛,心想:他不会是故意的吧?

  我就是故意的,老爸!张子凡心里偷乐,昨天老爷爷教的神通还真不错,这神通叫什么来着?想起来了,叫他心通!果然是个好神通。

  等到张子凡会走路的时候,他已经五岁了。他身体明显有了变化,眼睛越来越明亮了,看起来炯炯有神!身体越发的洁白,就像一块美玉,都晶莹得要发光了。幸亏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多久暗淡了下来,变回和普通人一样。

  接下来的一年就平平淡淡,没什么奇异的事情发生。难道子凡的特殊体质的特点就是发光吗?还是营养不够,没有成长完全。张单风想不明白,不过像这样安安分分的过日子,感觉也很不错!

  但是,今天就发生了一件事彻底把张单风让张子凡平淡过日子的想法击得粉碎!

  今天是小北乡一年一度的逗牛节,所谓的逗牛就是一种驱牛活动,所逗的牛是一种肉嘟嘟、胖乎乎、头上有两只小弯角的素食动物,尾巴超级大,而且十分的灵活,这种牛还通人性,叫作灵犀牛。规则是这样的:所有人都可以报名参加,但要交报名费;参加的人只要在规定的时间内把牛驱赶到属于自己的区位,那只牛就属于他的了,可以带走;不能使用武器和药物伤害到牛,如果违反了,罚款该人十倍于被伤害牛的价值。

  张单风寻思着:儿子六岁了,也没见过什么热闹,不如带他去看一下逗牛节吧!于是张单风就带着张子凡来到了逗牛的地方。

  逗牛节确实是小北乡的传统,但是禁不住人们对它的喜爱,附近几个村的人能来的都来了。因此,举办逗牛节的地方人山人海,热闹得不得了。

  “张大哥也来啦!”  “张大哥好!小子凡也来啦!”  “张大哥你参不参加逗牛啊?”

  原来是三狗子、大牛、二牛还有强子他们。

  “是你们啊,你们也参加了吗?”张单风很高兴见到他们。

  “参加啦,我们想抓一头牛回去养”几人答道。

  “爸爸!我要那两头牛!”张子凡的声音突然想起。原来被张单风抱着的张子凡已经看见了在场地中心的那群牛,张子凡看上的那两头牛正在牛群的边缘游荡,一大一小。大的有一米多高,三米多长;小的有一米左右高,两米多长。

  “为什么想要那两头牛?”张单风有点奇怪于是问道。

  “我养头宠物,以后骑着玩!”张子凡仰着头望着他说道。

  “那,一头就够啦!为什么还要两头,你想患者骑吗?”张单风笑着问。张单风对于张子凡的要求基本上是有求必应,因为张子凡从会讲话以来都没有提过一个要求,以前买玩具给他的时候,他也从来没有玩过,但是他都把那些玩具收起来了。张单风问他为什么不玩那些玩具,反而把它们都收起来?张子凡回答说那是给小孩子玩的东西,留着给以后的弟弟妹妹玩。

  张单风惊愕了:对啊,我为什么要买小孩子才玩的东西给他,让他玩不了!为什么不买个大娃娃给他呢?不对,他就是个五岁的小孩子啊,不这些,难道他真的玩大娃娃?还有弟弟妹妹怎么回事啊,哪来的弟弟妹妹?张单风彻底的凌乱了。

  张子凡很无奈地给了他老爸一个白眼:老爸啊,你想的我都听得见啊,我不就是灵魂早熟了一点嘛,有必要那么疑惑吗?

  从那以后张单风再也没有买过玩具给他,有时候张单风会想到:一个儿子对他没有任何要求的爸爸是不是一个合格的爸爸!转头又想到:一个对爸爸没有任何要求的儿子是不是合格的儿子。

  所以在张子凡提出想要那两头牛后,张单风马上就打算报名参加逗牛了。不过,他有点好奇为什么张子凡要两头那么多?所以才问他。

  “大的给我骑,小的留给妹妹骑!”张子凡理所当然道。

  “妹妹?你是说妈妈肚子里宝宝吗?”张单风说道,“是妹妹还是弟弟还不知道呢?”

  “我就知道是妹妹!”张子凡倔强道。

  “好好好,你说妹妹就是妹妹!”张单风笑笑说,“我们去报名!”

  说完抱着张子凡去报名。张单风的妻子怀孕快要生了,所以才没有一起来,不然肯定要一起来的。

  “大爷,我来报名!”  “几个?”

  “一个。”张单风话音未落,张子凡接着说:“不,两个!”

