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〇九六章 故技重施 元神异能

第〇九六章 故技重施 元神异能

  武庚快速前行,没多久眼前便豁然开朗,所有迷雾都消失无踪,下意识地往后方看,后方尽是葱葱山林,哪里有什么迷雾呢。

  他连忙朝后方走了好几步,却没能再次进入迷阵。

  还挺神秘。

  忽然,一个黑衣长髯,豹头环眼的男子缓缓地从眼前的深林当中走出来。

  想来便是申公豹无疑了。

  “你让我很意外,但今天你走不了。”

  “你要食言?”

  申公豹冷笑道:“不,我当然会放你走,但不是现在。”

  武庚很郁闷,这家伙竟然比他还流氓。

  遇到这种人除了跑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他转过身,撒开脚丫子就是一顿狂奔。

  申公豹满脸兴奋地追了上去:“桀桀桀,你觉得你能跑出我的手掌心?”

  “走着瞧。”

  武庚还是有点底气的,申公豹使用的是迷阵,而非杀阵,说明他虽然有屏蔽气运的能力,但却依旧不敢杀他。

  既然如此,那么对方使用的道术,肯定以控制系为主,既然没有性命之尤,那他自然要竭尽全力地反抗一番。

  这时候气运的短处就显露无疑了,武庚虽然连吃奶得劲都使出来了,但不到一炷香就被追上了,这申公豹根本就没用坐骑,直接飘着就追上来了。

  武庚连忙一个急转弯,让过他往侧面跑。没多久又被追上了,他连忙继续急刹车,又转了个方向。

  “桀桀桀!”申公豹带着一种好玩的心态,因此心态极好,不断地逼迫武庚转身,没多久就把武庚逼到了一个小峡谷里。

  “桀桀,你跑呀,你继续跑呀……”

  武庚试图跳起来,申公豹一下子跳到了他头顶,武庚想要往后逃,对方又再次堵住了他的前路。

  武庚无路可逃,直接被逼到了峡谷最里面,背靠在一处青石上,喘着粗气等着申公豹缓缓走上来:“你无处可逃了……缚!”

  他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武庚,武庚就感觉自己的双手双脚被彻底绑住了,他使劲地挣了挣,发现没能挣脱。

  申公豹朝着武庚招手,掐诀念咒:“来!”

  显然并不是真心要让武庚过来,而是想要用法术将其摄取到自己手中。

  但武庚纹丝不动,显然申公豹的法术足以将他绑缚,却不足以将他拖过去。

  申公豹露出了不满的表情:“真麻烦。”

  申公豹干脆站起来,一步步走向了武庚,很快两人之间的距离就只剩下了不到二尺,几乎是呼吸相闻了。

  申公豹伸手抓住了武庚的肩膀,武庚只觉得一股剧痛传来,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嗤嗤嗤!

  申公豹的手上有青烟冒起,似乎是被灼烧了。

  申公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恶意:“你身上的气运恢复得挺快,不过没用……”

  申公豹张口欲笑,武庚的背后忽然间冒出了一个沙包大的拳头,这一拳来得极为突然,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而且他想要躲闪的时候,身体的反应竟然慢了一拍,似乎是被气运影响到了……

  不过他并不惊慌,区区凡人又能将他伤到什么程度呢,他现在疑惑的是这拳头哪儿来的,因为在他的感知当中,现场除了他就是武庚,没有第三人存在,难道他有三只手,又或者……

  然而这一拳的力道却再次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力道至少有一象,不,不止,至少是一象四虎……

  习惯性地计算出自己承受的力道,然后他就感觉自己被一头大象蹬在了脸上,整个人被蹬飞出去,翻了好几个跟斗,连着思维也被打断了……

  还没缓过劲来,一个挺魁梧的男子犹如饿狼一般重了上来,再次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一象二虎,不一象三虎……

  又中了两拳,申公豹直接失去了所有反抗能力,满脸是血地趴在了地上。

  一只脚犹如象腿一样压在了他的后脖颈上……陌生的男子一边一边踏住了申公豹,一遍抬起一把长剑,冷冷地道:“陛下,敌人已被我击破。”

  击破么?

  在武庚与陌生武者的注视下,一个虚幻的人影缓缓地从申公豹体内升了起来,它依旧是申公豹的模样,只是更加的魁梧,神色更是凶神恶煞,且尾椎处还有一根豹尾。

  这虚幻的申公豹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眼睛里很自然地洋溢着怒火,他于虚空中掐诀念咒。

  忽然,地上那个昏迷不醒的申公豹的手竟然开始移动了起来,竟然缓缓地将手深入怀中,扣住了一枚剑符……

  很显然修行者修行到深处,肉体与元神已经不如凡人那般息息相关,就算身体昏迷了,元神依旧会保持着一定程度的自由……而且反过来影响肉体……

  已经有了一次被翻盘的经验,武庚方然不会认为申公豹已经完全失去反抗能力了。

  所以他立即道:“赵破天,住手,说起来申公豹也是个可怜人,不要伤他性命!”

  申公豹的元神本来想祭出那枚剑符,听到这话忍不住顿了下动作。

  我申公豹是个可怜人?真是可笑。

  心虽然如此想,但面上却很自然地露出了倾听的神色。

  那叫赵破天的壮士,果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陛下你真会开玩笑,如果他是可怜人的话,那我是什么?”

  武庚怒道:“少废话,还不快点把你的脏脚从人家身上拿下来。”

  赵破天不情不愿地将脚放了下来。

  “这个阐教我知道,乃是道门正宗,有趣的是无论十二金仙,云中子还是他们的弟子,基本上都是纯正的人族。

  自元始天尊而下,所有人对妖族,鬼族等等异族的想法,都是格杀勿论为主,降之以自用为辅……

  但元始天尊却在封神之战前夕,收了申公豹为徒。”

  申公豹的元神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武庚所说的那些,他并不是完全不知道。因为他耳濡目染的都是类似的思想,甚至于十二金仙对他也是不冷不热,对资质平平的姜子牙却亲热多了……

  石破天点点头,若有所思地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确实不对劲,事有反常即为妖……那陛下认为元始天尊想要做什么呢?”

  “下者,充实封神榜。”

  “中者,用之为间,拉截教下水。”

  “上者……”

  石破天问道:“上者是什么?”

  我还没编出来!

  不过表面上武庚还是很正经地道:“以后你会知道的……走吧,五成王怕是出大事了……”

  武庚与石破天快速远去,地上的申公豹缓缓地站了起来,他手执剑符,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意。

  元始天尊对他有授业之恩,他一向非常的崇敬他,武庚对元始天尊的诋毁让他非常的生气。

  更何况武庚对阐教与封神之战的认识似乎过于深入了,这样的人若是留着,只怕会演变成祸害的……

  如此想着,他悄悄地举起剑符,正想不顾一切地杀了武庚,申公豹忽然间感受到了一股阴冷的视线……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