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主神挂了 > 005,黑风双煞
  不知过了多久。

  倪昆一觉睡饱,悠然醒来,依稀听到一男一女正在说话。

  “师哥,你要是敢练这《葵花宝典》,我就天天给你戴绿帽子。”

  “死丫头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练这种邪门武功?你若不放心,将这袈裟还给那小子就是。”

  “诶师哥,你说那小子练了这功夫没有?他要是练了……嘿嘿,我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太监呢……”

  “死丫头你想干什么?”

  “就想瞧瞧太监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师哥你难道不想么?”

  “我想尼玛……死丫头你皮痒了是吧?就不怕长针眼么你?再说你难道看不出来,那小子筋骨无力,经脉细弱,身上半点武功都没有么?”

  “那,那他兴许是刚刚自宫没多久,伤还没养好,还没正式开始修炼呢?”

  “叫你胡说……”

  砰!

  敲击声响起,听起来像是用锤子直接往脑门上砸了一记。

  与这可怕的敲击声一并响起的,还有女子的呼痛声:

  “又打头!师哥你轻点,再打头我就要变傻子了!”

  男声嗤之以鼻:“你本就不怎么聪明。”

  倪昆听得直乍舌:敢情刚才那仿佛锤子敲头的一声“砰”,居然是那师哥一家伙敲在了自家师妹脑袋上?

  听起来这似乎还不是第一次,而那师妹居然也只是叫痛抱怨,居然没有受伤?

  又是一个头很铁的女英雄?

  倪昆心里一阵震惊,这个有点乱来的世界,高手貌似有点多啊!

  正惊叹时,男声忽然冷冷道:

  “既然醒了,就别装睡了。”

  倪昆从善如流,翻身坐起,向着对面二人点头致意:

  “多谢二位援手之恩……”

  说话间略作打量,只见这对师兄妹,都是二十几岁的样子。

  男的体态矫捷,五官端正,面皮焦黄,有如赤铜,神情淡然,予人淡漠冷酷之感。

  女的身姿婀娜,肤色有些微黑,但样貌倒也俏丽佼好,是个美人。

  倪昆听二人对话,知道这俩师兄妹是对情侣,于是只略打量了那女子一眼,便收回视线,顺势瞥一眼身周,只见所在之地,似乎是一座荒废的山野小庙。

  一堆篝火正自庙堂中燃烧,那对师兄妹坐在篝火前,男子拿着一叠大饼烘烤着,两眼冷冷地注视着倪昆。

  女子则手捧倪昆带着的袈裟,就着火光看一眼袈裟上的字迹,又面带微妙笑意,眼神古怪地瞧着倪昆。

  嗅着大饼焦香,饥肠辘辘的倪昆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却顾不得腹中饥饿,首先严正声明:

  “那个,我并没有练过那《葵花宝典》,也没有打算修练。”

  “真没练过?”那女子神色间有几分不信。

  倪昆抬头,亮出喉结:“真没练过啊。”

  “这样啊……”女子微黑俏脸上顿生失望。

  倪昆满头冷汗,心说你在失望什么啊喂!想看太监,去皇宫里找啊!

  心里如此吐槽时,就听那焦黄脸男子冷冷道:

  “你叫什么名字?瞧你衣料名贵,身携秘藉,荷包里还有丹药、金瓜子,该当出身不错,怎沦落到这等地步?”

  倪昆心说得,难怪您二位之前救我时自称是坏人,侠士救人,哪有趁机把人浑身上下搜上一遍的?

  面上却不动声色,只一脸沉痛地说道:

  “在下倪昆,家世原本确实不错,只是不幸被山匪袭庄,灭了满门,只在下一人勉强逃得一命。先前惊惧交加,又累又饿之下昏倒路边,若不是二位援手,在下怕就要被野狼叼去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对着两人抱拳一揖:

  “救命之恩不敢或忘,不知两位恩公尊姓大名?将来必有厚报。”

  男子冷冷道:

  “我们救你,原也只是顺手,并没有指望你报答。”

  女子笑道:

  “你一个家破人亡、不会武功的小家伙,哪有机会报答我们?若你这秘藉是门正经神功嘛,倒也可以拿来报答,可惜偏偏是这种要割掉命根子的邪门功夫……”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噗嗤一笑,乐不可支:

  “这还真是……哪个缺德玩意儿创出的功夫?”

  男子焦黄冷脸上也浮出一抹笑意:

  “当是宫里的公公。”

  那女子乐呵一阵,又对倪昆说道:

  “我叫梅超风,我师哥叫陈玄风。你这秘藉呢,我们用不着,不过你那些金瓜子呀,还有那六枚丹药呀,咱们可就不客气啦!”

  陈玄风冷冷道:

  “还有那削铁如泥的匕首。那般锋利,正是我们横练功夫的克星。在你小子手上,对我们自是毫无威胁,但若落到高手手上,怕就会害了我们师兄妹。”

  梅超风点点头,笑道:“所以,你那匕首呀,我们也要笑纳了。”

  倪昆干笑两声,点头道:“应该的,应该的……”

  心里却道:竟是陈玄风、梅超风这二位!

  好吧,既然这世界可以有柳生飘絮、大欢喜女菩萨、葵花宝典、拜月邪教,那么有陈玄风、梅超风也就不足为奇了。

  瞧这两位现下的年纪,似是刚出江湖没多久,恐怕都还没有闯下“黑风双煞”的名头,心也还未彻底变黑。

  当然,既是黑风双煞,那么自称坏人,施恩挟报,把他搜刮一空,倒也不出意外了。

  不过倪昆本就认为好人该当有好报,做好事就该得到实质性的回报,这样子所有人才会都乐意去做好事,社会风气才会越来越好。

  因此他也不会为了那么点身外之物,就跟陈玄风、梅超风翻脸,只冲着二人腼腆一笑:

  “那个,陈兄,梅姐姐,在下已有多时水米未进,不知可否……”

  说话间,他视线落到陈玄风烤着的大饼上。

  陈玄风也不废话,分出一块大饼,向倪昆抛来。

  倪昆连忙伸手接过,道了声谢,顾不得那饼烫手,抛颠着吹了两下,咬下一大口,没嚼几下便迫不及待地咽了下去。

  “慢点,小心噎死。”梅超风笑着,将倪昆盛水的葫芦抛了过来。

  倪昆接住葫芦,打开塞子,灌了一大口水,含糊不清地说了声多谢梅姐,又狼吞虎咽吃喝起来。

  陈玄风也将大饼分与梅超风,与她一起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倪昆三两下吃完大饼,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

  梅超风见状,将自己手上的大饼撕下一半抛来,倪昆也不客气,接过来就吃。将饼吃完,又灌了半葫芦水,这才呼出一口长气,暗叹一句:“总算活了过来……”

  缓了一阵,见陈梅二人还在慢条斯理地吃着,倪昆闲着也是闲着,心说这两人师出名门,或许能知道不少秘闻消息,当下便状似好奇地问道:

  “陈兄,梅姐姐,你们是出来行走江湖的吗?小弟对江湖武林也颇有兴趣,不知道如今这江湖上,是个什么形势?都有哪些知名高手?又有哪些名门大派?”

  【求勒个票~!】

看过《主神挂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