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一四一章 生死存亡 胡搅蛮缠

第一四一章 生死存亡 胡搅蛮缠

  看到敖光依旧不曾惊醒,反而满脸的犹豫,苏马丽冷笑道:“当然,你也可以继续坚持你的主张,不过等有一日你们步了石矶娘娘的后尘的,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敖光震惊地抬起头来:“石矶娘娘怎么了?”

  “你觉得呢?!哪吒奉玉虚符命下界,碧云童子死在他手里,那是碧云童子命该如此,石矶娘娘不知天命,竟然打上门去……”

  敖光下意识地反驳道:“简直一派胡言,碧云童子明明是被害者……哪吒明明是凶手……”

  苏马丽满脸促狭地道:“石矶娘娘大概也是这般想的吧,可惜了现在已然是尸骨无存了……”

  敖光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

  太乙真人,不,阐教太恐怖了!

  明明是逞凶杀人,却说是天意如此,其命该绝,这哪里是什么名门正宗……这简直比邪教还邪教啊!!!

  他的手在微微地颤抖,哪吒离东海太近了,他怕哪天哪吒上门来一刀将他杀了,然后自己还没处说理去。

  他颤颤巍巍地道:“我,我该怎么办?”

  苏马丽道:“你是天庭正神,昊天上帝令十二仙首称臣,后有令诸神下界讨封之事,你可知晓?!”

  虽然不知道苏马丽为何忽然间提起这个,不过他还是老实地道:“自天地分清浊以来,天庭离人间愈发遥远,四海龙王虽有昊天符令,却也难面天恩,此事我也只是略有耳闻。”

  “既然你略有耳闻,那我就直说了吧,自鸿钧接了昊天诏书,又立下封神榜之后,阐教便常常以鸿钧正统自居,曾在多个场合公开抨击通天教主有教无类,烂收湿生卵化之辈……今次太乙真人残杀石矶娘娘便可见一斑……

  他们对同门妖族尚且如此,对你们四海龙王又是什么态度呢?

  你觉得你们有资格上封神榜吗?”

  敖光满脸不屑地道:“我龙族生而为神,才不屑上……”

  “看来你还是不信我,那咱们就此别过吧……”

  话音刚落,玫瑰花漫天飞舞,犹如柳絮,……

  “等等!”

  敖光连忙伸出手来,想要阻止苏马丽离开,却只抓住了一把玫瑰。

  等玫瑰雨消散,眼前已经什么人都没有了,

  只有一片狼藉的玫瑰花瓣,昭示着她曾经存在过的足迹。

  敖光心中怅然若失,只能张开五指,让掌心的玫瑰花自动流下,

  所有的玫瑰花瓣都落下去了,却有一片花瓣继续黏在了他的掌心,不肯落下,

  他伸出另一只手准备将其甩落,这片特殊的花瓣却如蜃影般消散无踪……

  同时敖光的脑海里多了一段讯息,他的神色一时间变得阴晴不定!!!

  ……

  朝歌,寿仙宫中,武庚本体枯坐在龙床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黑色的眼圈。

  自放出气运分身和功德分身行走天下,他便一直关注并远程指挥着一切,今夜更是至关重要,不仅因为乾元山的诸多宝贝极其珍贵,更因为四海龙王的选择将关系到大商未来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发展,所以他一直没有睡,就怕出了什么纰漏。

  等到如今气运分身爬出了乾元山,

  功德分身也终于将关键讯息送给了东海龙王敖光,他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而他也终于有时间跟体内的红名监狱本体研讨至关重要的事情了。

  “小红,你能告诉我功德分身为什么是那个样子吗?”

  【你好象很不满!】

  武庚道:“是的!”

  红名监狱道:【这我就不明白了,功德分身拥有超出常理的快速移动能力,高超的悟性和异乎寻常的亲和力,完全符合“纵横天下”的定位。】

  武庚急声道:“不是,我是说为什么她是个女的?”

  “你给道德分身预设的任务,大多以公关为主,从统计学的角度来讲,异性公关的成功率比同性公关的成功率要高20个百分点,而这个世界的高位者大多以男性为主……”

  武庚低声怒吼道:“我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我明明是个男的,为什么我的分身是女的?”

  【这很正常,你自从分出气运分身之后,存在之力已经异常薄弱,如果继续一分为二,很可能会危急到你的生命,所以只能采集其他生物的部件补齐,而监狱里能用的材料都只能从九尾狐和雉鸡精身上提取,而他们都是女性……】

  “合着这还是我的错了?”

  【按照人类的逻辑,你的推断是合理的。】

  合理你大爷!

  “那她的性格呢,为什么这么扭曲?!”

  “这并非我的虚构,而是存在于你的记忆当中的,真正无往而不利的女性形象……”

  武庚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脸。

  秃头程序员年轻的时候,偶尔也会看女频的解乏,里面的女主角总是能够受尽万千宠爱,无往而不利,没想到竟然应在了此处,真是世事无常啊。

  这么说来,这个苏马丽严格来说并不算是他的分身,其实更像是化身,

  这么一想他的心情倒是放松了许多。

  而且自从九尾狐的柰子被拿走并炼成功德分身之后,诱惑能力大为降低,他每日流鼻血的毛病也不药而愈了。

  这么一想,这似乎还是个好事!

  念头通达了,他便立即联系功德分身道:“苏马丽,你快去乾元山接应气运分身,他现在像条蛆一样寸步难行……”

  苏马丽的声音里有点悲伤:“本体你说话怎么这么生硬,难道你讨厌我吗?”

  “我没讨厌你。”

  苏马丽叹了一口气:“你这么久没联系我,好不容易开始联系我了,却又惜字如金,肯定是讨厌我了。”

  “我真没讨厌你……”

  苏马丽笃定地道:“你看,你都不耐烦了!”

  “我……”

  “不要解释,解释就是掩饰……”

  武庚彻底词穷了,颇有种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哪里的无措感!

  忽然,另外一头的苏马丽噗哧一声笑了:“哈哈哈,你的反应好有意思,你不会当真了吧,我跟你开玩笑呢……我马上去接气运分身,拜拜……”

  武庚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造孽啊!!!”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