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一七六章 心中郁闷 欲施于人

第一七六章 心中郁闷 欲施于人

  大商以前是没有招抚使这类官职的,但圣旨里也说得很清楚,就是主理乌城政事,抚慰民众,

  那其实权利跟乌侯恐怕相差不大,只是可能不能世袭!

  就算不能世袭,那也是一国之主的位置呀。

  谁会不羡慕嫉妒恨呢?

  关键是容易呀,

  要说展现才华,那大家可能觉得太难,觉得自己做不到,但如果是出卖同族,那简直不要太容易了好吧。

  等回过头,殷志丹发现身边已经只剩下小猫两三只,就连殷世泽都没在了!

  当然这些人也不是完全偷偷地跑了,

  他们都是有急事才走的,有的人是肚子疼,有的人是老婆生病了,有的人干脆就是饿了,反正理由五花八门,但特别的有用,

  殷志丹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他回到鸡鸣驿对面的酒楼,喝了一顿闷酒,然后提着酒壶回家,

  此时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街上人已经很少了,

  殷志丹本身有几分醉意,摇摇晃晃地朝前走着,没想到却与一个对面一个提着大菜篮的女子擦撞了一下,

  他本身是个练武的,虽说现在人老了,不爱好勇斗狠了,也不爱真刀真枪厮杀了,但真功夫还是有的,

  下盘本身是很稳的,

  但今天喝醉了,再加上心不在焉的,因此被撞得歪了下,

  他心中一怒:“怎么没长眼吗?怎么走路的呀你……”

  对方是个女的,力量更弱,当场就一屁股地下了,

  这女的更生气,当场跳起来就想要骂人,可看着这人穿得富丽堂皇的,当场就怂了,连忙提着菜篮起头,转就就走,连话都不敢说。

  这女的不敢回击,殷志丹反而不乐意了。

  他看得很清楚,女的额头上有个小伤疤,

  从他的经验上看,这女的本来是个奴人,应该是最近在处理了额上的奴印,

  这种女人一般不会抛头露面的,但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这女的可能是属于屯垦营的。

  屯垦营那边男的都要下地干活,一般采买物资的事情都会交给女的来做,

  殷志丹本来看过不少,但以前基本上没有交集,今天他喝了点酒,当下头脑一热就想“追究”到底。

  “撞了我还想跑?快把她给我抓回来……”

  殷志丹的手下很快就将这个女的抓回来了。

  “你,你想做什么?”

  殷志丹本来也没想好要做什么,毕竟他什么女人没有呢,抓这个女的回来,其实也只是头脑发热,

  可这会儿再看,这女的虽然长相粗糙一些,但底子是不错的,是有些颜值的,

  酒气冲脑,他一下子就有些“根动”了。

  “哼,你说我想做什么?你撞了我,让我受伤了,我的左右都能证明……”

  “那,那你想要什么,我赔给你。”

  “不用那么麻烦,你做我的奴人就好了。”

  这话任谁听了,都会觉得他混蛋,

  但他可是殷氏王族,又有谁敢出来主持公道呢。

  “不,我不要!”

  “我劝你乖乖听话,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要是换个时候,殷志丹肯定说不出这种垃圾话,

  可他今天心情很不好。

  “你不能这样,我可是10号屯垦营的女卒,你没有权利扣押我……救命啊,有人强抢民女啦……”

  “这朝歌之内,谁敢管我的闲事?!”

  话音刚落,忽然间从路旁跳出了一个男子,手里提着一根扁担:“住手,你想对我们10号屯垦营的女卒做什么?”

  殷志丹的心情更加恶劣了。

  因为这个人也是屯垦营的。

  这些人全是武庚强行提拔起来的,

  也就是说,这些人都是垃圾。

  不过殷志丹并没有一言不合就砍了对方,而是道:“马上滚,要不然我就杀了你。”

  这女子连忙道:“秦毅,你快走,这是贵人……”

  秦毅却毫不犹豫地走了过来,道:“你不敢杀我,你别忘了那个乱杀人的乌顺是怎么死的……”

  殷志丹当然知道乌顺之所以死,是违规殉葬,

  但他还是觉得难以忍受,当场冷笑道:“那我倒要看看,他能拿我怎么办?”

  身为殷洪殿下的老师,

  他不敢对武庚拔刀,

  也不敢在宫门前拔刀,

  这一路走下来内心无比的憋屈,如今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了。

  他当场拔出刀来,上前就要砍秦毅,

  过程中被挟制住的女子忽然间挣脱了束缚,拦在了他与秦毅之间,殷志丹要不犹豫地抬腿,一脚印在了女卒的脸上,

  这个女卒惨叫一声,当场摔倒在地,直接昏迷了。

  秦毅看得目眦欲裂。

  当下他毫不犹豫地举起扁担,朝着殷志丹的脑袋砸了过去,

  殷志丹的武力还是过硬的,秦毅怎么可能是对手,只一削,扁担就只剩下了三分之一长,

  接着他毫不犹豫又出一刀,这一刀直接对准了秦毅的脸!

  殷志丹是古一砍脸的,

  站在他的角度,那些外服诸侯,武庚手下的这些官员,都是王族的奴才,

  那这些奴才的奴才,那简直是垃圾中的垃圾,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所以下意识地,他一脚踩在了女卒的脸上,又一刀砍向了秦毅的脸,

  他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发泄怒火!

  至于说这种行为是否合理,他堂堂一个王族,杀个奴人泄愤又如何?

  他又没有用他们来殉葬,算得了什么呢?!

  秦毅反应还是比较快的,当场提起剩下的小半截扁担,拦在了前方,

  不过这注定无用,殷志丹用的可不是普通的冰刃,区区扁担在它面前还不如豆腐坚硬。

  忽然,众人的耳边响起了一声冷哼!

  “草菅人命,该死!”

  话音未落,一个身影忽然间出现在了殷志丹的面前,一脚踢在了他的手腕上,将她手中的刀踢飞了,

  殷志丹心中大怒,但怒火还没有勃发,这个人又踢出了一脚,正好踢在了他的脸上,直接将她踢得凌空向后翻飞,最后摔倒在地。

  鼻子飞溅,殷志丹头昏脑涨,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

  这人踢了殷志丹一脚之后,整个人并未当场落地,而是缓缓下落,直到殷志丹的剑落地,他才轻轻地踩在了剑柄上,冷冷地看着殷志丹和他身边的护卫。

  噗,殷志丹吐出一口血,咬牙切齿地道:“黄天化,你什么意思?!”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