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二一〇章 条约撕毁 东海兴波

第二一〇章 条约撕毁 东海兴波

  “天赐金难道不是武庚发明的吗?”

  “不是!”

  殷郊下意识地抖了下。

  事实上他与武庚的相处时间并不算长,但每次相处的时候,都特别的印象深刻,

  从始至终,武庚都或明或暗地向他灌输着有人会对殷商不利的思想,但没想到暗中的人会这么狠,

  因为天赐金流入八百诸侯国,或多或少在各个国家都造成了一些破坏,如果没有扩散开来,这些天赐金只放在朝歌……

  有可能会亡国吧!

  “知道敌人是谁吗?”

  “告诉了你也没用,武庚的意思,你与殷洪,都是他的至亲弟弟,反正这一回之后,天下反商者众,与其将机会让给那些无名无姓的乱臣贼子,还不如让你来反……”

  殷郊没有说话,他已经不是十一二岁的小孩子了,

  见识了更多风景的他,对人性了解得更加透彻了,武庚对形势洞若观火,他要是真冲上去就干,肯定得输啊,输了之后呢?

  袁霸天似乎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道:“其实跟你说这些也没用,因为不久的将来,可能你自己的想法根本不重要了……这是武庚给你的……”

  那是一块成色极好的黄玉扳指,扳指上刻着一座监狱的图案,这个图案中似乎蕴含着不祥的气息。

  殷郊下意识地有些抗拒。

  “武庚的原话,如果遇到绝对无法跨过的死局,就带着这个玉扳指,然后念咒……至于咒语,我想就不用重复了……千万不要做实验,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

  说完,袁霸天一跃而起,翻出窗外离开了。

  那个方向,似乎是二伯仲衍的领地。

  殷郊打了个哈欠,看着手里的黄玉扳指有些愣神,

  “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吗?”

  殷郊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把黄玉扳指戴在手指上,然后轻声念道:“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没有任何反应!

  好像被骗了!

  殷郊有些失望!

  他试图将黄玉扳指取下来,扔在一旁,

  然后,取不下来了!

  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还是没用,

  拿剑砍拿火烧,同样没用!

  艹!

  被套路了!

  殷郊的神情非常的精彩……

  ……

  袁霸天躲在窗外,看着殷郊的一通操作,差点没笑出声,真是太有趣了。

  其实他倒没骗殷郊,

  殷郊殷洪跟他是有一些仇怨,但这些日子对方一直被他压制着,而且今后可能还会继续被他坑害,该报的仇迟早能报,

  仇既然报完了,那就要讲一些血脉亲情,

  虽然说天家无情,但那是为了争权夺利,

  以后双方肯定还会作为对手继续争斗,但如果殷郊失败了,死了,他不希望殷郊进封神榜,

  最好是进入红名监狱当中。

  袁霸天施展紫龙诀,快速朝歌仲衍的领地狂行而去,忽然间耳边响起了本体武庚的声音。

  “气运分身,现在东鲁出兵了,兵分两路,一路奔向游魂关,一路走水路杀向了陈塘关……现在的问题是……云中子就在船上,明显是要帮东鲁……你有什么办法没?”

  随着话语传来的,还有功德分身所见的风景,

  “我能有什么办法!”

  老实说几个分身都非常的好用,武庚只需要坐在朝歌,就能通过几个分身的视野,同步查看天下大势,就跟看直播一样,感觉可爽了。

  但现在武庚却感觉很无力,毕竟云中子战力太强了,在他豁出一切对付大商的情况下,武庚一下子麻爪了。

  一力降十会,武庚感觉自己像个麻瓜。

  武庚非常的忧虑,使劲地揪着自己的头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他忍不住拿出了与东海签订的条约,考虑着请东海龙宫帮忙的可能性,

  想了很久,却发现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怎么办?

  他更加难受了,难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陈塘关失陷吗?

  “本体,别看那条约了,那条约还不如厕纸呢,你如撕毁算了!”

  撕毁?!

  武庚眼前一亮,

  条约这东西,不就是用来撕毁的吗?

  ……

  东海无比的平静,就连吹过来的微风,都非常的温柔,

  需要二十人共同操作的战船上,右伯侯姜恒楚踌躇满志,但眉宇间还是有一些担忧。

  “上仙,那个紫色的娘们儿一直跟在后面……”

  云中子瞥了远远飘在后面的苏马丽一眼,冷笑道:“别管她,她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那如果他去报信!”

  云中子依旧冷漠地道:“去报信又如何,能改变结局吗?有我在,陈塘关陷落已经成了定局,陈塘关附近的大片区域,注定要成为东鲁的领土……谁也改变不了这样的结局!”

  姜恒楚露出了狂喜的表情:“多谢上仙。”

  “不用谢,本来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举手之劳?!

