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二〇七章 少主姬发 英明神武

第二〇七章 少主姬发 英明神武

  姬昌神色一僵。

  事实上刚刚闻仲提出讨粮两个字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现在不过是更加难看而已。

  其实姬昌与闻仲之间的关系一直都很好,甚至姬昌去朝歌朝拜的时候,两人还曾经彻夜长谈,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又从人生哲学谈到治国之道,最后谈到天下大事,互相引为知己。

  两人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铁的,但那仅限于没有利益矛盾的时候。

  按照道理,这个粮食姬昌肯定是要出的,

  就算抛开闻仲为国戍边的壮举,他身为宗主国的太师,亲自上门来讨粮,如果直接拒绝,是很容易引起外交上的麻烦的。

  姬昌只觉得浑身难受。

  闻仲神色一黯:“怎么,西伯侯觉得此事有困难吗?”

  姬昌苦笑道:“太师有所不知,本来今年西岐大丰收,粮食存粮挺多的,奈何近日出现了天赐金,许多朝歌来的粮商以天赐金恶意收购西岐粮食,导致粮食存量大幅下跌,支撑西岐国内就已经非常困难。

  我觉得经此一事,大商存粮必然大幅上升,不如太师你先去找武庚要?”

  闻仲的心情彻底地坏了。

  他这个心情不是一下子坏掉的,而是先被武庚戏耍,接着被北伯侯玩耍,本来就憋了一肚子的火,

  现在被他“给予厚望”的西伯侯还这么不上道,他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那没事,西伯侯乃是诚信之人,我相信你……只是既然没有粮草,我也没办法支撑下去了,我现在就回去班师回朝!”

  说完,转身就走。

  虽然他本人是极端生气的,但在别人看来,却过于潇洒了。

  姬昌有一种日了苟的感觉。

  他甚至怀疑闻仲和武庚是商量好了的,哪有这么巧的事情,自己这边刚刚被粮商和天赐金搞了个焦头烂额,你闻仲就上门了,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然而他还不能让闻仲走。

  众所周知,经过近百年的发展,西岐的整体经济其实比大商还要好。

  但如果北海袁福通被闻仲放掉,开始侵扰西岐边境的话,到就算粮食再多,兵马再强,也会被持续消耗掉,

  到时候拿什么造反?!

  哦不,拿什么匡扶天下?!

  姬昌连忙连滚带爬地冲出去,一把抓住了太师闻仲的肩膀,喊道:“闻太师,我还没说完呢,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怎么说我也是大商子民,为了大商的边疆安宁,就算再困难,我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支援您的……”

  太师闻仲停步了,但脸色还是一样很僵,显然是余怒未消:“你准备出多少?”

  姬昌也觉得浑身难受,这闻仲脾气怎么这么坏的呀,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

  他哪里知道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闻仲是被前面两个人气到了,但涵养好,忍住了,没想到在此爆发了。

  现在余怒未消,自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你不拿粮食出来,我跟你说个勾巴!

  姬昌心存侥幸,大声地道:“一万石!”

  闻仲转身欲走。

  姬昌眼睛都红了:“五万石,只能五万石,不能再多了,闻太师,我也很难呀,你得体谅我的难处。”

  五万石,看起来不少,实际上数万大军人吃马嚼,最多也就支撑两三个月,

  如果战事激烈,可能支撑得更少。

  但闻仲还是停下了,神色稍缓,道:“我要在北海看到五万石粮食,另外还要配上两万石干草!”

  粮食运输总是有损耗的,运到北海五万石的话,成本至少有六万石,甚至可能更多,

  加上干草,这消耗就海了去了。

  但为了西岐的未来,姬昌还是忍住了,

  咬牙切齿地道:“好!”

  “那可就多谢西伯侯了,北海战事焦灼,仲便不作陪了……后会有期!”

  他轻轻振袖,甩脱了姬昌的手,骑着黑麒麟扬长而去,

  如入无人之境!

  姬昌气得脸都红了。

  他硬逼出一抹笑容,道:“诸位爱卿,今日就到这里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议……你们走吧……”

  等所有人都走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姬昌终于爆发了,

  他一脚将桌案踢倒,

  拔出长剑一剑将桌子砍成两半,

  然后发出了犹如困兽一般凄厉的嘶吼声!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文丁……帝乙……闻仲……该死,该死……”

  姬昌少年丧父,而且他父亲是被武庚的祖父文丁骗去杀死的。

  他父亲被文丁利用了一辈子,为大商开疆拓土,最终却死在了文丁的手里,

  因此西伯侯之位差点被旁支夺走,他这一生历尽千辛万苦,夺回西伯侯之位,经略西岐,本来想早日杀入朝歌,为父报仇的,

  结果闻仲出现了。

  宛如天神下凡,他报仇雪恨的梦想就此破灭,

  这一破灭,几乎就是一辈子……

  现在,他老了,好不容易攒了些家底,觉得终于有了斗一斗的底气,

  没想到还是这么受气!

  “父亲,你消消气!”

  是姬发!

  “滚,我不是让你们别进来吗?”

  姬发没有后退,而是上前扶住了姬昌的肩膀:“父亲,别生气,生气伤身,况且这不一定就是坏事。”

  “怎么不是坏事了?”姬昌语气很冲,但想到自家儿子向来优秀,还是忍不住伸长了耳朵。

  姬发扶着姬昌坐下,道:“闻仲向来是骄傲的,你何曾见他求过人?以他的秉性,亲自跑到西岐来讨粮实属罕见,恐怕是与武庚有了很大的矛盾……武庚向来任性妄为,这样的结果并不奇怪……

  父亲你看,我们苦苦等待的,不就是这样的局面吗?”

  姬昌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

  姬发又道:“父亲你再想想,以闻仲的脾气,他若是真的认同武庚这个君王,恐怕早就骑着黑麒麟冲到朝歌,指着武庚的鼻子就开骂了……

  可他宁愿忍者委屈,来我西岐讨粮,恐怕在他内心深处,其实是不想与武庚照面的!”

  如果闻仲在此,听到这句话,恐怕会一鞭子将他抽死,

  实在是姬发这番话完美地诠释了闻仲的内心戏,没有一丝一毫的出入,简直就像是他内心的蛔虫一般。

  简直太可怕了。

  姬昌眼神更加的明亮了:“那我们该如何做?”

  “反正我们都要运粮去北海,不如儿臣亲率大军押送粮食前往北海,协助闻仲作战……闻仲见到我方态度如此诚恳用力,若是武庚继续乱来……他们之间的裂隙只会越来越大,只要闻仲与武庚离心,对我们来说就是好事。”

  姬昌依旧怒气难消:“那也太便宜他们了,我们自己的粮食都不够。”

  “这也容易,向周边二百镇诸侯征粮,就说是武庚与闻仲之令……”

  “那,这个天赐金虚假之事……”

  饶是姬发才智过人,此时也忍不住有些发愣了起来。

  这样的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姬昌忍不住叹道:“多事之秋啊!”

  姬昌并不知道,受天赐金影响最大的区域,并不是西岐,而是朝歌……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