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一一一章 监困妖邪 暴力分剖

第一一一章 监困妖邪 暴力分剖

  是黄鼠狼的声音。

  雉鸡精作为一个成熟的妖怪,自然不可能怕黄鼠狼,

  但黄鼠狼太多了。

  “咔咔咔咔咔咔!”

  复数的黄鼠狼发出了异常可怕的声响,而且独属于黄鼠狼的臭味源源不断地弥漫到了房间里。

  雉鸡精下意识地颤抖了起来。

  这不怪她,因为这是铭刻在基因里的恐惧。

  只有那么一瞬间,雉鸡心中的恐惧占了一丢丢的上风,然后她就找回了自己身为大妖的本格,

  但有时候一瞬间能决定很多东西,比如说生死。

  雉鸡精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

  因为面前的武庚没有了,身下的桌椅也没有了,眼前是一个冰冷的,几乎没有任何缝隙的钢铁监狱。

  “这是哪里?”

  “陛下?陛下?”

  “奴家好害怕,陛下,你别开玩笑,你再这样奴家就要哭了。”

  “……”

  雉鸡精使出了浑身解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她只能听到自己的回声,看到冰冷坚硬的墙壁而已。

  这一瞬间,她并没有意识到,这就是她永远的家了。

  ……

  【你成功关押九头雉鸡精和一个无辜的美人,获得400点功德。】

  【你积累的功德突破一万点,你获得功德分身。】

  【功德分身,耗费5000功德和四分之一的实力构筑而成,具有本体一半的实力,拥有蛊惑人心的能力。】

  【你现在处于分身后的虚弱状态,不建议使用该技能。】

  武庚很没有风度地趴在了桌子上,露出了后怕的表情。

  本来按照一开始的计划,九头雉鸡精是很容易收服的,大不了就直接打服就是了。

  可他刚刚分了个气运分身出去,这家伙正诳着黄天化去了陈塘关,现如今他只有原本一半的实力而已,

  幸亏这雉鸡精还没有完全摆脱动物本能,要不然他今天就要大出血。

  “小红,可以就雉鸡精和无辜的美人分开吗?”

  【一千功德。】

  “可以……开始吧!”

  红名监狱中,雉鸡精的心情和行动愈发地暴躁了起来。

  “武庚,你给我滚出来……”

  “我知道是你搞的鬼,你别以为你躲着不出来我就拿你没办法。”

  “你等着,一旦我出去,我第一时间把你吃了。”

  “滚出来!”

  雉鸡精骂得正爽,忽然间听到了锁链移动的声音,

  淅沥沥,淅沥沥!

  咻!咻!

  铁索犹如灵蛇一般弹出,雉鸡精竭力躲闪,却没能躲开,依旧被绑缚住了双手双脚,吊在了空中。

  四根铁索向着四方使劲,她被拉成了大字形状。

  难道要被五马分尸吗?

  雉鸡精急了。

  “喂,武庚,你不能杀我,我可是娲圣的心腹,你不能杀我。”

  “混蛋,放开我,要不然我就把琴操吃掉,你想要看着美人去死吗?”

  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屋顶上又多了一根锁链,长相与响尾蛇极端相似,只是看起来更加的可怕。

  这铁索犹如利刃一般飞出,直接扎在了美人的天灵盖上,

  噗呲一声,深深地扎了进去,一时间鲜血四溅。

  正在窥屏的武庚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卧槽,太血腥了,我让你把她们分开,没让你杀人啊,喂……”

  铁索像是电钻一样疯狂地转动起来,快速地钻入了美人的脑袋,美人像是羊癫疯一样抽动了起来,翻白眼,七窍都有血渗出来,脑浆和鲜血继续向着四方喷溅……

  然后,滋地一声,铁链似乎是想要抽回来,但似乎又被什么东西绊住了,

  一进,

  一出,

  一进,

  一出,

  最后彻底地拔了出来!

  一个看起来像是野鸡的虚影从美人的天灵盖的位置被拔了出来,

  同时被拔出来的还有一块拳头大小的脑花。

  这脑花啪地一声砸在了墙壁上,像极了一朵带血的白莲花!

  卧槽,真特么血腥!

  正在被迫窥屏的武庚直接吐了。

  别说是武庚,就连雉鸡精都觉得接受不能:“疯子,疯子,你到底是谁?你肯定不是人,不,你连妖都不是,妖都没有你血腥……”

  雉鸡精被吓得瑟瑟发抖,太残暴了,

  为了将她与琴操分开,竟然直接在琴操的脑袋里挖了个洞,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忽然,四处飞溅的鲜血和脑浆,受到了无形的牵引之力,缓缓地飞起来,回到了琴操的身上,

  她脑袋上的伤口,正在以一种很奇妙的方式在被修复。

  就连从她七窍中冒出来的血,也都莫名地飞回去了,

  雉鸡精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哈,人又不是玩具,你想拆就拆,想复活就复活?”

  然而在她的注视下,在脑袋上的伤口被修复后,琴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她似乎完全没有刚刚被钻开脑袋的记忆,满脸疑惑地看着雉鸡精道:“上仙,你怎么从我身体里出来了?”

  “不可能,不可能!”

  雉鸡精后退两步,踉跄摔倒在地板上,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她活了几千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瞎几把乱搞的场景,最扯淡的是琴操竟然还活下来了。

  只有监狱外面的武庚露出了然的表情,因为琴操身体恢复的时刻,正是功德飞速减少的时刻。

  一千功德一条人命,太贵了。

  为了防止雉鸡精“欺骗”琴操,武庚当即将其从红名监狱中转移出来,依旧放在桌上。

  琴操只觉得眼前一晃,再睁开眼睛,眼前已经不是冰冷坚硬的小房间,而是同样坚硬硌背的木桌。

  她心念一动,发现自己能动了。

  “不要动,你身体刚刚恢复,要多休息。”

  琴操抬起头,看到武庚,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她一把扑进了武庚的怀里:“多谢陛下相救,若非陛下,妾必为妖女所噬……”

  武庚心中一荡:“别哭了,你现在不是好了吗?”

  琴操拭去了眼角的泪水,脸颊悄然红透:“妾未经人事,请陛下怜惜。”

  看到她任君采摘得模样,武庚口水一下子流下来了。

  倒不是他好色,实在是他好久没“吃肉了”。

  正要凑上去操作一番,忽然间眼前浮现了铁索如刀,扎入她脑袋的场景……

  武庚小心翼翼地缩了回去。

  “额,你刚刚恢复,且体内尚有妖气残留,不宜剧烈运动,下次吧,下次!”

  说完他逃也似地跑掉了。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