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主神挂了 > 015,反掌镇压
  轰!

  无形斥力喷涌而出,宛如山洪暴发。

  全方位无死角的磅礴斥力,瞬间就将倪昆下方的床榻轰至迸碎,身后和两侧的房间墙壁,乃至头上屋顶,亦轰然爆裂。

  正对面的彩衣女子……

  好吧,现在她是“无衣”了,猝不及防之下,被斥力正面糊脸,惊呼一声,身不由己地腾空而起,弹飞出去,嘭地一声被斥力死死抵在墙上,两脚悬空,宛若一只被挂在墙上的白羊。

  发动“神罗天征”时,可自行选择消耗,调节威力大小。

  基础消耗是10天,只要发动,就必须折寿10天。若消耗寿命越多,则威力越大。

  若倪昆狠心舍下一年寿命,崩掉一座山都毫无问题。

  当然此刻并不需要如此拼命,因此倪昆只消耗了基础的10天寿命,威力处于最低一档。

  且这个技能既可一次性爆发,亦可以选择持续输出。

  若作持续输出,那么以10天寿命的基础消耗,只能持续输出20秒。

  且持续输出的威力,相对一次爆发要小得多。

  再加上神罗天征并不以杀伤力见长,因此那女子虽然被弹飞出去,又被持续不断的斥力死死顶在墙上,却并没有受多重的伤,只是被斥力镇压得动弹不得。

  倪昆单手平举,掌心遥准女子,作隔空推举状——好吧,其实发动神罗天征时,并不需要作这个手势。他只是觉得这个姿势比较有逼格而已。

  那妖女没想到倪昆这貌似柔弱无力,只能任她采撷的俊俏小郎君,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大魔王,竟反掌就把她轻松镇压,顿时惊骇交加,哀声道:

  “郎君息怒,奴家只是对郎君一见钟情,喜欢得紧,想与郎君效鱼水之欢而已,郎君何故如此暴怒?”

  说话时她眸中泪光盈盈,花容惨淡,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更有一股奇异魅力,自她眉梢眼角散发出来,直击倪昆精神。

  配上她那身无寸缕,散发着无穷诱惑的动人娇躯,竟令倪昆心中一软,油然生出一股怜惜愧疚之情,几乎就要撤去神罗天征。

  “你这妖女,你那是喜欢我吗?所有的一见钟情,统统都是见色起意!你分明就是馋我的身子,你下贱!而且到了现在,居然还敢对我施展魅惑邪功,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倪昆强抑心中悸动,用怂怂的语气喝斥:

  “惹恼了我,把你脑袋拧下来当球踢你信不信?”

  嗯,他不是真的怂,只是受妖女魅功影响,理智上可以杀伐果断,身体本能却在抗拒,于是喝斥的语气听起来就一点都不狠,软软的,怂怂的,简直毫无威慑力。

  “郎君饶命,奴家再也不敢了……”

  妖女嘴上这么说时,却轻轻扭动娇躯,变本加厉地施展魅力,妄图撼动倪昆心志。

  好吧,她被倪昆那毫无威慑力的怂怂语气误导了,以为这小郎君口是心非呢。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剑来!”

  倪昆一声叱咤,身前平空浮出四口利剑,正是以“无限剑制”投影的剑器。

  “无限剑制”的被动,可以令倪昆将任何看到过的剑类武器,复制到结界之中,之后便可随意将之投影出来。

  而无论复制还是投影,都没有任何消耗。

  倪昆好歹也在汉水派中混了一个月,汉水派作为武林门派,到处都是刀剑,倪昆自然早已复制了上百口剑器进入结界。

  其中虽然没有一件神兵利器,都只是普通剑器,但投影出来之后,配合他另一项能力,一样能发挥巨大威力。

  “万剑归宗!”

