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二〇八章 方外高人 不讲武德

第二〇八章 方外高人 不讲武德

  “天赐金并非黄金。”

  “普通黄金能用牙咬出牙印,天赐金不行。”

  “同样大小的黄金和天赐金,前者更重。”

  “如果用火烧,天赐金会变黑!”

  “任何人不得以天赐金进行交易,违者杖二十,罚没所得……”

  “任何人不得藏匿天赐金,违者杖二十!”

  消息一经披露,整个朝歌哀鸿遍野,

  许多人一夜之间就破产了,而且是一点余地都不留的那种。

  民间的纠纷一夜之间多了一万倍,连伤人杀人案件都变得更多了。

  这很正常,

  很多人把房子、粮食、妹子、良心都卖掉了,

  可回过头,却发现自己拿到的不是黄金,而是一堆废品,是个正常人都会受不了。

  消息披露的第二天,朝廷忽然间下令:“帝庚有令,天赐金乃是假金,害我朝歌民众不浅,民间不得流通,但若收缴国库,一百两天赐金可兑换一两白银……”

  这个消息发布出去之后,社会上的乱象少了很多。

  齐夸武庚仁义。

  尤浑担心地道:“陛下,我们有那么多银子吗?”

  “当然没有,我们先打白条。”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一直在用白银收购天赐金,早就把国库里的白银花了个七七八八,

  让他拿他根本拿不出来。

  尤浑又满脸惊慌地道:“那,粮商呢?”

  “没事,他们若是找上门来,你就问他们,爵位、官位和白条,他们能接受哪个……告诉他们,我绝不会赖账,只是现在朝廷遇到了一些困难,希望他们能够通融一二。

  如果他们答应,那就打发他们走,若是他们不答应,那就再给他们一成的钱……嗯,记得不要再给天赐金……”

  武庚的应对方法有效吗?

  有效!

  完美吗?

  一点都不完美!

  整个朝歌,乃至于整个大商,都渐渐地乱了起来。

  而这一切,也再次落入阐教仙人的眼中。

  ……

  碧游宫,

  通天教主远远地看着大商的气运,同样露出了一抹阴沉,

  如果是过去,他看到这样的结果,肯定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

  他的分身张一鸣渡红尘归来一半,见识到了阐教的所作所为,他现在内心已经出现了一些反感的情绪。

  更何况天赐金这种东西,实在是有伤天和。

  东鲁,东伯侯府。

  云中子远远望着朝歌的方向,露出了一抹快意的表情,

  因为大商的气运又在一点一点地削弱了。

  而且这次削弱与以前不同,因为它不仅是被削弱了,甚至还有混乱、癫狂的倾向,这说明大商是彻底地乱了,而且是人心昏乱。

  “师尊收的十二金仙,果然个个都不简单,特别是太乙……没想到他如此简单一个小玩意儿,竟然能造成如此麻烦的后果……咦,不对,怎么这么多诸侯国的气运都在下降呢……”

  一开始确实是朝歌的气运下跌了,但紧接着周围的诸侯国的气运,也跟着下跌了起来,

  而且下跌的速度非常的匀称,是一圈一圈地往外扩散的,仿佛发生了爆炸,气浪往四方席卷一般。

  这太不对劲了!

  云中子心情就像是跳崖一样,先是一个激动的小跑,接着一个小跳,然后就是落落落落落落落……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怎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呢?

  他哪里知道是武庚亲自派人将天赐金传到四方,然后又亲自将消息披露,引爆危机的。

  武庚自己早有准备,所以大商虽然有乱象,但好歹还扛得住,

  但一些小国就不一样了,一夜之间就落到了灭国的边缘。

  毕竟小国家体量小,物资匮乏,很多小国家拿自己家里的各种资源出去卖,结果换了一大堆没用的废铁。

  有的国家,甚至国王都被气死了。

  云中子站在东伯侯府的高处,一站就是两天,

  “上仙,你没事吧。”

  云中子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右伯侯,最近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吧。”

  “上仙真是料事如神,也不知道是哪个杀千刀的神仙往人间丢东西,你看就是这玩意儿,名为天赐金,本来是落在朝歌的,结果一路传到了东鲁……现在街上到处都是这玩意儿……”

  云中子很尴尬。

  他扶额掩饰住了自己的情绪,道:“既然是落在朝歌,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

  “上仙有所不知,黄金乃是硬通货,人间买卖离不开这玩儿意,流通起来自然也就快速……不过这其中确实也有认为痕迹,最近东鲁有不少粮食流入游魂关了……我猜十有八九是武庚在弄鬼,也只有武庚这种生儿子每批眼的混球才干得出这种缺德事。”

  云中感觉更尴尬了。

  而且还有淡淡的恼怒。

  这姜恒楚说话怎么这么不讲究……

  “你前些日子不是说要积极备战么,准备得如何了?”

  东伯侯苦笑道:“本来准备得挺好的,可现在天赐金搞得人心惶惶,恐怕只能推迟了。”

  云中子淡淡地道:“我倒是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首先天赐金是从朝歌而来,兑走了东鲁人赖以生存的粮食等物资,只要利用好了,便可得人和之利,同时开战的理由也找到了。

  其次是这一回天赐金为祸不浅,许多诸侯国都陷入了危机当中,大商恐怕会遇到不少麻烦,这便是天时。

  最后,游魂关不易突破,但东海南岸,乃至于陈塘关……却又有所不同了……”

  东伯侯激动得浑身颤抖:“上,上仙愿意出手吗?”

  “当然,武庚无道无义,连我这方外之人都看不下去了,你去准备吧……准备好了告知贫道一声便可……”

  ……

  这几日,武庚过得非常的充实,而且是前所未有地充实。

  只因天赐金出现之后,武庚就大量地派出商人和间谍去其他地方搞事,因为过于大张旗鼓,根本没有任何的掩饰,所以很多人都看出来了。

  许多诸侯国都在这场变故中吃了大亏,于是很自然地,许多诸侯国便来找麻烦来了。

  当然他们来的时候还是很客气的,但上门就是哭哭啼啼,说自己家多么多么惨,希望大王能够接济一下,然后话里话外说一些不中听的话挤兑人。

  武庚脸皮厚,就当做没听懂,随便应付着,

  反正便宜的占完了,我特么不认你能把我怎么样?

  不过他毕竟是有些理亏,所以并没有把人推出去砍头,而是从上而下温文尔雅地应付着。

  吃也吃了,拿了拿了,占了那么大便宜还不允许别人骂你两句,那就忒不地道了!

  不过骂人的话听多了,还是会觉得劳累……

  这天武庚回到寝宫的时候,因为太累,都没心情去查验黄天化又从紫阳洞的书卷秘籍当中整理出什么好东西,直接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就准备睡觉。

  没想到眼睛刚闭上,耳边就想起了功德分身苏马丽的声音。

  “本体,干嘛呢,还在睡觉吗?快醒醒……出大事了……”

  武庚迷迷糊糊地道:“能出什么大事?不要大惊小怪的……”

  “东鲁出兵了,而且是兵分两路,一路去了游魂关方向,一路则上了船……他们明显是准备去东海南岸搞事……”

  东鲁昏昏沉沉地,快要被睡意打败了:“那有什么,再来一次半渡而击呗……”

  “不行呀,云中子在船上……”

  “云中子怎么了,云中子……卧槽……”

  武庚的连忙主动连接了功德分身,等他看到眼前的风景,整个人都不好了:“卧槽,堂堂金仙竟然混在人间大军当中,不讲武德呀这是……”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