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一四七章 崎岖难路 小羊咩咩

第一四七章 崎岖难路 小羊咩咩

  被抛弃在原地的太乙真人无限凄凉,看起来可怜极了。

  昊天高高在上,又问道:“太乙,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太乙真人艰难地说道:“是我,是我蛊惑哪吒做下那些事的……”

  “敖光,太乙已经认罪,你想怎么惩罚他?”

  敖光满脸兴奋地道:“陛下,东海海眼之中,常有妖魔出世为祸,东海龙宫压力极大,常恐惧于无法阻截,有负陛下重托,这太乙真人虽然该死,但他实力高强,善于谋划,不如将他囚在彼处,镇压海眼吧。”

  昊天却并不直接决定,而是看着太乙真人道:“太乙,你觉得呢?!”

  太乙真人奇怪地道:“陛下乃是三界之主,区区小事,何不自决呢?”

  昊天露出了玩味的表情,道:“想当初三界纷乱,巨头满地,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修行者的时候,最烦的就是别人对我指指点点,说这样该做,那样不该做……如今,我也不想将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你的身上,如果你不愿意去东海海眼,我可以换个法子惩罚你……只要量刑得当,皆可商量。”

  太乙真人浑身一震,忽然间狂笑起来,眼中噙满了泪水。

  今日之事让他明白,他虽然修为卓异,境至金仙,但并无真正的自由,

  毕竟他的生死其实从一开始就掌握在别人的手中,

  而昊天……

  也许他能坐上三界之主的位置,是因为当初到鸿钧老祖门下求学的时候,并没有成功罢。

  所以他跪下来,五体投地地道:“我愿往东海海眼镇压妖魔,请昊天上帝成全!”

  “很好,那这刑期,就定为三百年罢,东海龙王,你怎么看?”

  “陛下的量刑很适当,臣很满意。”

  “那就这么着了吧……巨灵神,带太乙真人去东海眼……”

  ……

  在距离乾元山五十里的一座小山上,气运分身默默地等待着,

  心中念头起伏,难以平静。

  太乙真人是聪明人,但不管他再怎么聪明,只要抓住了他的软肋,就能反过来控制他,

  至少,在没有拿回那些东西之前,太乙真人应该是不会杀人的,

  而考虑到东海龙王已经去天庭告状了,到时候太乙真人很有可能会被天庭带走,那可就真是未来可期了。

  就算这些谋算都落空了,

  太乙真人真的下了杀手,他死之后线索就断了,本体和功德分身也会变得更安全起来,

  想到深处,气运分身便有些战栗了起来。

  然而在担惊受怕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他惊讶地发现太乙真人根本就没追来。

  “袁霸天,功德分身已经安全撤离,你既然没有被追上,也回来吧。”

  气运分身暗中舒了一口气,同时也有淡淡的遗憾:“真可惜,我本来还想跟他正面交锋一下的呢……也不知道他怎么会没来……”

  武庚道:“你去东海龙宫打探一下就知道了……现在功德分身回转朝歌,短时间内恐怕去不了东海了,你去东海龙宫看看,最好是能把被哪吒破坏掉的合约重新签署回来……这对我们下一步的计划很重要……”

  ……

  太乙真人伏法,笼罩在东海上空的阴霾无形中散去了一些,但难民们的西去之路却也就是坎坷不平。

  秦毅草草掩埋了母亲,携带儿子一路西奔,短短三日时间就走了八十多里地,

  一路上他都是吃野果果腹,实际上吃了之后很容易拉肚子,而且浑身难受,

  但他不敢停下,因为他知道如果慢一些,连野果都没得吃。

  有人说当你遇到狼追你的时候,你并不需要跑得比狼快,只需要跑得比你的同伴快就行,

  逃难也是同样的道理。

  不过第四天的时候他就走运了,因为他遇到了一个牧童。

  牧童养了五十多只羊,那些羊白白胖胖的,漫山遍野地散落着,宛如窝窝头一般诱人,

  秦毅带着儿子走向牧童,道:“小哥,能借点水喝吗?”

  “好啊。”

  牧童看起来很朴实,年纪看起来不大,但身子骨挺拽实的,手里拿着一根鞭子,时不时地挥舞一下。

  牧童的还有半壶水,秦毅喝了一些,又倒了点给儿子喝。

  已经饿昏过去的儿子轻轻地哼了一下……

  牧童伸长了脖子道:“这孩子怎么了?生病了吗?”

  “他肚子饿,饿昏了。”

  “呀,真可怜!”

  牧童连忙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咬了一半的窝窝头,递给了秦毅:“我这里还有半个窝窝头,你不介意吧。”

  “谢谢你,大慈大悲的小哥,愿昊天上帝保佑你。”秦毅激动地给牧童磕了个头。

  “哎呀呀,这么客气作甚!我看你似乎饿得慌,不如去我们村里讨点饭吧……”

  秦毅眼睛里冒出了一股精光:“那边,翻过那座山,再翻过那座山,再翻过那座山……就到了……”

  “太远了,我得去朝歌。”说完,他拿出了一个干涩的果子使劲地啃了起来。

  “朝歌在哪儿呀……我听都没听过,是个大城市吧……”

  “啊呀!”

  秦毅也没去过朝歌,只能秃噜着搪塞过去,

  牧童很健谈,秦毅离开的时候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阿四。

  —————

  这名字并非他父母所取,而是他放羊的这家有四个模样,有放牛的,有放马的,有放猪的,他是第四个,所以叫阿四。

  秦毅看着天真烂漫的阿四,露出了一抹笑容:“阿四,这里很快会变得不太平起来,会有很多很多难民会从这里过,他们里面有很多……坏人,你以后最好别来这里放羊……”

  “多谢秦哥,你真是个好人。”

  秦毅苦笑了起来,这世道哪有什么好人呢,

  连做人都难极了,更何况是做好人呢!

  他挥挥手,抱着儿子继续前行。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好去朝歌,也不知道朝歌有什么好,

  但离开陈塘关那日,母亲的重重行迹让他觉得神而玄之,而她留下的话语,就像是魔咒一样留在他的心头,不断地激荡着,根本无法忘怀。

  牧童阿四则挥舞着鞭子,赶着羊群走上了归路。

  当难民的时间久了,秦毅便觉得膝盖软得厉害,

  他暗暗地想,自己和儿子想要成功走到朝歌,不多跪跪恐怕是不行的……

  翻过一座小山,太阳开始西斜,秦毅觉得肚子又叽里咕噜地叫了起来,连忙吃了一个干涩的果子。

  正要休息一番,他忽然间听到了声“咩”!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