  倪昆剑指一点,四口投影长剑飙射而出,上面两口刺入妖女左右双肩,下方两口刺入妖女两条大腿,四口剑都是直没至柄,贯穿妖女双肩双腿,又钉入墙中,于妖女惨呼声中,真正将她钉在了墙上。

  这时候神罗天征20秒持续时间已耗尽,无形斥力自行消失,但妖女被四口长剑牢牢钉住,身子仍如此前一样悬挂在墙上。

  而倪昆消耗十天寿命,发动一次万剑归宗,自然也不会只是飞出四口长剑就了事。

  当下又有一口长剑投影出来,在倪昆剑指一点下,倏地飞出,直刺妖女心口。

  妖女骇然失色,凄厉哀求:

  “郎君饶命!奴家真的不敢啦!”

  嗡!

  长剑一震,堪堪悬停在妖女心口,剑尖已刺破她心口那雪嫩肌肤,渗出一点嫣红血珠。

  倪昆自然不是真个怜香惜玉。

  只是他都已连续发动了神罗天征、万剑归宗,折掉了二十天寿命,若就这么杀了妖女,岂不是太便宜了她?

  须得从她身上,将本钱赚回来才是。

  见妖女当真收敛了魅功,没再散发那种令自己心旌动荡的妖异魅力,倪昆这才背负双手,冷哼一声:

  “姓名,职务?”

  妖女脸蛋惨白,额头冷汗涔涔,强忍肩腿伤处那透骨钻心的剧痛,颤声道:

  “奴家闻采婷,乃是阴癸派长老……”

  “闻采婷?”倪昆回忆一二,问道:

  “你是祝玉妍的师妹?”

  “郎君……”

  “叫我公子!”

  “公子知道我祝师姐的名号?”

  倪昆轻哼一声:

  “阴后大名,谁人不知?但今日即便阴后在此,生死也只在我一念之间!”

  这话说得狂傲,但即使是对师姐祝玉妍敬若神明的闻采婷,对此也有几分相信。

  毕竟她修炼的虽然不是阴癸派最强功法“天魔秘”,而是专攻媚功幻术,精擅魅惑,却不以武斗见长,可毕竟也是阴癸派长老级的人物,一身功力绝非等闲。

  一般的江湖一流高手,都不是她的对手。便是在阴后祝玉妍手下,也能撑个几十招。

  可在倪昆面前,她居然一招都支撑不住,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便被瞬间镇压,还被钉死在墙上动弹不得。

  尤其倪昆施展的“武功”,更是令她摸不着头脑。

  那将她斥开的无形巨力,还可以理解成“真气墙”。

  可那先后平空浮现的五口长剑,以及剑指一点,剑器纷飞的手段,就令闻采婷难以理解了。

  如此手段,甚至令她想起了传说中的“剑仙异人”!

  传说之中,二十年前,那舍身诛灭了拜月教主的四位异侠中,那燕赤霞、空虚公子,就曾经用过御剑之术。

  所以纵然倪昆口出狂言,放话就算阴后在此,生死也只在他一念之间,闻采婷也不敢有半字反驳,只哀哀恳求道:

  “求公子饶奴家一命……只要公子放过奴家,让奴家做什么都可以。”

  倪昆冷声道:

  “放过你?你能给我什么回报?”

  闻采婷道:

  “奴家可将公子引荐给我师姐祝玉妍,求师姐礼聘公子为我阴癸派客卿,无论钱财美女,抑或权势地位,我阴癸派都能满足公子……”

  倪昆嗤之以鼻:

  “我若想从阴癸派得到什么,自会找阴后索取,何需你来引荐?”

  闻采婷呆了一呆,讷讷道:

  “那公子想要什么?”

  倪昆淡淡道:

  “我需要能改易根骨的功法、宝物,你现在有吗?”

  闻采婷愕然:

  “能够改易根骨资质的功法、宝物何其珍贵稀有?奴家若有此等功法宝物,说不定已跻身圣门八大高手之列了。”

  “所以就是没有喽?”倪昆撇撇嘴角:“那你也没用了……”

  说完剑指一点,作势要催动抵住闻采婷心口的长剑。

  “等等!公子且住!”闻采婷惊叫道:“奴家虽没有,但奴家知道哪里有!”

  【求勒个票~!】

看过《主神挂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