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二〇一章 浪里个浪 薅闻仲毛

第二〇一章 浪里个浪 薅闻仲毛

  此时,黄天化与黄太后一起奇袭鄂城,俘虏数万的消息终于传入了朝歌,

  朝野上下震动不已。

  武庚不讲武德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会在陈塘关突袭鄂方大军众人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他不做反而会显得很奇怪,

  因为鄂顺的一通骚操作,所以鄂顺会被打败也很正常,

  不正常的是他派人突袭了鄂城!

  众人随便对了下时间线,就发现事情不一般,也就是说武庚在陈塘关守军还没有出手之前,就派人去偷袭鄂城了,

  这里更可怕的并不是黄天化等人的执行能力,而是武庚未卜先知一般的提前布局。

  许多有点脑子的人,都暗暗地明白了武庚的可怕之处。

  但反应最大的,却不是别人,而是黄天化的父亲黄飞虎。

  一方面是黄天化偷袭了他,让他非常的伤心,

  现在黄天化改邪归正了,他自然是很开心的,

  但在开心之余,他却也注意到了一个别人没有发现的点——军粮。

  其实关于军粮的事,前面他的家将周纪已经提醒过他了,不过他并不是很在意,

  但现在这个消息传回来,都不用周纪提醒,他就感觉事情不对劲了!

  朝歌城外现在有屯垦营一百二十个,也就是说武庚现在已经安置了十二万难民了,这些难民到目前为止,虽然非常的努力,开垦了将近三十万亩荒地了,许多地方都已经开始播种,但距离收获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也就是说,武庚养了十二万人。

  而且养了差不多一个月了。

  加上陈塘关守军出击,气息鄂城,这两场战斗需要的粮食只会比这十二万人多,不会更少。

  那么问题来了,粮食从哪儿来的?

  大商有多少赋税,黄飞虎是知道的,其实真不少,

  但殷氏宗室就挺能吃,各级官员胃口也大,在分摊下来,存粮就少了很多。

  加上边军所需,武庚本来是万万养不起这么多人的,

  可他偏偏养下来了。

  黄飞虎有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他连忙灵魂出窍,飞到了一个屯垦营里面,瞧瞧地潜入了营房内部,

  他打开一个粮仓看了一眼,这下整个人脸色都变了。

  粮仓当中的粮食,基本上都是粟,而且明显是储存了好几年的粟,

  关键装粟的袋子上,有许多干草!

  一般来说民用的粮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只有军队使用的军粮,需要给战马提供草料,所以会有许多干草和干草碎屑。

  这肯定是军粮了。

  那么问题又来了,他可没听说附近有什么地方被克扣了军粮了。

  那么,被克扣的军粮又是从哪里来的?

  这会儿黄飞虎已经不是感觉不祥,而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顾不得返回肉身,整个人风风火火地飞进了寿仙宫。

  他刚刚进去,就看到武庚正在满脸猥琐地笑着,让人有一种想要揍他的冲动。

  “武庚,你的粮食哪儿来的?”

  因为黄飞虎已经有好几次类似的行为了,因此武庚既不生气也不惊慌,只是慢条斯理地道:“你怎么忽然间问这个?”

  “你少跟我嬉皮笑脸的,快说!”

  武庚淡然地道:“是运往北海的粮食……被我给截下来了……”

  黄飞虎指着武庚的鼻子,气得直接就说不出话来了。

  他金黄色的神魂之上,甚至有青烟在寥寥升起!

  “你怎么能这样做,太师出征北海,是为了谁……”

  武庚笑了:“你别着急嘛,前日北伯侯崇侯虎回崇城之时,已经答应我为闻太师解决钱粮问题了……”

  “你少来唬我,我怎么听说崇侯虎只答应为你筹措军粮给闻仲,但他筹措多少军粮,你就得补给他多少的吧……你准备什么时候把钱粮补发给他?”

  武庚冷笑道:“你这话说得,闻仲攻打北海为了谁?是我吗?北海离朝歌有多远?你想过没有,凭什么我就要花费无数的人力物力去给西岐和北崇守卫边疆?让他们拿点钱粮出来怎么了?”

  “你说的这是人话吗?别忘了你可是大王……”

  “大王怎么了,大王就活该吃亏?”

  黄飞虎额头上的冷汗在哗哗地流,因为武庚明显是想要赖账了。

  崇侯虎遇到他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昏君啊!

  “陛下,我得提醒你,太师闻仲可是截教的高徒,有神鬼莫测之能……你要是惹恼了他,小心小命不保!”

  武庚怒道:“他敢弑君?!”

  “谁知道呢。”

  艹!

  武庚其实对闻仲没有任何意见,反而非常的欣赏他,毕竟太师闻仲的行为,也算是为国开疆拓土了。

  而且远征平定叛乱,也能展示大商的肌肉。

  可惜花销太大了!

  大商根本承担不起这么大的花销!

  关键这花的大部分都是冤枉钱。

  一是北海那么远,根本控制不住,就算打下来也是一块飞地,更别说征税了,有何用处?

  二是北海生乱,首当其冲的是北崇,其次是西岐,再然后才是大商……

  然而闻仲出征的时候,带的军队几乎都是大商的精锐,

  而西岐和北崇呢,既不出人,也不出粮,就这么干看着……凭什么?

  “北海生乱,应该由北伯侯自己解决,我们就算要去,也是去帮忙的嘛。现在成了我们辛辛苦苦打仗,要点粮食还得求着北伯侯,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北伯侯崇侯虎要是听到这个说法,能当场呕血三升,你特么上次跟我可不是这么说的。

  黄飞虎忍不住苦笑道:“陛下,终究是大商子民。”

  “你又错了,如今这世道,民先认的是诸侯,然后是四位伯侯,最后才是大商天子……所以我们首要做的,就是削弱四位伯侯的势力……”

  说到底,就是削藩,

  只是他的手段没有那么明显,而是要利用现在正在反叛的北海袁福通,将来要反叛的东海平灵王来削弱四方伯侯的实力,而大商可以在后方安静地吸血……

  黄飞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又或者说,黄飞虎感受到了做神的好处,同样想要更多的奴人来为自己所用,那么北海继续乱下去,对他是有好处的,只是现在碍于道德,觉得不妥罢了。

  “那要是闻仲动了杀心呢?”

  武庚贱笑道:“这不是还有你吗?我的干舅舅哦……你可要好好修炼,要不然我会死得很惨的……”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