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主神挂了 > 001,我,穿越者,先死为敬!

001,我,穿越者,先死为敬!

  “我这是……穿越了?”

  一间四面都是石壁,没有窗户,只穹顶有个通气口,正面有扇木门的石室里。

  倪昆坐在太师椅上,看着面前桌案上的鹤嘴香炉发呆。

  他记得自己之前明明正在熬夜氪肝,怎么一个恍惚,就来到了这种好像密室的奇怪地方?

  身上的衣服变了。

  宽袍大袖,镶金嵌玉,精美奢华,但不是很方便。

  身形也变了。

  身高体型都缩水不少,感觉像是变成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双手白皙,十指修长,不见半点茧皮,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

  这一切,貌似都是最典型的穿越现象。

  然而还没等倪昆开始研究自己的具体处境,对面那扇木门忽然嘭一声洞开。

  一个身着黑衣,浑身是血、脸色惨白的小哥,手按胸口,踉踉呛跄奔了进来,嘶声道:

  “少爷,快……噗!”

  话没说完,他就喷出一口鲜血,扑嗵一声扑倒在地,没了动静。

  “……”

  倪昆一脸懵逼。

  这什么情况?

  那位黑衣小哥,怎么连句囫囵话都没来得及说出来,就扑了?

  这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正震惊时。

  敞开的房门处,又大步走进来一个少女。

  黑衣,男装,高马尾,身形修长,英姿飒爽。

  依稀有点小眼熟,貌似在哪里见过?

  倪昆就有点纳闷:这又是什么展开?

  刚想开口询问,就见那男装少女冷冷看了他一眼,抬手一指,指尖射出一道白光。

  噗!

  白光飞射到倪昆面前,一下就洞穿了他的心脏。

  “……”

  什么情况?

  怀着满满的不甘,刚穿越不到两分钟,连具体情况都没有搞清楚的倪昆,就这么眼前一黑,挂了。

  ……

  “我还活着?”

  倪昆眨眨眼,发现自己还是好好地坐在那张太师椅上。

  他心有余悸地抬手一摸心口,低头看去,却见心口安然无恙,并没有多出一个血洞。

  虽然清楚地记得,心口被白光洞穿时那一刹的痛苦。

  可身体毫发无损的事实,又让倪昆不禁怀疑……

  自己之前莫不是作了个噩梦?

  “穿越之后,身体、精神,都还没有完全适应过来,神智恍惚之下,不知不觉睡着了?还作了个噩梦?”

  正想时,前面的木门又嘭一声洞开。

  之前见过的那个黑衣小哥,又浑身是血,手按心口,踉踉呛呛地冲了进来。

  “少爷,快……噗!”

  话未说完,鲜血喷出,黑衣小哥扑倒在地,霎时气绝。

  倪昆目瞪口呆。

  他难以置信地看看扑地死去的黑衣小哥,继而猛抬头,看向洞开的门口。

  不出所料,那黑衣男装,身形修长的少女,又自门口大步走了进来。

  见男装少女冷冷瞥了自己一眼,右手抬起,手指朝自己指来,倪昆瞳孔一缩,抬手作阻止状:

  “诶,等等……”

  噗!

  白光一闪,心脏洞穿,倪昆浑身一僵,脑子只一个念头:

  “卧槽,我又挂了!”

  ……

  “卧槽,我又活了!”

  倪昆一个激灵,两手在心口一阵乱摸:

  “毫发无伤?”

  再抬眼一看那紧闭着的木门,他立马明白过来:

  “我特么又回到被杀之前了!

  “难道这就是我的穿越挂?无限复活?不对,无限重生?可是……”

  可是如果搞不定那个冷酷无情的男装少女,我大倪昆的穿越生涯,岂不是要陷入这活了又死,死了又活的无限循环?

  生存时间,两分钟都不到啊!

  “不行,我得想办法活下来!

  “可我连那妞杀我的手段都看不清楚,武力值差距实在太大……

  “看来得靠我穿越者的智慧和口才,用嘴遁说服她放我一马了!”

  嘭!

  大门撞开,黑衣小哥手按心口,踉跄进来:“少爷,快……噗!”

  还是熟悉的配方。

  黑衣小哥话没说完就扑地而死。

  台词、姿势,乃至吐血的射程,扑地的位置,都与前两次分毫不差。

  紧接着那男装少女便大步走了进来。

  倪昆缓缓起身,凝视男装少女,眼神诚恳,语气真挚:

  “女英雄且慢动手,我有一言,请……”

  少女充耳不闻,冷眼一瞥,抬手一指。

  噗!

