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圣言问道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内鬼

第二百五十六章 内鬼

  炽热的火焰不断从阵法当中喷涌而出,倾倒在顾陈书他们的头顶。整个小天罡阵法里面就像是个巨大的烤箱,幸亏有木鱼的法术,才让他们不至于被烤干。

  纯粹的物理法则,才是最致命的攻击。

  许晴烟的伤势还在恢复,但是他们两个都知道,眼看着离宫天的时间就要结束,而许晴烟目前也只有筑基巅峰左右的战力,而且还不能持久。

  局势并不乐观。

  不只是顾陈书,卢国良、叶登轩、张覆海他们的脸上都满是严肃。

  在场的人都很清楚,接下来必须拼死一搏,成功了就是胜利,不成功就是等死。就算张覆海依然能撑得住,但终究撑不完接下来的七十二个小时。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每过去一些,阵法当中的人心就揪起来一分。

  “来了!”

  突然,卢国良低喝一声,看着手上的手表,开始倒计时:“……3,2,……1!”

  窒息的感觉再次传来,身边的所有景象消失,身边的灵气也不复存在。顾陈书强忍着那种眩晕的感觉站起身来,掏出了飞刀。

  紧接着,黑暗消失,顾陈书慌忙伸手,就抓住了许晴烟。

  周围的火焰和星空还未消散完全,大量的火焰升腾而起,星空的残片闪烁着迷离的漆黑与星光。就在空间轮转的一瞬间,两个阵法同时失去了真元的支持而破碎。

  “杀!”

  卢国良提刀便冲了过去,曹仙和木鱼更是化为了两道残影,同时朝着麻茕的方向冲了过去。一道白色的冰霜匹练自木鱼的手中飞出,直接卷向了麻茕,却被另一名赶来的伪元婴挡住。

  曹仙冷哼一声,三把飞剑排成一个三角形,不断旋转着,目标正是麻茕……手中的红色水晶!

  麻茕暗骂了一声,收起了手中的水晶,巨大的镰刀出现。

  随着阵眼的消失,正在缓慢成型的火焰阵法顿时停滞了片刻。布阵的金丹巅峰都是暗自吃力,开始更加投入地催动阵法,试图弥补阵眼缺失造成的迟缓。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卢国良带着人杀到了他们猎手的面前,不少人不得不收起阵法石与其交战。

  后方预备队的金丹期猎手也开始加入了战团,一场乱战就此开始,人类未来发展协会再次展开阵法的打算彻底破灭。

  叶登轩不由得哈哈大笑:“没了阵法,看老子如何杀你个七进七出!”

  麻茕闻言,挡住了曹仙的一把飞剑,对下面的人喝到:“他们没有阵法石,消耗比我们大,不要冒进,拖延战斗时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冲杀声却从战场的外面传来,麻茕一回头,就看到数十名宗门修行人从四周汇聚而来,把他们当成了夹心儿。

  “草!”

  “哼!还敢分心?!”曹仙踩着飞剑,一挥手便是两柄飞剑朝着麻茕冲来。

  卢国良不由得心情大畅:“哈哈!这回换成你们走背字儿了!”

  是的,这一次轮转的空间,正是之前他们确定对他们最为有利的中宫天。所有的修行人都被聚集在了同一块地方,剩余的宗门修行者立刻加入了战斗当中。

  不过坏消息是,重新打开阵法的计划彻底破灭之后,其他的三个阵眼也开始加入了战团。

  由麻茕和另一名伪元婴拖住了曹仙和木鱼,另外三人则是冲进了乱战当中。

  张覆海这个时候也顾不上顾陈书和许晴烟了,只是嘱咐了一句小心,便主动出击,带着神霄派的人拦住了其中一名伪元婴,电闪雷鸣打成一团。

  其他的隐世宗门弟子纷纷效仿,对伪元婴进行了围攻。

  但是伪元婴终究是伪元婴,并非每一个隐世宗门的人都能和张覆海三个人一样逆天,其余的这些人,也不过是堪比普通的金丹巅峰而已,哪里拦得住元婴期?

  很快便有一名伪元婴冲杀了出来,杀入宗门修行人的阵营当中,如同虎入羊群。

  李焯只感觉如芒在背,下意识地转身,便看到里那张黑色的面具,一时间不由得惊骇。躲肯定是来不及了,就算来得及也躲不过。

  他将手中的长枪往地上一戳:“九鼎镇世!”

  几个月不见,李焯的九鼎镇世更加纯熟,巨鼎上的龙纹栩栩如生。

  然而在伪元婴的镰刀下,这样的防御却显得如此无力。刀刃瞬间破碎了九鼎镇世的鼎身,随后斩断了两条龙纹,再然后就是……

  “潜龙勿用!矛盾!立尽斜阳!”  

