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一七五章 出卖同族 以求出位

第一七五章 出卖同族 以求出位

  时间很快过去了三个小时。

  武庚道:“死了几个?”

  “一个都没死。”

  武庚很失望:“不是来了一百多吗?这么多王族成员,一个真心想要闹事的都没有?”

  费仲笑道:“他们的愤怒是真实的,但他们的恐惧同样是真实的。”

  武庚叹了一口气:“高估他们了,真没趣,那你立即拟诏……”

  ……

  宫门前,殷氏族人们的耐性已经完全耗尽了,

  特别是殷志丹,整个人都快炸了。

  “这个武庚实在是太过分了,我们这些人要么就是他的族叔,要么就是他的爷爷辈,他这样实在是太美礼貌了……我要骂他一顿。”

  殷世泽连忙抓住了他的手。

  “别去!”

  殷志丹斜眼看他,咬着牙道:“放手!”

  “不放,你别跟我瞪眼……我这是在保护你……”

  殷志丹冷笑道:“难道他还敢杀我不成?”

  “你怎么就敢肯定他不敢杀你了?”

  看着殷世泽平静如水的眼神,殷志丹忽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武庚这个人一向有些邪门儿,

  纣王死的不明不白就不说了,

  就在这个宫门前,他曾经一刀砍了南伯侯鄂崇禹,导致鄂方与东鲁一直在开战,

  他几乎在所有人都反对的情况下砍了鄂顺!

  其他林林总总的杀戮就不说了,

  这么一想,他就有点拿不定主意了。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干等下去?”

  殷世泽其实也觉得很恼火,他总觉得武庚不是在逃避,而是单纯在无视他们,

  但他没有证据,

  就算有证据也不能说,要不然现场这个情况他是真怕会出事。

  就在所有人的耐心都耗尽的时候,紧闭的宫门一下子打开了,

  然后众人就看到冯习,还有跟在他身边的一大群全副武装、全神戒备的禁卫。

  冯习缓缓地走了出来。

  殷志丹大声地喊道:“冯****到底什么意思?”

  两人都没理他。

  眼看殷志丹又要暴走,殷世泽连忙抓住了他,道:“冯秘书,陛下准备何时见我们?”

  冯习瞥了他一眼,道:“陛下没有告诉我,我来这里是来宣旨的……殷礼何在?”

  刷,所有的殷氏族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了同一个方向,

  一个长相阴柔的年轻人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额头上满是热汗,看起来非常的紧张。

  “我……我在!”

  殷志丹拦在了殷礼与冯习的中间。

  “冯习,你到底要对殷礼做什么?”

  冯习瞥了他一眼,道:“我来此处,是给殷礼宣旨的,至于内容是什么,那都是陛下的意志,我无权对此做解释……陛下也没让我向你解释……所以,请你让开!”

  殷志丹很不爽!

  这个冯习出身不高,连外服诸侯的家世都没有,现如今却仗着武庚的宠爱,根本没将他看在眼里,

  简直不知所谓。

  殷志丹回过头,拍了拍殷礼的肩膀,道:“殷礼,你别怕,有我们在,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殷礼额头上的冷汗更多了,而且几乎不甘于殷志丹对视,

  殷志丹只觉得这家伙是害怕,所以也不在意,只是重重地又拍了拍殷礼的肩膀,表示安慰。

  “我就是殷礼!”

  冯习神色柔和了些,语气也变得温和了起来:“请殷礼接旨!”

  殷礼当场跪下了!

  “奉天承运,帝庚诏曰,殷礼才智非凡,宽厚爱人,甚得孤心,故拜为乌城招抚使,主理乌城政事,钦此!”

  “谢陛下。”

  冯习将圣旨交给殷礼,然后道:“陛下还有口谕,陛下说乌城经乌顺苛政,民心、经济皆已凋敝,往你能上体天心,下体民情,抚慰民心为上。”

  殷礼二拜:“陛下苦心,臣必遵旨而行。”

  冯习又道:“陛下觉得你势单力孤,可能会遇到一些苛难,故决定委派十名禁卫为你左右,护送你前往乌城行事,为期半年……”

  殷礼双眼发红,三拜于地,高声道:“陛下厚恩,殷礼比竭诚为报,死而后已!”

  冯习很满意,当即转身,与剩下的禁卫一道回去了。

  只留下殷礼手持圣旨、官印、符节等东西,与一群神色各异的人无声对视,

  最终还是殷志丹先开口:“殷礼,这是怎么回事?”

  殷礼没敢与殷志丹对视,只是抬头望着天上的云彩:“殷礼从小吃王粮长大,一直想要为国分忧,如今得偿所愿了,丹爷爷你似乎并不为我高兴……”

  “你少来这套……”

  他还没说完,就被殷世泽拉开,殷世泽认真地看着殷礼,道:“殷礼,你老实告诉我,殷向阳的事情,是不是你告发的?”

  殷礼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告发不对吗?”

  殷志丹气坏了,撸起袖子就要上去打人,没想到刚刚开始动,就听到刀出鞘的声音,

  十名禁卫一下子拔出刀来,冷幽幽的刀锋上杀意凝结,殷志丹当场顿步。

  但他还是大声地喊道:“殷礼,出卖同族搏出位,你难道就不觉得羞耻吗?”

  殷礼笑了:“我只是对同族坦白了一些事情而已……或者说,在你们眼中,武庚不算同族?”

  众人神色一变,

  因为殷礼说对了,但他们又不敢乱说,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个爱告状的人渣会不会又去告状,

  殷礼继续道:“哦,我差点忘了,你们这些出王粮过活的人,从来不会将王当成自己人,就算如今坐在王位上的不是武庚,而是殷郊,也不会有什么区别,这是你们的一贯思想了……

  其实,你们不齿于与我为伍最好,因为我平生最恨的,就是拿起碗来吃饭,放下碗来骂娘的混球!”

  将所有人都讽刺了一番之后,殷礼将在十名禁卫的保卫下扬长而去。

  ……

  心灰意冷。

  聚集在宫门前的殷氏王族成员,一个接着一个地开溜了,

  大商六百年,

  王族享尽荣华,养出了不少眼高手低,自以为是的人来,

  这些人平生最爱的就是抨击时政,谩骂在位的大王,觉得他这样不妥,那样不妥,

  可真正要是让他去做事,又会挑三拣四,嫌这嫌那,逼逼赖赖……

  当然这肯定不包括类似于乌城招抚使这样的官位。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