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主神挂了 > 008,奇闻轶事
  倪昆胡乱思虑了半宿方才沉沉睡去,次日一早又被烤大饼的香味诱醒。

  他一骨碌爬起来,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笑嘻嘻凑到火堆前,给陈玄风、梅超风打着招呼:

  “陈兄,梅姐姐,早上好啊!”

  陈玄风也不废话,抛给他一张烙饼,倪昆道了声谢,美美地吃了起来。

  陈玄风则淡淡说道:

  “北行数十里,便是襄阳城。我们会把你带到襄阳。”

  梅超风道:

  “襄阳雄踞汉水,自古便是通衢大城,很是繁华。那里武馆、帮派也多,你无论学武还是谋生,都可以找到门路。”

  这里在襄阳附近?

  那看来想去岭南的话,只能是另想办法了。

  倪昆知道,以陈玄风、梅超风的心性,没有在这里丢下他,还愿意再带他一程,已经是极限了,当下也不奢求太多,只笑着点头:

  “好的,多谢陈兄,多谢梅姐姐。”

  填饱肚子,倪昆随陈玄风、梅超风踏出庙门,坐上了停在庙门外的马车。

  叮铃铃……

  清脆的马铃声中,陈玄风驾着马车,往北而去。

  梅超风自坐在车里,倪昆就比较苦逼,只能坐在御手副座,跟陈玄风作伴。

  没有充气轮胎和减震系统的马车,坐起来真不舒服。

  虽然副座上垫着毛毡,倪昆屁股还是给颠得生疼。

  他一脸不自在地瞥一眼陈玄风,就见这位大哥压根儿未曾挨着座位,只是稳稳扎着马步,一脸淡定地持缰御马,任由马车如何颠簸,身子都未曾晃上一下。

  “有武功真好。”

  倪昆见状,心里又是佩服,又是羡慕。

  寻思着等闲武功虽然不能长生,但若有机会,还是得练一练。

  至少日常生活会方便许多。

  若能学到上乘轻功,遇险时或许也可凭轻功自保一二。

  只是以他现在这条件,想练上乘轻功,都不知道有谁会愿意教他。

  葵花宝典倒是以轻功、速度见长,可他也不敢练哪。

  琢磨一阵,倪昆忍不住问陈玄风:

  “陈兄,你说我若是拿葵花宝典作投献,有没有机会拜入某位名师门下?”

  陈玄风瞥他一眼,淡淡道:

  “正经人谁看得上葵花宝典?”

  倪昆追问:“那不正经的人呢?”

  “……”陈玄风嘴角抽搐两下:

  “我一个正经人,怎么可能了解不正经的人怎么想?”

  你明明自称是坏人来着!

  倪昆心下吐槽。

  这时,梅超风掀开门帘,探头出来,笑嘻嘻说道:

  “大隋朝廷高手既多,皇宫里也多的是太监,倪小弟你大可以将这葵花宝典投献给皇家,说不定皇帝高兴之下,就给你派个高手作师父呢?”

  倪昆讪笑:

  “若将葵花宝典投献给皇家,就怕皇帝让我进宫做事,让我自己修炼葵花宝典,以验证此功法成色。”

  陈玄风点头:“你倒聪明,以杨广那喜怒无常的性子,这事儿还真有可能。”

  倪昆又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这葵花宝典好歹也是一门高深功法,就真没人愿意要?”

  梅超风笑道:

  “邪魔外道肯定是不介意收下这门功夫的。嗯,师父说过,世上有一魔门,其传承武功颇为庞杂,什么正邪功法都有,或许瞧得上那葵花宝典?

  “只是魔门行踪诡秘,我们却是不知该去哪里找魔门之人。”

  陈玄风道:

  “魔门可不好惹。据说十年前,突然冒出一个什么嵩山剑派,占了嵩山胜观峰作山门。此派行事虽霸道,但也勉强能算白道。后来不知为何,竟与魔门起了冲突,于是一夜之间满门死绝。自掌门左冷禅以下,竟无一人幸存。

  “传说出手剿灭嵩山派的魔门中人,仅仅只有一个人而已。

  “以一人之力,剿灭一大派,魔门之可怕,由此可见一斑。”

  说着,他斜睨倪昆一眼:

  “你若不怕死,又能找到魔门行踪,倒也可以与之接触一二。说不定就能凭这葵花宝典,拜入魔门呢?当然,更有可能会被直接干掉,或是被抓去试练邪功。”

  倪昆讪笑:

  “魔门如此可怕,小弟我自是不敢招惹的。”

  开玩笑,邪王石之轩有可能是柳生飘絮、大欢喜菩萨幕后的大佬,倪昆躲都还来不及,怎会去主动接触魔门?

