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〇九五章 飞虎昏迷 贾氏顽心

第〇九五章 飞虎昏迷 贾氏顽心

  武成王府,风韵犹存的贾氏泫然欲泣。

  “几位大人,我该怎么办?”

  几位辅政大臣面面相觑,都露出了难色。

  黄飞虎昏睡不醒,明显是患上了离魂之类的疾病。

  若是寻常人等,随便找个祭祀过来跳个大神,那也是可以的。

  现在的问题是黄飞虎自己也是神。

  跳大神的谁敢到他面前跳?

  见到众人默不作声,贾氏忍不住道:“陛下呢,要不然请陛下帮忙,毕竟我家老爷也是他给封的神。”

  尤浑面露难色:“陛下出宫去了,恐怕晚上才能回来。”

  “这可怎么办?我家老爷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尤浑讪笑道:“贾夫人,你糊涂啊,你家里可不止有神,还有仙哪,你那儿子不是学了仙术吗?”

  贾氏如梦初醒,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忙不迭地喊道:“快来人呐,快去请天化过来……”

  不到半刻,黄天化就被请到了黄飞虎的床前。

  贾氏满脸期盼地道:“儿啊,你爹爹不知为何昏迷不醒,看起来情况很不乐观,你快救救他……”

  黄天化不敢正面看贾氏,低着头来到黄飞虎的面前,也不敢看黄飞虎,只是装模作样地拿住他的脉门,然后道:“怕是离魂之症,情况不妙……”

  贾氏满脸期盼地道:“还有救吗?”

  黄天化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期期艾艾地道:“父亲的灵肉分离很彻底,怕是没办法让他回归肉身了……正好我临行前我师傅给了我一个束魂幡……我可以将父亲的魂魄收入幡中,带到紫阳洞去请师傅帮忙蕴养救治……”

  众人看想他的目光变得有些奇妙了。

  这束魂幡一听名字救不对劲,怎么看都像是专门用来拘禁灵魂用的,为什么他回来没多久黄飞虎救出事了呢?而正好他的手里又有一个可以用来装灵魂的法器呢?

  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贾氏倒没想那么多,不过脸上依旧难掩失望之色:“只能救灵魂,那他的肉身呢?”

  黄天化依旧不敢看贾氏的眼睛:“对不起,儿子无能,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保存父亲的身躯。”

  贾氏露出了无法掩饰的失望。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黄天化有些着急地道:“母亲,若是不及早处置,父亲的灵魂离体太久,恐怕会出一些问题的……”

  在黄天化看来,父亲虽然会失去肉身,但会被引入阐教正宗,他本身又是正神,将来前途无比光明,长生久视不过等闲,

  这样一来将来的长生路途之上,他便不会太孤单。

  若是能把母亲同样引入门中,那就更是一家团圆,万事圆满了。

  但贾氏的想法却与他不同。

  世上哪有将人孩儿硬生生从父母身边偷走的道德真君?

  就算撇开这一点不谈,那仙门又不是收容所,怎么会收容没有任何功绩的黄飞虎呢?

  贾氏痴长些,见过更多的人世风景,知道世上没有白来的好事。

  免费的东西,往往是最贵的。

  最重要的是人活着,是活的肉体凡胎。

  若是没了这层皮,那人便不是人了,至少已经不是活人了。

  不要说什么有趣的灵魂之类的屁话,

  说这种话的人要么就是蠢,要么就是单纯想要日鬼的变态!

  “你走吧,等武庚一回宫,我便进宫求他。”

  黄天化一想起武庚的草包模样,心中就极端不爽:“找他有什么用?”

  贾氏固执而笃定地道:“我家老爷的神是他封的,他必然是有办法的……”

  “若是他没办法呢?”

  “那我就撞死在龙德殿上!”

  掷地有声,黄天化身躯陡然一抖,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他浑浑噩噩地走出黄飞虎的房间,来到外面的池塘边上,怔怔地发呆。

  死?!

  这个字猝不及防地甩在他脸上,让他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有些后悔了!

  但道德真君的布局,却容不得他有丝毫的后悔!

  黄天化感觉不管自己怎么做,似乎都是错的。

  ……

  朝歌城外,

  武庚在迷雾中行走,根本辨不清东南西北,

  到后来,甚至连朝歌的气运都感知不到了。

  武庚的眉头皱了起来。

  气运并非万能,但修行者一般都会非常的忌讳这东西。

  申公豹能够屏蔽,说明它有能力操控气运,怪不得元始天尊会收他做弟子。

  也怪不得他会固执地认为,封神榜该由自己执掌。

  武庚已经走了很久了,又累又渴又不敢从红名监狱拿东西出来,结果又累又渴……

  申公豹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放弃吧,你走不出去的……”

  武庚冷笑道:“走不走的出去,不是你说了算。”

  “磔磔磔,你现在连朝歌都感知不到了,凭什么走出去?

  也难怪气运会这么容易剥离,既是篡国上位,能欺万民,却欺不了天地……”

  我知道!

  也早有觉悟!

  武庚如此想着,嘴上却道:“我自然有我自己的办法,不如我们打个赌,如果我能走出这个迷阵,你便放我离去如何?”

  远处密林中,申公豹执阵符而立,脸上露出了迷惑的表情。

  武人仗剑行凶,

  文人执笔论道,

  若是失了剑与笔,便如同捆住了收脚。

  而王者,则往往受困于气运,一旦失了庇佑,便连奴人都不如了。

  但这个规律在武庚身上并不适用。

  是因为初为王者,还是有别的倚仗呢?

  略微思虑,他便露出了释然的笑意。

  气运之内,不过权谋诸事,

  气运之外,仙道称尊。

  就算他有再多倚仗又有什么用呢。

  “可以。”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

  “虽然阐教的人我一个都信不过,但我信你,因为你终究是不同的。”

  说完,他闭上眼睛,大步流星地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然后一头撞在了树上。

  呃,他连忙睁开眼睛,捂着脑袋,像个盲人一样摸索着前进。

  申公豹看着一点王者风范都没有的武庚,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因为他虽然动作很难看,但至少行走的方向是对的。

  他一直在不折不扣地,没有丝毫偏颇地,笔直地向着朝歌的方向行进。

  怎么做到的?!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