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术道 > 第一百一十章 金陵之火

第一百一十章 金陵之火

  张勇仁警官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刚才自己在这辆老式雪佛兰车里躺着竟然睡着了。

  之所以会在这时间睡着,是因为自己已经两宿没睡。

  为了办这件棘手的凶杀案,他在南京待了半个月。

  来这里是因为刑侦组获得准确信息,已经有确切证据证明有个重要案犯逃到南京。于是他二话不说便与侦查同事驱车前往,与当地刑警配合缉拿。

  幸好上天开眼,没有白辛苦,在历经不眠之夜的分析、排摸、布置后,他们终于在今天下午成功围捕,抓住了嫌犯,他的同事们已经在第一时间将嫌犯押解回去。

  现在剩下的工作只要将单位车子开回去,他这次的任务就圆满完成。

  回去路途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几百公里的高速要开。想到几宿没睡好,为了避免疲劳驾驶,张警官打算在车里打个盹再出发。

  张警官用食指和拇指夹着鼻梁揉了揉,回想着刚才他做的梦。

  刚才他竟然梦见了那个叫花盛的小伙子。

  去年的“徐小成杀妻案”后,花盛便消失了踪影,再也没联系过他。

  在梦里,他看见花盛站在自己女儿的病床旁,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病重的女儿。

  在“徐小成杀妻案”结案时,他曾告诉花盛自己女儿生病住院的事,可是并未多谈及详细病情。当然他也从没有带花盛见过女儿。

  何况女儿已经就康复出院了。

  也许是自己太累了,各种记忆窜到了一起去。张警官甩了甩头,想忘掉这怪异的梦境。

  他抬头看了看车显示屏幕的时间。分。

  “快晚上八点了……”

  他这才发现已经躺三个小时。他拿出保温杯喝了一口,杯子里的茶还是热的。

  初春的南京乍暖还寒,热水顺着干涩的喉咙流到胃里,人也更加清醒起来。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看书app,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张警官打起精神,发动了车辆刚要挂挡,放在车子前方杯架中的手机屏幕亮起来。

  他平日里需要极度谨慎,遇到的事务非常复杂甚至危险,所以家里的手机通常都是静音且非震动状态,工作时间以外才会调到震动。

  外面天色已暗,手机屏幕一亮便很容易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女儿”。

  这是个令张勇仁内心瞬间一暖的字样。

  他这才想到又半个月没见着女儿。女儿才七岁,正是很需要爸爸经常陪在身边的时候。

  可是自己忙于工作,即便是之前女儿得重病住院时,自己也很少有时间去陪夜。还好出现奇迹,女儿的病情突然出现转机并康复。

  张警官眼前浮现出了几小时后到家的场景,每次一进门,女儿都会露出灿烂的笑容,然后小小的身躯扑到自己怀中。

  与此同时,他也立刻想到了女儿鼻子上那几颗小雀斑。他巴不得马上告诉女儿自己正要回家。

  张勇仁按下了手机上的接听键。

  “喂!佳佳,告诉你个好消息,爸爸马上就要回……”

  他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了女儿声嘶力竭地大叫。

  “爸爸!爸爸!妈妈刚和我说你出差的地方是在南京?!”

  “嗯……怎么!?”张勇仁被女儿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喊得一懵。

  女儿的声音近乎尖叫:“爸爸!快跑!快离开那地方!!”

  被这一吓,张勇仁仅有的一点睡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从未听过女儿如此激烈的尖叫声,一股寒意从背脊直冲后脑壳。

  “小草莓,怎么了?你叫妈妈来听电话。”

  “不是啊!爸爸,南京,金陵城马上要出事!你快跑啊!!!”

  “出什么事?”

  “大地震!大洪水!龙脉!”电话那头的女儿张佳胡乱地喊着一些他完全不知所云的话。

  张勇仁几乎怀疑女儿是不是精神状况出现了问题,赶紧说道:“佳佳,别胡说,这里太平得很,什么事都没有。”

  就在这时,车上的广播传来一个声音:“南京广播电台为您报时,现在时刻北京时间晚上八点整。”

  电话里的女儿几乎要哭了出来,喊道:“爸爸,快跑快跑啊!爸爸!”

  随后电话里又传出了女儿妈妈的声音。

  “你这孩子,家里还有客人在,怎么就发起疯来……喂,是勇仁吗?”

  张勇仁听到老婆的声音,赶紧答道:“对对!是我,我没事,这不正要往回赶呢。女儿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刚才开始就一直神神叨叨的。说金陵什么龙什么脉要被破坏,我就说了句你爸不正在那出差办案呢。她就突然发起疯来!”

  张勇仁安慰道:“我正要回来,几小时就到了。你让她别急,爸爸马上就回……”

  就在此时电话突然被挂断了,话筒里只传出“嘟嘟嘟……”的声响。

  他想回拨,却发现手机信号呈现出“无服务”状态。

  张勇仁放下车窗,将手机从车内伸向天空,想尝试看看是不是能找到信号。但就在他望向夜空的同时,原本已经漆黑的天空突然天光大亮!一道金光贯穿了天际!

  这金光极其刺眼,将四周照得如白昼一般,把张勇仁吓了一大跳!

  仔细看才发现,那光来自于一颗类似“大陨石”一般的光点,那颗“大陨石”后面紧跟又是一颗。接着三颗、四颗、五颗……数量越来越密集,最终犹如无数颗被串在一起的链条,往城市中心飞落下来!

  周围很多户外的市民被这景象惊得呆立在原地,发愣地看着那些发光的“大陨石”。

  直到第一颗轰然砸中了超过五百米高度的国际金融中心大楼顶部!那一声巨响震动了整座城市的耳膜!

  高耸入云的钢筋水泥大楼被这剧烈的冲击震得以肉眼可见的摆幅来回晃动。大楼顶部的钢筋和玻璃被高温烧灼融化,沸腾的铁水冒着红光夹杂着整幢摩天高楼碎裂的钢化玻璃屑,在以大楼为中心的周边两个路口范围内倾盆大雨般掉落!

  那高耸入云的国际金融中心大楼距离张勇仁停放车辆的距离还有几公里的路程,但他几乎能感受到那股热量扑面而来!

  与此同时周围的人群开始尖叫、四散奔逃!

看过《术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