  “两个?你也参加啊?”张单风有点吃惊地问。

  “对啊,我怕你抓不到呢!”张子凡回答说。

  “一个还是两个?”那位大爷问张单风。

  “两个吧!”张单风对大爷说。

  张单风打定主意等到了属于自己的区域内就把儿子放在护栏内。每个人的区域都有护栏方便一些参赛者的家属近距离的观看自己的亲人逗牛!张单风也以为儿子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就把他带了进来。

  走进来没多远就碰到了三狗子他们。

  “张大哥,怎么把子凡也带进来了?”三狗子他们问。

  “我打算把他安放在护栏里面,你们都准备好啦!”张单风看到三狗子已经把护具都穿好了,“那我也去准备了。”

  “好的!”三狗子他们也走到他们的区域去。

  张单风很快就走到了自己的区域,把张子凡放到护栏内然后对他说:“儿子,在这里等着爸爸给你带两头牛回来。”

  张子凡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张单风:“真的吗?两头?”

  张单风有点不好意思:“爸爸尽力,爸爸尽力!”

  逗牛很快就开始了,只见所有的参赛者都向着牛群跑去,手里拿着赶牛棍。有一位参赛者首先跑到了牛群面前,用手中的赶牛棍向其中一只灵犀牛的肚子一戳,只见那只牛马上跳起头歪向肚子被戳的那边,口中并发出滑稽的声音,萌萌的样子惹得观众们哈哈大笑!牛群马上就乱跑起来,满场地的跑。

  “喔~~~~~~”  “喔~~~~~”  “喔~~~~~”观众们热情似火的喊起来。

  “大杨啊,快守着那边”  “小刘,快从那边戳它”“快······”所有参赛者都乱了起来,几乎所有的参赛者几个几个的合作起来,这样赶起牛来比较容易,一个人来赶实在是太难了,就好像现在的张单风。他虽然可以听懂灵犀它们在说什么,但这不代表可以抓着它们,反而正是因为听懂了他们在说什么所以张单风已经有点脸红了。灵犀们说:

  “你们看,那里有一个傻帽一个人在抓小六!”“哪里哪里,还真的是诶!”

  它们口中的小六就是张子凡想要的那两头牛中那只大的,小六现在正跳的欢呢,嘴巴上还唱着:

  “我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来羞辱张单风,场地上的观众听不懂它在唱什么,但觉得它抽风似的跳来跳去很好笑就哈哈大笑起来。张单风听懂了,所以脸更红了。

  “你抓得到我?”小六靠近张单风,当张单风快要戳到它时,它又马上跳开,嘴上说着:“你抓不到我!”它就一直戏弄着张单风。

  小六蹦蹦跳跳一段时间后猛然得发现前方有一个小小的人儿在前面看着他,小六心想:难道他也是来抓我的?开玩笑的吧!

  “看我快乐向前冲!咻~~~~!”小六得意地冲过去。

  小六后面的张单风却看清了那个人儿正是他的儿子张子凡!他大吃一惊,叫道:“子凡快走开!”这时候观众也发现了,毕竟本来就有很多观众注意小六的。观众纷纷惊呼:“怎么会有一个小孩在场上?”

  “保安!有一个小孩子在场上,把他救下来”主办方的人赶忙叫道。

  “来不及啦,那头灵犀都冲过去了!”所有人都认为张子凡会飞出去,但是下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那头灵犀飞速的身影猛地停止了,什么情况?

  小六也懵了,我怎么就停下来了呢,难道我前段时间吃得太多长太胖卡住了,不对啊,这里也没有东西可卡的。我再来一次!

  “快乐向前冲,咻!”在原地。

  “再冲,咻咻~~”还在原地,怎么会这样?

  “还要再‘咻’多几次吗?”一个声音在小六身后想起,吓得小六一激灵,我后面还有牛吗?于是小六扭头一看吓了一大跳,我的牛祖宗啊,居然有一个小人抓住了我的尾巴,让我动都动不了。小六大叫:“小人,赶紧放手!”

  观众那头灵犀牛扭头叫了几声“哞哞”后也发现了张子凡,

  “看那小孩没事,还抓住那牛的尾巴!”

  “他要干什么,他把牛拖着走,不是,是拖着跑啦!我的天哪!”

  张子凡把小六拖回自己的区域后又跑了出来,

  “你们看,他向那头小牛跑去了,我的天!他居然把小牛举起来啦!”

  是的,张子凡又跑去把小牛举着跑回来了。小牛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一阵天旋地转后又和小六在一起了。

  场地上安静得吓人,连牛都不出声!个个张大嘴巴瞪着张子凡,连张单风也不例外。还能这样抓牛啊!

  最后那两头牛还是给张单风他们带回来了,毕竟张子凡也是报了名的。

  张单风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他儿子是一名拥有特殊体质的人。

  时间匆匆流逝,张子凡已经十五岁了。

  十五岁的张子凡身高一米六多一点,模样不帅也不丑的路人模样。但是,张单风一点也不敢小看这个身材矮小儿子,因为他曾经看见过张子凡随手一掌拍碎了一块几万斤的巨石。

  他这个儿子的不凡注定了不会永远留在他身边的,他要走的路太长、太长了。

  :。:

看过《子凡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