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子凡界 > 第二章 梦
  第二章  梦

  时间飞逝,从张单风带孩子回来到现在的时间已经有三年了,孩子成长得十分的缓慢,三岁多的他身材只有别的孩子一岁多那么大,而且还不会说话和走路。张单风夫妇十分有内心去教他说话,可是不管他们怎么去引导,孩子就是发不出一点声音,只会睁着眼睛看他们两个不停地说着:“来,子凡,跟着爸爸念‘爸爸’!‘爸爸’!‘爸爸’!”“子凡,跟着妈妈说‘妈妈’!‘妈妈’!‘妈妈’!”孩子就是从来没有发过一个音,可把夫妇俩急坏了!

  “风哥,子凡是不是得病了?怎么都好几年了也不会说话啊,也不见怎么长个?还是那么小!要不我们带他到医馆去看看吧?”  张单风的妻子说道。张单风的妻子叫李文凤,是隔壁李家村村长的大女儿,为人贤淑,持家有道。和张单风成家好几年了都没有生下一个孩子,心里很是焦急,总感觉一个没有孩子的家不是一个完整的家。所以当张单风把这个孩子抱回来时,那激动得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而且在照顾孩子这么多年后,可以说她都已经把孩子当成亲生的了。孩子现在这样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能不焦急吗!

  “好,给孩子裹件衣服马上乘车去!”张单风心里也焦急啊,当初带孩子回来的时候,村子里所有的人都不愿意领养,而他也十分的想要一个孩子,所以就把孩子领养回来了。而现在孩子出现这样的情况,村子里都有些不和谐的声音出来了:

  “肯定是他们夫妻两没有养孩子的经验,把孩子给养坏了!”

  “依我说肯定是因为孩子不是亲生的,没有好好养,所以才成为现在这样!”

  “对对对,肯定是了。”

  在去医馆的路上,张单风看着孩子的脸想着:小家伙,我知道你身体不一般,但你也不能一直躺着一动不动啊,不动也算了,但你不能连话都不说吧。只要你能说话,我叫你爸爸都成。来呀,叫爸爸!爸爸、爸爸、爸爸······想着想着他不自觉的小声哼了出来:

  “爸爸”  “爸爸”  “爸爸”·······

  旁边的一位大爷听到了就对张单风说:“小伙啊,你孩子的名字叫爸爸啊,听起来挺霸道的啊!”

  “不是,不是,不是,大爷,孩子的名字叫子凡,我在教他说话呐!”张单风连忙解释道。

  “这孩子看起来就一岁多一点吧,这么小不会说话正常,等他长大些自然就会说话了,不用太焦急,阿!”大爷说道。

  “哦”张单风应了一下就没再说话,大爷见他不说话了也没了说话的兴趣。

  医馆到了,也没有多小人在里面诊治,毕竟这个世界的人们身体素质普遍的高。排在张单风他们前面的就只有一位了,是一个胖中年带着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胖子。

  “小胖子,你感到哪里不舒服吗?”医师看了一会小胖子的脸色就问他。

  “头疼,早上还流了鼻血!医师,我是不是没得救了?你快点救救我!我好难受啊,我觉得我都快要死了。”小胖子作一脸难受状。

  “他昨天有没有吃过什么平常没吃过的东西?”医师问胖中年。

  “没有啊,我们昨天吃的和以前吃一样,没什么不同啊。马有才,你是不是偷偷地吃了别的东西?”胖中年问小胖子,小胖子的名字叫马有才。

  “没有!就喝了一口你每天都藏着喝的汤,你每次自己一个人喝,妈妈也只让你喝,都不知道分给我一点,所以我就偷偷喝了一口,就一小口!”小胖子马有才说道。

  “什么!你喝了我的头谈汤,呸!你喝了我的汤?”胖中年有点吃惊。

  “什么汤?”医师急忙问胖中年。

  “就是您开给我的那副补药熬的汤!”胖中年有点不好意思,“不会有什么问题吧,陈医师?”

  “你·····”陈医师差点说不出话来,“大人的东西是小孩子能乱吃的吗?”

  “补药熬的汤为什么小孩不能喝?大人要补身体,小孩更要······补!”小胖子还在那里嘀咕,但是看到父亲和陈医师都在瞪着他就不敢说下去了。

  “陈医师,有才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小胖子的父亲问。

  “能有什么问题!”陈医师没好气地说道,“阳火太盛了!打一针就好。”

  “我不打针,我不打针!”小胖子哭丧着脸说,“爸爸,我不要打针,不打针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喝你的汤啦!”

  张单风夫妇看的一头雾水,为什么孩子喝汤就会头痛、流鼻血?而且还是补汤!看来小孩子不能太补了,这一点要牢牢记住才行!张单风夫妇毕竟还很年轻,一些中老年男人都有的经历还没有遇到过,还是年轻好啊!张单风夫妇没有发现,他们怀中的子凡明亮的眼睛里已经有了一丝丝笑意!

  这时候,胖中年在鼓励小胖子要勇敢,要做真正的男子汉!各种诱惑来了。

  “有才啊,你不是一直想要养一只小猪崽子吗?”

  “我不打针!”

  “有才啊,你不是一直想要吃好运楼的百花鸡吗?”

  小胖子舔了舔嘴唇,咽了咽口水,还是摇摇头:“我不打针!”

  “小子”胖中年使出杀手锏,“你不是很喜欢翠花吗?只要你打了针,我就带你上她家提亲!”

