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一八四章 强者难恒 弱者难存

第一八四章 强者难恒 弱者难存

  假消息!

  但他很快意识到这假消息绝非凭空产生,必有根由,

  而且他觉得如果真有神仙出场的话,那么这场战争应该快要走向终结了,

  而如果这场战斗必须要结束的话,他觉得鄂方十有八九赢不了。

  原因其实有很多,比如鄂方虽然一直在赢,发动战争其实很仓促,

  比如鄂方现在的战场被东海隔开,补给线岌岌可危,

  比如鄂方背后的支持者,怎么看都不像是阐教……

  综上所述,武庚觉得鄂方会失败!

  于是他当即做出了决定,首先让功德分身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蒲城,监视战场动向,

  其次重新派出气运分身,不过不是以东南刺史的身份,而是以钦差大臣兼陈塘关的守关武将的身份,

  最后是请黄天化出山,让他去请黄太后离开澹城,前往三山关!

  ……

  蒲城,戒备森严的城主府深处,云中子手持一块火红的玉石,神色中一片挣扎。

  这玉石乃是他从长白山深处寻来的地心火种,原本是准备用来补足自己体内缺失的火气的,

  但此地火过于霸道,因此他一直都只是少量汲取,绝不敢多吸,

  道法修行,从来不是越快越好,越多越好,而是讲究一个浑圆如意,不多不少!

  若是强行收束,必然会使得他体内五气失衡,火气旺盛,最终难免步玉虚十二金仙的后尘,

  到时候杀劫临身,恐怕会有陨落之危。

  但他却又有不得不继续的理由。

  只因玉虚十二金仙已经遭逢杀劫,渡劫之事迫在眉睫,

  而为了能够渡劫顺利,西岐反商之事不能有任何差池,那么鄂方与东鲁就不能继续互相攻伐,因为这会削弱西岐同盟的力量。

  但张一鸣那一剑实在太可怕,他并没有完全克制的把握。

  其实他本身是能抵挡那一剑的,但他没有把握从张一鸣的剑下保护东鲁的士卒。

  这里面的关键在于,从军事力量上来论,鄂方是不如东鲁的,而东海岸的鄂方军事力量就更薄弱了。

  所以只要能将张一鸣拦住,使得他无法左右东鲁与鄂方之间的战争,那么鄂方败亡就是必然的事情,

  只要东鲁赢了,那东南这一片依旧是东鲁说了算,

  而东鲁与阐教很亲近,将来西岐战略自然是水到渠成!

  唉!

  云中子叹了一口气,又拿出了照妖剑,然后将地心火种与照妖剑放在一起,

  掐诀念咒,体内心火蔓延而出,将地心火种与照妖剑裹在当间,

  本来他体内的火气有地心火重就是同根同源,这一出场,又有内元催动,很快地心火重就缓缓熔化,将照妖剑裹在了其中。

  不知不觉间,照妖剑就被火种包裹熔化,与火种融为一体了。

  云中子深吸一口气,将熔化后的液体直接吞入了腹中。

  轰隆,

  雷鸣声响起,晴空中骤然降下劫雷,轰然砸向了云中子,

  不过他早有准备,将招摇鉴祭起,拦住了从天而降的劫雷,

  噗地一声,劫雷当场击穿招摇鉴,径直砸在了他的脑门上,雷光继续沿地席卷,将周围的几栋房屋全部击垮。

  天地皆惊!

  等在外面的人一窝蜂地冲了进来:“上仙,上仙,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尘雾散去,云中子缓缓地显露了身形。

  他站了起来,身上红光缓缓闪烁着。

  所有冲进来的人都不敢与之对视!

  云中子身上那种淡漠名利的气质不知为何没了,身上反而散发着一股烈火焚烧一般的战意。

  邹劲惊讶地道:“上仙,你似乎更强了!”

  “更强了吗?”云中子眼中却闪过一丝失望……

  战力是提高了,但他的道却歪了!

  这哪里是喜事呢!

  不过他很快收拾了心情:“东伯侯,外面情况如何了?”

  东伯侯姜恒楚连忙向前两步,道:“回禀上仙,八万大军已经整装待发,另外还有两万绕后到了东海岸,只要我们这边发信号,就会同步攻击鄂方的补给线……”

  云中子又道:“敌人什么反应?”

  “自那日厮杀之后,敌人便一直龟缩不出,既不后退,也不进宫,十分反常!”

  云中子点点头,道:“很好,那便开战吧,你们完全不用顾及仙人,仙人如果出手,一概由我亲自抵挡,你们做好自己的事,击败对方的部队……”

  姜恒楚转过身,用力地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对着邹劲等一干武将喊道:“鄂顺小儿,妄图凭借妖道之力灭我东鲁,如今正道助我,妖道必然授首……各位,报仇的时候到了!”

  令既下,东鲁诸位武将立即奔赴军中,十万大军轰然而动。

  当然这十万大军并没有全部聚在一起,而是以两千人为一方阵,每个方阵之间都隔着数十米的距离,缓缓地向前推进。

  云中子不敢大意,直接飘在了所有方阵之前,与之一同前进。

  他如今打定了主意,绝不与对方厮杀缠斗,一切以保护东鲁大军为上。

  然而直到鄂方营前百步,整个营地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云中子眉头一皱,当下挥手示意大军顿步!

  邹劲连忙冲上来,道:“上仙,有何吩咐?”

  云中子道:“情况不对,你派一队人马先冲过去探探虚实……”

  邹劲还没说话,已经有一个魁梧大汉从人群中跑了出来,喊道:“鲁北姜东成愿为前驱!”

  云中子也不废话,从怀里套出一个火把来,点燃并交到了姜东成的手中,道:“好,你叫姜东成是吧,你骑马冲进阵中去,记住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要放开,知道了吗?”

  “明白!”

  姜东成带着十骑义无反顾地冲向了对面。

  只是他刚刚出发没多久,对面竟然有许多弓箭朝他射了过来,他下意识地想要躲闪,可想起云中子的嘱咐,他却忍住了躲闪的冲动,拿出黑布蒙住了马匹的眼睛,继续朝前奔驰而去。

  叮叮当当,这些箭矢快要射中他们的时候,似乎遇到了无形的屏障,当场自然地被弹飞掉落到了地上,

  姜东成心中大喜,更加用力地驱使胯下的战马!

  他却不知道,他刚刚跑出十多步,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引起了连绵不绝的惊呼声。

  不过云中子还是看得到他的,甚至还能看到火把周围数十步之内的景物。

  很快,姜东成距离对面的营地已经只有三十步了,

  忽然,对面出现了一偏森林,栩栩如生!

  姜东成心中瞬间混乱,正要停步,那林中忽然间有无尽的藤蔓伸展出来,试图将他们十骑包裹在其中……

  姜东成心中恐惧,连忙举起火把想要烧掉这些藤蔓,但这些藤蔓一点事没有,反而是他手中的火把一下子熄灭了。

  后方,云中子忽然间露出了一抹笑容。

  “原来是木系阵法,这可真是巧了……我已探得虚实,众人继续冲锋……”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