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主神挂了 > 019,脱胎换骨?

019,脱胎换骨?

  清晨。

  倪昆刚张开眼睛,就见闻采婷正目不转睛瞧着自己,当即一把推开她的脸,没好气地说道:

  “看什么看?没见过这么帅的小哥么?”

  说完毫不留恋闻采婷丰腴柔软的腿枕,站起身来,抻了个懒腰,浑身骨节顿时爆出一阵噼啪脆响,一时只觉身子从内到外透着一股舒适轻盈,精神似乎也格外充足饱满。

  “咦,今天的身体,好像与平常有点不一样?”

  倪昆暗自诧异,忽觉身上阵阵发痒,把手伸进衣裳里挠了挠,竟抓出一把干枯的碎皮。

  而沾着碎皮的手掌,皮肤比从前更加细腻白皙,前两个月在山庄里举石锁练力气时,指掌间磨出的一点薄茧,竟全都消失了。

  “什么情况?”

  倪昆心中一跳,怀疑是闻采婷在搞鬼,回头瞥她一眼,却见她正一脸无辜地瞧着自己,眼神里还隐约透着几分委屈。

  倪昆不动声色,道一声:

  “你且准备朝食,我去洗漱一番。”

  背负双手,从容不迫地走到溪边,往溪边一块静止的水泊里面一照,发现自己脸上皮肤,似乎也比前光滑鲜嫩不少。

  “我去,怎会如此?”

  倪昆心中惊讶,抹了一把脸庞、脖子,发现衣领里貌似堆积了不少皮屑,连忙脱光衣裳用力抖了几下,竟抖下大量碎皮。再瞧身上,浑身上下都是焕然一新,像是换了层皮似的。

  瞧瞧那从衣裳里抖落出来的一地碎皮,再看看自身的变化,倪昆不禁好一阵沉默。

  “怎么整得跟蛇蜕皮似的?昨天蛇胆吃得太多了么?

  “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我这身躯只是十六岁的少年而已,嫩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可是总觉得有些不自在……

  “尤其闻采婷方才瞧我的眼神,色迷迷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像是想要把我一口吞下去似的……看来以后得加倍保护好自己了!”

  思忖之际,他又原地跳了几下,又搬石头测了测力气,心里嘀咕:

  “并没有变得弹跳惊人,力气也跟昨天一样……”

  又运转龙象般若功心法,搬运了一阵内力,没觉得内力有运转加快,或是加速生成的迹象。

  再呼出个人面板一看,寿命一栏的数值,也并没有多加哪怕一天。

  倪昆心里不禁暗自失望:

  “所以我这一晚,只是蜕了层皮,皮肤变得更好,就再没有任何更深层次的变化?”

  他本以为自己异蛇胆吃得够多,量变产生质变,一夜之间脱胎换骨,然而现在看来,好像并没有发生那种好事。

  失望之余,他也懒得再测试了,跳进溪里冲去身上残余皮屑,便回去吃早饭了。

  吃罢早饭,两人继续向着溪谷上游行去。

  其实倪昆对菩斯曲蛇的效力已不抱期待,只是寻思着或许能找到独孤剑冢,运气好的话可能得到玄铁重剑,甚至是独孤九剑秘藉,这才继续深入。

  可是一直走到山溪源头,来到一座三面尽是陡峭危崖的幽谷中时,也并没有找到独孤剑冢。

  至于什么大雕呀,重剑呀,就更别提了。

  倒是一路猎杀了四十多条菩斯曲蛇,看来“穿越”的只是异蛇,神雕、剑冢都没过来。

  倪昆吃下几枚蛇胆,发现蛇胆对自己已经毫无效力,连胃里那股暖流都没有了,反而只觉恶心欲呕,顿时彻底对蛇胆失去兴趣,示意闻采婷自己受用。

  闻采婷受宠若惊,以为自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打动了这貌似温柔纯良,实则狠辣冷漠的小魔头,一时几欲泪流满面。