  尼玛都不让我说话,嘴遁怎么发挥?

  好气啊!

  倪昆翻了个白眼,挂了。

  ……

  “尼玛那妞完全不讲道理啊!”

  倪昆咬牙切齿:

  “施展嘴遁的机会都不给我!看来就算武力值差距再大,也得尝试反杀了!”

  一眼扫到面前桌案上的鹤嘴香炉,双手抱起香炉试了一下,感觉足有十来斤重,当即用力一点头:

  “就是你了!”

  起身离座,抱着香炉快步走到门边躲了起来。

  很快,木门嘭一声撞开,黑衣小哥手按心口,踉跄着冲了进来。

  “少爷……咦,噗!”

  嗯,这次黑衣小哥台词稍微变化了一下。

  进来之后,没看到倪昆,于是原本的“少爷,快……噗”,就变成了“少爷……咦,噗!”

  反正不管怎么样,黑衣小哥的生命值,都只够说出三个字,外加一个喷血特效了。

  黑衣小哥一挂,男装少女就大步走了进来。

  刚一进门,藏身门后的倪昆便高高举起香炉,对着她脑袋狠狠砸下。

  少女武力值那么高,感知当然也是极敏锐的,一进来就发现了躲在门后的倪昆。

  不过她并没有先下手为强,只是略一侧首,冷眼看着香炉砸下。

  嘭!

  香炉结结实实砸在少女头上,可少女居然毫发无伤。

  倪昆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惊诧道:

  “我勒个去,头这么铁的吗?”

  少女抬手一指,白光一闪,倪昆眉心一凉,眼前一黑,挂了。

  ……

  “爆头不成,反被爆头了吗?”

  倪昆坐在太师椅上,手按着眉心,一脸郁闷:

  “那妞的头未免也太铁了……

  “指发白光,隔空杀人……还头铁的一匹,十斤重的香炉砸上去都毫发无伤。

  “修真?高武?超能力?

  “不管哪种类型,想反杀貌似都难如登天……”

  虽然感觉反杀难度超出想象,但倪昆还是不想坐以待毙。

  既然香炉不好使,那就赶紧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其它更给力的武器。

  这一找,还真让他找到了一件好东西。

  案桌左手边的抽屉里,赫然放着一把一尺来长的匕首。

  将匕首拔出鞘一看,只见此匕锋刃幽冷,寒气逼人,一看就不是凡品。

  手握短匕,往香炉鹤嘴上一削,铛地一声脆响,铜铸的香炉鹤嘴,竟被一削而断,切口还光滑无比。

  “削铁如泥?”

  倪昆大喜:

  “好,威武!有希望了!”

  赶紧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提着长袍下摆,三步并作两步,飞奔到门边藏好。

  刚刚站稳,门就被撞开,黑衣小哥冲了进来:“少爷……咦,噗!”

  之后男装少女如期而至,倪昆二话不说,一刀扎向她修长脖颈。

  你头铁是吧?

  那我就用这削铁如泥的匕首,刺你细皮嫩肉的脖颈。

  不细你这细嫩的脖子,也跟你脑袋一样铁!

  啪!

  “……”

  倪昆一脸无语。

  好吧,这次少女没有任他拿匕首戳,而是用食中二指,牢牢钳住了匕首。

  任是倪昆如何奋力拧动手腕,匕首都纹丝不动。

  两根纤纤玉指的力道,大得让倪昆怀疑人生。

  少女冷眼一瞥倪昆,手腕一拧,倪昆手中一轻,匕首已不翼而飞。

  再定睛一瞧,匕首竟到了少女手中。

  她拿着那匕首掂了一掂,一脸轻蔑地对倪昆摇了摇头,右手拇指、食指捏着匕尖,发力一拗。

  铛!

  一声脆响,这削铁如泥的匕首,竟被她一折两断。

  咕咚。

  倪昆艰涩地咽了口唾沫,尴尬一笑:

  “那个,我其实……”

  话没说完,少女纤指一弹,被她拗断的匕尖,便噗地一声,刺入倪昆眉心。

  ……

  “又被爆头了!”

  倪昆双手抱头,一脸抓狂地狠狠揉了两下头发:

  “不仅头铁,反应还快得惊人,力气又大得不讲道理……

  “我那可是削铁如泥的匕首啊!她居然能徒手折断!