  “翠花、提亲!”小胖子一激灵,“真的吗,真的吗?”

  “真的,只要打了针,都是真的。”胖中年说道。

  “猪崽子、百花鸡也都是真的吗?我还没读过书,你不要骗我!”小胖子盯着他父亲说。

  “都是真的,再说翠花也说过她喜欢男子汉吧,男子汉是不怕打针的,来!儿子,做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别说打一针,就算打十针,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想当年······”胖中年越说越激动,说得好像不怕打针是一件多么伟大事一样!

  “打十针!!!”小胖子脸色都青了。

  这时候,张单风夫妇怀中的子凡眼中笑意更浓了。

  “不不不,打一针就好。”胖中年擦了下额头冒出的汗,发现自己说得有些过了,差点吓跑儿子啦。

  “开始打针咯!”陈医师说道。

  “儿子,想想猪崽子,想想百花鸡,想想翠花就不疼了。”胖中年试着转移儿子的注意力。

  “猪崽子·····百花鸡·······翠花嗷····嗷····!”小胖子杀猪般的惨叫声响了起来!原来陈医师已经打针了。

  “嘻嘻!”的一声笑声响起来,这一声笑声在在场的其他人耳中在正常不过了,但是在张单风夫妇的耳中就跟震天动地的惊雷一样,因为这笑声是从他们怀中的小子凡嘴中发出的。他们惊喜地低头看向怀中小子凡,只见小子凡小脸满满的笑意、小嘴不停地发出嘻嘻的笑声。

  “风哥,你听见了吗?凡儿可以能发出声音啦!凡儿可以说话了!”李文凤看着自己怀中小子凡激动地张单风说。

  “听见了!我的凡儿真的说话了!”张单风也十分激动。

  他们俩激动的模样让其他人看得有点莫名其妙,连正在惨叫的小胖子都停了下来看着他们,还在那里嘀咕着:“‘嘻嘻’就激动成这样,我还会‘哈哈哈’呢!”

  “两位这是怎么啦?”陈医师问张单风夫妇。

  张单风连忙向陈医师说明了小子凡的情况,还表明了来意。

  “听你们说了这么多,我是明白了怎么回事了,”陈医师说道,“你们听说过‘特殊体质’吗?”

  “没有听说过!什么是特殊体质?”张单风夫妇摇头问道。

  “我也没有听说过。”胖中年也说道。

  “特殊体质是一种异于常人的体质,成长起来后与常人很多地方都有不同。”陈医师说道,“比方说,有些特殊体质的会比正常人高大、壮实很多!”

  “我就比隔壁家的小明大一倍多,难道我也是特殊体质?”还在弯腰撅着屁股的小胖子插话道,为什么他没有站直呢,按他所说:撅着屁股,打了针的地方就没有那么的痛!

  “啪!”陈医师一巴掌打在小胖子打了针的屁股上。

  “嗷~~~~~!”小胖子惨叫着猛地跳起来,脸色苍白的倒吸凉气!

  “嘻嘻嘻嘻嘻嘻·······”小子凡不停地笑起来!

  李文凤吧小子凡抱得更紧了!这是她的心头肉啊!

  “你那纯粹是吃撑的,别乱插嘴!”陈医师说道,“特殊体质的不同不仅仅是身材方面的,还有力量的不同!我年轻的时候在外闯荡,曾经有幸见识到一个拥有特殊体质的人的力量,他只是一个十多岁的男孩,身材也不高大,但是他可以轻轻松松地举起一万斤的石锁”

  “一万斤!”众人惊呼道。因为一位正常人成年以后能举起五百斤重量就很不错了,就算是通过专业的刻苦训练也就一千斤左右。那男孩的力气是成年男子十几、二十倍之多,众人能不吃惊吗?

  “而且我也听说这个男孩小时候也是不动、不会说话的,”陈医师接着说,“所以,我猜想你们的孩子会不会也是一种特殊体质。当然,就算不是特殊体质也不用那么担心,我还见过五岁多还不会走路、不会说话的。你的孩子我也检查过了,他非常的健康,没病!”

  “原来是这样的。”张单风夫妇终于放下心来,“谢谢陈医师,那诊金······”

  “不用诊金!”张单风的话还没说完陈医师就打断他。

  “那多谢陈医师了!”说完,张单风夫妇就告辞走了。

  “陈医师你真的见过很多五岁多不会走路也不会说话的孩子吗?”胖中年问道。

  “见过啊,怎么啦?”陈医师诧异问道。

  “哦,没事,只是有点好奇而已。那,陈医师我们也走了”说完就拉着小胖子走了。

  有那么好奇吗,我以前在残疾院做义工的时候连十多岁不会走路、不会说话的孩子也见多了,也没见我像你一样好奇。陈医师看着胖中年的背影嘀咕着。

  张单风夫妇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小子凡也已经睡着了。

  张单风夫妇看着熟睡的小子凡,夫妇俩互相依偎着。

  “风哥,今天我觉得好轻松,好开心!”  

  “嗯,我也是!”

  熟睡的张子凡正做着三年来一直都在做的美梦,至少张子凡认为那是一个梦,不然还能是什么?

  梦里:

  一位老爷爷正在对张子凡说道:“今天教你阴、阳、时、空四大法则的融合和运用,首先·········”

  梦外:

  天地之间的某种神秘能量正在不停地融入张子凡的身体,张子凡脖子上的玉佩也有一股浑厚的能量不停地涌入张子凡的体内,三年来一直如是!

  :。:

看过《子凡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