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主神挂了 > 006,二十年前的“天变”

006,二十年前的“天变”

  “你一点武功都不懂,也对江湖武林感兴趣?”陈玄风瞥了倪昆一眼,淡然道。

  “好奇,纯属好奇。”倪昆笑道。

  陈玄风性子冷淡,嗤笑一声,并不言语。

  梅超风则皱眉道:

  “方今世上群魔乱舞,古怪混乱得紧。别说我们,就连我们师父那般人物,都难以一一细数世上究竟有多少高手……”

  她摇了摇头,叹道:

  “倪小弟你不会武功,最好还是不要对江湖,对武林有任何兴趣的好。”

  倪昆心中一动,面上却作诧异状:

  “群魔乱舞?古怪混乱?此话怎讲?”

  梅超风沉吟一阵,说道:

  “倪小弟你知道方今是哪朝哪代,哪个皇帝老儿在位吗?”

  倪昆坦诚自己的无知:

  “不知道啊!”

  梅超风脸上闪过一抹古怪:

  “如今乃是隋帝杨广在位。”

  隋帝杨广?

  倪昆眨眨眼,虚心求教:“这有什么问题么?”

  他当然知道这其中有大问题。

  陈玄风、梅超风是宋朝人。

  大欢喜菩萨出身年代不详。

  柳生飘絮则是明朝倭国人。

  葵花宝典的时代背景模糊,成书也许在宋代,但东方不败当是在明代。

  而拜月教所在的世界,更是一个架空的神话仙侠世界。

  可偏偏又有一个隋帝杨广……

  这一古脑儿搅和在一起,当然混乱古怪了。

  这时,陈玄风冷笑一声:

  “有什么问题?问题可大了。二十年前,坐天下的还是姓赵的,一转眼,时间就莫明其妙倒退好几百年,皇帝突然之间就姓改杨了。

  “这倒也罢了。一夜之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冒了出来,甚至连山川地理、江湖河流都有了变化。直至今日,这世上依旧纷纷扰扰,动乱不休,每年都有来历不明的高手,不知从哪个角落冒出来……”

  倪昆挠了挠头皮:

  “可这……究竟为什么呀?”

  陈玄风冷冷道:

  “为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师父学究天人,也一样不知道为什么。

  “倪昆你既出身大户,难道也对此一无所知?你家大人,就什么都没有教过你?”

  倪昆坦然道:

  “我家隐居深山多年,小弟今年十六岁,可自出生起,就没有出过大山,也未见过外人,家中长辈也从未对小弟说过山外之事。

  “若不是家里遭劫,小弟怕是直到现在都还住在山里,对山外之事一无所知。”

  梅超风点点头,说道:

  “如此说来,你家只怕也是为避‘天变’之乱,迁入深山隐居的。”

  “天变之乱?”

  “不错。”梅超风道:

  “我们师父,将二十年前那场时光错乱、翻天覆地的变故,称为天变之乱。

  “说起来,当年变乱发生时,我们其实也只是几岁的小孩子,刚刚拜入师门不久。对天下之事一无所知,对皇帝姓什么,身处哪朝哪代,自然也是懵懂无知。

  “若非师父告知我们这些,我们只怕会以为,世界本就是如今这副样子,我们本就是隋朝杨家皇帝治下子民……”

  听到这里,倪昆心下暗忖,二十年前那场“天变”,恐怕还不只是时光倒流几百年那么简单。

  否则柳生飘絮、大欢喜女菩萨、拜月教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是一个体系嘛!

  不过他对那“天变”几乎一无所知,自然也不方便作出评论,只能明知故问一句:

  “不知尊师高姓大名?”

  梅超风一脸景仰:

  “我们师父姓黄,讳药师。师父他老人家不仅武功出神入化,还琴棋书画、天文地理、数术星相、五行八卦、奇门遁甲、阵法机关、农田水利、经济兵略……无一不晓,无一不精。”

  倪昆面现敬佩,作高山仰止状:

  “竟如此博学!尊师真天人也!”

  见他一副钦佩模样,生性冷淡的陈玄风也不禁露出一抹微笑,点头道:“那是自然。”

  倪昆又问:

  “尊师既亲历过‘天变’,那么有没有对陈兄和梅姐姐说过,天变之后,世上突然冒出了哪些高手?又多了哪些江湖门派?”

  陈玄风诧异地看了倪昆一眼:

  “你对武林高手、江湖门派就如此感兴趣?”