  四十多枚蛇胆吃下去,闻采婷功力、体魄均有不小的提升。

  据她自己说,至少省了她数年苦功,这提升效果,比倪昆强了不知多少,让他心里好生羡慕。

  不过倪昆虽然功力没有丝毫增涨,力气也长进不大,昨晚“蜕皮”似乎也除了变得更帅更好看再没多少好处,可深入溪谷亲自跋涉了这一路后,倪昆倒隐隐察觉了几分变化。

  好像反应变快了,平衡能力变强了,耐力也涨了。

  行走在崎岖不平的溪谷山林之中时,几有如履平地之感,丝毫不觉费力。

  甚至皮肉也坚韧了不少。

  途中他不小心一把握住了一根遍生小刺的荆棘小树,掌心只微有痛感,被刺出几个小小的红印而已,连油皮都没有被扎穿。

  所以昨晚那场蜕皮,其实还是胎脱换骨了?

  只是这胎脱换骨,体现在反应、平衡、耐力,以及防御方面?

  想想那菩斯曲蛇,其本身设定似乎也是“反应奇快、来去如风、鳞甲坚韧”……

  倪昆服食蛇胆不增功力,少涨力气,却通过一次蜕皮,拥有了部分类似菩斯曲蛇的特性,只能说他这体质,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既无所获,天色又已渐黑,倪昆也不再奢望更多,吩咐闻采婷准备食宿,自己找了棵大树,背靠着粗大的树身坐下,仰望幽谷上空,隐隐显出星光的天穹。

  看了一阵,见天空之中,忽然划过一阵流星雨,倪昆不禁眼睛一亮,招呼正忙碌着拾取柴禾的闻采婷:

  “哎,快看,流星雨!”

  闻采婷抬头瞧了一眼,嫣然笑道:

  “少年时流星雨难得一见,这些年来,倒是很常见了,基本每年都有好几场。”

  “很常见?每年好几场?”倪昆微微一怔:“这不对吧?”

  “是有些不对。”闻采婷点点头,说道:

  “不仅多有流星雨,偶尔还可看到有大星夜爆,宛若一轮小月亮,光亮甚至可持续数日不散。在这二十年来,‘星爆’奇景已发生过五次,最近一次,就在两年之前。

  “听师姐说,这般天象颇不寻常,或许代表将有大劫天降。

  “不过除了二十年前,那莫明从南疆冒出来的拜月教主欲兴洪水灭世,倒也没见有多大灾劫。大隋如今的遍地兵灾,多半倒是杨广自己折腾出来的。”

  倪昆皱着眉头,仰望天空,看完那场持续了足足十多秒的流星雨后,心中暗忖:

  “流星雨很常见?还有持续数日不散,光亮堪比一轮小月亮的‘星爆’……不但地面上古怪混乱,天上也有怪异么?”

  可惜以他目力,远不足以窥破苍穹,看透星空之中隐藏的奥秘。

  夜里睡觉前,倪昆不死心,又尝试着修炼一番龙象般若功,可内力生成的效率,一如既往属于“下愚”水准,只得无奈放弃,老实睡觉。

  睡至半夜,忽有冷风乍起。

  饶是以倪昆“脱胎换骨”变强不少的体魄,亦觉寒冷难耐,不禁将闻采婷一把拉倒,整个人钻进了她温暖柔软的怀抱当中。

  初时闻采婷还欣喜莫明,以为小魔头这是要给她些甜头尝尝了。

  哪知道倪昆钻进她怀中后,手往她衣裳里一捂,把脸往她胸脯上一枕,便毫无动作沉沉睡去,教闻采婷空欢喜一场,恼得她咬牙切齿。

  次日起来,见草地上霜痕俨然,倪昆这才意识到,来到这世界三个多月后,冬天已在不知不觉间降临了。

  此间事了,倪昆二人原路折回,准备继续前往飞马牧场。

  返回路上,为节省时间,倪昆又伏到了闻采婷背上,让她施展轻功赶路。

  于是来时两天多的路程,去时只大半天功夫,便已回到漳水之畔,溪流入河处,继而再沿河南下,赶往荆山南麓。

  【求勒个票~!】

看过《主神挂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