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一六六章 天生贵胄 目空一切

第一六六章 天生贵胄 目空一切

  这传言算是画风比较正常的了,其他的就是群魔乱舞了,

  有走惊悚画风,以八百奴人的死相为卖点的,比如用铅汞灌入人体,造出永不腐烂的仙童,

  比如八百人当中大部分人是被活埋的,

  有从乌顺的私生活入手的,说他有三十个女人,每天换一个女人的,

  还有直接胡编乱造的,说他英勇过人的有,说他御女三千的有,甚至还有说他曾经跟昊天上帝称兄道弟的……

  简直离谱!

  但无论如何,乌顺算是出名了,连带着他违反废殉令,杀八百奴人的事迹也传遍了四方。

  就连10号屯垦营的秦毅也听说了这个传言。

  他是在一边吃饭,一边与与众人共同学习的时候听到这个传言的。

  听到这个传言的瞬间,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或者说,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不好了!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真希望陛下把他杀掉。”

  “陛下会杀吗?”

  “应该会吧!”

  “难说,就算是陛下愿意,那些王族也不一定愿意呢。”

  “那怎么办?”

  “再等等吧……”

  “今天的课就讲到这里吧……”

  众人眼中满是迷惘,整件事就如同一块巨石,沉沉地压在众人的心头,

  手里的窝窝头一下子就不香了,

  说话的兴致一下子没了!

  ……

  就在各种负能量弥漫整个屯垦营,众人连干活都没劲的时候,武庚这边也不怎么安生。

  “陛下,今天的奏表来了!”

  来的是冯习!

  武庚道:“有关于乌顺的奏章吗?”

  “有的!”

  冯习从最下面抽出一张纸来,整张纸是由格子组成的,从左到右一共四格,每一格由蝇头小字分别写着上奏人的姓名,所奏之事和执事大臣的处理意见,最后一格空着,本来是该由武庚来签批的,但他比较懒,一般都是由冯习统一处理。

  这是武庚最近才搞的公文改革,一开始并不是很顺利,慢慢地培养出了好几个笔杆子,这件事才上了正轨。

  以前的奏章,武庚要一张一张自己看,简直要累死,

  现在则由冯习带领秘书处先阅读一遍,然后将奏折的内容提炼出来写在表格上,一目了然,读起来也快,处理起来更简单,就连比干也是惊为天人。

  这章奏表上记录的奏章,无一例外都是关于乌顺的。

  他拿起来撇了一眼,惊讶地发现十二封奏章当中,竟然有七封是要求严惩乌顺的,

  不过如果仔细想想,也不算意外,毕竟这家伙干的事情确实不地道,

  而且细度之下,就会发现大多数人要么只是喊着严惩,却没说具体措施,要么就是手段有些不痛不痒,

  最典型的是商容,他认为应该将乌顺的爵位降下来,至少降为子爵,收回领地。

  其实对于王族来说,这个惩罚已经很重了,

  但武庚觉得远远不够。

  一想到自己跟这种人渣同宗同族,在同一片天地间共同呼吸,他就浑身不得劲。

  “就这些吗?”

  “倒是还有一篇,因为来得突然,还没有誊到奏表上,本来是想明天报给陛下的!”

  “给我!”

  冯习连忙跑出去,没过多久手上就多了一本奏折。

  武庚快速递浏览了一遍,紧皱的眉头一下子就舒展开了,

  因为这封奏折痛斥了乌顺,而且要求武庚将他五马分尸……

  这就很合武庚的胃口!

  “这个吴安伯是谁?”

  “吴安伯乃是蜀地附近的一个内服诸侯,与乌顺的关系比较近,他们的高祖都是武乙陛下……他们的曾祖乃是亲兄弟,一向关系就不是很好,所以当时武乙陛下不得不将他们封得远远的,但这种风气一直延续了下来,一直到现在……”

  “你好像很了解吴安伯的情况啊。”

  冯习低头道:“最近朝歌关于乌侯的传言很多,微臣便调查了一番。”

  嗯!

  冯习还是很有才的!

  武庚点点头,心中开始认真考虑了起来。

  毫无疑问,吴安伯是要重赏的。

  这个关键时刻,内服诸侯的支持非常的重要,

  无论吴安伯安了什么心,实际上他已经用行动来支持了武庚的政令,而且是全力以赴地支持,

  就算他本意不是这个,

  也要把这个弄成他的本意!

  “你把其他奏表放在桌上,我给你两个任务,第一是把这个奏折抄录几分,发给几位在家的辅政大臣,请他们阅览;第二个是你亲自去见见这个吴安伯,告诉他加大力度,如果他表现好,我就把高祖武乙的灵位给他……”

  “微臣马上就去找吴安伯。”

  说完他将其他奏表放下,风风火火地走了。

  ……

  乌城!

  奴斗场!

  两个奴人各自拿着一根削尖的木棍,互相捉对厮杀着。

  乌城的贵人们坐在高台上,一边看着两个奴人畏畏缩缩地互戳,一边享受着美酒美食还有美人的服侍,非常的惬意。

  新上任的乌侯——乌顺就在这些贵人当中,

  他躺在五个并排坐着的,美人的膝盖上,满脸的不爽。

  “该死,这些奴人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这么重要的场合,他们竟然一点都不卖力,真是把我的脸都丢尽了。”

  “主公,我上次就跟你说了,不要把好的奴人都杀来殉葬了……你看现在这个情况……”

  乌顺冷笑道:“你懂个揽子,我那时为了大义!我等天生贵人,死后岂能没有人服侍?

  武庚小儿,妇人之仁,为人怯弱,竟然要我等停止人殉……简直放他娘的狗屁……我要是杀得太少,怎么显示我的态度?!”

  手下有些忧桑地道:“可杀得太多,现在连城防队的人都捉襟见肘了。”

  “你就是喜欢瞎操心,我特么可是成汤后人,天生贵胄,在这乌城当中,谁敢杀我?!”

  他手下的几个大臣面面相觑,都露出了忧心的表情,

  这个乌顺简直目空一切,以后可怎么办哦!

  又有一个大臣凑过来,道:“主公,这里有个情况,我今天早上遇到一个从朝歌来的行商,说是你杀八百奴人殉葬之事,已经在朝歌传开了……”

  乌顺双眼放光地道:“哦,都怎么传的?是不是很威风?!”

  这大臣叹了一口气道:“微臣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帝庚知道此事,你继任的事情会不会出现波折?!”

  乌顺冷笑道:“他算个锤子,他要是敢不给我封号,我大不了举家投冀州殷郊去……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他正在慷慨陈词,忽然间他身下的美人打了个虚恭!

  吥地一声,并不是特别响亮,但他还是听得很清楚!

  乌顺大怒,跳起来一脚将美人踢出三米远,尤不解恨,冲过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卧槽尼玛,当我不存在是吧……”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