  梅超风笑道:

  “莫不是想找个高手或是门派拜师学艺?你真个不练葵花宝典啦?”

  倪昆讪笑道:

  “我……我倪家满门遭劫,而今只剩下我一根独苗,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葵花宝典这门神功,小弟着实不敢修练。”

  说起来,他就算敢修炼,也修炼不了——

  武林之中,素有敝帚自珍的门户之见。武林高手们著述秘藉,本就没有广为流传的想法。因此越是高深的神功秘藉,就越是充斥着各种高深莫测的术语甚至密语。

  若是没有足够的基础,或是有懂得术语、密语的人讲解指导,就算有秘藉也看不懂,强行修炼,只会把自己练出毛病。

  好比陈玄风、梅超风,也算是师出名门了。可他们修炼九阴真经时,不就因为秘藉读得半懂不懂,把好好的道家正宗“摧坚神爪”,练成了鬼气森森的“九阴白骨爪”么?

  梅超风后来甚至把她自己给练瘫了。

  而段誉能够照着秘藉自学北冥神功、凌波微步,是因为他家学渊源,即使没有练过武,也从小在父母的指导下,对经脉穴窍有着足够的了解。更读过大量道藏,尤其对《易经》深有研究,因此方能读懂北冥神功,学会凌波微步。

  张无忌能成功自学九阳神功,也是因为从小在冰火岛上,由父母和谢逊打下了极扎实的武学理论基础,后来又跟胡青牛学到了深厚的医学知识,对人体了若指掌。

  倪昆则毫无基础,不知经脉穴窍,对各种武功术语、密语更是一窍不通。

  别说葵花宝典这种高深秘藉了,就算是铁砂掌、铁布衫等等龙套秘藉,除非通篇大白话,否则但凡有点专业术语,只怕他也只能看个半懂不懂。

  所以照着秘藉自学是不可能的。

  听他拒绝修炼葵花宝典,梅超风不禁遗憾嘀咕:

  “真是可惜了……”

  倪昆大汗:你可惜个什么劲啊?想看太监,去宫里找哇!

  陈玄风则道:

  “不练也好,葵花宝典这门功夫,就不适合正经人修炼。”

  顿了顿,陈玄风又道:

  “但倪昆你若想找名门高手拜师学艺,却有许多碍难。你已年过十六,又无半点武学基础,起意习武已是晚了。尤其是高深内功,没有从小打下的基础,修炼起来甚是难艰。”

  梅超风赞同点头:

  “你这情形,同样的功夫,别人有基础的练一年,成就差不多能顶你苦练三年。所以正经高手、门派是不会收你的。去武馆习武倒也可以,只需交钱便可,但武馆哪里有高深武艺教授?邪魔外道倒可能收下你,但收你做什么,就难说得紧了。”

  陈玄风淡淡道:“多半会拿些他们自己都没把握的邪门功夫给你试练,用你试功。”

  “呵呵……”倪昆笑了两声,倒也并没有什么失望的。

  陈玄风、梅超风以为他打听武林高手、江湖门派的消息,是想去拜师学艺,这却是误会了他。

  倪昆打听消息,只是为了对这个世界多些了解,试图推敲一番柳生飘絮、大欢喜菩萨所属势力而已。

  至于练武……

  他只问一句,能得长生否?

  若不能得长生,延天寿,那再是惊天动地的绝世神功,他都兴趣缺缺。

  毕竟他寿命并不算太多,只剩下四十八年,以后还随时可能不断丢掉一些。

  练武固然能够让他遇险时不必轻用十大氪命绝杀,可以用平A解决问题。

  可就像陈玄风、梅超风说的那样,以他现在的年纪、体质,练武已经迟了。

  现在开始练武,只能是事倍功半,同样的功夫,他苦练三年,只相当于别人练一年。

  如此一来,除非是北冥神功那种可以不劳而获的功夫,否则他辛辛苦苦练个十年,都未必够那柳生飘絮一根指头打的。

  既如此,他哪有心情去拜师练武?

  那不是浪费生命么?

  当然如果有个家住斜月三星洞,叫做“菩提祖师”的老爷爷愿意收他做徒弟……

  好吧,这是作梦。

  话又说回来,他现在可是有拜月教秘藏宝库的钥匙傍身。

  那秘藏宝库当中,会不会有正经的长生法门呢?

  想到这里,倪昆不禁问出了他最关心的那个问题:

  “陈兄,梅姐姐,不知你们可听说过拜月教?”

  【求勒个票~!】

看过《主神挂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