  姜恒楚浑身一震,看向云中子的目光更加的崇敬了。

  云中子心中一片冷然,仙人之所以忌惮凡人,又或者是凡间的运朝,其实是害怕气运反噬,

  但如果一旦豁出去,那战争就不会有任何的悬念,毕竟双方力量的对比在那儿摆着。

  此时他只担心三皇会有所不满,但陈塘关侵吞东鲁土地在前,东鲁也不过是拿回自己的东西,顺带破掉陈塘关而已,就算是三皇找上门来,阐教也有应对之法。

  简而言之,陈塘关死定了,圣人都救不了!

  忽然,云中子神色一变:“什么声音?”

  姜恒楚抬起头来看了云中子一眼,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万里无云,波平浪静,也没什么特别的声音呀。

  “是海鸟的声音吗?”

  云中子摇头:“不是!”

  “那是那帮臭小子发出了怪声?”

  云中子的神情变得有些烦躁:“也不对!”

  “那我也不知道了!”

  云中子的目光,忽然间望向了东南方,眼中闪过一丝惊骇!

  姜恒楚也看向了那个方向,然后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尖叫声,

  不止是他,整个船队,整个五万人的船队,同时发出了绝望的叫喊声,

  因为在那个方向上,出现了一道海浪,海浪很高,至少有三十丈高,

  一边咆哮着,一边势不可挡地朝着这边扑了过来!

  云中子目光如电,恶狠狠地看向了后面不远处的苏马丽,大声地喊道:“混蛋,你们做了什么?”

  苏马丽露出了快意的表情。

  身为武庚的分身,她同样讨厌阐教,不,甚至是仇恨阐教,

  看到阐教吃瘪,她的心情自然无比开心!

  苏马丽狞笑道:“我殷商朝廷为天下万民计,与东海签订条约,令东海之水不再为祸,你们东鲁倒好,反而利用这平静海水,行舟攻伐陈塘关……

  既然如此,这条约不要也罢!

  哈哈哈哈!”

  云中子神色更加难看了。

  殷商与东海签订条约,是用了规则的力量,强行束缚了东海之水,

  所以才有了五百里的平静水面。

  正因为有了正阳的海岸线,南鄂才能渡海攻击东鲁……

  但现在条约十有八九是被撕毁了!

  那么……

  被规则强行束缚的东海之水,自然会被一下子放开,反弹!

  云中子下意识地想要逃离!

  姜恒楚当场跪下,道:“上仙,你快走吧,没机会了,只求你一件,请你,请你一定要帮帮我的儿子,助他站稳脚跟就是了……上仙,你走吧……”

  云中子当场顿住了脚步。

  “你觉得我挡不住?”

  姜恒楚眼前一亮:“你能挡住吗?”

  呃,云中子有些语塞!

  忽然,后面的苏马丽大声地骂道:“哈,他能挡住个屁啊,阐教弟子全是废物,别看修为不错,但一个英雄人物都没有,全是废物……哈哈哈……全是废物,我呸!”

  云中子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

  苏马丽却继续骂道:“自从我们家陛下武庚登基以来,已经与这群祸国殃民的妖道明里暗里交锋了好几次了,但这群妖道一次都没有占到便宜……哈哈哈哈哈……邪不压正,邪不压正啊……”

  云中子气疯了!

  你说我可以,怎么能这么污蔑我阐教道士呢。

  云中子只觉得来自长白山的地心之火熊熊燃烧着,

  一股不屈的意志陡然升了起来!

  “不行是吧,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

  云中子直接朝着苏马丽拍出一掌,半里外的苏马丽感觉到危险,连忙闪避,却没能躲开,直接被拍到了一里之外,当场吐出一口老血。

  接着,他跳到了船队的前方,张开双臂大声地喊道:“给我,停下!”

  三花聚顶,

  五气朝元,

  云中子金仙实力全开,

  奔腾而来的,至少有90米高的海浪,当场一顿!

  而云中子的脸色也是瞬间通红,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苏马丽站在一公里外,又吐出一口血来,接着嗤笑出声:“沙比!”

  云中子听到了,但他已经无心去计较,

  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错得有多离谱,要知道条约虽然只针对五百里海岸线,但东海龙宫却管着整个东海,

  因此这个条约几乎是束缚了整个东海的海水。

  当然主要还是海岸线!

  现在合约被撕毁,那么整个被束缚住的东海海水,就一下子失控了!

  也就是说,他现在几乎是在与整个东海对抗!

  能赢就有鬼了!

  云中子想要退,但已经来不及了!

  忽然,云中子惨叫一声,整个人犹如断线的风筝,远远地抛飞了出去,

  而失去阻遏的海浪,一下子吞灭了船队。

  苏马丽本来飘得高高的,远远地躲开了海水,

  然而几乎是眨眼之间,云中子就犹如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到了她的面前,

  横姿,

  闭着眼睛,

  浑身浴血,

  护体真气明显是溃散了!

  脖子还伸得长长的!

  非常的诱人!

  这个时候如果不做点什么,苏马丽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苏马丽满脸的兴奋,忍不住双颊泛红,终于是忍不住诱惑,当场拔出刀来,手起刀落!

  咔嚓!

  ……

  时,妖道隐朝歌,天赐假金,流通八百国,天下遂乱。

  ——《后殷纪》伯侯列传其二,太史公著。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