  “虽然她看来并不是真正的刀枪不入,还是有些忌惮削铁如泥的匕首,可反应那么快,让我怎么反杀?

  “不如,试着逃跑?”

  一念至此,他双手提着长袍下摆,飞快跑到木门前,首次主动打开了那道门。

  结果门一打开,就见前面居然是一条直来直去的狭长甬道,并没有岔道可走。

  而那个熟悉的黑衣小哥,此时正一边吐血,一边向着这边跑来,十几米外的甬道尽头,也正好现出那男装少女的身影。

  “这尼玛密室是哪个蠢货设计的?被敌人在甬道那头一堵,不就成瓮中捉鳖的格局了吗?”

  正狂怒吐槽时,那黑衣小哥瞧见倪昆,先是一怔,继而大叫:

  “少爷,快,噗!”

  喷血,扑倒,死,业务流程娴熟无比……

  而那个不紧不慢朝这边走来的男装少女,则是远远地就朝倪昆抬起了手。

  倪昆高举双手:

  “女英雄,我是无辜……”

  噗!

  白光一闪,倪昆立扑。

  ……

  “老子一个滑铲……”

  噗!

  白光一闪,倪昆立扑。

  ……

  接下来,又连续尝试了近百次各种角度的反杀、逃跑、嘴遁,均告失败之后。

  第九十九次重生。

  当黑衣小哥扑地身亡,男装少女进来时,倪昆双肘支在桌上,双手十指交叉,下巴搁在手背上,眼神深沉地看着少女,用低沉磁性的嗓音说道:

  “请务必让我死个明白。”

  少女没说话,只微微皱了皱眉,抬手一指,白光一闪。

  噗!小倪倒了……

  ……

  第一百次。

  倪昆保持着前次坐姿,脸上挂着一抹迷之微笑,对少女说道:

  “我赌你枪里没有子弹。”

  男装少女微微一怔,但还是抬手一指,白光一闪。

  噗!

  ……

  第一百零一次。

  男装少女进来时,倪昆用葛优瘫的姿势躺在太师椅上,见了她还亲切地抬手打了个招呼:“来啦!”

  ……

  第一百零二次。

  男装少女进来时,倪昆声线低沉,迷之动人:

  “想知道生命的意义么?想真正的……活着吗?”

  少女冷眼一瞥,抬手一指。

  ……

  第一百一十次。

  少女一进来,就见倪昆一脸深情地望着她,用低沉磁性的嗓音,缓缓吟诵道: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

  少女冷脸冷眼,抬手一指,白光一闪。

  噗!

  ……

  第一百二十次。

  “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噗!”

  ……

  第一百三十一次。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呃啊!”

  ……

  第一百四十二次。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噗!”

  ……

  第一百五十三次。

  “牙套妹,奈何美色,妹妹有这样强大美腿……呜噗……太、太木人道!”

  ……

  第一百六十四次。

  倪昆光着膀子作俯卧撑。

  少女一进来,二话不说就秒了他。

  ……

  第二百零五次。

  倪昆开门见山,深情款款:“我爱你。”

  少女抬手一指,这次白光直接从倪昆嘴巴里贯了进去。

  ……

  第三百零六次。

  倪昆一脸疲惫地看着进来的男装少女:“轻一点。”

  少女皱了皱眉,抬手一指,秒杀。

  ……

  第一千次。

  少女进来时,倪昆表情呆滞,双眼无神,仰躺在太师椅上,一副累了不想折腾了,你搞快点早点完事,对大家都好的模样。

  少女铁石心肠,毫不动容,抬手一指,白光自指尖迸射而出,噗地一声,贯入倪昆心脏。

  就在倪昆心口一痛,眼前一黑之际。

  时光仿佛凝固在了他垂死的那一刹。

  一道飘渺玄虚的声音,在他脑海之中响起:

  “死亡一千次,开启条件已满足。

  “每死亡一百次,将随机觉醒一个能力。现已死亡一千次,获得以下能力:

  “夜凯、神罗天征、扭曲魔眼、超电磁炮、无限剑制、大威天龙、呼风唤雨、万剑归宗、剑二十三、聚变大葬。

  “备注:死后重生、使用能力,均须消耗寿命。现已消耗一万天寿命,请谨慎施展能力。

  “具体情况,请查看您的个人面板。”

  【新书开张,求收藏,投票~!】

看过《主神挂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