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 > 第〇九一章 自古忠孝 其两难全

第〇九一章 自古忠孝 其两难全

  刚刚那个沙巴克,其实是武庚的气运化身。

  所以就算黄天化不挑衅,武庚也会挑衅对方,逼迫对方动手。

  因为他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在仙术面前能撑多久。

  这化身拥有他一半的实力,可以自动运作,自己处理大部分的事情,

  同时两个人的心灵是可以互通的,而且主体可以选择单向互通或者双向互通,

  在经过多次实验之后,他发现气运分身死亡的时候,分身上的力量会自动回到主体身上。

  无论是不小心掉进捕兽陷阱,还是被猎人当成野兽杀死,还是在跟猎人打架的时候被反杀,气运分身的力量都会传回来,而不会有任何的损耗。

  不仅如此,气运分身在野外采到的蘑菇,也会同步出现在红名监狱当中。

  但黄天化的到来让一切发生了变化。

  气运分身确实是死了,也确实回来了,但却出现了损耗,而且至少损失了一成的力量。

  说明这个红名监狱虽然厉害,可一旦触及到仙术的层次,就不再是完美无敌了。

  虽然这一战他吃了点亏,而且发现仙术比自己想象的要厉害许多倍,但他并没有气馁。

  首先他推测出黄天化最后时刻所使用的,应该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仙术,而是他师尊道德真君赐给他的护身法宝,要不然最后时刻不会显得那么迷糊了。

  其次仙术既然那么厉害,那自然就要更靠近它,尽情地研究它,利用它,而不是敬而远之,闭门造车。

  只是要怎么混迹到仙人当中去呢?

  要不要拜入阐教呢?!

  武庚否决了这个馊主意,倒不是说不能进阐教,其实进了阐教反而会有一种直冲水晶般的快感,现在的问题是他只有一个气运分身,实在不敢放在阐教门下。

  且阐教收徒极为严格,宁缺毋滥,想要加入实在是太难了。

  武庚想了不少办法,最终都不怎么合适。

  最终他决定先搞定泰山神的事情,再去思虑其他。

  只是一想到泰山神,他忽然间想起陈塘关离泰山其实也没多远,在原来的时间线上姜恒楚被杀,姜文焕反叛,李靖就多次前往游魂关协防。

  想到这个,他意识到这个时间点,也快要到哪吒降世的时间了吧。

  武庚的眼睛里忽然间爆发出了一抹可怕的精光!

  ……

  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更何况是仙人的体质呢。

  回到家中不到两三日的功夫,黄天化的伤势就好得七七八八了。

  不过身体上的伤势好恢复,内心的创伤却不是那么容易痊愈的,毕竟是被一个他完全看不起的、猥琐而秃然的人偷袭并重伤,若不是有师傅留下的护身法宝,现如今可能他已经死了。

  他现在干啥都不得劲。

  当然这可能并不是唯一原因,毕竟只要一直躺在床上,黄飞虎和贾氏就会屁颠屁颠地忙前忙后,看到他们这么关心自己,他的心情就会得到一丝难得的慰藉。

  他感觉这亲情就如同毒药,让他忍不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公子,该喝药了。”

  “嗯,放在那儿吧。”

  黄天化懒洋洋地爬起来,想要喝药,却猛然发现下人端过来的碗里没有一滴药汁。

  “阿狗?”

  他猛然抬头,发现阿狗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红光。

  不对劲!

  “何方妖孽……”

  说着话他并指如剑,口念法咒,一剑戳向了对方的眉心。

  只是刚刚出手,平日里卑微和善的阿狗竟然快速地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小师侄,几日不见你脾气见涨啊。”

  黄天化本来还想再拼命,听到这话却忽然间放弃了攻伐,快步后退两步。

  “申公豹?你这是作甚?这凡人身体可承受不了你的力量,你还不快快退去。”

  申公豹发出了桀桀的笑声,在黄天化难看的表情中道:“你放心,我跟你说两句就走,绝不会害他性命……

  小师侄,时间已经快要过去一旬,你的计划施行得如何了?”

  黄天化神色一变,有些心虚地道:“自然是正在有条不紊地施行当中。”

  申公豹笑得更加的放肆:“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沉迷于低贱的凡人亲情之中,自甘堕落地背弃了仙道,背弃了师门呢……”

  “当,当然不会。”

  “会不会的我无所谓。”申公豹嘿嘿冷笑道:“反正我有自己的计划,现在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如果三天之内你不处理好,那我就自己来处理……”

  话音落下,阿狗眼睛里的红光慢慢褪去,变成了正常人的角色。

  接着他皮肤上透出了死灰色,冷汗涔涔地从他的额头上落下来,他的整个身体都在轻轻地颤抖,就像是七天七夜没吃饭没睡觉一样。

  阿狗很自然地委顿在地上,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困惑与绝望。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他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这种感觉无比清晰,无比真实,真实得他想要落泪。

  但他没办法落泪,因为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干涸了。

  看到这一幕,黄天化的脸色更为难看,很显然申公豹根本没把凡人的性命看在眼里,武成王府的这个小厮要死了。

  这几日这个小厮一直跟着忙前忙后的,在他看来,这是个很勤快、很伶俐和善良的人,

  黄天化的表情先是愧疚,接着就是挣扎,最后满脸肉痛地从怀里拿出了一粒散发着清香的丹药。

  屈指一弹,丹药落入了小厮的喉咙之中。

  一时三刻的,这小厮竟然恢复了健康,不仅如此,整个人看上去还多了一丝轻灵的气质。

  阿狗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充满生机的身体,对黄天化的敬仰之情一时间泛滥不可收拾。

  “多谢公子的锤炼,阿狗感激不尽。”

  愚蠢的凡人!

  如此想着,黄天化神色阴郁地摆摆手,走出躺了四五天的房间。

  他少年的眼睛里一下子多了许多的沧桑与痛苦。

  夕阳西下,他端着一杯茶站在黄飞虎的面前,道:“爹爹,这是我从师门带来的九阳清茶,就算是我师尊道德真君,一年也只有一小罐而已……你尝尝吧……”

  黄飞虎神色微动:“这么好的茶给我浪费了,还是你自己用吧。”

  “天化自小离家,无缘尽孝,将来恐怕也要在天地间寻求长生,恐怕不能久留父亲膝下,这九阳清茶,就当是做儿子的为你献上的一点点孝心吧。”

  黄飞虎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冷峻起来,

  他目光如炬地盯着黄天化的眼睛,一盯就是一炷香,最后黄天化承受不住,主动移开了目光。

  黄飞虎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他很快将这抹情绪掩藏了起来:“既然是你的孝心,就算是毒药,爹爹也要喝的。”

  黄天化内心一突,下意识地伸手想要阻拦,黄飞虎已经出手如电,将茶水一饮而尽。

  黄飞虎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真好啊,这味道!”

  话音未落,他的神色间已经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木然,

  而黄天化,则静静地站在原地,眼睛里溢满了泪水!

看过《封神之我真是明君啊》的书友还喜欢