  当然,魔门也不是铁板一块,也有跟石之轩作生死对头的。

  可在如今这个怪异混乱的世界,天知道魔门其它分支,有没有能挡得住石之轩的高手。

  要知道,连那位“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的关七爷,都是邪王化身“裴矩”的门客呢。

  略过此节不提,倪昆又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陈玄风、梅超风闲聊着,尽可能打听一些江湖轶事,倒也真打听出了一些很是奇妙的消息。

  虽然天变之后,二十年来,每年都有莫明其妙、不知来历的高手平空出现,以至于连黄药师都难以一一细数,但一些行事特别出挑的,黄药师倒也知道。

  比如三年前的大业九年,南方曾经冒出一个名叫“日月神教”的教派。

  教主任我行野心勃勃,趁大隋乱世到来,义军蜂起的大好时机举兵作乱,却不幸被义军克星、大将张须陀镇压。

  日月神教高层尽灭,教主任我行被张须陀及其麾下三大部将秦叔宝、程知节、罗士信联手击杀,光明左使东方白仅以身免。

  又如两年前的大业十年,蜀中冒出来一个“唐门”世家,精擅暗器、用毒,连蜀中“独尊堡”都被唐门以诡奇莫测的毒术覆灭,独尊堡主“判官解晖”亦中毒身亡。

  然而独尊堡主解晖本是天刀宋缺的结义兄弟,宋缺长女宋玉华,更是嫁给了解晖独子解文龙,此次也一并被毒死在独尊堡中。

  于是坐镇宋家山城,多年不出岭南的天刀宋缺一怒下山,单刀入蜀,三天之内赶绝唐门。

  又如去年中,南海出现一座名为“飞仙岛”的神秘岛屿,岛上有城,曰“白云城”。

  白云城主自称叶孤城,以“卧榻之畔岂容他人酣睡”为由,剑挑雄踞海南的“南海派”,只出一剑便击败曾与“散真人”宁道奇交手百招开外,仅以一招惜败的武林名宿“南海仙翁”晁公错。

  那一剑,据说名为“天外飞仙”……

  说完叶孤城,陈玄风忽然一叹:

  “其实说起来,这些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高手、势力还算好的,武功再高,也总归是人,闹不出多大乱子。可一些偶尔出现的妖魔鬼怪,就让人头疼了。”

  梅超风点头道:

  “不错。传说天变之后,二十年来,时有妖狐尸鬼现于山野。前一阵我与师哥途经扬州时,就曾在扬州城郊,撞见了一头噬人僵尸。幸好那僵尸不成气候,惧怕武者阳刚内力,被我们师兄妹联合扬州第一高手‘推山手’石龙打死。”

  陈玄风道:

  “师父曾说,皇帝杨广急功近利,滥用民力,致小民不堪重负,为求活路,只得揭竿而起,由是天下渐乱,烽烟四起,乱军如潮,杀伐不休,到处都在死人。

  “国之将亡,必出妖孽。如此乱世,说不得就可能养出极可怕的妖孽。

  “倘若再出一个拜月教主那般的灭世巨魔,若没有剑仙异侠现世,那可真就天塌地陷了。”

  其实这两位心里也不见得有多忧国忧民。

  他们只是担心,若有灭世巨魔出世,又无剑仙异侠抵挡,真个来一场天塌地陷的灭世之灾,那他们的二人世界,自然也就过不下去了。

  倪昆表面上不通武功,甚至走几十里山路都累得要死要活,可他真要发飙,怕是连拜月教主都能打死——只要他肯氪命。

  哪怕拜月教主复生,难道还不能用“夜凯”一脚踢死?用“大威天龙”降伏,用“剑二十三”直斩元神?

  就算一脚踢不死,天龙降伏不了,一剑斩杀不掉,大不了再来一发“聚变大葬”。

  核聚变那般至阳至刚的磅薄正能量,什么妖魔鬼怪顶得住?

  不过他现在的人设是柔弱无力的儒雅少年,大招又要拿命来氪,自不会大包大揽,只笑着说道:

  “既然每年都有高手莫明冒出来,说不定某个深山幽谷中间,就隐居着某些不出世的剑仙异侠呢?反正呀,便是真有灭世巨魔现世,也自有高个子去顶。”

  陈玄风摇头一笑,也不再多说,专心驾车赶路。

  一路无话,行至下午,襄阳城高大巍峨的城墙,已映入三人眼帘。

  【求勒个票~!】

看过《主神挂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