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一六四章 一饮一啄 莫非因果

第一六四章 一饮一啄 莫非因果

  “要不要将黄太后调回呢?!”

  朝歌,寿仙宫中,武庚本体看着地图,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犹豫。

  黄太后被伏击,绝非孤立事件,肯定还有后续,

  这次使用大力士没成功,那么下次就会用到更厉害的手段,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仙与人并非处在不同的维度……

  他的手继续在陈塘关与朝歌之间轻轻地滑动着。

  东伯侯和南伯侯之间的战争,明显不会轻易停止,就算停止了,区域性的争端还是会持续上演,依旧会源源不断地产生难民,

  那么这条通路就有维持下去的必要。

  但黄太后的安全也是个问题。

  武庚将地图折起来,然后道:“去将费仲、尤浑二人叫来……”

  很快这两人就红光满面地进宫了。

  武庚也没跟他们绕弯子,直截了当地道:“废殉令颁布了差不多一个多月了,你们两个收获如何?”

  尤浑满脸自得地道:“这一个多月,我们一共抓了两百人,其中一百五十人杖责,三十人流放,二十人判了斩刑……收罚金十五万金,收回土地二十万亩……”

  武庚暗暗点头,如果不考虑其他,这两人的战绩算是不错了,

  但有黄太后朱玉在前,这两人的战绩就有点拿不出手了。

  “我记得我跟你们说过,要办大案,办铁案的吧。”

  “陛下,我们办的案子也不小了呀。”

  “是吗?你知道曲城之事吧,那才叫大案,你们这算什么?开什么玩笑……”

  费仲、尤浑同时色变,

  他们两个都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可是知道黄太后到底惹了多大的麻烦,别说是去做了,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

  “我不管你们两个怎么搞,七天之内,我要看到一个同等级别,甚至是更高级别的案子,你们两个不是想封侯吗?不干掉一个侯,凭什么当侯?”

  尤浑道:“可是,我们也不知道搞谁呀。”

  “这还不简单,你们就去查一下,最近哪个方国的老国王嗝屁了就行,我才不信他们没用人殉葬,只要把陵寝挖开,自然也就定罪了……很难吗?”

  冷汗,同时从费仲、尤浑的脑门上流了下来。

  费仲战战兢兢地道:“陛下,这会不会过于……”

  “如果你们觉得不好,觉得怕,没关系,我不会强迫你们,我会另外找人去做这些事……”

  改革是什么?

  武庚纵观秃头程序员所在世界几千年的历史,总结出了四个字,那就是:挖人祖坟!

  以那个世界最著名的土地改制来讲,就非常的直观了,

  土地,要均分给每一个人,

  那就要把拥有更多土地的人手里的土地拿来分了。

  地主都是坏人吗?

  怎么可能!

  有的地主,辛辛苦苦努力了几辈子,几百年,终于积累了一笔钱,买了几十亩地,

  这家人从来都是积德行善,修桥铺路扶危济困,什么好事都做过,

  然后官方说了,不能有地主,土地必须均分!

  这家人难道就不可怜吗?

  这家人犯了什么错吗?

  不是,

  但没有别的办法!

  为了让广大的无cj级都能有一块土地,这件事必须要做,

  然后就有了人人拥戴的新z国!

  现在也是一样!

  这些拿人殉葬的人都是坏人吗?

  他们心中肯定有恶意吗?

  不是!

  他们只是习惯了杀人,用人命来祭祀上天,祭祀祖先……

  武庚现在要做的,就是要拯救即将被他们杀死的人,还有在未来的几百年,甚至是上千年的时间里,被无辜杀掉的人,

  这件事不可能不流血地,吃着火锅唱着歌就完成了,它必须是要杀人的!

  用简单易懂的语言来解释,那就是:为了拯救受害者,就必须要击毙行凶者!

  从肉体到精神,一体毁灭!

  如今废殉令颁布了,这些诸侯国根本理都不理,继续杀人祭祀,那么他们就是武庚的敌人,

  而武庚之所以这么要求他们,除了双方本来就有约定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派黄太后出去,本来就有掩护费仲、尤浑的意思,

  现在黄太后那边的事情明显超出了预想,那么理应由费仲、尤浑来干出点大事,反过来掩护黄太后形式,

  正所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便是如此!

  “你们走吧,我给你们一晚上的时间考虑,你们明天一早告诉我答案就行。”

  “是!”

  尤浑垂头丧气地往外走,经过费仲的身边,发现这家伙没跟上来,

  他忍不住顿足,看向费仲!

  费仲嘴角勾了起来!

  尤浑心中一突,这是费仲要使坏的节奏。

  他连忙去拉费仲:“走啊,你想干嘛?”

  费仲却说话了:“陛下,其实微臣倒还真知道有这么一个方国……”

  武庚眼睛眯了起来,这味儿……不对!

  “说说看!”

  费仲道:“这方国的国君是个侯爵,九天前刚刚下葬,下葬的时候用了八百个奴人殉葬,其中四百个是女子,两百个小孩……”

  武庚更觉不对:“你怎么知道得那么清楚?”

  “因为这本来也不是什么秘密!”

  武庚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杀气:“看来这个方国不一般,方国之名为何?”

  “乌!”

  乌方么!

  武庚还真知道这个地方,甚至国君的死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因为新君乌顺的册位诏书就是他亲自拟定的,还没来得及发下去。

  一般的方国国君是自己定的,一般来说只需要给朝歌报备就行,这个方国的处理方式截然不同,只因为这个乌方是内服诸侯诸侯质疑,

  也就是说,他本姓乃是殷,

  只因封地在乌,所以才叫乌顺!

  武庚面上不见喜怒,只是看着费仲,道:“你有心了。”

  费仲心中暗凛,连忙低下头去!

  尤浑连忙站到了费仲面前,道:“陛下,呵呵呵,费仲就是开个玩笑,对吧,费仲……”

  费仲低着头,却没有附和!

  尤浑脑门上的冷汗更多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费仲也真是的,干嘛说这种话?这不是让陛下捅自己刀子吗?

  有毛病!

  忽然,武庚又开口了:“如果我全力支持你,你敢不敢将乌方拿下?”

  费仲连忙抬头:“臣愿一试!”

  尤浑看了看费仲,又看了看武庚,整个人彻底的凌乱了:“什么情况呀这是?!”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