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术道 > 第一百零九章 行光法咒

第一百零九章 行光法咒

  若空法师举起手掌制止道:“布虚,不可无礼!此事不勉强。”

  布虚只得低下头。

  面对这问题,觉光仙师答道:“方丈大人既然愿救苍生于水火。术道习院的我等自然也以大局为重,对此事必定守口如瓶。”

  若空法师见觉光仙师开了口,又看了于然仙师、太上小君和宣文。

  于然仙师作揖道:“本仙自该如是。”

  宣文咧开嘴说道:“今天这事儿仙师们都首肯了,我宣文若不答应,难道过来是为了在一旁做此事的见证嘛?”

  若空法师笑了,道:“你是个明白人。”

  太上小君也毫不犹豫地说道:“在下既然答应了花盛要制止龙脉受损,自然全力以赴。”

  “甚好。”若空法师点头道。

  觉光仙师问道:“敢问方丈大人我们如何去得?”

  若空合十,深吸一口气,慢慢地一字一字说:

  “诸位上仙,我们已在金陵城。”

  众人大惊!

  太上小君指着周围的树林,说道:“这……这不是刚才的树林吗?”

  若空将袖袍一挥,周围树林的模样起了一些不大不小的变化,但仍是一片密林模样。

  他双手合十道:“这里便是金陵城的紫金山。”

  觉光仙师急忙问道:“可是!来时路在哪里?”

  若空答道:“这路,就是诸位的承诺。”

  太上小君立刻驾云腾空飞升,一看四周还真是一片现代城市的景色!

  美丽的玄武湖映入眼帘!

  他往下大声喊:“仙师们!南京!这里真的是南京!我们真的到人间了!”

  “不可能吧!方丈大人您法力高强我倒是认了!”宣文边看着周围怀疑地说道,“但承诺怎么能当做路?!”

  若空法师答道:“诸位贵为上仙在圣平宁也是逍遥不得,其实贫僧窃以为混元通道乃行事之法。若圣廷所用的途径是监察,那一己的承诺也同样能规矩行为。归根到底两者并无不同。”

  宣文皱着眉头说道:“方丈大人可别说这有的没的尽是糊弄别人的话术。你这必定是法阵,只是法力高强,我等又被方丈您刚才说的话分心罢了!”

  若空笑而不语。

  宣文又道:“那若是我方才不答应呢?不也一样是跟着过来了!”

  若空说道:“可诸位都已经答应了。事已发生,讨论假设有什么意义?施主切莫有此执念。”

  宣文仍然不服气:“那我万一刚才真不同意怎么办?”

  若空看了一眼布虚,笑道:“这是施主的自由,但施主这样做的话一定会后悔。”

  看着一脸纠结的宣文,太上小君在一旁心中百味杂陈。

  大千禅寺真的好生了得,若空法师的行为虽说一直有礼有节,却也同样可被视作目无圣廷。

  圣廷将禅寺列为禁区,看来早已将其视作心腹之患。

  可太上小君此时已经无暇顾及圣廷与大千禅寺的隔阂,他需要立刻赶去花盛那边。而花盛远在万里之外的法国巴黎。

  他不可能瞬间飞到地球的另一边。而等他飞到时,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若空法师好似看出了太上小君正在着急的事,说道:“小君,你可是急于赶去花盛那处?”

  太上小君点点头。

  若空法师往前一步,凑近太上小君喃喃耳语了几句。

  太上小君瞪大眼睛,问道:“高僧刚才说的是什么法咒?”

  若空说道:“贫僧刚才传你的一道叫作‘行光咒’。每念一次,便能射出一道光,光所及之处瞬间行至。”

  太上小君念了一次,两指往前指果然射出一道金光。他用这道金光指向身旁的一棵树上,人便嗖地一声转移到了树上。

  随后他又往树下一指,人又接着嗖地回到了地面。

  太上小君皱着眉头说道:“方丈大人,此法虽然省去了驾云的力气。可是在下此次去万里之遥,这光又能照多远?恐怕要念个几千上万次才能到达,实在费时又费力。况且光是直线,地球是圆的,在下即便能一次往前照一万里,也无法瞬间抵达。”

  若空不慌不忙地答道:“行光咒一次的光照当然不是无限的,所以你需要借助某种能透光的介质,从介质这头转移到光照的另一头。”

  说着他伸手夹住一片刚才太上小君从树上下来时带落的枯黄树叶,用手指住树叶的一面。一念行光咒,手指上的光穿过的树叶,若空法师便突然从树叶的这一头,呈对称般穿过树叶,到了树叶的另一面,随后说道:“只要能透光的物体,你都可以借助作为介质穿越过去。”

  一旁的宣文点头道:“方丈说的我明白,这乘光而行,当然是得找通透之物。比如琉璃!这介质越大,当然一次能穿越的距离就越远。对了,还有水,可以借着海洋!”

  水确实可以。

  但太上小君摇头道:“但是光照在水里和照在空气里并没有很大区别,距离依然是有限的。照射不远,通过海洋即便能到万里之外,却同样要费时费力。”

  当然,不仅如此。空气和海水中的杂质都会衰减光照射的距离。行光咒又不是如同日月般明亮,距离很难照得远。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于然仙师说道:“如果是极为纯净、没有杂质的琉璃呢?”

  太上小君摇头道:“琉璃也好,玻璃也罢。去哪找一块能横跨海洋的长达万里的介质?根本不存在啊!”

  “能横跨海洋的整块琉璃确实难找,但你有没有听说过一种东西。”若空法师笑道,“叫作光缆。”

  他又在此前加了个词。

  “海底光缆。”

  南京。简称“宁”,古称金陵、建康。

  城市面积六千五百平方公里,拥有超过八百万人口。

  唐代诗人杜牧曾用“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来描绘美丽的金陵。

  如今,这是一座古朴、优雅、文艺而又历经凤凰涅槃的炙热的现代之城。

  有人说,世界这么大却很难再找到一座如同南京这样的城市。

  太上小君刚走,若空法师便用脚尖轻踩地面飞升上了夜空。

  明亮的月光洒在他的锦斓袈裟下,袈裟的金丝边反射着闪亮的光,就像空中多了面擦得一尘不染的明镜。

  “《牡丹亭》里唱得好,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这六朝古都过往,繁华艳丽,原是姹紫嫣红开遍。”

  若空望着布满苔藓的斑驳古城石墙,轻声自语道:

  “可回眸千年,贫僧终究还是最爱这今世的金陵!”

  此刻,南京时间夜晚分。圣平宁时间夜晚戌时四刻。

  距离究极所罗门封印的六芒星魔法阵形成,只剩下两分钟!

看过《术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