  一声低喝在他耳边响起,李焯便感觉腰侧一股巨力传来,紧接着他便横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天旋地转中只听到一声金铁碰撞的巨响。

  “噗!”顾陈书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倒飞出去。

  猎手面具下的一双眼睛阴冷非常,放弃了被顾陈书踹飞的李焯,便朝着顾陈书冲了过去。

  顾陈书在地上一个空翻稳住身形,念了一句“空穴来风”,整个人就闪到了一颗粗壮的大树后面。

  猎手冷哼一声,抬起镰刀来便朝着树干砍了过去。

  “刷!”

  树干应声而断,整个朝一旁倾倒过去,而同时落地的,还有断成两截的尸体。

  巨大的树冠轰隆倒地,扬起大片的尘埃,地上鲜血横流,顾陈书的尸体就静静地躺在血泊里面。猎手看了一眼,便确定尸体在没有了一点气息,转身便冲向了其他人。

  李焯呆呆地看着地上的尸体,猛地就想冲上去,结果却被人给拉住了手拽回来。

  “你干什么……”李焯猛地回头,却看到了一身缠绕着铁链的黑袍,顿时心头大惊,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就要刺过去。

  “冷静!冷静!”那人轻轻掀开了面具的一角,却露出了顾陈书的笑脸。

  李焯的脑子都要停机了,看了看顾陈书,再回头看向了之前尸体所在的方向。却见那树根旁边哪儿还有什么血液和尸体?

  见了鬼的!你不是死了吗?

  顾陈书放下面具说道:“分身而已!你听我说,这等乱战,金丹巅峰才是主要的战斗力,我们这种金丹初期和中期根本就是炮灰,所以必须要想办法活下来。现在他们都在忙着对付对手,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到底什么情况,我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

  李焯听他如此这般解释,脸色古怪:“你还真特么是个小机灵鬼!”

  悄悄穿过一片乱战的战局,顾陈书从储物空间当中掏出了一身黑袍和面具交给李焯换上,没过多久两个人便再次悄悄地冲了过来。

  李焯提着手里的镰刀就朝着一名六君宫弟子冲了过去。

  这名六君宫的金丹中期吓得肝胆欲裂,抬手就要九鼎镇世,结果却听见面具下面传来了李焯的声音:“师兄别慌!我们来演戏,假打会吗?”

  “草!”师兄手里的长枪差点都掉在地上:“还有这种操作?”

  顾陈书正在和许晴烟一边假装动手,一边朝着旁边撤退,小心不让其他猎手注意到。否则他们俩一个身受重伤,一个只有金丹中期,一眼就被看穿了。

  没过多久,他们就撤退到了战场的最边缘,顾陈书这才收起了身上的黑袍和面具,拉着许晴烟找了个灌木丛就钻了进去。

  在地上蹲下之后,许晴烟忍不住笑了起来:“亏你能想到这样的办法!”

  顾陈书叹了一口气:“没办法,还是实力不足。除了用些计策之外,我根本使不上力,还是得看张覆海和卢国良他们。”

  伸手掏出了七组的手枪,把手枪放在许晴烟的手里:“拿着防身!”

  “你还要出去?”许晴烟担心道。

  顾陈书点头,认真观察着战场,轻声说道:“五个伪元婴,我担心他们一时间对付不了,最好是能先废掉一个,还记得葬花吗?”

  许晴烟说:“葬花是尊者留给你保命用的。”

  顾陈书笑了一下说:“现在就是在保命了啊!中宫天一共就这么点地方,就算我们现在躲起来了,如果我们这边陷入弱势,就真是怎么都跑不掉了,到时候才……”

  许晴烟还想说什么,却看到顾陈书转过头来,认真地告诉她:“我一定带你出去!放心。”

  愣愣地看着顾陈书近在咫尺的脸,许晴烟突然笑了,于这场乱战的背后,仿佛如狂风中绽放的一朵山茶。

  “嗯,我等你!”

  顾陈书怦然心动,深吸了一口气,这次重新换上了黑袍和面具,悄悄地摸到了外面的战场上。

  如今整个战场的局势已经没人能看得清了。

  五名伪元婴被牵制,不断地想要突破或者乱杀,但是张覆海他们三个和隐世宗门弟子也不是吃素的,常常能够再次将他们纠缠住。

  伪元婴只能选择先对付这些人,可隐世宗门的弟子手段层出不穷,尤其是两名蓬莱仙阁的弟子,手持一种像鱼叉一样的诡异法器,能够偷袭人的神魂。

  就像卢国良之前分析的,伪元婴只不过是通过赋能植装提升了真元的力量和质量,除了攻击和法术防御增强,以及会飞之外,和普通的金丹巅峰没有区别。

  只要能够越过法术防御,直接攻击对方的神魂,就能够造成有效的攻击。

  神魂攻击加上三名顶尖战力的攻击,麻茕也开始陷入了苦战当中。他根本没想到,这场战斗居然会进行到这种地步,不由得怒火中烧,却没有任何办法。

  而这个时候,那两名使鱼叉的蓬莱仙阁弟子却得到两个耳机。

  :。:

看过《圣言问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