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一六八章 丧心病狂 天人共弃

第一六八章 丧心病狂 天人共弃

  这两禁卫冲上来将他按倒在地,合作着将乌顺的手扭到身后,

  哗啦一声锁住!

  接着两人一起抓住乌顺的双脚,继续锁住。

  双手和双脚都锁住之后,两人这才将乌顺立起来,拖到了费仲的面前。

  “费仲……你等着……”

  费仲却看都不看他,继续下令道:“现场所有看客,有一个算一个,全给我抓起来……这些人肯定都是乌顺的同党,决不能放过……”

  剩下的禁卫一拥而上,

  朱世拓的脑袋还在地上滚着呢,有了前车之鉴,这些人立即变作了绵羊,乖乖受缚。

  很快所有人都被绑了起来。

  费仲又道:“走,先去城门口……然后去陵寝……”

  乌顺披头散发地被推着走,很不配合,一路上磕磕绊绊的,吸引了很多人的围观,

  来到城门口的时候,乌顺惊讶地发现城门已经完全被控制,甚至城门左边还张贴着安民榜,说是此次事件只诛首恶,不杀平民,让大家放心。

  城门的右边也贴着一张,上面的话就有点刺激了:殉葬是吧,坟给你扒了,骨灰都给你洒了!

  看到这玩意儿,乌顺的心一下子落到了谷底。

  一开始费仲说这话的时候,他觉得很陌生,一点实感都没有,

  可是现在看来,这家伙似乎是要玩真的!

  心情正低落呢,另一头又来了一队人马,穿着与费仲带着的这队人一模一样,而且同样押解着一群人,

  他定睛一看,发现那些被抓的不是别人,是他的妻儿。

  “费仲,你这个混蛋,你不得好死。”

  “祸不及妻儿啊。”

  “你这该死的混蛋!”

  没有人理她,队伍缓缓开动,很快所有人被拉到了陵寝所在的地方,

  这是个风水宝地,就算是不懂风水的人,也能感受到这个地方不同寻常,

  费仲走出来,一声令下:“挖!”

  挖坟的工作一直持续了两天,才终于挖通,

  众人又花了两天时间,将陵寝里的尸体全部搬了出来,

  全搬出来之后,众人才惊讶地发现,陵寝当中不止有乌吉,乌吉旁边还躺了一具女性尸骨,显然这就是乌吉的妻子,乌顺的母亲了。

  费仲满脸歉意地道:“抱歉啊,乌世子,本来只是要请你父亲的,没想到连你母亲都请出来了……抱歉抱歉……马上给你放回去……”

  乌顺已经骂了好几天,嗓子都骂得冒烟了,现在根本没有力气,

  他甚至连愤怒的表情都很难做出来了,

  就算看到陵寝当中的陪葬物品被全部搬了出来,搬到了费仲的一辆私人马车上,他也至少歪过脑袋,不去看这些辣眼睛的场景而已。

  费仲又在原地呆了半天,专门请了一些人,将八百陪葬之人每个人割了一只耳朵作为证据,然后又叫人将他们都好好安葬,然后押解着乌顺一家子和他的臣属一起往朝歌赶去。

  因为这两条费仲不仅在挖坟,也在通过审讯的方式查找乌顺的同党,

  虽然有一部分人逃掉了,但还是抓到了一些人,犯人的队伍于是进一步扩大。

  乌顺毕竟是王族,因此费仲专门给他造了一辆四处漏风的马车,他、他妻儿都在里面,

  这本来应该还算是比较温馨的,可惜这里面不仅有他的妻儿,还有他已经开始腐烂的亲爹,所以刚开始他就差点被熏晕了过去。

  乌顺和他的妻儿,直接吐了一路,第三天才终于消停了些,

  不仅是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个味道,更是因为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吐的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天休息的时候,费仲再次来到了乌顺的身边。

  “前面就是朝歌了,你们一家子做好准备了么?”

  眼泪从乌顺的眼睛里流了下来,搞不清楚到底是苦难要结束了,还是因为不用跟腐烂的老爹呆在一个车里了,乌顺用他无神的双眼看着费仲,道:“有什么招就使出来吧……”

  到了现在,乌顺都不觉得自己会死,

  就算武庚想让他死,殷氏的族人也不会让他去死,

  因为这不是他有罪无罪的问题,而是如果开了这个口子,以后殷氏王族之人,就能因为有罪而被杀了,

  这会直接导致王权旁落,殷氏经不起这样的损失。

  然而还没到达城门,乌顺就发现路旁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

  这些人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手里拿着锄头、斧子等等东西,满脸激动地等在那里。

  “哇,好多人哪,最前面那个就是费仲吧,没想到大奸臣长这个样子。”

  “你管费仲做什么,快点照一下乌顺,那个杀人狂魔。”

  “哎呀,什么味道,好臭!”

  “是啊,比屯垦营的厕所都要臭,简直无敌了。”

  乌顺远远地看着这些人,从这些人身上感受到了奴人的味道,但这些人又与他所见的奴人有所不同,

  他们的眼睛更为明亮,看起来特别的讨厌,

  而且竟敢直视自己……

  我可是王……唉,算了!

  费仲走在最前面,满面红光,笑得异常的宽厚。

  “大家好,在下费仲,乃是武庚陛下的宠臣,大家往这边看,这个马车里装的就是那个恶贯满盈,杀人如麻的乌顺了……你们往下看,看到那具腐烂的尸体了没……那不是别人,正是乌侯本人了……这是本官亲自将他从坟里请出来的……大家记住,我们陛下一向是爱民如子的,对于这种视人命为草芥的行为,别以为你死了、躺在棺材里了就能为所欲为……”

  很多人马上就凑了上去,想要近距离地看看被八百人殉葬的大人物死后是个什么样子,

  结果现场响起了接二连三的呕吐声,

  而且呕吐还会传染,

  旁边的人也开始呕吐了起来,

  关键人类的好奇心是有时候真的会害死猫,这些人还是会接二连三地凑近了观看,

  然后接着呕吐了起来。

  费仲哈哈大笑道:“看来以后史书上必有你父子二人一段……”

  乌顺看着眼前的人山人海,还有此起彼伏的呕吐声,一种恐惧忽然间攥住了他的心灵,

  他一下子没有那么自信了!

  队伍继续往前,费仲不再大喊,而是换成了他身边的士兵帮他喊:“大家好,这位是陛下的宠臣费仲,那边那辆马车……”

  时间过得非常的慢,仿佛是有一把钝刀子在割自己身上的肉,乌顺想死的心都有了,

  终于,朝歌的城墙就在前方了,队伍却没有进城,而是绕着朝歌的城墙绕了起来,然后从侧门进入了朝歌城内,

  乌顺觉得这下应该会好一些了吧,结果队伍并没有直接往皇宫走,而是绕着朝歌的大小街道就开始游街,

  这下迎接乌顺的不止有呕吐声,甚至还有漫天的菜叶和臭鸡蛋,

  也幸亏这个时代生活水平不高,臭鸡蛋数量有限,要不然乌顺一家子能被臭鸡蛋给埋了!

  ……

  帝大怒,差费仲押乌氏父子入朝问罪,民既恨之,呕者十万计!

  《后殷纪》奸臣列传。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